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被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被捕 (第1/3页)
    

武乾坤夺得光阴圣教后,把光阴圣教作为了自己的根据地,自立为光阴圣教教主,并且断了与阴阳教的联系,明显是想脱离阴阳教,在阴阳教中由玉皇直系下属都全部离开前往光阴圣教。

阴阳教对待叛教的教徒都是采以严刑,不管叛徒走到天涯海角,都要抓回处以极刑,但是此时阴阳教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原因是唐门当初在阴阳教声东击西派军离开阴阳教之时将计就计派人潜入阴阳教中,经过里应外合唐门攻打阴阳教节节胜利,已经成功打到维西,而另一对兵法已经驻扎在汉薮山,控制了云岭,

四御中各有分工,玉皇是军事统帅,管理阴阳教大小军务,上至演兵练兵,下至招兵养兵,称为上将军;紫微的选拔其实武艺计谋都不是十分看重,只是在于内政的治理,既然玉皇管理的是军,那么紫微治理的便是民,除此之外在三公九卿中,那么紫微就是丞相的官职,同时拥有御史大夫的职权,时不时的武乾坤也去田间看看丰收的田地、闹市的景气,管的过多,这就越到了紫微管理的界限,紫微自然不能忍气吞声,时常警告玉皇或者禀报教主,也就产生将相失和的情况,也就是为什么武乾坤讨厌沈兑艮的原因,新的紫微如果正式上任,那么丞相的管理的事务就不太好插手。所以紫微为相,也就是文官之首。

阴阳教是在山东六国将要被秦吞并时所创立,是邹衍和嫡传弟子所建,一开始阴阳教并没有设立总教,秦代邹衍下狱后才建立阴阳教,阴阳教越过蜀地建教时采用的是不正确的三公九卿,东周时期,带兵的是上将军,调兵时虎符便在手中,而三公的太尉却只有一半,更何况秦朝时期,太尉形同虚设,阴阳教便没有太尉一说,只有上将军。上将军在,自然还有偏将军,那就是天皇,天皇就是辅助玉皇上将军的偏将军,但是玉皇武乾坤却是精力充沛,大权独揽,还能越俎代庖,周离坎的天皇职位不过就是一个虚职,武功卓绝,可无用武之地,自然是被紫微举荐,和紫微一个阵营。

四御中还有一个后土地祗,后土就是除此之外的事情全部由他主事,直接由教主直接任命,掌管着一秘密组织——易太极,后土还从事司法一事,前面的三御都被牵制,上一任后土祗突然猝死,便一直没有人接任,这也是武乾坤异常嚣张的原因之一。

唐门要来攻打阴阳教,本来阴阳教是不惧怕唐门的进攻的,但是能领军带兵、能出谋划策、能外交和谈、能冲锋陷阵、能深得军心的将兵都被武乾坤带走去打光阴圣教,并且基本和武乾坤一起叛教。

阴阳教此时教中大部分都是老弱病残,比起光阴圣教被联军攻打的窘况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唐门除了派人潜入阴阳教外围和联系周围的小门派一起进攻光阴圣教也没有什么过大的动作,中原倒是不太注意,而光阴圣教和正派联军故事倒是传的沸沸扬扬,一时间,各地的说书人口中都有四个字——光阴圣教。

“名门正派打着打着,突然后方杀出一队人马,那队人马上写着一个字‘武’,一时间正派乱了一锅粥,魔教一看以为是有人来救,哪知这队人马放走了联军正派,就攻向了光阴圣教总坛。此......”说书人立即收口。

一带着斗笠穿着黑袍听书的男子道:“这十两银子拿去!我要一个人听。”周围的人看着这人,当下生气,突然起身三人,一人一拳打在那黑袍人身上却被震飞,另外两人吓坏,两人各抓着震飞的人的左右手灰溜溜的离开,其余的人都立即离开。

说书人一发抖,那黑袍男子道:“继续说,要详细些!”十两白银飞在了说书人面前说书人收起银子说了起来。

邹晨带着花叶、花必馨二人离开,花必馨突然不走,花叶一见也不走,邹晨道:“师兄怎么了?”

花必馨问邹晨道:“你是阴阳教弟子?”邹晨道:“是的,我是阴阳教阳仪。”花必馨出掌攻向邹晨,邹晨一剑不躲,反手一扫,按一下花必馨手腕一抬,轻轻一打,花必馨的手竟然不由自主的打在自己的身上,身中一掌后退五步,花叶急忙上去扶住。

此时场面尴尬一时,邹晨开口道:“此时回到神化园我自会向师父请罪。”花叶伸出一手道:“周...邹师弟......。”被邹晨打断道:“师兄好意心领,但我冒姓为周,却是不该!”随即向神化园飞去,花叶、花必馨二也用轻功尾随其后。

众人来到神化园,花必馨看着邹晨,一副不满的表情,神化仙冷秋风看着花必馨对花叶道:“徒儿,这小姑娘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花必馨道:“你徒弟邹。”花叶捂住花必馨的嘴看着花必馨贴近道:“师弟的身份不能说!”

花叶对冷秋风道:“师父,那我们去休息!”冷秋风笑道:“去吧!”两人走进神化豪宅。

邹晨对冷秋风跪下道:“徒儿拜见师父,如今师兄已经知道我的事,还望师父把我逐出师门!”冷秋风叹道:“你先去休息吧!”

冷秋风心中道:“纸终究是包不住火。”

花必馨大怒道:“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花叶道:“师父向来嫉恶如仇,如果师弟的真实身份败露,师弟便难逃一死!”

花必馨大怒道:“我不管,我要杀了他!”说着便向房门走去,花叶上前一挡,花必馨拿起东西就砸向花叶,花叶一躲,此时房门打开,冷秋风走进,东西正击向冷秋风,冷秋风向前张开一手使出神化功,那物体立即返回原处。

花叶跪下道:“师父恕罪。”冷秋风道:“既然知道我好清静,那为何打如此大声?”冷秋风看着花叶没话说便道:“好了,下不为例!如果你真喜欢这姑娘就成亲吧!”

花叶一听笑道:“谢师父恩准!”

傍晚,冷秋风一人饮酒,邹晨走来跪下道:“师父!我走了!”

冷秋风放下酒杯道:“要去哪?”“回阴阳教。”邹晨道。冷秋风道:“你走了神化园谁来打扫?”邹晨不知道说什么。突然一老者飞来,那老者虽满头白发,却童颜。

冷秋风道:“来着何人?”老者道:“黄裳。”

冷秋风道:“原来是黄学士。可是听闻你应该是早已经不在人世。”黄裳道:“的确如此,我那是为掩人耳目隐居而已。今日来此,特来和江湖传闻的神化仙比试比试,活动活动筋骨。”

冷秋风道:“大言不惭!”口中酒杯掷飞,黄裳伸手抓住酒杯,酒杯在黄裳手中碎成粉末。

黄裳提脚上前,形成攻势,冷秋风坐在石台之上,招呼着邹晨离开。

邹晨不走,挡在黄裳面前,黄裳一笑,一招螺旋九影,幻化出九道身影。冷秋风大惊道:“好快的身影。”黄裳上前就是一抓,邹晨侧身使出天佑拳,黄裳出掌,与邹晨一打,邹晨后退数步,黄裳飞身上前,使出大伏魔拳,打在邹晨身上,邹晨倒地而后起身,黄裳再次上前,飞在空中,使出九阴神爪,冷秋风使出百曲千乐手中的天籁无音,一手无形的内力扫去黄裳的攻击,黄裳使出横空挪移一躲,冷秋风飞身上前,一掌正击黄裳,一脚飞起,膝盖一抬狠击黄裳下巴,黄裳向后一躲,冷秋风转身又是一掌,黄裳单手微微一挡后退两步。

冷秋风怒道:“徒儿,快走!”邹晨见冷秋风生气便离开。

黄裳笑道:“怎么?心疼你徒儿看到你被虐杀的惨况吗?”冷秋风冷笑道:“一个劣徒而已!我何必心疼?”

黄裳说道:“怎么?木屋的那位怎么不让他离开,莫非他才是你的爱徒,也对,要不轻功也不会这么弱,如果没有他,我也来不了这。”冷秋风道:“你就这么有自信能够打败我?”

黄裳一笑便道:“不是自信,而是自卑。”冲上前去,刷刷两下。

冷秋风一掌击打黄裳以为击中黄裳,谁知竟然是幻象,身上已经破了数十个洞,身后黄裳出现,冷秋风反手双拳齐出,黄裳双掌一对立即成爪,抓住冷秋风的双手一抓,向后一拉,冷秋风的两手臂被活生生的拉了下来。

冷秋风大叫一声,邹晨跑来,想打黄裳,被黄裳一拳击飞十丈之外。

冷秋风哭说道:“为何要加害于我?”黄裳哼道一声:“当初我在明教被众人埋伏,你就是其中之一,我逃跑之后,你担心我复仇,杀了其他人,自己隐居起来!是与不是?”

冷秋风道:“的确,我死有余辜,但请放过我的徒弟!”黄裳道:“哪位?你的爱徒还在木屋行男女之欢呢?”说着便使出一招阴风吼!但是片刻却还未有人从木屋出来。

黄裳道:“看来你这师父在他的心中还比不过一名女子。”黄裳上前却被邹晨抓住双腿。

冷秋风瘫坐在地上道:“可惜呀,可惜啊!”黄裳笑道:“这么多年,我终于报了仇!”冷秋风对邹晨道:“去叫你师兄。”邹晨担心师父,倒退走路。

冷秋风见邹晨进屋,身体浮起起身,撞在黄裳的身上用神化功强压黄裳内力,使黄裳无法移动身体,黄裳使出九阴护体神功,却被化解,黄裳用无相音罡却对冷秋风毫无作用。

冷秋风苦笑道:“呵呵!”花叶披头散发的出来道:“师父,冲上前去,就是一掌。”

黄裳一掌对接,花叶使出神化功,使自己的手幻化,正击黄裳一掌,却被黄裳震飞,邹晨上前与黄裳对招,黄裳一接,却见自己的内力完全被压下去。

黄裳与冷秋风一惊,黄裳惊的是邹晨的内力竟然比花叶的内力高,神化功也精湛,而冷秋风惊的是邹晨何时会神化功。

黄裳不敢怠慢,使出蛮力把冷秋风推开,使出了九阴神爪,打的邹晨伤痕累累。

冷秋风瘫痪在地上对黄裳道:“住手,给我一刻的时间。”黄裳停手,花叶和邹晨上前。

冷秋风道:“本来我以为我可以一直隐瞒邹晨的身世,没想到!咳咳。”对花叶道:“徒儿,你师弟其实是阴阳教易宗,是教主的宗室!我死后,你担任下一代的神化仙,我的绝学——神化功其实早就传授给你,只是你自己疏于练习而已。”对邹晨道:“徒儿,你过来,你怎么会神化功?”

邹晨道:“师父教了我这么多武功,但是唯独没有教神化功,我猜想,师父教我的内功中或许有与神化功相同之处,于是我仔细研究内功心法,观察师兄和师父的呼吸,便使出了这“四不像”的神化功。”

冷秋风点头对黄裳道:“来取我性命吧!”邹晨挡住道:“我愿意为师父一死!”黄裳笑道:“我岂是一个是非不分,恩怨不明的人。”说着便使出螺旋九影使出九阴神爪把冷秋风的脖子个抓断,在使出螺旋九影退后。

黄裳转身便走,花叶冲上前去却被黄裳激发的内力震开。

黄裳不想多加逗留,立即使出轻功离开。

邹晨使出轻功追去,黄裳见身后邹晨连续追了百里却都没有甩开,便道:“没想到你的轻功竟然有此火候。”黄裳又道:“我不想杀你!你走吧!”

邹晨道:“我打不赢阁下,但是我要阁下在师父的墓前磕头!”黄裳哈哈大笑道:“磕头?他也配。”随即回头瞬间发出一掌击中邹晨,邹晨飞出数丈,黄裳趁机离开同时使出内力道:“年轻人,要求他人是需要实力的!”邹晨自知不是黄裳对手,要请黄裳在自己的师父墓前磕头已是不可能。

邹晨回到神化园,与花叶相对一眼,花叶此时已哭完,双眼通红,邹晨正想去花叶旁背起冷秋风的尸体,正要触及冷秋风的尸体,花必馨持剑击来,邹晨本想退后,却见花必馨右剑要触及冷秋风尸体,花必馨右向后旋转用臂力从下向上一扫,邹晨左手上前抓住右剑剑刃,右手双指夹剑,向后一甩,花必馨的左剑立即离手,邹晨立即一掌拍在花必馨左肩,使花必馨退后。

花必馨对花叶呵道:“快,杀了他!”“住口!”花叶道:“师父尸骨未寒,我们岂能同门残杀,若是,师父在九泉之下也死不瞑目!”花必馨道:“反了!你当初不是说对我百依百顺的吗?”花必馨说着就拿起地上的剑就离开了神化园。

邹晨背起冷秋风来到神化园最高处将其安葬礼。

邹晨和花叶在冷秋风墓前行了跪拜之礼,邹晨起身对花叶道:“师兄!对不起,瞒了你这么多年,现如今还害的你与大嫂。”花叶跪在墓前低沉道:“无妨,不怪你,虽然传闻神秘的阴阳教残忍至极,但是师父收你为徒想必是自有道理。”

邹晨看看天空道:“已经子时将尽,师兄赶紧下山吧!”邹晨说着便走。花叶立即起身道:“师弟去往何处?”邹晨道:“我应守孝三年,明日一早返回教中将守孝之事禀明教主大哥。”花叶道:“我与你同去!只是不知阴阳教是否欢迎?”

邹晨道:“我定然护师兄安然。”花叶转身抱住对着自己的邹晨道:“师弟!你的神化功真的是自悟?”说着便运起神化功。

邹晨这边也运起了神化功,两人身体相触,花叶发现邹晨运起的内息运行竟然与自己的大致相同,但却时不时有些混乱。

丑时三刻,一人来到邹晨的床前,邹晨起身点灯一看竟然是黄裳!邹晨道:“你怎么来了?”黄裳道:“你师父用身体来贴紧我的时候把神化功口诀说了出来,说要传给你。”

邹晨道:“别骗人,神化仙的继承者是师兄。”黄裳道:“你师父说你天赋异禀,是可造之材,如今能悟出神化功,但是你的运行有所偏差,如果修炼过多恐怕有性命之忧!”

邹晨对黄裳正色道:“既然来了,那就祭拜一下我师父吧!”黄裳道:“还是那句话,想要别人答应,如果没有实力或者有让他答应的筹码之类的东西,那是绝不可能同意你的要求的!”

邹晨拿出笔墨纸砚道:“说心法口诀吧!说了赶快走。”黄裳道:“你何必如此,如果你拜我为师,学习我正统的道家内功,也可化解这不全的神化功。”

邹晨怒道:“少废话!”黄裳叹口气把神化功口诀说了出来。

邹晨记下后已无睡意,而花叶却是彻夜未眠,晨时,两人携手出园前往阴阳教。

黑袍男子听那说书人说道:“此时天空飞来一僧人,缓缓落地,武乾坤见此人功力深厚,又见独孤氏已亡,便放过其余教众,至此,光阴圣教灭亡!”黑袍男子听完离开,向北而去。


     一直到16世纪晚期的明朝末民群众在体育领域的获得感。人民至上的深厚情怀、对党的事业的高度责任感、民主集中制的根本组织原则、批评与自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成功摆脱落后面貌并推进现代化进程,实现了经济独立和科技腾飞。在“加强女性科技人才基础工作”方面,若干措施提出各级各类科技创新规划和相关政策一年前的8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向中国人民警察队伍授旗并致训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