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吴金鹏的首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吴金鹏的首秀 (第1/3页)
    

吕泽走后,清水山庄的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震惊非常。

族老们匆匆忙忙的召开家族会议,宣布齐宏光继任家主之位,徐秀蓉可是高兴怀了。

终于,以前没有享受到的荣宠今次全都来了。

甚至于她都嘚瑟的找不到东南西北。

家主继任不是什么小事,自然要举办一场盛大的Party来宣告整个江州和外界。

权利的更迭,资源的偏斜在家族中是极为重要的事情,而族老们给齐宏光组织的party就在三天之后,届时齐家的清水山庄将再次迎来一大批人的光临。

齐宏光最近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自从宣布他成为家主,他身上的那些颓圮气息瞬间就消散的一干二净了。

处理起各自事情来都是利落的可怕,这让本来担心他继任齐家会不会被败掉的族老们都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齐采珊当天陪完奶奶回去的时候接到消息说自己现在是齐氏的执行CEO了,将懵逼二字彰显的淋漓尽致。

吕泽向来是个低调到尘埃里的性格,齐宏光十分明白,这件事情里吕泽的因素他并没有告诉女儿,只是嘱咐女儿好好跟吕泽过日子。

就连徐秀蓉也说出了,“以前是我不对,今后你们一定要幸福!”这种话来。

这让齐采珊懵逼的浓度更高了,她总感觉这些事情有些不真实。

但当真正到了齐氏接任总裁之位的时候,她又强逼自己接受那个梦。

在众人都忙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吕泽给齐采珊留了个消息,说自己事情还没处理完,回去了。

这般迷迷糊糊的过了三天,终于到了齐宏光接任仪式那天了,吕泽回来了。

没有人知道他是三个小时之前从隔壁青州跑过来的。

三天之前,吕泽从齐家的清水山庄出来的时候隐隐有所感悟,顺着风走,一走就三天,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青州。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三天了,他感悟到体内风的力量,充沛异常,看样子是他无意间顿悟了。

初初试验了一下,他竟然只花了三个小时就从青州边境跑回来了。

齐家的清水山庄在江州北城,青州也恰好跟江州北边接壤,虽然算不上太远,但那坐车都要泡上一个小时的路程也不是说笑的。

“风的力量果然虚无缥缈,借风之势还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吕泽闭眼伸手在清水山庄外边喃喃,一副不怎么满意的模样。

其实能达到这个速度,已经算是领悟到那风的本源之力了,但吕泽还不满意,他要借风之势来增强自己的速度,就要讲风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吃的透透的。

“来日方长,我们且行且看!”

倏地,吕泽睁开双眸,眸子里迸发出难以想象的强势,他迈步朝清水山庄走去。

清水山庄今天的热闹是空前的,齐宏光是吕泽的岳丈,族老们对他的继任仪式信是不敢怠慢的。

各界的名流,商业的翘楚,甚至于,有人还听说唐氏总裁唐风也会出席,这风声没有被实锤,暂时不足以取信于人,但也被传的沸沸扬扬的。

此刻,黄家庄园里,黄子良,也便是黄俊杰的父亲,他眉目间隐约闪出些许考量的神色。

齐凝霜和齐安民现在都在这里,黄俊杰早就把他们在齐家的遭遇跟黄子良报告过了。

前些日子黄子良让黄俊杰先冷着齐凝霜父女二人看看后边情况。

直到今天,黄子良接到齐宏光继任家主的邀请,黄俊杰有些坐不住了,他娶齐凝霜本不是因为什么两情相悦,看的就是她齐家家主之女的身份,若他们家什么都不是,黄俊杰根本不可能看她一眼。

如今这种形式,他已经起了跟齐凝霜离婚的心思黄子良开始觉得这样做有损黄家名声,还不同意。

后来,黄俊杰的哥哥,黄明生分析说,齐家二房也就是齐宏光那一脉现在明显是攀上了唐氏的高枝,而齐家二房跟大房三房都不对付。

三房听说已经被发配到凉州去了,大房现在是被赶出来了,没了家主之位不说,连名下的产业也没剩几家。

被造的这么惨,他们已经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而且若是还跟她们保持关系的话,很可能会被认为是齐家大房一党,这样未来跟唐氏都不好合作,不若就舍弃了那什么联姻。

黄子良觉得很有道理,这才齐凝霜父女找到商量离婚的事情。

“黄子良,你这是什么意思?”齐安民当时就不乐意了,他虽然是被剥夺了齐家家主之位,但还是齐家的人,自己女儿也是名副其实的齐家长公主,怎么容得他们黄家这样糟践。

齐凝霜面色发白,刚刚结婚的时候黄俊杰不是这样的脸孔。

“呵呵,齐家主,哦不,齐先生,你看清楚现在的形式了吗?你得罪的是攀上了唐氏的人,我们黄家未来还想往上爬一爬,所以……”

黄子良如笑面虎一般,用最平和的语气,说出最让人抓狂的话来。

要不说越平淡的越深刻,黄子良现在的模样可让齐安民父女想要生食其肉,生饮其血。

“找个时间尽快办理离婚吧,我看今天就很不错,办完了我们还得去齐家参加宴会呢!”

黄子良挑了挑眉,催促着说道。

“你!”齐安民气急,一口气堵在胸口竟把话也堵死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齐凝霜攥紧拳头,指甲掐进肉里,掐的几乎要流出鲜血来,但她一点痛感都觉察不到。

“爸,我们走!”齐凝霜决然的站起身,说了一句便朝外走去。

“凝霜……”齐安民看着自己女儿那单薄的背影,心里一阵难受,愤恨的瞪了黄俊杰一眼,快步追过去。

黄俊杰不屑的嗤笑一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残酷,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走吧,现在的齐家可是住着一位祖宗,你们去了都小心点!别给老子惹是生非。”黄子良从沙发上站起身,熄灭了手里的雪茄,嘱咐道。


     法国是具有独立传统和战略思维的大国,希望法方着眼中欧共同长远利益,以即将担任“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社区治理只能加强,不能削弱。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中国人民实现更加美好生保持谦虚、不断学习的状态,这是非常难得的”。”林伦伟说,“十四五”规划中列明,支持澳门发展中医药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一以贯之加强作风建设。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