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可以群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可以群殴 (第1/3页)
    

青州,本是吴国第六大州府,但论富有程度,连排名第五的衮州都比它不上,它地处吴国南部,土地肥沃,所辖区内又有数不清的运河,湖泊,适合生产稻谷,农业发展堪数吴国之最,是全国的产粮大区

  奉港城,则是青州的州府城,是货真价实的州府第一大城!不仅横跨全国的南北奉天大运河从此城中心穿过,而且还连接着几条水陆干道,因此交通极为发达,是经贸要道,水上枢纽!而每年经过的商贾旅人更是数不胜数,它成为全州第一大城,实至名归!

  经纶书院是奉港城的三大书院之一,师资力量雄厚,这里的老师,大多数是从翰林院出来的进士,李白远就是其中一位,他因为年纪大了辞官回乡才来这里担任教师一职!

  此时,他正在一间讲堂里,佝偻的身子背着手,他念一句下面的孩子摇头晃脑的跟着念一句!

  教完新课文后,李白远想着昨日的课文底下的这些学生不知会了没有,便有意点一个学生起来背诵一道!

  “桃云青,你把我昨天教的文章背诵一道看看!”

  “啊?”

  底下一个清瘦少年闻言,脸上出现为难之色,心中更是对这个老头子腹诽不已,他来这儿只为了识字,不想一入这个学院之后便入了囚牢一般,吃住立行,都有一套规矩。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瘦猴,他利用石洞中所得的金叶子,请了担保入了这经纶学院,为了进这学院,他还专门跑到寺庙中求了一个名字,谁知那个什么主持,非给他讲些什么有的无的什么一念万念的,什么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呀,说了一大堆,什么菩提烦恼无异境啊,什么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今日更不疑,什么云在青天水在瓶啊,反正啊,说了两个时辰后,瘦猴都想破口大骂那个和尚时,他才取了个桃云青这个名字,瘦猴一听,虽不懂什么意思,但这个名字一听他内心就觉得极为欢喜,便认可了这个名字!

  虽然臭和尚花样多,但是给他起了个听起来很好听的名字,当然其中更多的原因是他化缘礼佛的值一百两的金叶子的香油钱!

  瘦猴身揣巨款,一来到这儿就小心翼翼地化身成为一个富二代,大城市人流复杂,当他更换一身行头的时候就发现后面跟了几个鼠头鼠脑的人物,好在他机警,很快的甩开了身后的人物,自从他被巴彦洗练过身体后,他的反应与感官都灵敏了许多,他来自最底层,最底层的黑暗他见过太多,一不小心就可能被黑暗吞噬,他年纪不大,但懂得很多

  也是,如果懵懂无知,他哪里能活到如今?早就在灾难荒年中死去了

  后来他又找了担保,入了这经纶学院,本来他左臂残废,不好入学,但这个世道,有钱能使鬼推磨,用了一点小钱就解决了一切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小人闲居为不善,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拚其不善,而著其善。。。”

  桃云青背诵完了这篇文章,心里腹诽不已,凡是抽背文章,他总是第一个,因为在这十几个学生里面,他年纪最大,这里面最小的不过八九岁,嘴角有鼻涕都不知道抹去的小孩子,也是,这些能到书院读书的小孩子,每一个家里都不简单,因此每一个都是被佣人照顾大的,像瘦猴桃云青这样的,几乎是没有的!

  “嗯,不错!能在一日之内记熟这篇文章而一字不差,说明你天资还不错,好好努力,将来中个秀才之内的不在话下,若是跟我好好读书,就是考上状元榜眼之类,取得一个功名也不是不可能的!”

  “承老师吉言!学生一定奋发进取!”

  “嗯,孺子可教!”

  “其他人可有人记熟了这篇文章?”李白远用手捋了捋自己胡须,眼珠转动着问道

  余下的孩子皆红了脸,低下头,不过这种情况李白远是见惯不怪了,有些学生是因为年纪太小,不好教导,有些则根本是肥头大耳,蒙昧无知,真知道学院收这些学生除了吃饭还能干嘛?李白远腹诽!

  不过他也清楚正是他们的爹娘富甲一方,时常捐助钱财给书院,书院才能这么名声赫赫,要不,这群庸才,他才难得教呢!

  幸好其中还有一个桃云青,是个可造之材,值得青睐,但他不知道,桃云青是混在其中的富家子弟

  “老师,你光叫我们背,可是它的意思我们都不懂,这样的背书有什么意义么?”

  如果说,一个孩子他不仅出身好,而且还懂得上进,同时又十分聪明,这样的人才在经纶学院并不是没有,常涵就是这么一位,他的爹常远是奉港城的府尹,官居要职!

  而他自己本人,天资聪慧,这篇大学,他虽记不全,但背个大概是没有问题的,更让人嫉妒的是,他人也长得非常的好看!

  秀气!桃云青对他的样貌就这一个词,这样的人早让桃云青嫉妒得要死,不过他心中还是很佩服他的,能敢在先生面前问这话,他可是第一个!

  老师的威严又有哪个学生敢质疑?

  桃云青则是暗想,自己怎么没想到,为背而背,有什么意义呢?

  于是他也把目光看向李白远,希望他能解决这个困惑!

  不过依照以前的情况,先生可没少因为乱问问题打那几个调皮捣蛋的小鬼的手心,常涵是府尹的儿子,所以李白远不可能严责于他,但斥责几句,还是大有可能的!

  一直不服老师的那几个小鬼则是一脸崇拜地看着常涵,敢于挑战老师威严,学生之中他是第一个!

  先生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常涵,问:“你能背这篇文章了么?”

  “十之八九!”常涵面不改色,目中无惧

  说完,常涵就将文章背了出来,偶有停顿,但确实一五一十的背了出来,只是不像桃云青那般流利!

  “嗯,确实不错!本来我以为我教你们背诵,你们大了自然会明白,但我偶尔也会想,究竟这种教育方式对或不对?今天你提出来了,我为人师者,当授业解惑也,如此,我就应当给你们讲一下这篇文章的意义!你坐下吧!”

  出乎意料之外的,李白远没有惩罚常涵,反而给学生们讲了这篇文章!

  黄昏时分,桃云青急忙背了今天的课文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住宿,今天他在李白远的一通讲义中,他仿佛悟到了些什么

  于是,他急忙取出了他得到修身法门:《丈六金身》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体之形,借气同力……”

  桃云青看着经书,慢慢有所悟,于是盘腿寻找气感,当他感受到一股气旋从丹田中升起的时候,他高兴坏了,不过修炼方式一断他这点气旋就消失了,不过依然阻止不了他的兴奋

  他静了静心,依照经书所言循环练气,渐渐的,他的四肢百骸都热了起来,直到他接受不了那种温度他才停了下来,但稳固下来的气旋依旧存在,远远不断地向他身体里面输送着什么东西,那些东西流转在身体各处,最终汇聚于丹田

  他虽然不明白是什么,但他感觉他的身体在获得成长,蜕变,显得非凡起来,这让他眼露精光,喃喃道不可思议!

  他把这种东西叫做“力量”

  突然间,桃云青闻到一股臭味,仔细一看,他的身体仿佛被一股油脂包裹,散发着一种腥臭,这是他炼身排出的杂质!

  ……

  就这样,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

  白天,桃云青在书院上学,晚上,他在住宿修炼,经过一个月的修炼,他的身体“力量”已经足够强大,他可以修复他的断手了!

  他的断手,是被人掰断的,因此断的是骨头,而这力量,可以滋补弥合骨头,并让受伤的静脉重新打通

  这非凡的力量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仿佛见到了天底下最神奇的事

  这天,他请了三天假,说是家父给他请了治手的名医,他专门赶去医治,先生对他十分只好,因为把他当做了自己得意门生,自然是准了他的假

  桃云青租了个房子,备了一桶药浴,这桶药可足足花了他两枚金叶子,把他心痛得,不过断手要治,不得已而为之,房子租了一个月的,吃的也备的不少,让他治好断手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桃云青准备好了一切之后,裸身坐在浴桶中,开始用“力量”来修补骨头,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骨头的修复,竟带着丝丝入扣般的剧痛!

  每修补好一点,他的疼痛便加深一份!待他修补完成后,他的头上已是汗渍遍布了,满脸痛苦之色,只是忍着,没有叫唤出来

  接下来便是打通筋脉,养补骨质了!

  他专门准备的一桶药浴,就是他专门问的一些名医医治骨伤修补元气的药,他用“力量”修补,自然是服用不到了,不过他想,将其做成药浴,定会帮助身体治愈断臂!

  桃云青的想法是不错的,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力量”因为修补骨头用完了,于是他照着修炼方法赶紧补充,可是刚一补充,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浴盆中蜂蛹而来,瞬间打通的他断了的筋脉,他脸上刚露出欣喜的笑容

  接着,他骤然变色!

  庞大“力量”从身体表皮各处涌来,竟将他的筋脉撑大了起来,体表,肉眼都可见这种变化了!

  这种情况他哪里见过?也没有个师父可以咨询!于是他想停下来,毕竟自己的断臂已经治愈了,可是,桃云青发现,他身体气旋已成,在丹田里疯狂旋转,这根本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浴盆像个恶魔,给他源源不断的提供着生成“力量”的东西,而自身气旋则像是一个贪吃的蛇,不把自己撑死决不罢休

他的筋脉开始一根根膨胀,他整个人没好一会儿就整整大了一圈,再这样下去,他必将爆炸而亡,他心中焦急,可是毫无办法!

  然而,就在此时,他胸口处一物突然跳动了一下,接着,桃云青听到心脏的极速的跳动几下

  砰!砰!砰!

  而跟随着这种跳动,桃云青筋脉中的“力量”一张一缩,竟疏散了,原本身体筋络好像水管撑大了,突然间水管的表皮成了纱网,“水”全部往旁边泄去,融入各个更小的层次中去了!

  虽然“力量”仍从筋脉灌注,由筋脉流向全身各处,但已经不会将其撑死,反而成了他冲洗自己身躯的东西,全身暖洋洋的,好不舒服!

桃云青不断的洗刷自身,不自觉的达到了一种全新的境界当中

  第二天下午,桃云青终于从那种状态中解救出来,面前的药浴已成了一盆腥秽的脏水了!他感到全身疲倦,好像大睡一场!

  收拾了一下,他便匆匆赶回到学院,但好在回来的比较早,他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

  这一睡,就是第二天傍晚

“我的手好了!!”

  他神清气爽的起来,挥舞着自己恢复如初的左臂,心里高兴得无以复加,待自己心情平复如初,他又取出六本《丈六金身》看了起来,这经书当真非同小可,这力量强大无匹,他才修炼了当中第一本的一点点,就有如此大的威力,若是六本经书全部修完,这又当是如何?

…………


     在云南藏语系佛学院讲经,他亦发现,“来学院学习的大部分是偏远地区的僧杩欎篃鏄經鏁欒兘鍦ㄨタ钘忎紶鎾紑鏉ョ殑鍘熷洜涔嬩搞但与前些年相比,路好走了,车子可以直接开到学生的家门口;易>靓!“复兴号”动车组首次开上雪域高原。 发力乡的一切牺牲,都是为了人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