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考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考验? (第1/3页)
    

接过以辰递来的纸巾,艾雪擦了一下红肿的双眼,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那声姐姐,我永远也忘不了。”

“相信缘分,一定会再遇到她的。”以辰安慰道。

艾雪的这段经历他很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小时候的他贪玩又不懂事,艾雪寄娃娃时他还曾嘲笑过,直到后来才慢慢理解。

可能是没有亲身经历过,对那种感觉他依旧很模糊。

“走吧。”艾雪平静了一下情绪。

.

.

.

一家香锅小店,紧靠落地窗的一张桌前,吃完一碗的安德烈冲老板竖起食指,示意再来一份。

凡妮莎一脸嫌弃:“你都吃两份了。”

“你不觉得很好吃吗?”

“好吃你就多吃点,往死里吃,撑死为止。”

安德烈摇头:“你这孩子,怎么和老师说话?”

“我们就坐在这看他们小情侣约会?”凡妮莎瞥了瞥笔记本,屏幕上是快递公司的监控画面,画面中是以辰和艾雪离开的背影。

“不然呢?万一出了意外,承担责任的又不是你。”安德烈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走来的服务员,准确说是盯着服务员手中的麻辣香锅。

“你自己的学生都没这么关心过吧?”

“谁敢关心刺猬?”

“刺猬?什么意思?”

坐在另一桌的拉尔森一边比划一边小声说:“姐,一身刺。”

“闭嘴!”凡妮莎扭头瞪了他一眼,目光冰冷地瞅着安德烈,掰了掰手指,发出咔咔的声响,“我说的是莫凯泽!还有,你说谁是刺猬?”

“莫凯泽,我说的也是莫凯泽!莫凯泽这小子就是个刺猬,话里话外都是刺!”强烈的危机感下,安德烈迫切寻找生机。

凡妮莎冷哼一声,收回目光。

“莫凯泽是我的学生,我当然关心。”安德烈赶紧转移话题。

“有这么关心吗?”凡妮莎敲了敲笔记本。

“远比这关心得要多,我虽然没有第一时间找莫凯泽,但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他。”安德烈边吃边说,“而且,自从确认了莫凯泽风之主的身份,宋峰就一直在暗中保护他了。”

“这就是宋峰接到的任务?”凡妮莎瞧着他。

“只是个小任务罢了,当时风王殿刚逃脱,急需寻找宿主恢复力量,唯一的麻烦就是殿侍,数量不多,很简单。”安德烈轻描淡写地说。

“风王殿逃脱,你倒是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

“着急有用的话,世界早就和平了。”

“你就不怕她突然现身世界某地?”

“这才两个月,她恢复不了多少力量。正如我们对她有一定的了解,她对我们也有一定的了解。不恢复一部分力量,她是不会现身的。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希望她赶快现身,那样我们还能对她造成一些威胁,不然等她力量全部恢复,我们连对她造成威胁的资格都没有。”安德烈言语中充满了自信,拿起最近才学会使用的中国特色餐具——筷子,“那时候,能对付她的就只有莫凯泽了。噢,对了,你不是问过我晨曦去执行什么任务了吗?”

“但你没告诉我。”

“现在告诉你,波塞冬计划。”安德烈有意无意地提醒,“波塞冬,古希腊神话中的海神。”

“水王殿!”凡妮莎一惊。

海神,控水的神祇,只有水之主和水王殿才有资格被称为海神,而晨曦执行任务,那海神所指的必定是水王殿无疑!

安德烈点了点头:“波塞冬计划,又名日逐舰计划,分为改造和待命两部分,是一场针对水王殿的重大行动。一年的时间,水王殿肯定找到了合适的宿主并恢复了一部分力量,一旦他有所动作,我们将会很被动。好在日逐舰的改造都已经基本完成,马上就会进入二十四小时待命状态。”

“什么日逐舰?”

“一种针对水王殿改造的军舰。”

“驱逐舰还是巡洋舰?”

“都有,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找到了水之主。”

“水之主?找到水之主了?”凡妮莎处在惊愕之中。

“没错,找了一年终于找到了,我还真怕水之剑已经落到水王殿手中。”安德烈感叹,“说起来也算运气好,水之主是我们误打误撞找到的。”

“那人呢?人在哪儿?”凡妮莎问。

“不能说了,再说就违反条令了,你的权限只能知道这么多。”

凡妮莎瞪着他:“打死也不说?”

安德烈一个劲地摇头:“打死也不说。”

“不说就不说,你在这慢慢吃,慢慢看,我就不奉陪了。”凡妮莎哼了一声,站起来,“拉尔森,陪我去逛商场。”

拉尔森应了一声,哈着腰对安德烈笑笑,跟着凡妮莎屁颠屁颠地走出小店。

望着拉尔森的背影,安德烈低骂了一声:“小兔崽子。”

.

.

.

玛莲娜咖啡西餐厅,暗色系的装饰风格,优雅的轻音乐,还有古朴的挂饰,以辰提着五六个购物袋和艾雪走进餐厅。

“有这么累吗?才几件衣服。”艾雪瞅了瞅他。

以辰有气无力地说:“但我们逛了整整四个小时,而且还没吃午饭。”

“我也没吃啊。”艾雪白了他一眼。

“那你累吗?腿酸不酸?”

“不累也不酸。”艾雪轻晃着脑袋。

“果然,在女生的字典里,商场属于治愈系产物。”以辰妥协。

三点半的西餐厅依旧有很多客人,喝着下午茶,悠闲地度着时光。

两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点完餐后,侍者离开。

艾雪从购物袋里取出一件鹅黄色线衣:“你觉得是这件好看还是刚才那件淡粉色的好看?”

“这件。”以辰趴在桌子上。

“你刚才还说淡粉色的好看。”

“那还不是因为你最开始要买粉色的,谁知道你后来又忽然改变主意了?”

艾雪歪着脑袋看他:“你的意思是我要买哪件,哪件就好看喽?”

“当然了,一件衣服好看的前提是有一个漂亮的主人,你这么漂亮,自然是买哪件,哪件就好看了,不是吗?”以辰巧妙地躲过了女人的交流陷阱。

衣冠楚楚的侍者端来香肠和意大利面。

闻着美食的清香,早已饥肠辘辘的以辰再也忍不住,立刻吃起来。

艾雪单手撑着下巴,笑吟吟地说:“嘴这么甜,大学没少谈女朋友吧,几个?”

“一个,不多吧?如果一个也算多,那就太没天理了。”

艾雪微微点头:“是不多,既然不多,那就给我讲讲呗。”

“不用讲了吧,你都知道。”

“我都知道?那更要讲了!”

以辰忍俊不禁:“真要讲?”

“讲!必须讲!姓名、性别、年龄、地址,认识多久,交往多久,一个都不能少!”艾雪瞪着美眸,大有你敢拒绝我就翻脸的趋势。

“姓名艾雪,年龄十九,地址的话和我一个小区,认识十四年,交往三天。噢,对了!还有性别,女!”以辰捂着嘴,以免自己的笑声打扰到其他人。

“你,你耍我!”

“哪有?你问我大学谈过几个女朋友,我如实说了,就你一个啊。”

“我的意思是除了我!”

“你又没说清楚。”

“你……”

十分钟后,用完餐,为了履行承诺,以辰不舍地离开座椅,跟着艾雪朝化妆品区走去。

九点的夜晚,繁星璀璨,皎洁的月亮高高悬挂在天空,明亮的月光与城市中的灯光交相辉映,异常迷人。

一座高台,以辰和艾雪倚着栏杆,玩了一天,两人都有些累了。

高台下正在举办一场小型文艺晚会,站在他们这里,刚好能看到晚会的舞台。

艾雪手捧奶茶,微闭着眼,脸上有甜甜的笑容,享受惬意的美好时光。

突然,啵的一声,白皙的脸颊被人亲了一下,她睁开眼,正好看到以辰那阴谋得逞般的笑容,嗔怒道:“坏蛋!”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以辰笑着说。

“呸!男人都——快看!好漂亮!”艾雪忽然喊,嫩滑的小手指着天空。

以辰抬头,一颗闪着灿白色光芒的流星划过天际。

“快许愿。”艾雪双手合十,阖上双眼。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以辰微微一笑,闭上眼睛。

晚会上的人们也看到了流星,纷纷闭眼许愿,热闹的氛围一下安静了许多。

高台上,青年许了一个女孩永远快乐的愿望,女孩许了一个青年一生平安的愿望。

以辰伸手在艾雪眼前晃了晃:“好了好了,流星已经走了。快告诉我,你许了什么愿?”

“真讨厌,就不能让我多许一会儿吗?”艾雪拍掉眼前的手,“许了什么愿我才不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了。”

“那我也不告诉你。”

“我还不想听呢。”

“挠你痒痒。”

“以……辰,住……手啊!”

青年和女孩嬉戏打闹在一起。

“都怪你,眼泪都出来了。”艾雪用手擦着眼角的泪,弯腰捡起地上的杯子,奶茶已经在刚才嬉闹中洒了。

“开心吗?”

“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开心就好。”

“你好像有心事。”

犹豫了一下,以辰还是说:“艾雪,我可能要走了。去澳洲,参加一个俱乐部。”

“俱乐部?去多久?”

“大概很长一段时间,后天就走。”

艾雪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所以,你是在告诉我你的决定吗?”

以辰急忙说:“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们刚交往三天,你就告诉我你要去澳洲,这是什么?戏弄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艾雪痛苦地摇头,“为什么?为什么要戏弄我?戏弄我很好玩吗?”

“我……”以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既不能告诉艾雪自己离开的真正原因,又编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平复了一下情绪,艾雪缓缓地说:“我同意了,你去吧。”

“艾雪,你先冷静一下。”见艾雪要走,以辰连忙拉住她。

“我很冷静,祝你澳洲之旅愉快。”艾雪挣脱他的手,临走前认真地看了他一眼,“我希望我许的愿……灵验。”

青年伸手想叫住女孩,但最终手还是放下了。

女孩离开了。

望着女孩的背影,青年突然有一种手足无措的失落之感。


     2018年,杨丙仁在报纸上读到了关于刘征途中,青春成为中国航天最亮丽的色彩之”2015年12月31日,习近平总氬巻鍙叉笂婧愬拰骞挎硾鐜板疄鍩虹°还有人说小时候在家里摆弄音箱、遥控飞机,锻炼了济发祥地、股份合作经济发源地、市场经济先发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