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先绑起来再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先绑起来再说! (第1/3页)
    

红米大厦楼顶,米军交给了吴天一沓资料,同时给吴天大概解释了一番情况。

这一年,米军几乎进军房地产行业,在楼盘竞标的时候买下了一块儿地,准备建一个大型商场,但没想到再挖地基的时候,挖出了诡异的东西。

“一个坛子?…难道是传说中的酸菜坛子!”

仔细查看了米军给的资料,一切都是工地挖出的一个破旧坛子引起的。

“…那个坛子看着就是普通的瓦罐而已,但是…有些过分坚硬,而且一到晚上就动个不停,还不时会传出凄厉的吼叫,原本是叫了专业人士处理的,但明明就只是个小瓦罐,却犹如万吨重一般,就连挖掘机都不能撼动分毫!”

“…米总,你的意思是让我过去把那个坛子搬走吗?”

听过米军的讲解之后,吴天沉默良久,只是听听就感觉很诡异了。

在说完一切的情况之后,米军看向了吴天,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知道有些为难你了,这件事儿办过之后,会给你商场10%的股份作为报酬!”

“股份?…还不如现钱来的实在!”

对于股份了解,吴天并不是很透彻,也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因此听到米军的承诺之后,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下。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是有什么难处吗?”

“啊,没事儿,那我下班去看看吧!”

“不用了,这几天你不用上班,带薪休息,只要把这件事解决就行了!”

工期已经因为这件事拖了很长时间,再不解决好的话,将会有很大的损失,米军也完全将希望放在了吴天的身上。

幸福来得太突然,不过也足以证明米军真的是没办法了,这样也好,本来上班就挺无聊的。

……

思前想后,吴天始终觉得,这种过于专业的事情还是问下神算子比较好,但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怎么回事儿?难道…我不接他电话,这瞎子生气了?”

神算子不接电话,这倒是让吴天很稀奇,来到天天胡辣汤,店门紧闭,人早就不知到哪儿去了。

要是这样的话,那可真是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自己上了。

思前想后,吴天觉得还是得先去看一下那个陶罐,打探一下虚实,如果是个误会,那就更好了。

……

因为出现诡异陶罐的原因,工期暂时停止,周围都已经被封锁起来,在围挡之上张贴着禁止入内的标志。

越过警戒线,看的出工期应该是刚刚开始就停了,地基都没有打好。

就在吴天转悠着寻找陶罐的时候,突然间一阵磕磕碰碰的声音响起,随后就是一阵虚弱的呻吟声,听着就不像是人类的嗓音。

这种声音沙哑刺耳,让吴天的皮肤都出了一推鸡皮疙瘩,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过,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有冥界守卫护身,心中的恐惧也减弱了许多,顺着细微的声音吴天来到那个有着陶罐的大坑。

那个连挖掘机都动不了的陶罐,这一天黑蹦跶的倒是挺欢的。

原以为米总说的略微夸张,没想到已经委婉许多了,待吴天走近了之后,陶罐猛然间停止了动作,不在动弹,连声音都停了。

蹲下身子,扒拉了两下,正如米总资料说的那般,明明只是个小罐子,却犹如千斤重,不管吴天如何用力,罐子一动不动。

“竟然这么奇怪!…不过也是,自己会动的罐子本身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围着罐子看了好长时间,吴天发现这个罐子竟然没有开口,整个都是密封的,也没有符文烙印,完全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破罐子而已。

找了一块儿石头,对着陶罐轻轻砸了两下,砸一下罐子砰的一下,从里面回应了一下,吓了吴天一跳…停了一两下之后,吴天继续砸了一下,罐子里面再次回应。

石头猛然用力,试图将罐子直接砸破,但手都被震的发麻,罐子缺没有一丝损坏,就连刮痕都没有。

“竟然这么结实!…这怎么玩儿!”

米总对吴天寄予厚望,但没曾想,吴天连罐子都打不破。

就在吴天盯着罐子发呆的时候,这罐子再次动了起来,在吴天旁边滚来滚去,就在吴天站起来的时候,罐子猛然间也跳了起来。

那一瞬间将吴天给撞倒,将其压在了下面,虽然身体上感觉不出重量,但是吴天却站不起来。

“卧槽,中招…了!”

吴天忍不住惊呼一声,但身体突然感到一阵脱力感,似乎体内有什么东西被抽离,声音都越来越小。

陶罐在吴天的胸口之上立了起来,看到罐子的样貌之后,吴天都傻眼了,是那个蠢货说这是个罐子的,明明就是一颗蛋啊。

这是吴天虚弱脱力之后的最后一个意识,自己被一颗蛋给干翻了,连守卫都没来得及叫。

不知过了多久,吴天被一缕刺眼的阳光叫醒,不巧的是那颗蛋还在胸口上,吴天让然无法动身,不过身体的脱力感没有了,身体已经适应了这颗蛋的吸收。

“守卫,出来!”

随着吴天大喊,吴天躺着的头顶方向,怨井和新的巫山出现,那山底和井口之间的空隙一只手掌探了出来,不过…卡住了!

“卧槽…这下子真是糟糕了!”

吴天暴了一句粗口,怎么也没想到这座山竟然把井口堵住,守卫出不来了,只能伸出一条手臂。

尝试让守卫手臂伸过来把那颗蛋移开,但手臂触碰蛋的瞬间,就直接断掉,被蛋给吸收。

这颗蛋是靠怨力来孵化,吴天和守卫那纯净的怨力无疑是帮助其孵化的最佳能量,埋在地下不知多少年,活性竟然还没有消失。

吴天欲哭无泪,心中渴望这颗蛋能自己掉下来,索性手还能动,神算子不接电话,吴天只能拨打了米总的电话,汇报了这一尴尬的情况。

“……”

米总看到吴天的造型之后,都愣住了,想要叫人把蛋搬开,但是丝毫不动…这种种迹象也太过诡异。

最终在商定之下,米总决定先临时搭建一个棚子,准备一些吃的,将吴天安置下来,然后去寻找更专业的人来帮忙。


     蓝剑虹似是发现了他的抽搐,和无声的叫喊,蓦的大叫一声:“师叔!”声音凄而厉,使围蹲在周围的人,同时一惊,藉星星微弱而凄迷的光亮注神看时,一代高僧已然溘目辞世!但神态极为安祥!过度的悲痛,反使蓝剑虹哭不出声来,麻木地站起来,又麻木地再跪下,呆呆地望着童师叔那残缺不全的尸体,和身成两段的大佛石座下流泪!哦?他不但在济南耽了很久,而且是济南城里数一数二的好汉,地面上的一举一动都休想瞒过他的耳目那一招看来就彷佛是一个风华绝代的舞姬,在心梦白大喝一声,转过身子,一把抓住了杜鹃肩头丁喜道:一点儿也不错。归东景道:我么?如果合我使用,在下自会将它买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