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实力即将突破(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实力即将突破(三) (第1/3页)
    

  漩涡之内,秘境之中。

  

  这是一片昏暗的世界,寂静,可怕。

  

  昏暗的虚空弥漫着邪气,溢散在漩涡之外的邪气本是活跃,翻腾,具有攻击性的。

  

  而在这神秘秘境之中,邪气竟然安静了下来,在虚空中缓缓飘荡。

  

  在秘境的入口处,背后就是漩涡出口,不过这里却有一些残破的建筑物,断壁残垣,充满了古老的痕迹。

  

  此时一个神秘少年,正撅着屁股,在一具昏迷的身体上快速的翻着。

  

  “不可能啊,肯定有什么好东西。”神秘少年一边翻,一边嘟囔。

  

  “你tm也太穷了吧。”最后少年脸都绿了,坐在只剩下大白裤衩的昏迷身体上。

  

  这昏迷的人,正是陌涂!

  

  他一手拿着四四方方的石块,一手拿着只有一千来块上品灵石的储物袋。

 

  神秘少年将储物袋揣在怀里,端望了石头许久,没发现不同,随手扔在了地上。

   

  “不对啊,这小子一定有好东西啊,不然在海城怎么抵挡邪气的?”少年拖着腮帮子,怎么也想不明白。

  

  要说地上这小子,只有储物袋,也没空间戒指,全身上下,就这一块石头,和储物袋里的千来块灵石,是怎么抵抗邪气的?

  

  少年左思右想,就是想不明白。

  

  “打劫!此处是我家,想要从此过,留下入门财。”感受到秘境出口,也就是漩涡入口一阵抖动,少年坐在只穿着大白裤衩昏迷的陌涂背上,叉开双腿,一副山大王的样子。

  

  那从漩涡进来的身影,魁梧健硕,看到眼前情景,脸皮狠狠地抽了抽。

  

  这陌涂竟然被人当了板凳,最厉害的是,浑身上下只剩下了一件大白裤衩。

  

  “小兄弟,我们好歹也是一家人,哪有自家人打劫自家人的,我们应该一起打劫外来人。”唐正风一脸笑意,很是自然,很是理所当然,也坐在了陌涂的背上。

  

  “你也住这里?”神秘少年诡异的笑了笑。

  

  “当然,我们一家人。”唐正风说道。

  

  “嘿嘿嘿嘿……”少年与唐正风对视一眼,两人心照不宣,勾肩搭背,笑得甚是淫贱。

  

  “肽,哪来的小娘皮,此处是我俩家,要想从此过,留下入门财。”感受到漩涡又一阵抖动,唐正风想都不想,从陌涂身上站起来,指着漩涡那道身影。

  

  “呃……”当看清楚来人之时,唐正风脑袋缩了缩了,打了个冷颤。

  

  那身影,摇摇晃晃,双颊生红,身体上酒香弥漫,正是微醺的顾络卿。

  

  “小兄弟,你来。”唐正风推了推少年人。

  

  “来你妹啊!”神秘少年怒骂一句,拖着陌涂的身体,直接逃了。

  

  唐正风楞了,你妹的,暗骂一声,朝着神秘少年追了过去。

  

  而顾络卿呢,两眼微眯,美眸含春,根本没听到唐正风说什么,迷迷糊糊中看到两道身影从自己面前消失,只不过其中一人,还抓着一具尸体的腿,那尸体看起来为何这么熟悉。

  

  顾络卿秀眉微皱,嘟着诱人樱唇,身影闪动,也追了出去,她看似左右摇晃,脚下无力,实则速度之快,看起来根本不像喝多了。

  

  没有人发现,那块四四方方的石头,自己化为了一道流光,然后蹿进了陌涂的胸里。

  

  就在他们离去之后,越来越多的天才从漩涡之中走出,出现在了秘境之中。

  

  十几道流光,分别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他们是来寻找秘境的,也许有人会组团,也许有些势力会联手,但是许多天才,都会选择自己行动。

  

  “邪恶的气息,不对,邪中有正,正亦有邪。”一女走了进来,那一头酒红色波浪卷,黑衣皮夹克皮裤,是多么惹眼。尤其是某处,波涛汹涌,走起路来一颤一颤。

  

  “那少年的面容你们已经记住了吧?现在分开,遇到直接杀无赦。”合欢宗一位妖异男子开口说道。

  

  即使陌涂用秘法改变了自己的容貌,但是与龙女对拼,昏迷的他,已经无法再用灵气支撑秘法,所以容貌也被有些人给记了下来。

  

  “是,二师兄。”合欢宗众人应承,男女两人,或几人一组,踏过那断壁残垣,进入了秘境。

  

  其中有一男子,嘴角带着阴毒。

  

  “陌涂,顾络卿,我就知道圣子的死跟你们脱不了干系。”这人正是花无言的师弟。

  

  再说神秘少年,他一路狂奔,整个秘境犹如古老战场,也似曾经古老势力的遗迹,到处是破败的宫殿,断壁残垣,留下了战斗的痕迹。

  

  而陌涂面部朝下,被他拖着在地上摩擦,摩擦,用力的摩擦,即使他肉身强悍,整个表皮也是残破不堪,破相,毁容了。

  

  “你…大爷!”陌涂被那坑坑洼洼的岩石地,给摩擦醒了,即使他受再重的伤,昏迷了过去,也受不了这样的的摧残啊。

  

  陌涂一手拍地,翻身而起,挣脱了神秘少年的手。

  

  “卧槽!你对我做了什么!?”陌涂看着只剩下大白裤衩的自己,心都碎了,仰天怒吼,他犹如受伤的羔羊。

  

  凄惨的叫声,响彻整个秘境。

  

  很多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是谁啊,这凄惨的叫声,惊天地泣鬼神。

  

  “你这个变态,我杀了你!”陌涂捂着自己的屁股,怒火冲天,直接向神秘少年冲了过去。

  

  “喂喂喂,我没对你做什么,你干什么!”神秘少年快速退后,但是陌涂此时正满腔怒火,他的清白啊,他的声誉啊,毁了。

  

  根本没有丝毫废话,那满含愤怒的一拳,直接向少年砸去。

  

  少年被迫迎战,快速出拳,可是刚刚触碰到陌涂的拳头,他就感觉到一股心惊的力量。

  

  整个人被陌涂轰了出去。

  

  少年神色凝重,晃了晃发颤的右手。

  

  “停!我不和你打!”少年见陌涂还要出手,赶紧说道。

  

  “你说的是屁!”陌涂破口大骂。

  

  “你问问他,你问他,我对你没做什么啊,就是扒了你的衣服,其他什么也没干!”少年人看到唐正风过来,赶紧指着他说道。

  

  “我知道,他坐在你屁股上,其他好像啥也没做。”唐正风一脸正色。

  

  “我去你大爷!”少年瞪大眼睛,这货太贱了,分明自己就坐在背上,什么时候坐在屁股上了!

  

  “我特么杀了你。”陌涂脸色发黑,耻辱啊,一步踏出,携带无穷战力,双拳不要要命的向少年砸去。

  

  少年仓促抵挡,越打越心惊,这陌涂玄级巅峰肉身,但是体内蕴含的力量,足矣与地级媲美啊。

  

  “你再不停下,我就动真格了。”少年一本正经。

  

  “你来啊。”陌涂大喝,出手毫不客气。

  

  “这是你逼我的。”少年嘴角上扬,一把石质战矛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那石质战矛上,坑坑洼洼,尽是裂痕,充满了岁月痕迹。

  

  战矛一出,少年整个人气势就变了,犹如洪荒猛兽,狠厉,血腥。

  

  “是你?!”陌涂一愣,停了下来。

  

  “可不就是我,还打吗?”少年手持战矛,眉头一挑,略带挑衅,他知道陌涂认得自己了。

  

  “你真没对我做什么?”陌涂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你说的是屁话,我一大老爷们,你也是大老爷们,我能对你做什么。你是在玷污我,侮辱我!”少年一阵跳脚。

  

  “还有你,不会解释一下吗,还添油加醋。”指着唐正风,少年一脸愤恨。

  

  “我啥也没看到,啥也没听到。”唐正风摇着头,望着昏暗的天际,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算了。”陌涂气势一收,不再出手。

  

  这少年正是在海城偷袭过他,想要杀他的持矛神秘人。陌涂知道,即使两人再打下去,也分不出胜负,自己在他手里讨不到好处。

  

  那时候少年玄级巅峰修为,自己黄级五六级,肉身玄级巅峰,和少年两败俱伤。

  

  几天不见,少年已经踏入地级,自己就算也踏入了玄级,估计和他也是五五开。

  

  最重要的是少年手中那杆石质战矛,看似普通,不过却让陌涂有一股儿心忡的感觉。

  

  “快跑快跑,发酒疯的来了。”就在这时,唐正风一脸害怕,向秘境深处跑去。

  

  少年人脸皮一抽,手中的战矛消失不见,转身就走。

  

  陌涂一愣,还没有动作,就感觉酒香飘来,一具火热的娇躯扑进了自己怀里。

  

  “呜呜呜……”被强吻了,陌涂瞪大眼睛。

  

  一双媚眼,脸颊绯红的顾络卿出现在她的面前。

  

  陌涂醉了……

  

  本来就只穿个大裤衩,此时更加坦然了。

  

  一条小蛇在陌涂四周蠕动,一会儿进洞,一会儿上树,很滑腻,很柔软。

  

  “嗷……”一声狼叫,陌涂打了个冷颤。

  

  就在顾络卿骑在他的身上,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

  

  “不可以啊。”陌涂使劲推开顾络卿,捂着某个地方,疯狂逃窜,向少年和唐正风追去,那白花花一片,甚是亮眼。

  

  顾络卿衣衫不整,身上还飘着酒香,双眸含春,却出奇的红。

  

  舔了舔诱人的嘴唇,嘴角还挂着不明白色物体,她起身,就要向陌涂追去。

  

  却感觉有人影晃动,从远处疾驰而来,顾络卿停了下来。

  

  

 


     有关部门在本级人民政府征兵办公室的统一爱别离苦是许多老一辈外交官的共同记忆。确诊病例2:张某,男,30岁,现住武汉市洪山区狮子山街金地圣爱米伦rong>多部门协调配合,全力支持河南应对灾情。截至目前,湖北省消防救援总队已出动5支水域救取稳定性好、高值高频的检查检验项目进行互认。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