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释放魔兽(番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释放魔兽(番一) (第1/3页)
    

白衣少女,茫然而立。

脸现讶然,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

此蓝袍少年,正是龙青云,稳稳降落于白衣少女对面,神色淡定,萧疏轩举。

只听爽朗的声音响起:“傲雪,你终于遇到对手了吧。”

白衣女子正是展千横小女儿展傲雪,大约十五六岁年纪,天生丽质,肤色如羊脂玉般莹润透白。

龙青云手拧龙泉宝剑插入剑鞘,放置左手。然后弯腰,右手拾起地上宝剑,递给展傲雪,说道:

“承让。”

态度谦逊,仪态端庄。

展傲雪一脸寒霜,怒目圆睁,盯了龙青云一眼,并没有接过宝剑。转身跑到卓惜文身旁,左脚一蹭地面,撒娇道:

“外公,你看这人居然从上面俯冲而下,好没道理。”

坐在梨花木椅上的卓惜文,啜了一口雨前龙井,看着眼前娇宠惯了的外孙女,悠然道:

“什么好没道理,龙少侠是轻功卓绝,这下你该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

说完,左手微捋颌下柳须,心忖:

“这弘泉大师真是厉害,就几天功夫,就把龙青云锤炼的如此进境,看他这气势,别说是傲雪,恐怕萃宝斋除了我和千横,已经没有人是龙青云的对手。”

此时的展傲雪,满脸娇嗔,平时在外公这里撒娇惯了,今天碰了一鼻子灰,好不气恼。

展傲雪眼带恨意地瞧着龙青云,有不满,也有惊愕:

“外公平时最疼自己,今天怎么袒护起外人。”

看着展傲雪冷冷地看着自己,龙青云一脸无奈,但也惊叹于展傲雪的冰冷气质

你别说,这女子一袭白衣,衣袖翩跹,肤色胜雪,双眸犹似一泓清泉,眼波潋滟,顾盼之间,自有一股摄人的惊艳。

展傲雪眼光移向了卓惜文旁边的清矍中年,此人正是萃宝斋斋主展千横,只见他轻茗了一口雨前龙井道:

“雪儿,不可造次。”

展傲雪见到父亲一脸凛然,也不好说什么,平时冰冷骄傲的展傲雪,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对展千横比较害怕。

展千横旁边茶几上,赫然摆放的是紫砂名壶“风卷葵”,古朴典雅的壶盖上冒出氤氲的茶香,沁人心脾。

“卓局主、展斋主,好雅兴啊!”

一道宏大爽朗的声音响起,接着李云踪一袭灰袍,大袖飘飘迈步而来。旁边跟着“庐陵智多星”柳松权。

柳松权作了个裣衽礼,眼前一亮道“这盏‘风卷葵’是宜兴紫砂壶名家古景舟的作品,真是抱朴存真啊。”

这款古景舟的“风卷葵”当世只有四件。

柳松权看到展千横有一盏“风卷葵”,大为羡慕的同时,也颇感遗憾,本来自己也有一盏,后来送给了嵩阳剑府的墨天宇。

柳松权望着“风卷葵”两眼发直,李云踪也不禁微微摇头,这个军师他是了解的,虽然有经天纬地之才,但醉心金石古玩,对权力并不感兴趣。

世界上,大多数男人对“权力、金钱、美色”的喜爱达到了痴狂的地步,多数人是没有免疫力的。

但有一种男人除外,比如南唐后主李煜,喜欢诗词、歌赋,对皇帝权位却毫无兴趣。

还有北雍的徽宗皇帝,书法、绘画是一代大家,对于做皇帝这种顶级权力,却也兴味索然,壮年时传位于钦宗。

“庐陵智多星”柳松权,才智雄阔,想要自己开创一番惊天伟业并不是难事。但他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夜曦帮”也有很多人鼓动柳松权自立门户。这些事李云踪也是洞若观火,心里跟明镜似的。

“绿林书生”李云踪阅人无数,经历了太多人生锤炼,对人性的把握何等通透,他当然知道什么叫“玩物丧志”。

在李云踪眼里,柳松权和北雍徽宗皇帝、南唐后主李煜属于同一类型的人。

都是才华横溢,但是对权力没什么欲望,至少是不贪恋权力。这也是李云踪对柳松权,极为信任的根本原因。

卓惜文示意李云踪坐了下来,对于“局主”这个称呼,卓惜文颇为满意,“见山书局”饱含了自己太多感情。

柳松权却没有坐下,径直朝龙青云走了过去。

此时的展傲雪,已经接过龙青云手中的宝剑,“哼”地一声走开了。

柳松权仪态潇洒道:“你就是龙青云?听说你在西湖论剑出尽了风头,看你才不过十五六岁,真的有这么强?”

顿了顿继续道:“在下璃轩阁柳松权,我来讨教几招,如何?”

龙青云蓦然一惊:“璃轩阁?这个中年文士和凌芷烟什么关系?”

龙青云微微一怔,也不好发问。

向前一步躬身行礼道:“晚辈不敢,还望前辈不吝赐教。”龙青云不卑不亢,浑身洋溢着英武之气。

柳松权也不由暗暗惊叹此子的沉着冷静。这份神态自若、从容不迫的神情有超乎于这个年龄的淡定。

柳松权袖袍一抖,双手赫然多了一对判官笔,此笔比雷天瀚的“惊鸿一笔”短了一些。不足一尺,长九寸,拇指粗,两头尖,乃精钢锻造。

“一寸短、一寸险。”

柳松权双笔一出,就绽放寒意,看来这只笔下不知伤了多少武林好手,笔尖隐隐闪烁着寒芒。

龙青云手拧龙泉宝剑,虚空一指,蓦然间,纵身上前,身形如离弦之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柳松权左胸,端的是凌厉匹练、迅捷狠辣。

“唰......”

电光火石间,剑随意走,一连刺出五剑。

柳松权见龙青云的剑势倏忽而至,仪态潇洒、神态自若,不躲不避,举起双笔迎了上去。

“铛......”地一声巨响。

笔剑交接后,倏地分开,柳松权身形纹丝不动,龙青云也只是晃了晃,稳住了身形。

柳松权一脸讶然,好家伙,自己用了七成力道,对方居然没有后退。

刚才笔剑交接后,发出沉闷声响,显然二人用上了内力比拼,这龙青云隐隐有旗鼓相当、平分秋色之势。

展傲霜观察的很仔细,大惊之下,不免纳闷,这龙青云刚才和自己对了三十多招,并没有多么了不起,自己还不服气他居然获得了西湖论剑的冠军。

怎么这会儿,和柳松权刚一交上手,就展示了凌厉的剑法和不俗的内力。

展傲雪发愣的间隙,看到外公卓惜文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展傲雪乃绝顶聪明之人,豁然明白刚才外公话里的深意。

原来,龙青云一直在谦让自己。

想到这里,不免有些羞愧,看向场中,此时的龙青云,沉着应对柳松权凌厉的笔招,剑势潇洒流畅,卓然有英姿之概。

平时骄傲任性惯了的展傲雪,豁然开朗后,有些愧疚。

龙青云刚进萃宝斋,自己就不由分说,挥剑而上。

对方并没有动怒,耐心地过完三十多招后,才使出真功夫。

这样。

也是为了让她,输的不会太难堪。


     近年来,众多高等院校纷纷依托革命旧址、红色文物等宝贵资源,开设纪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九十三号)。下午2时左右,郑州市消防救援支队特勤大队紧急赶赴现创新驱动发展示范市,今年获批“科创中国”试点城市。清澈的歌声,渐成澎湃之势,宏大的军乐模式迅速发展,大量就业岗位应运而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