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记忆光团》。

寒梅却再也不看他一眼,忽然转身:你跟我来无论是在寒冷的冬天还是酷热的夏季。他用他的成功告诉我们:

天色漸晚,小鎮上的店鋪都已早早關了門,空蕩的小巷內雪兒獨自一人,沿著青石板路徘徊,不知為何她不愿回客棧,也不想見到軒轅青羽!

幾盞燈籠在風中搖曳,形似鬼魅。

突然,遠處傳來了刺耳的笛聲,一個身著紅衣的嬌媚女子出現在了巷子盡頭。

雪兒突然覺得在哪見過此人,可還未待她看清,那紅衣女子便已消失不見了。

雪兒想也未想便追了上去,那紅衣女子似乎有意讓著雪兒般,很快便將雪兒引至了海邊。

“呦!小丫頭跑的挺快呀!不愧是帶翅膀的!”紅衣女子緩緩轉身露出了一張嬌艷的臉,火紅的衣服勾了出凹凸有致的身材,舉手投足間盡顯嬌媚。

“你是誰?”雪兒警覺的看著眼前二人。

“這么快就把你狐姐姐給忘了!”狐嬌娘掩嘴嬌笑道。

“什么狐姐姐!我不認識!”雪兒仰著臉皺眉道。

“這丫頭不像裝的,看來是真把把我們給忘了!”狐嬌娘一把拉過蒼狼在他耳邊輕聲道。

“也是,時隔一年多了,忘了也在情理之中!”蒼狼環抱著手臂,摸了摸下巴道。

“你傻啊!你看她,像是記性不好嗎?”狐嬌娘瞇著眼睛細細打量著雪兒道。

“你們到底是誰,故意引我來此,究竟想干什么!”雪兒故作鎮靜道。

其實雪兒清晰的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但卻不知對方是敵是友!萬一是敵打不過這二人就慘了,雪兒突然有些后悔不該沖動跟來。

“呵呵……我們就想跟你敘敘舊!我是你狐嬌娘姐姐,這位是你蒼狼哥哥,對了,你那位俊俏的公子哥呢!許久未見,奴家還有些想他了呢!”狐嬌娘疑惑的掩嘴輕笑道。

“公子?你說的是軒轅青羽嗎?他在客棧!”雪兒意識到這二人對自己似乎并沒有惡意,便放松了警覺。

可雪兒的回答卻讓狐嬌娘再次一頭霧水。

“看來是我們認錯人了!”蒼狼悄聲提醒道。

“怎么會認錯,你看這丫頭的眼神,跟以前一模一樣!”狐嬌娘雖疑惑卻肯定自己沒認錯人。

“你們知道我是誰?那你們告訴我,我姓甚名誰?是哪里人?”雪兒聽到了他們的對話,看來這二人真認識自己。

“白雪兒!應該是北澤人吧!”狐嬌娘蒼狼異口同聲道

“看來你們真的認識我!太好了!那你知不知道我家在哪?家里還有什么人?為什么會來南熵?……”雪兒正欲詢問更多!突然聽到身后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雪兒~雪兒~……”轅青羽的呼喚聲自遠而近向這邊傳來。

“先別告訴其他人你見過我們,我們還有任務在身,不便久留,雪丫頭你多保重!要記得想哥哥姐姐噢!”狐嬌娘一看有人來了,便拉著蒼狼快速離開了。

雪兒雖還想繼續詢問,卻被軒轅青羽的突然出現打斷,狐嬌娘不愿讓其他人知曉,一轉眼便消失了!

“雪兒姑娘!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再也找不到你了!”翠兒擦著眼淚抽搐道。

“雪兒!”軒轅青羽緊張的一把將雪兒拉住,生怕她再次消失不見般。

“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我只是想一個人走走,散散心!”雪兒垂直腦袋不敢直視軒轅青羽的眼睛。

“沒關系,是我不該放心的把你交給翠兒!”軒轅青羽只是看了一眼翠兒,翠兒便已嚇的跪倒在地。

“不關翠兒的事!是我故意甩開她!想一個人走走,你千萬不要責罰她!”雪兒伸手想去扶翠兒,卻被軒轅青羽一把拉住。

“翠兒沒看好你就是她的錯,今后翠兒你就不必再侍奉雪兒姑娘!今夜就在這里好好反省!”說著軒轅青羽便拉著雪兒離開了。

“少主,奴婢知道錯了!求少主開恩!少主別走!奴婢下次再也不犯了,求少主開恩!”翠兒顫聲哭著,可軒轅青羽卻沒有絲毫原諒她的意思,拉著雪兒頭也未回的離開了。

自雪兒失憶時起,軒轅青羽便對她照顧的無微不至,生怕她再受到傷害。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雪兒身邊的侍女每次被軒轅青羽責罰,雪兒就覺得是自己造成的,這也讓雪兒倍感壓抑,可越這樣,雪兒便越想逃避,越喜歡獨處!

“不是翠兒的錯!”雪兒直視著軒轅青羽的眼睛。

“無規矩不成方圓,羽族自有羽族的規矩!犯了錯就必須接受懲罰!”軒轅青羽淡淡道。

“可…”還未等雪兒開口,軒轅青羽便一把將雪兒擁入了懷里。

“別說了!你可知,我今日有多害怕,多擔心你嗎!我生怕一不留神你就會消失!答應我!別再一個人亂跑,好嗎?”軒轅青羽此刻像極了一個丟了心愛玩具又失而復得的孩子。

“好,我知道了!”雪兒心中疑惑團團,她不明白為何軒轅青羽會如此緊張她!若按他們所言,雪兒與他只不過是朋友!

“雪兒,若你真覺得悶,就告訴我,我隨時可以陪你散心!”軒轅青羽看著雪兒一臉認真。

“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雪兒一臉不可思議。

“你救過我!你忘了,但我記得!我會記一輩子!”軒轅青羽用力握住雪兒的手。

“可我卻什么都不記得了!你說的一切好陌生!”雪兒有些排斥的抽出手道。

“別擔心!等回了西海,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軒轅青羽淡淡道。

站在暗處看著這一切的狐嬌娘卻輕笑起來:“事情似乎越來越有趣了!”

“咚咚咚”熟睡的魔恒被一陣敲門聲吵醒。

“誰呀!這么早!”魔恒不情愿穿衣下床。

“你?你是寒公子!”一開門便對上了翦翎兒貼身侍女銅鈴般的眼睛。

“對,在下寒天!”魔恒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這侍女的反應霽寒甚是滿意,霽寒的這副好皮囊很是受!

“我家姑娘有請!”侍女正了正色道。

魔恒早已猜到翦翎兒遲早會主動來找他,侍女將他帶至后山,便快速離開了。

薄霧,細瀑如雨,一汪碧潭清澈見底,幾尾細魚正在潭底暢游。<

怎么说这也是在店里面,如果齐采珊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么所有的人都难辞其咎。

齐采珊已经过了那股很疼的劲,现在已经感觉好了很多,于是下意识的对着服务员摇了摇头,“没什么事。”

服务员随后看向了红发男子,面带为难,“杜少,这是我们这里的客人,还是不要了吧……这样,我给你介绍几个特别漂亮的女公关……”

红发男子斜了服务员一眼,“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别多管闲事,到时候小费少不了你的,要不然的话,我找人打断你......

(謝:哇涼哇涼kk、書友56538780、傅傅forfor、神奇的金甲蟲、yptse等兄弟的打賞和票。)

秦坦回到書房,關了書房的門,快步來到秦檜身旁,低聲笑道:“爺爺,孫兒這一回事情辦得如何?”

秦檜呵老人的,一个小孩的,都是女性。

恶鬼变身之后,印襄的鸳鸯刀最快,首先击中了恶鬼,在恶鬼的身上留一下了一个个的刀痕,而周安先发后致,一拳轰到了恶鬼的身上,直接把恶鬼轰出了五六米远。

只见渡头外,一座茶棚下,停着上升亦有三丈,衣袂破风,风声孙小红咬着嘴唇,咬得很用力。得有趣,所练的功夫也古怪得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记忆光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九州囚秘司

放屁蹦死人

九州囚秘司

白品月

九州囚秘司

有缺

九州囚秘司

Miss 鱼

九州囚秘司

夏夜如瞳

九州囚秘司

小曼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