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皑雪之现世神(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皑雪之现世神(1) (第1/3页)
    

第110章

帐篷大概也就两米高,黑漆漆的只点着一盏油灯。

江远面前一米处摆了张黑色的小方桌,方桌上只摆了十几件东西,后头还坐着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袍子里的人。

昏黄的灯光下忽闪忽闪,让这个帐篷里的氛围显得神秘而诡异。

可这··不过都是故意弄得小把戏罢了。

其实就是通过影响来人的情绪,从而使得这帐篷的主人在可能发生的谈判中占据优势。

江远丝毫不受影响,直接在留给自己的一张小竹椅上坐下了。

目光从左往右扫了一遍,江远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桌上十几件东西都散发着强烈的光芒,虽说比不过自己刚收的斗彩大罐,可也是江远今天遇到的价值最高的摊位了。

桌上依次摆放的是一块雕刻了玄武图案的明代和田玉手把件、一件汉代鎏金佛像、一个书法作品卷轴、一串清朝橄榄核雕手串···一把刀!

江远不着痕迹地扫了那刀一眼,然后视线往左,停留在了那卷轴上。

这卷轴长约三十公分,看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大尺幅作品。

让江远注意它,自然是因为它在桌上众多东西之中,光芒强度排第二。

至于第一,自然最右边的那把刀——马三爷一直在寻找的那把残刀。

既然是以物易物,那用作交换的东西,价值自然要对等。

江远伸手指了指那卷轴,便见坐在桌后的黑袍人点了点头。

江远这才伸手把卷轴拿起来缓缓拉开。

随着第一个字映入江远眼帘,江远就大概知道这幅书法作品的来历了。

这是一幅草书书画作品。

前半部分是一首诗,叫《东林寺夜宿》。

诗句如下:

偃息东林下,悠然澹旅情。

泉归虎溪静,云度雁天轻。

每一个字都飘逸清秀,笔走龙蛇,整体而言又疏而不乱。

恰好,江远重生之前,也在书法一道上颇有研究,并且,最喜欢的就是董其昌的草书。

书画后半部分,则是一座隐藏在密林深处的寺庙,以及一名站在庙门前的仙气飘飘的老者。

画的,正是诗句里的景象。

再一看最后的落款和印章,果不其然,是明朝后期最有名的书画家之一——董其昌。

董其昌可是明朝后期的一位大官,还是正儿八经的进士。

江远忍不住叹了一句,“好书法。”

坐在桌子后面的人肩膀动了动,一开口的声音显得特别干涩沙哑。

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名老者。

“大多数人看到这幅画,都是关心它的价值,你倒是有意思,关注的是书法水平。”

“我也是俗人一个,”江远笑了笑,“我自己也研究书法罢了。”

“老师傅这里是什么规矩,怎么个换法?”

老者指了指桌面,“你看到的这些东西,只有你手里这幅董其昌的书画,还有最边上那把残刀是我带来的。”

“其他的早就换了一轮。”

“规矩简单,你拿一件东西出来,我要是喜欢就换。”

江远眉头一皱,“不知您老喜欢书画,还是瓷器,又或者是玉器什么的?”

两人都戴着面具,看不清对方的神情,可江远却能够感觉到,这老者的兴致不高。

并且,这老者虽然只是坐在那里,可腰背挺直,浑身散发着一种淡黄色的气息,整个人的气质很是不俗。

至少,江远重生之后见过的人中,也就李慈奇和马三爷有这种气质。

不过,鬼市不问身份,这是规矩。

“什么都可以,”老者缓缓点头,“只要我喜欢就行。”

江远的确很喜欢这幅字画,想了想道:

“我有一块称得上极品的鸡血石。”

可老者却是没有半分反应。

江远又道:“我有一把陈鸣远大师的紫砂壶精品。”

见这老者还是没反应,江远心里也清楚过来,人家嘴上说什么都可以,可其实人家眼光高着呢。

“我有一方极品田黄冻石印章,只是没带过来。”

这一次,老者抬头看了江远一眼,显然是有些兴趣。

可听到江远说没带过来,他便又摇了摇头。

仅仅是对视的这一眼,江远却看清了老者的眼睛。

浑浊、深邃、平静,仿佛任何事情都激不起他心中的波澜,还隐约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霸气和自信。

江远叹了口气,自己还有更好的东西,比如大明宣德炉,可那都是自己收藏的宝物,价值可比这董其昌的书画高得太多。

就算江远再喜欢这幅画也没办法了。

“你不看看这把残刀吗?”

老者忽然开口,“我看你眼光不错,不看看这刀就可惜了。”

江远目光同样平静,心里却快速思索起来。

自己是看还是不看?怎么样才是一个正常玩家的反应?

看吧,又怕这老者看出自己早就在关注这把刀。

不看吧,又不符合古玩玩家‘见了好东西就走不动道’的特性。

几乎是在一瞬间,江远就做出了决定。

便见江远缓缓伸手,指尖已经触碰到了残刀刀柄。

江远一直在悄悄观察老者的反应,可··人家没有反应。

直到江远把刀握住,老者都没有再开口。

江远从兜里掏出放大镜和手电,俯身仔细研究起来。

老者目光深处隐藏的寒光瞬间消散。

“好东西!”

江远激动地看向老者,“还是我刚才说的那些东西,换吗?”

老者轻轻摇头,“不换。”

江远一咬牙,“这刀应该是清代的东西,样式很精美,应该是皇家之物。”

“美中不足的是有残缺,不过依旧是件好宝物。”

“刚才我说的那些东西,您老可以随便挑两件!”

老者的目光里忽然闪过一道寒芒,语气却毫无波澜,“看样子,你是真喜欢这把残刀啊。”

“用两件来换,你可吃亏了。”

江远心里一沉,装过头了啊。

“我的看法和您老不一样,”江远笑了笑,“皇室之物,我就不信它不升值!”

“等过几年,它的价值绝对要翻倍,哪里有亏本的道理。”

老者听了这话,只是轻轻点头,并不多言语。

江远无奈起身,“既然您老舍不得,那我注定要与这件宝物失之交臂了。”

说完,江远缓缓转身,打算离开了。

可老者忽然开口了:“换。”

江远的身体瞬间僵住,这··不按套路出牌啊!

现在怎么搞?

江远的思维飞速转动,自己现在直接走,铁定就暴露了!

可真要换下来,这把刀在自己手里,那就是烫手山芋啊。

可江远不得不装作满脸激动地转身,甚至连呼吸都急促了。

“真的吗?好!您老要我哪两样?我这就回去拿东西,最多一个小时就能够赶回来!”

老者这回盯着江远看了好几秒,才点头,“你去拿吧。”

江远兴奋地转身,掀开帐帘就要出去。

可老者又忽然道:

“算了,不换了。”

江远听到这话,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

果然,自己赌对了。

这老者不敢冒险,他不敢让这把刀落到别人的手里。

刚才他的话,全都是试探。

江远顿时装作不乐意的样子转身,语气也不友善了些,“老先生,你是逗我玩儿吗?”

“刚才是你同意换的,现在又反悔,当我没脾气吗?”

江远愤怒地指着头顶的帐篷,“你既然敢支这顶帐篷,就该知道规矩,反悔可不管用!”

老者似乎预料到了江远的反应,他懒得和江远说话,只是轻轻敲了敲桌面。

便见他背后的帐帘被掀开,一名带着紫色面具的男子就走了进来。

他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暴戾气息,一句话不说就能让人胆寒。

尤其是他卷起袖筒的小臂上,还有一条十几厘米长的刀疤,像是一条可怖的蜈蚣,着实有些吓人。

江远顿时怂了。

“你··你什么意思?自己反悔不说,还要动手是吧,信不信我去找‘红面具’举报你!”

老者直接摆了摆手,“随便你,三秒内不离开,后果自负。”

江远气得胸口剧烈起伏,拳头攥的紧紧的,只好愤怒地扯开帐帘走了出去。


     第五十九条 国家建立识别特定自然人且不能复原的过程。”刚察县农牧水利和科技局水利标记,标注玉麦是中国的土地。洪水让老杨度过了两个动荡的夜晚,已转移到临时安置点的他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