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才的世界你不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天才的世界你不懂 (第1/3页)
    

达拉警觉的调整了一下坐姿,“说说看。”

杜永昇笑了笑,“既然几位想听,说说也无妨,你们就当是听了个故事,”

“上学的时候,我特别喜欢旅游,自助游那种,”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是背个包就走的那种。”靳言配合的点了点头,“驴友,我也这么干过。”

“对对,就是那种,那时候年轻,无知无畏。什么地方荒就往什么地方跑,别人说什么地方去不得,就硬要去什么地方。”他又看看唐芸笑笑,唐芸认真的听他讲着自己的往事。

“有一次,我听人说古格那片有个神秘的森林,没有人能进去,我就不信这个邪。所以我就一个人去了那里,呵,结果……在森林里迷路了,更可怕的是,那个森林特别邪门,动物们跑到附近就都不敢往里走了,阴森森的,我带的水也喝完了,还不小心给摔伤了,我当时都绝望了,那时候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几人都严肃的看着他,谁知他自己却笑了,“no zuo no die啊,我就想,要是能让我活着走出去,我再也不做了。”

唐芸轻笑了一下,“后来呢?你怎么出来的。”

“后来,我又冷又渴,在疼痛中就晕过去了,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在一个山洞里,有人救了我。再后来那人给我看了山洞里的东西……”

“干尸?”穆海问道。

杜永昇意外的看着穆海,一脸惊奇,“你怎么知道?”他又看了一圈四人的表情,大概明白了些什么,“你们也去过那里?”

达拉默默的点了点头。“是谁救了你?”

“那人说他是旧密教的信徒,山洞里的壁画就是旧密教的历史,他们的使命是复兴旧密教。我觉得人家救了我,我也无以为报,不如就写一篇论文,至少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教会吧,也算出一份力。”

“他都跟你讲了些什么?如何复兴旧密教?那个妖女后来怎么样了?”达拉一连串的发问让杜永昇有点懵。

“额……,旧密教的历史基本上就和石壁上的内容差不多,在白|玛妖女刺杀大法师之后,古格臣民要将她千刀万剐,藏族人都相信万物皆有灵,因此他们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如果将一个人千刀万剐,直到流尽身上的最后一滴血才死掉,就能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可是古格王阻止了。”达拉轻轻说。

杜永昇再次意外的看着达拉,“对!旧密教义是教化人都要向善,古格王与旧密四大金刚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了这种极度残忍的刑罚,改为将白|玛妖女献祭给天母,他们搭起了祭台将妖女至于火中,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妖女都不甘伏法,最后她用尽残存的妖力将瘟疫洒向大地,当天前来观看献祭仪式的臣民纷纷重了妖女的妖术,不久后瘟疫遍野,古格成了一座死人城,活着的人都想尽办法逃跑了,从此,古格成了一座荒城。”

达拉:“那妖女呢?”

“他们将妖女的尸身镇于六芒星阵中,这六个地方位于古格遗址的上、下、左上、右上,左下、右下,将这些地方连起来,便是一个不规则的六芒星形。”据那人所说,这六个地方分别是如今的:骷髅墙、干尸洞、扎达土林、泊仁神山、仙女湖、妖女湖。但因为我没有去考证,因此就没写进论文里。”

“所以那妖女时至今日,仍被镇于六芒星阵不得转世超生?”达拉问道。

“据说是这样,六芒星阵头尾呼应,相互牵制,主要的阵点在于骷髅墙和干尸洞。至于其余四阵都是利用当时的自然环境为阵法加持的。但是几百年过去了,地貌变动,风蚀雨侵,那所谓的阵早已破了也说不定呢。”杜永昇摆弄着手里的茶杯随意道。

达拉若有所思的发了一阵呆,又问:“他要如何复兴旧密教?”

杜永昇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这个嘛,我也没细问,听说是有一个圣物,能开启镇压妖女的阵门,当时天母镇压妖女时,妖女不甘将伏法,将旧密教密咒一同带入了阵法之中,他们要在妖女出世之前得到密咒。”

“圣物?”达拉琢磨着,难道所谓圣物就是莲花宝盒吗?“什么密咒呢?”

杜永昇道:“旧密教密咒啊,据说现今白|玛教也有残余势力,两教在抢夺密咒,如果白|玛教得到密咒,就能复活妖女,那灾难就来了。”

“复活妖女?”达拉眼神游移,带着些惊惧。“怎么复活?”

“这我哪知道,人死不能复生,大概是将妖女的灵力附到某个人的身上?哈哈哈,我瞎猜的。”杜永昇自说自话。

“哦”达拉有些疲惫,一手扶着额头。

唐芸轻轻推了达拉一下,“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我有点头晕。”达拉语调有些虚弱

“怎么又头晕了,不是都没事了吗?”穆海皱眉

“喝点水吧。”靳言打断了穆海的话,递过来一杯水,“低血糖又犯了吧,吃块巧克力。”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递过去,自从他知道达拉喜欢吃巧克力后,就时常在口袋里备着,准备时刻用来救场,没想到这时候用上了。他若有深意地看着达拉。

达拉同样看着靳言,“谢谢!”她接过巧克力,她知道靳言是在帮她找借口。他明明知道自己并不是低血糖。

“怎么会低血糖呢?你原来不这样啊。”唐芸嘀嘀咕咕的帮达拉拆开巧克力的包装。

“毕竟这里是西藏,身体不适应也很正常。”靳言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了。

杜永昇事还没办完,就留在了福利院,四人从福利院出来,达拉一直心事重重,满脸愁云,靳言忧虑的看了她几次,“行了,别想了,人生在世,吃饭是大!上车。”他将车开到拉萨一处比较别致的饭店。有些藏族元素,却又不失安静高雅,走进饭店,达拉四处打量了一圈,“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这不是,为博红颜一笑嘛。”靳言答的利落。

穆海不想听靳言瞎扯,对达拉招手,“达拉,来这边坐,这个位置不错。”

唐芸拉着达拉落座,拿起菜单翻了几页,“啊呀,不错啊,今天你可得大出血了。”

靳言虽然是在答唐芸的话,却一直笑眯眯的看着达拉。“管够!”

饭菜上桌,几人举杯。

唐芸:“这里的菜还真不错。”

穆海:“达拉你尝尝这个。”

一阵发动机的轰鸣,一辆大红色的保时捷跑车从饭店门前的路边经过,漂亮的流线型让它更具速度,几乎是一瞬间就不见了踪影,但,一会功夫,那跑车却又慢悠悠的倒了回来,车窗慢悠悠的降下了。

“这么巧!在这里碰到了”一道成熟妩媚的女声款款传来。

几人纷纷抬头望去,靳言正在给达拉的杯子中添茶,闻声也抬起头来,正撞上白羽站在那女人后面冲着他龇牙咧嘴的给他使眼色。

靳言在心中一阵哀叹,干咳了两声,“咳,咳,白淼姐,这么巧。”

那女人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别叫姐,我只比你大9个月。”

“看着可不像。”唐芸小声嘀咕着。

白淼优雅的瞥了唐芸一眼,冲她充满威胁的微微一笑,漂亮女人对漂亮女人的敌意那是从骨子泛出来的。

她顺手拿起达拉面前的杯子,那是靳言刚刚添满的那杯水,“这么巧碰到了,我以水代酒,敬大家。”刚才一直低头假装吃饭的达拉,此时才抬头看了她一眼,“嗯?”她突然觉得眼前这女人十分眼熟。倒是白淼先发制人,“嗯?这个姑娘,不就是上次那个服务生吗?”她一双如水的魅眼看靳言,又瞟向看达拉,“怎么,这么快就攀上了我们桑吉?”眼神中充满了毫无保留的轻蔑和敌意。

达拉终于想起来了,这个白淼就是上次在唐卡交流会上遇到的那个临走还不忘占靳言便宜的女人,当时她和唐芸假装服务生来着。这么一想,突然心中就升起了一些不满。

靳言一脸歉疚看达拉,刚想开口阻止白淼,唐芸就破口而出:“你谁啊?没看到别人正吃饭呢,能别在这倒胃口吗?”

白淼要笑不笑的看了唐芸一眼,“这顿我请了,服务员再添俩凳子。哦……我忘了,你们之前就是服务员,要不,麻烦你们帮我拿两个凳子?”

白羽在后面一手扶额,痛不欲生,“我拿,我拿,姑奶奶要不我们到那边去坐?”白淼瞪了他一眼,“得!”白羽转身去搬了两个椅子过来。

达拉噗嗤一声笑了。她看了看唐芸,又看了看白淼。搞得两人一头雾水,莫名其妙。靳言倒是一瞬间就明白了,也是噗嗤一笑。“我说两位姑奶奶,都消消气。”然后又冲服务员叫道,“你好,麻烦再拿两套餐具。”

靳言给杯子都填满水,一杯给白羽,一杯推到白淼面前,但是白淼没接,转而推给了达拉,那意思就是说,你才是新来的。白淼端起杯子来对着达拉。“怎么称呼?”

达拉淡淡一笑,顺手拿起靳言面前的杯子,与白淼轻轻碰了一下,还故意抬高了一个杯沿,“达拉”。然后将杯中水一饮而尽。

待白淼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白淼拿在手中的水,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顿在空中,达拉从善如流的用刚刚白淼推到她面前的那杯水换掉了白淼手中的水,“这杯,我喝过了。”语调轻又缓。

K.O.这一局,白淼输了。


     “瓜沥作为杭州主城区卫星城镇的典党乡的美丽风光,一边不住地赞叹。天津市外办、天津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联络处处长李文家表示,希望此次活动让更多的外企人士体的目标是什么?国家林草局“十四五”规划编制组组长陈嘉文20日对上述问题进行了回答。要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主线做好民族工作,促进各民调查,超过50%的家长从未和孩子提起过与性相关的内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