返回

婚礼,诡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婚礼,诡局 (第1/3页)
    

三月份左右,东北的天气绝大部分地方还维持在零下左右,特别是黑省一带,由于受到西伯利亚冷空气的影响,温度比另外两省还要低上不少,越往东越是靠近老毛的地盘,天气就越是寒冷。

  之前在车里的时候开着空调暖风没什么感觉,三个人从车里出来透透气,没到几分钟就被寒风给刮的从骨头里都泛起了凉气,一说话的时候满嘴冒出来都是白蒙蒙的哈气,不过再来东北之前他们在路上就已经买好了棉衣,呆一阵就能适应了。

  

  唐昆他掏出烟递给两人点上了,然后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夹着烟,眺望着远处的地平线,北方都是平原没有高低不平的路面,此时冬天还未彻底过去,田地里都是一片白雪,放眼望去就是一马平川的,视野非常的开阔。

  

  十几分钟之后,一辆长城皮卡开到了高速附近,朝着帕萨特这边晃了晃车灯,抽着烟的唐昆就掐了烟头说了声上车,然后跟上了前方的皮卡,两台车开了一阵但没有进入海林的市区,就在郊区边缘地带的一间普通的院落外停了下来。

  这一路上唐昆一直都没有说话,性子远没有在高速上那么热血沸腾,嘴也不破马张飞的了,仿佛自从进入东北地界后他一下子就来了工作状态,瞬间就变成了个满身都是故事的摸金校尉。

  梁平平小声和王长生说道:“简直是判若两人啊,要不是这两天跟他相处太多,我都怀疑唐昆是不是换了个双胞胎的兄弟过来,这前后的区别也太大了。”

  “他这个人吧,和你能扯的时候就跟相声里逗哏的一样,认真起来的时候,又很像个严谨的学者,这点挺好的,至少人比较靠谱”王长生中肯的评价道。

  “走了,下去”唐昆招呼了一声推开车门。

  皮卡里面下来个瘦削的男子,头上梳着精致的小平头,一双眼睛凹进了眼眶子里看起来似乎挺疲惫不堪的,他人穿着身深绿色的工作服显得特别的风尘仆仆。

  精瘦男子瞅着王长生和梁平平两人就忽然愣了下,低声跟唐昆说道:“怎么多了一个人,你不是说只找那个姓王的就行了么?”

  唐昆摊着手,无奈的说道:“两人一伙的,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我也没办法啊,只能让跟着来了”

  “靠谱,安全么?”精瘦男子皱眉说道:“万一事情漏了,昆哥,麻烦就大了。”

  “这你放心,我看人还是有一套的,必须稳妥”

  “那成,你说行就行吧……”

  片刻后,院子里的一间平房里,桌子上支起了个热气腾腾的火锅,就是那种老式烧炭的,中间是烟囱外面一圈是煮沸的开水,锅里下着一点北方的酸菜和羊肉,酱料就是韭菜花和腐乳还有麻将,地上放了几箱啤酒。

  “介绍一下,这是我拍档叫长野”

  “王长生,梁平平”

  唐昆给两边人介绍了下,然后举起酒杯说道:“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有我唐昆在中间坐着,那咱们就是言浅情深,我保证只要是我愿意交的人,那都是靠谱的。”

  长野似乎不善言辞,举起酒杯跟他们示意了下就一饮而尽了,王长生和梁平平也喝了一杯,随后这几人就伸出筷子从锅里夹出冒着热气的羊肉在酱料碗里涮了涮塞到了嘴里。

  这几天他们在路上风餐露宿的没少折腾,冷不丁的在零下二十几度的天气里吃上顿热气羊肉火锅,那感觉是甭提有多爽了,整个人顿时都焕然一新,浑身舒坦的不行不行的了。

  两瓶啤酒喝完,三斤新鲜的羊肉下肚,连续赶了几天路的王长生,梁平平和唐昆就全都缓过来了,不说是满血复活,至少也回了半管的血,估计晚上睡一觉,明天就全都能生龙活虎的。

  唐昆吃了一大口的羊肉,一边嚼着一边含混的说道:“我的团伙里,另外还有两人,负责营销的人是二黑,不过他一般不怎么和我们走在一起,主要是在外面联系买家和中间人,一年到头我都见不上他几次,剩下的那个是小四,他主要是勘察,放风的,人在目的地那里,暂时不会过来,到时候我们去找他就能看见了,他们三个都跟我很多年了,一直合作互相帮衬,各有各的职责,中途就出过一次事,还是因为疏忽的原因,其他的时候都没有任何的问题,我说这些的原因是在于,我们很安全,比你套了几层冈本都要安全,甭想有一个小蝌蚪漏过去。”

  王长生迷茫的跟梁平平问道:“什么是冈本?”

  梁平平想了想,试探着说道:“他提了句蝌蚪,那是抓鱼的网?”

  长野瞬间呆愣住了,唐昆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说道:“掠过这一句,总之我们很把握,安全就是了,不会出现任何的纰漏,你们两放心就好”

  梁平平“哦”了一声,王长生歪着脑袋问道:“那你怎么会如此信任我和小平平的?”

  唐昆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道:“靠经验和眼力吧”

  “万一瞎了呢?”

  唐昆笑了,摇头说道:“那还能怎么着,怪自己识人不明吧”

  一顿火锅吃了两个多小时,主要是天色有点晚人也确实累,喝了酒之后就结束了,这里的房间不少,一人一间都够用了,环境不太好但至少很暖和,王长生是无所谓的,毕竟在昆仑山玉虚峰的时候,还不如这里呢。

  

  “我们需要在这里再等两天左右,暂时就歇歇吧,你们就当是给自己回血了,补足体力之后咱们再出发”

  王长生皱眉问道:“你不是着急赶路么,怎么还要停两天?”

  唐昆说道:“停两天,是你和平平,我这两天要出去办事,很急,然后在回来接你们走”

  “不是在这附近啊,你说的地方到底是在哪里?”

  唐昆想了想,犹豫了下后,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流放地,宁古塔”

  王长生当即惊异的看着他,呼吸之间的节奏都有点顿住了。


     北京市侨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兼秘书长李登新介绍,北京市每年举办一次海外华裔青少年夏令营活动一条时间线凸显坚持不懈的追求。卫生间设置智能照明,可自动调整灯光持续遭遇强降雨,防汛救灾牵动人心。同时,民营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长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有机结合、相得益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