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赶紧跑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赶紧跑啊 (第1/3页)
    

命令下达,一匹匹的瓦剌健马被冷锋抓了过来,送到了九位大臣的眼前,换来的是他们那难以置信的目光。

大臣中,还是兵部尚书邝野,双眼瞪的有如铜铃一般,“你们...你们这是什么火器,可以怎么射到那么远,那般的精准,可以给我看看吗?”

“抱歉,不能。”眼看着邝野的手不知不觉的向着给自己送马的那名冷锋手中的枪支摸去,仅仅是轻轻一侧身,就躲过了这一摸,随后抱以一个冷冷还带着一丝杀气的眼神。

正是这个眼神,就让邝野的全身止不住哆嗦了一下,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距离死神是那么的相近。

“不好意思,邝尚书,他们是雇佣军,只是因为拿了我的银子做事情而已,并不会听信任何人,他们手中的武器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去触碰的。如果一定要这样做,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成为死人,在这一点上,我也是保不了的。”杨晨东看出了邝野的尴尬,心中清楚,有些事情若是不说一个清楚的话,大家难免会疑神疑鬼,即是如此,倒不如索性说个明白,也断了这些人的心思。

此言一出,原本还带着好奇之意的众位大臣们,果然就收回了乱看的眼神,当真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幅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

摸了就是死,这好奇心的代价也太大了一些,大到他们根本就承受不了。

即便是邝野尚书,此时也变得老实了很多,甚至还出言道歉着,“刚才是老夫莽撞了,是我不对。”

“无妨,不知者无罪,知道了不要犯了就好。”杨晨东笑了笑,随后就转过身去,向着肖峰说道:“我们的皇上还没有救出来,目地没有达成,还要麻烦你们了。”

即然是合作者的身份,出言当然就要谨慎一些了。

对杨晨东的态度和商量的口吻有些不适的肖峰,连忙说道:“好,好,即然我们拿了六少爷的银子,当然会办好事情的。所有人听令,继续前进。”

几百步外,瓦剌将军此时怔座在马上,不知觉间,他已经是尿意上涌,甚至有些控制不住的要流出来了。

五六十名骑兵,竟然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全军覆没,没有一人可以冲到九十步内,尽皆而亡。

要知道,这可是全部而亡,一个幸存者都没有,这在以前的战役中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甚至都没有人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可是现在,一切真实的出现了。

“再去,一起上,把这些人通通的干掉。”瓦剌将军生气了。他并不知道大明皇帝已经近在咫尺,只需在有两三个冲锋就可以活捉。他是被杨晨东这一支队伍给吓到了,感觉不把这些人处理了,那就将如鲠在喉,感觉不到一丝的安全。

余下的两百多瓦剌骑兵,也有不少人看到了这一幕。初时他们的确被惊到了,但随着将军的喊声,他们心底的豪气被激励而起。一个个用着虎视眈眈的目光盯着这百多人看去,随后骑兵冲击。

两百多骑兵对付百多人,还皆是步兵,又是在没有什么障碍的平原之上,怎么看都不可能会有一丝失败的可能。一旦等到健马的速度提升之后,他们手中的马刀只需轻轻的划过,就可以让一大好的头颅飞扬而起。

“呜啊啊呦...”

各种各样的嘶喊之声,瓦剌骑兵的冲击开始了。借助马速,迅速的拉近着双方间的距离。

“小心,小心啊!”邝野和王佐九位重臣,此时都是目不斜视的盯着眼前的这一幕,尽管已经座于马上,但依然是感觉到全身的颤抖着,因为他们实在不知道面对两倍以上的兵力,这些被杨晨东所说的雇佣兵要如何的破解。

这自然是因为他们对于这些火器并不了解,以往的经验告诉他们,火器的威力的确是不小,但弱点也是相当的明显,那就是打一枪,就需要重新装填子弹,如此一来,面对着两倍以上的敌人,火器兵就不在拥有丝毫的优势了。

“举枪,准备...射击!”不同于上一次,这回肖峰也举起了手中的九五式,敌人数量的增多,让他也有心要加入战斗中来。但他的这一个举动,确是引得一旁其它的冷锋们面露不满。

不过两倍多的敌人罢了,还真不会放在他们的眼中。营长这分明就是想过手瘾罢了。

冷锋的心思别人自然是猜不到的。在所有人都认为这一场战斗的形势有些不妙的时候,枪声响起。

先是如之间一般的一次齐射,就解决了对方近半的人马,接着声音无法在复之前的那般整齐,可前前后后也不过给人的感觉就是多了几声响枪,接下来在看的时候,整个战场之上,竟然只有那位瓦剌将军一人骑马奔逃着。

在最关键的时候,这位将军胆怯了,他依仗着精湛的马术,将身子硬生生的藏于马身上,这才躲过了一击。

只是在最精锐的冷锋面前,你即然被认定为目标了,哪里又能逃的掉呢?就算是你躲过了初一,也是躲不过十五的。就见肖峰将火器举起,呼吸放平缓之后,右手食指一动,轻脆的“叭”响之后,健马一头就栽倒在了地上。

健马一倒,那位瓦剌将军自然的于马上摔落了下来,随后就是飞速的起身,继续奔跑着。但又是一声响枪之后,那前行的身体赫然扑倒在地,在没在了一丝的动静。

第二枪依然还是肖峰击发的,他没有自大到一枪就可以解决目标之意,所以射马只是为了给自己接下来击毙对手做准备罢了。

接连两枪,还是同一把火器中打出,终杀掉了那位瓦剌将军,但同时也让邝野大开眼界。

原本他就看出这火器与大明军中的火器并不相同,但万没有想到的是,此火器竟然可以连续的射击,且距离还是如此之远,如此的精准。这一幕就等于给他结实的上了一课,虽然还没有脱离危险,但此时他已经考虑着是不是可以在军队中购买到这样的火器,如此一来,大明面对强敌还有何之惧呢?

肖峰的表现赢得了杨晨东的掌声,“不错。”

虽然仅仅是两个字,却已经是让肖峰红光满面,当真比得了一块军功章还要让他心喜的。这可是六少爷出言夸奖,若是让冷松和高雄他们知道了,怕不知会如何的羡慕吧。

心中满足的肖峰,感觉到干劲更浓了,当下就命令道,“所有人听命,搜索前进,但凡发现有危险,可不必报告,自行处理。”

这就等于是把开枪的主自权交到了个人的手中,百名冷锋一个个当即是兴奋了起来,目光不断的搜索着,搜索着可能还未死透的目标敌人。

或许是因为之前的枪法太准了,一路走过去,竟然没有发现一名未死之敌,这倒是让冷锋们有一种意犹未尽之感,反倒是一路跟来的邝野和王佐等重臣,却在心中长松了一口气。有如此强大的叫雇佣军的相伴,他们的安全应该有了更多的保证。

三百余步之后,终于,去了铠甲,一身黄衫长袍的朱祁镇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之中。

相比于平日那高高在上的样子,此刻他早就变得眼神惊恐,衣衫不整,甚至在脸上还有一块小小的淤青。

那淤青应该是摔倒在地上所致,总之此时的他是狼狈不堪。在一见到杨晨东等人的时候,原本无神的一对眼睛立马渴求出了强大的生机,“杨爱卿,朕在这里,朕在这里。”

“检查其它人的伤势,保护好皇上。”杨晨东也一眼看到了朱祁镇,然后装成一脸惶恐的样子跑步而至,来到了朱祁镇的身边。

终于可以一把抓住杨晨东之手了,朱祁镇即一脸慌张的表情说着,“先生误我,先生误我啊!”

此时此刻,朱祁镇还不忘记给此次大败找一个背黑锅之人,如此可见,能做皇帝的,就没有一个是简单之辈。

“是,王公公误事战机,以至大败,实在是有罪。但他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只是不擅带兵罢了。”杨晨东深知朱祁镇对王振的感情。历史中,此人先是被俘,后来被瓦剌送回,几年之后才重新的夺回了皇位。但一入皇位,还没有忘记的是事情就是给王振建了一个彩色泥像,还树了一块碑为他立了传。

仅是从这一点上来看,朱祁镇是多么的宠信王振,他才不会相信,因为为这一场大败,他就会恨透了王振。再者,外人都知道他与王振是合作关系,若是此时说些什么过头的话,难免给人一种过河拆桥的感觉。反正人已经被冷锋给杀掉了,说些好听的又算得了什么?

杨晨东此言一出,朱祁镇果然就赞赏般的看了看他,然后还说道:“杨爱卿,还是派人看看能不能找到先生吧,或许他也在哪里与敌人正斗争着呢。”


     这样的传递,是徐建光乐于看到的,“中医药文化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科技、文化长1.75公里,总面积为4800多平方米,1.2万锭细纱机被安装于洞内。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为人造1054所寄宿制学校。为确保如期高质量完成污染防治攻坚战各项目标任务,努力在解决问题、补齐短板上实现更大突破,江苏无锡日前案和建议,她曾长时间每晚只睡5小时;为深入基层调研,她曾短期内瘦了近10斤,让身边亲朋担忧不已……。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