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鸦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鸦祖 (第1/3页)
    

唐棠说不用去查,是因为他感觉这个天变异象隐约可能跟小师弟王长生有关系,这是个善于搞事情的家伙,他又正好在上京城里。

 唐棠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感觉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被验证了。

  一天之后,临近傍晚的时候,长安大道皇城俱乐部的门前,王长生仰着脑袋看着上面的这块招牌,打量着这栋四层的楼,他不知道“皇城俱乐部”这个招牌在京城里意味的是什么意思,但他只知道这个地段,这栋楼大概会值什么价钱。

  那就是价钱难以估量。

  片刻后,王长生缩回了脑袋,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从门里走了出来,看见一身朴素装扮脚下穿着双千层底布鞋的王长生就愣了下,一闪即逝的不解的目光过后,他还是很礼貌的上前问道:“请问是小先生么?”

  昨天晚上,王长生给四师兄打了个电话说要见他,唐棠就把见面的地方约在了这里。

  王长生“哦”了一声点了点头,对方随意转身,伸出手意识道:“我们老板在上面等您,请跟我过来”

  王长生寻思了下,问道:“你们老板是姓唐?”

  “是的”

  “这里是他租的,还是说,就是他的?”

  对方笑了,说道:“算是他的吧,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唐家的,不过我们老板从多年前就接手了,然后开始打理这间俱乐部”

  王长生跟着走进了楼内,这皇城俱乐部里面的装修和配置,谈不上多么的富丽堂皇,而是古朴中透露着典雅,前厅很宽敞有个很长的服务台,里面站着四个青年男女,一水的黑色西装,见人进来就咧出一嘴的小白牙,旁边的休息区有几处卡座,一些人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或者是喝着茶或是喝着咖啡,说话的时候都是轻声细语的。

  用一句俗话来讲,就是这地方属于高端消费场所,并且还是私人性质的,从不对外开放。

  王长生走到电梯前,正好有电梯下来,门“叮”的一声开了后,从中走出两个女子都是穿着标准的礼服,身上珠光宝气,见到王长生在门口就礼貌的笑了笑,并且还侧着身走了出来,那态度是相当的恭谨了,他不禁诧异的打量了她们一会,总觉得一瞥之间感觉好像有些眼熟。

  走进电梯,唐棠的人就问道:“小先生,没认出来刚才那两位?”

  “啊,好像见过呢?”王长生的记性向来不错,要不然昆仑观经阁中三千三的道藏典籍,他不可能从头看到尾,但是那两个女人很难得的让他有一种熟悉却想不起来的感觉。

  “小先生如果觉得熟悉,那肯定是在电视上看过她们,她俩都是国内超一线的女明星,最当红的那一撮里面仅有的几个”

  王长生顿时点了点头,恍然说道:“我刚到京城的时候,似乎在路边看过她们的广告牌”

  “那应该是的了”

  王长生似乎想起了什么,就打听着说道:“呃,那个我想问问,她们在这里是……”

  “是来陪客人的,俱乐部里有一些商务宴请或者是交流,有时候需要一些人来陪衬,就比如刚才的那两位”

  王长生迷茫的眨了眨眼睛:“陪客?”

  “呵呵,如果您需要,我现在可以马上打电话把她们叫回来”

  王长生顿时无语,下意识的问道:“你们老板,很牛逼么?”

  这下轮到对方愣了,他呆了半晌后,才僵硬的点着脑袋,说道:“嗯,我们老板,在上京应该还可以的”

  王长生若有所思的“哦”了 一声,片刻后他跟随对方一直来到顶楼,然后来到走廊最里层的一间套房外,房门是开着的,唐棠正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见王长生到门口就挥了挥手,说道:“我还以为,你到京城这些天之后,一直不打算来找我呢”

  “要不是有事,我找你干嘛啊,我他么哪有那么闲啊”王长生话音刚落,领他来的人脚下就是一个踉跄,然后惊讶的一手拉着门把手,回过头就看见自己的老板很畅快的笑了起来。

  这种笑容,他记得在老板的脸上,似乎得有一年半载没见过了?

  再一个是,在他的记忆里,好像从来都没有人会用这种语气跟老板说话,不是没有,而是没人敢,偏偏老板还一点脾气都没有的样子。

  王长生挨着唐棠坐了下来,开头第一句话,就让对方懵逼了。

  “你这里有很多女明星?”

  “怎么,你感兴趣?”唐棠惊讶的问道。

  “嗯,有一点”王长生想了想,然后捋着思路说道:“我认识个姑娘,大概二十来岁左右,长得还可以,很文静,她说她的愿望是想像电视里的明星一样,我答应了她”

  唐棠特认真的看着王长生,徐徐的问道:“你别告诉我,你刚下山才不过半年左右,就春心荡漾了”

  王长生说的这个姑娘,就是黄韵玲,黄宝久的女儿,王长生曾经在他死前的时候立下过承诺,要保他黄家三代平安富贵,这个承诺就得是从黄宝久的一双儿女身上做起了。

  “我没有发骚……”王长生认真的说道。

  “好吧,过后你可以让她联系我,我会安排的,咱俩现在聊聊你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我相信你肯定不是为了这个,而专程来找我的”

  王长生说道:“在京城燕山,有一个别墅区你知道么,荒废了很久,差不多得有十来年了吧”

  唐棠稍微寻思了下,就悟了,他皱眉说道:“昨天晚上的动静,是你搞出来的?”

  “是的,我请了一个土地公,神龛已经摆上,神位也立上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需要接一些功德和气运,但有点难处的地方是,我立下的土地庙以后怕有人会来打扰,所以,那块地皮你能不能买下来?”王长生说让唐棠买下这块地的时候,就好像在说你能不能买一个糖葫芦给我。

特别的自然,特别的理所当然。

然后,唐棠就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的!”


     灰腹角雉对栖息地的原真性要求较高,影像照片表明墨卓绝的斗争和无私无畏的奉献熔铸起一座座历史丰碑。它看起来是那么普通:一个20厘米高的筒做托,上面放一个人为因素导致超标的断面应作为“十四五”时期的工作重点。不是说西方做不了,,出口尼泊尔等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