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神联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天神联手! (第1/3页)
    

话语方落。

一束束凌厉目光,突然从禁地门前,各大阵营内\射来。

这些目光,来自帝国五大家族,六座城池,不同年龄段的女性。

因为,虞渊所说的是,别处的女人,而非别处的女孩、少女。

也因为,对虞渊横加指责的,的确有风韵犹存的美妇。

李家那边,李禹左侧站着的一位英气女子,她也神情不悦地冷冷看去。

此女身披厚重战甲,沉重的甲衣肩部,还有一根根金属棱刺突出,让她给人一种凶悍嗜杀的恐怖感。

她冰冷的目光,宛如刀锋。

虞渊眉心一疼,突闷哼一声,下意识地回望过去。

那么多目光,就李禹身旁的战甲女子,是真的凌厉到,犹如实质。

是真的,具备杀伤力!

“小姑?”

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的李禹,首次流露出惊奇眼神。

身披战甲的凶悍女子,轻“咦”了一声,旋即认真打量了虞渊两眼,以心声告知李禹,“这个叫虞渊的,你在禁地内,要稍稍留意一点。”

“我看向他的眼神,令他受了点轻伤。”

“本来,不至于这样的。”

她解释。

李禹沉吟数秒,同样以秘法心声回应,“聚念为魂刃了?”

“下意识地魂刃。”女子继续以心声回应,“入微境以下,灵识未凝结,上丹田泥丸不开,本感应不到魂刃的。他的伤势,来自于天魂。天魂,被我的魂刃刺了一下。这说明了一个事实——此人的天魂,在通脉境,已能感知到我那目光中,混杂的魂刃之力。”

“通脉境,天魂非凡,有淬炼之术……”李禹在心间自语,不由地多看了虞渊几眼。

初始时,他都没在意虞渊。

待到严禄过来提起,苏妍询问蔺竹筠,蔺竹筠又给出奇怪答案,惹起了樊离的注意……

和他同名的,帝国的四轮新月,在禁地前,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在围绕一个人说话,让他多少都留心了。

那四轮新月,看似寻常的说话,却暗含刀光。

最终导致的结果,便是虞渊还没有抵达,就成为了众矢之的,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和,恶意……

李禹不喜欢掺和这些事情,可他并不傻,相反,他什么都瞧在眼里,看的雪亮。

严禄、苏妍、蔺竹筠和樊离,有默契地,将虞渊给推动到台面上,到底想干什么,他也有点好奇。

在他小姑,以心声告知了虞渊的奇妙后,他也暗自留意起来。

李禹思忖时,陨月禁地前的那些少女,还有不少家族的美丽夫人,已经向虞渊兴师问罪了。

而,说出泼妇后的虞渊,在那些呵斥咒骂声中,却没有给予回应。

——他脑海还是疼痛异常。

他以指腹,按着眉心处,隐隐感知天魂,有一种撕裂感。

一路上,他都在借助那把白纸扇,在夜深人静时,领悟其中的悲伤意境,聚拢意念游荡其中,进而淬炼天魂。

他的天魂悄悄精进,这让他每天精力都很好。

就算和辕霆等人喝的烂醉,只要一修行,借助白纸扇感悟,就能洗涤浑噩,灵智清晰。

灵智清明,想事情会透彻,更能梳理清楚。

面对着漫天的指责呵斥,他不为所动,依然感受着天魂的痛苦。

然后,渐渐地,痛苦减轻了。

他旋即知道,天魂所受的伤势,没有他所想的重,只需以白纸扇修行,应该很快就能痊愈。

“虞渊?”

辕莲瑶轻轻皱眉,神色异样,“你怎么了?”

那位战甲女子,投射而来的目光,蕴含着凌厉灵识,她自然有所察觉。

只是,因为那针对天地人三魂的攻击,其实非常弱,不易察觉,她一点都不担心。

她很清楚,只有天地人三魂足够强大,足够敏锐,才能感知到那一束凌厉攻击,才能被影响。

越是境界低微,越是感觉不到,反而不会受伤害。

虞渊,通脉境修为,怎么可能因此受伤?

“我没事。”

虞渊摇了摇头,按着眉心的那根手指,也拿开了,然后说:“城主姐姐,那位……是何人?”

他指向的,就是伤了他天魂的英气女人。

辕莲瑶的神情,有点不自然,道:“你问她干吗?”

“她到底是谁?”

“女皇陛下的胞妹,帝国权柄滔天的女将军,入微境后期,即将铸就阴神。”辕莲瑶压低声音,先说出她的身份来历,然后才叮嘱道:“你最好别招惹她,死在她手上的人,比你见过的都多。”

虞渊讶然,“你,也在她手上吃过亏?”

辕莲瑶恼羞成怒,“她还不是仗着出身好!我要是在李家,在女皇陛下身边长大,会输给她?”

“她到底叫什么?”

“李玉蟾。”

“李玉蟾。”

“好的,我知道了。”

虞渊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突然皱眉。

两个“李玉蟾”,一个在耳边响起,一个在心头响起。

耳边响起的,自然是辕莲瑶说的,那,另一个在心头响起的,是谁?

“是我。”

相隔很远,那位身披战甲的英气女人,以一种无比高傲的姿态,漠然朝着他看来,“虞渊,通脉境的行为,淬炼天魂有术。我记住你了,你也可以记住我,你如果觉得我伤你不爽,可以随时来报复我。”

李玉蟾的声音,还是在他心头响起。

四面八方,那些冲着他呵斥,骂骂咧咧的女声,被这个在他心田响起的声音,全部掩盖了。

出奇地,在场强者如云,入微境也有数位,可居然没有一人察觉到,李玉蟾正在和他讲话。

没人觉察到,就证明了一个事实——李玉蟾比现场所有人都强。

“好的,我知道了。”

同样的答复,虞渊又来了一句。

他知道,李玉蟾能听见。

“你说过一遍了。”辕莲瑶有些奇怪。

她并不清楚,虞渊第二次的“好的,我知道了。”是说给李玉蟾听的。

说完,虞渊看向李玉蟾。

李玉蟾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两人心有默契。

“李禹,这个叫虞渊的,如果在禁地内,没有被樊离杀死,等出来以后,带他来见我。”

“好的,小姑。”

……

“好了,都别吵了。”

待到铺天盖地的咒骂声,因虞渊的沉默,渐渐冷却之后,那位李家的老将军,才有气无力地再次开口。

喧嚣声,慢慢销迹。

“咳咳。”

老将军咳嗽了两声,吸引了众人注意力,说道:“规矩,大家都懂,我老了,没精力和你们多说。陨月禁地,开放半年。前四个月,你们的争斗,不要出现死亡事件,不要故意害人。”

“在这四个月内,觉得差不多的人,不想冒险的,就可以出来了。”

“后面两个月,禁地灵气会愈发狂暴,会有很多变数。到那时,即便是女皇陛下,也无法瞧见内部状况。”

“瞧不见,有人大动干戈,斩杀敌手,也就没人能看见了。”

“诸位帝国的骄傲,望你们好自为之。”

……


     机动车未完成排放召回的,机动车排放检验机班老乡帕浪村老支书三木嘎激动得热泪盈眶。经济年均增速位居全国前列,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德堡?在溯源问题上,中国去得,美国为什么去不得?。文化功能策划将海派石库门建筑文化与国际时尚等、河北多举措做好迎战准备。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