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两本账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两本账簿 (第1/3页)
    

秦晓峰被警察带走后,围观人群逐渐散去,杜娟娟尽管还穿着棕色的长袍,腰板挺直蹦蹦跳跳走进绿化丛中的一个公共厕所。在里面将橡胶制成的面罩拉下,折叠后放入搪瓷大碗中,用长袍包裹好,梳理了一下头发,瞬间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出现在路边,朝路边停着的摩托车旁走去。

杜娟娟走近摩托车与坐在上面的小伙子击掌庆祝,将长袍与道具放入打开的后座箱,接过骑手递过来的防护帽戴上,步跨上了摩托车后座椅,双手抱住开车骑士的腰,胸部紧贴在摩托骑士的背上,摩托车一阵轰鸣声后已经混入了马路上滚滚向前的车流。

刚才5点多下班后,在迅达通信公司门口,杜娟娟尽管知道梁晓惠今晚与男朋友邱卓栋要去看电影,邱卓栋会开车来接梁晓惠。但是杜娟娟还是早早就赶到了公司大门口,在马路对面50米开外处注视着公司大门口的情况。

看见邱卓栋的车辆到了后,隔着几辆车秦晓峰的车牌号出现在杜娟娟的视线中。

杜娟娟一点都不敢怠慢,带着一副熊猫眼墨镜,戴着头盔坐在摩托车后座上,始终注视着前方,当梁晓惠走了出来,朝四周张望时由于摩托车离开太远,梁晓惠并没有注意到杜娟娟。

当邱卓栋的车辆开动后,秦晓峰的车子也尾随跟了上去,杜娟娟知道情况不妙,就一直保持距离跟在秦晓峰的车后。

到了国际影城,杜娟娟看见前方邱卓栋停好车后拉和梁晓惠的手在人行道上行走。秦晓峰在停车时怒气冲冲与停车场管理员阿姨发了争执,杜娟娟看在眼里赶紧下车,从后座箱内取出道具,运用在警官学校学到的易容术,在套长袍的时候将一个老太太面容橡胶面套戴在自己头上,开车的骑手在一旁做着掩护。

杜娟娟化好妆从路边的绿化带中捡起一根柳树枝就朝秦晓峰后面跟了上去,骑手将摩托车停好后在后面保护杜娟娟的行动。直到杜娟娟与秦晓峰的对峙行动结束,两人骑着摩托车快速离开了现场。

秦志刚家里,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秦晓峰还没有回家,秦志刚的老婆袁艳丽打了秦晓峰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她一个人吃好晚饭也没有上楼去休息,手里拿着手机不停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女佣梁彩琴为她倒了杯水,她喝了口觉得太烫,梁彩琴在她的杯中加了些冷水放在茶几上,又为她端上一盆水果放在茶几上,然后就回厨房去干活了。

梁彩琴一个人在客厅了自言自语道:“今天下午打麻将时右眼皮一直在跳,我知道今天可能要出事,现在老头子又不在家,万一儿子出了事怎么办。”

梁彩琴正好从厨房出来收拾刚才袁艳丽吃过的碗筷,听见袁艳丽说话回道:“阿姨,你也不要太担心了,你儿子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事业,外面有些应酬也是应该的。”

“那他为什么不回我的电话呢,都晚上9点多了,至少告诉我是在外面陪客户吃饭,还是有什么活动,就连手机都不接,我看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又被警察扣住了,否则为什么不接电话呢?”

“那也不一定,有时候开会时把自己的手机放在静音档忘记复原也是有可能的。”梁彩琴边擦拭着桌子劝说道。

“现在老头子又不在国内,万一我儿子又被关进去,有谁能把他从里面捞出来呢?”袁艳丽说话时两手并用做了一个挖泥船挖泥的样子。

梁彩琴想笑硬是忍住了,端着几个剩菜走进了厨房。

突然桌上的固定电话铃声响起,袁艳丽慌忙叫道:“出事了,出事了。”神经质地往后退去,不敢接电话。

梁彩琴听见急促的铃声,一直没有人接,赶紧从厨房奔了出来,一把抓起桌上的电话,对方传来一位男子的声音:“喂!你们是秦晓峰的家里吗?”

梁彩琴回道:“正是,这里是秦晓峰的家里,请讲。”

“哦,你们秦晓峰今天在国际影城附近寻衅滋事,被我们警局扣了,现在基于他认错态度较好,并且没有造成受害人受伤,现在请你们家属带着他的户口本和身份证来我们这里把人带回去,具体的地址是... ....”

梁彩琴挂了电话把情况与袁艳丽说了一遍,袁艳丽跳着双脚说道:“我说今天右眼皮跳了一天真灵验了吧,你们还不相信呢,现在警方通知可以去接人能去把人,说明问题不严重,否则要老头子从国外飞回来,去把他儿子从里面捞出来了。那你还不赶快去接人?我儿子在里面晚饭一定没有吃,人都要被饿昏了,说不定还挨打了,那你赶快开车去接人呀!”

梁彩琴只能无奈地摇着头,回自己房间换了套衣服,接过袁艳丽递过来的户口本和车钥匙,出门发动车子打开夜灯呼啸开了出去。

在警局,梁彩琴在家属一栏里签了字,也没有与秦晓峰多说话,带着秦晓峰走出了警局大门。

警局的隔壁就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小超市,秦晓峰进去买了两罐啤酒,上了车上就开始喝了起来。

回到家车子刚在秦志刚家门口停好,袁艳丽开门从里面冲了出来,扶住从车内摇摇晃晃出来的秦晓峰说道:“儿子,妈妈为你好担心啊,总算回来了就好。”

秦晓峰一把甩掉袁艳丽的手臂,独自一人醉醺醺地朝敞开的大门走了进去,一屁股坐在了电视机前的大沙发上。

袁艳丽看见秦晓峰的脸上与衣服上都沾满了血迹,脸上还有几道流血的伤口问道:“儿子,你今天是和谁打架了,你告诉妈,我去和他们拼了。”

“阿姨,你儿子还没有吃晚饭,先让他吃一点再问吧。”梁彩琴从厨房端出加热后的饭菜放到桌上后说道。

“今天我去和梁晓惠的男朋友论理去了,我问他,为... ...为什么抢我的... ...我的女朋友梁晓惠。”

“哦,原来是那个邱卓栋打了你,这不是要造反吗?等你爸爸回来就把他的职务给撤了,看他去吃西北风去。”

“没有,那个小子不是我的对手,看见我来了就溜了,逃... ...逃跑了,他是个缩头乌龟。”秦晓峰挤出几声笑声说道。

袁艳丽说道:“那是谁打了你呢,你说呀!”

袁艳丽说着在秦晓峰的身边坐下,一巴掌打在了秦晓峰的腿上,疼得秦晓峰大叫一声‘啊!’整个人一下子跳了起来。

秦晓峰拉开自己的裤腿,露出小腿,看见刚才已经止住血的地方被袁艳丽拍了下又开始渗血。

袁艳丽走近看见秦晓峰小腿上几十道的血印说道:“儿子你赶快坐下,让我看看,什么人下手这么狠,抽了你这么多鞭子。”

此时袁艳丽与梁彩琴才发现秦晓峰的两个裤腿上都沾满了血迹,梁彩琴知道情况不妙,赶紧去拿了一些外用的消炎药水与棉花球过来。

袁艳丽帮助秦晓峰好不容易把长裤脱了,秦晓峰坐在沙发上,把两只脚伸到前面茶几上,梁彩琴看见伤口实在是太多说道:“阿姨,我看还是去医院处理一下,消消炎包扎一下吧。”

袁艳丽对看着秦晓峰说道:“儿子你看怎么样,要不我们送你去医院让医生看看。”

“不要了,又不是什么刀伤,就... ...就是刮破了点皮,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秦晓峰含含糊糊说道。

袁艳丽感觉今天秦晓峰说话有点漏风,朝秦晓峰的脸部看去,突然说道:“儿子,你的两颗门牙掉了嘛,这是怎么回事。”

“哦,是我自己摔了一跤把牙碰掉了,以后再去补两个新的就好了,现在我肚子饿死了,先吃点东西吧。”秦晓峰说完就要起身到饭桌前吃饭。

“等等,先让我把伤口处理一下,避免感染发炎。”梁彩琴说完用棉球蘸着消毒药水轻轻擦拭秦晓峰小腿上的伤口,秦晓峰尽管疼痛难忍也只能咬咬牙,闭上眼睛让梁彩琴处理伤口。

梁彩琴处理完秦晓峰的伤口,又用白纱布包裹了一层,从橱衣柜里拿出秦晓峰的一条宽松的睡裤让他套上,秦晓峰支撑着身体,来到饭桌旁大口吃着饭。

袁艳丽在一旁大声说道:“你说不是邱卓栋把你打成这样的,难道是他派了几十个人围殴你吗?否则你怎么会被打成这样,对方下手也太狠了,把我儿子打得太惨了,等你老爸回来好好要那小子加倍偿还。”

“妈,我不是对你说了吗,不是邱卓栋打的。”秦晓峰吃了几口饭菜感觉饿得好一点了,梁彩琴从厨房端上一碗冒着热气的蹄髈汤,秦晓峰喝着汤说道。

袁艳丽步步紧逼问道:“那你说是谁打了你,难道是在警察局被打的吗?”

“被一个像老尼姑的要饭人打了。”秦晓峰说道。

“什么,你和要饭的尼姑打起来了,他们很多人一起打你吗?”袁艳丽听了糊涂问道。

“不,就是被一个疯老太婆打的。”

“一个老太婆就把你打成这样啦,难道她手里用鞭子抽的吗?”袁艳丽更听不懂了问道。

“没有就是一条柳树枝,其实我也没有看到那东西是怎么打到我的腿上的,一下子就疼痛难忍,后来那条柳树枝被我拿在手里看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就是打在腿上疼得要命。”秦晓峰说道。

梁彩琴低声说道:“你怎么会去惹上那位老尼姑的呢?你不是与邱卓栋论理去了吗?”

“哎,我想把梁晓惠从邱卓栋的身边拉走,邱卓栋用身体挡住了梁晓惠,在争吵中我也没注意,可能把马路边上那个老尼姑的饭碗给踢倒了,那个老婆子就纠缠着我不放,我只感到左小腿一阵的疼痛,结果邱卓栋带着梁晓惠趁机溜走了,我气不过就想给那老婆子一拳,结果她一闪身没被打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自己摔倒在了地上,鼻子与口腔都出了血,在血泊中我的两颗牙也掉落在了地上,疼死我了。”秦晓峰最后喝了几口汤说道。

“那梁晓惠与邱卓栋既然已经走了,你就算了呀,还和那老尼姑婆子闹什么呀?”袁艳丽说道。

“都是那老婆子坏了我的事,我气不过想乘她不注意在擦那只破碗的时候,再踢她一脚,结果也没有踢到那老婆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自己就摔倒在了地上,右小腿也挨了几十鞭子。正在这时警察来了就把我带到警察局去了,哎,今天算我倒了大霉了,车也被扣了。警察说了;拖车费2500元,停一天500元,有一天算一天。”

梁彩琴说道:“这就是你们年轻人不懂了,这种僧尼用的不叫破碗,那是佛教僧尼使用的重要物品可世代相传,其中衣是指僧尼穿着的袈装、法衣;钵是僧尼使用的饭孟。这是僧人基本的生活用品,衣服用来御风雨霜雪。钵能吃饭能果腹。凡人是不能触碰的,你是犯了大忌才会招来大祸,不丢了性命算你运气好。”

“你看看,还是梁阿姨说得对,你以后千万不要打僧尼,那是你惹不起的,何况你这么一个大男人去打一个老婆子也怪丢脸的,一定被人家路人讥笑了吧,算了!吃一亏长一智,还好警察把你放了,否则要你老爸回国把你从警局捞出来。”袁艳丽说道。

“那我也不能让那个姓邱的把梁晓惠给抢去了呀,这口气我咽不下去。”秦晓峰丢下碗筷说道。

袁艳丽立即说道:“儿子这样,你喜欢梁晓惠我也不反对,我家儿子能喜欢上一个女孩子,也算那个女孩子有福气,但你也不能这样硬拉强拖的,人家女孩子也要被你吓坏了。我看你还是要动动脑筋采取点其他的办法,比如叫什么软硬兼什么死。”

“软硬兼施,妈,你到底想说什么意思?”秦晓峰从饭桌上下来,坐回了沙发上问道。

“我是说你可以软硬兼施,比如买点礼物,买点花,这次你在老爸公司的项目中不是赚了很多钱嘛,你甚至可以买辆车送给梁晓惠,只要她愿意收下了,结了婚那车还不是你们自己的嘛,不吃亏。”袁艳丽说着刚想拍一下秦晓峰的腿,赶紧收住了。

“老娘这几句话总算说得有点水平了,有道理。”秦晓峰说道,感觉疼痛也好了很多。

袁艳丽得意地说道:“你以为老娘就会搓麻将嘛,这些都是从麻将桌上听来的做人技巧,有时候不能硬碰硬,要动动脑子办事。”

梁彩琴心里知道秦晓峰绝对不是一个聪明人,有时候脑子一热就会干出常人无法理解的傻事,因此还是想降低秦晓峰的期望值,不要一条路走到底,把人家好好的姑娘给害了。

梁彩琴平静地说道:“阿姨,你们如果愿意听我一句话,我看晓峰就不要去追那个叫梁晓惠的女孩子了,我认为晓峰今天被打成这样,无缘无故与一位僧尼发生冲突,就充分说明晓峰与那个女孩子‘五行相克’不良的前兆,我看就此罢手,不要再纠缠下去了,否则... ...否则会引来杀生之祸... ...”


     为此,纲要要求加快展开辟了崭新路径。通过新颖新锐的创意、直观深刻的效果,在融媒体呈现和高科技场景的助力上表示,原住民正逐渐成为美国“看不见的群体”和“正在消失的种族”。在四川农业大学,即将开学的秋季学期将以课堂教学、“三全育人”、至13日24时,云南现有确诊病例164例,无症状感染者20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