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过气花魁》。

“不要靠近怪物!”獨眼龍大聲的叫道,手中舉著火銃瞄準了怪物,只是他只是用自己的感覺進行瞄準,并不敢去看那怪物,因為一旦正視,就感覺腦袋發暈,精神疲憊,而且就連智慧都似乎開始一點點的下降。

真的是太糟糕了。

正在這個時候,已經有很多人相繼的因為以上的狀況暈倒在了地上。

其中就有商船船長,這家伙年紀大了,身躰素質早已經比不上年輕的時候,現在更是在沒有任何防備的狀況下,就直視了眼前的怪物,其很快就撐不住了,快速暈倒在了地上。

不過,已經有人把其快速的拖離了海岸的位置,送到了安全的地帶,雖然不知道這個安全的地帶究竟能夠安全到什么時候。

“嘭!嘭!”獨眼龍連續的開槍,但是并沒有任何效果。

獨眼龍的表情很是難看,面對眼前的怪物,他身上的武器似乎是沒有任何效果。

稍微猶豫一下之后,獨眼龍立即帶著人向著一旁的船只上跑去。

在船只上,有火炮,在獨眼龍看來,也就只有火炮才能夠對怪物造成傷害。

“為什么會有怪物?班尼路先生不是說,已經說服了怪物?”有人跟在獨眼龍的身邊,很是不理解的樣子,開口問道。

這樣子的疑問,獨眼龍也是有的。

現場的所有人都有這樣子的疑問。

這疑問落在唐義的身上,會形成不好的狀況。

獨眼龍想到這一點,立即大聲的呵斥眾人說道:“不要多想!現在我們需要做的事情,就只是擊退怪物!”

“是!”其他眾人紛紛點頭。

的確,現在就算是想什么,都是無意義的,除了影響眾人的士氣之外,對眾人沒有任何幫助!

有什么事情,等到擊退了怪物之后再談。

而且,說起來,在一段時間的相處之后,他們感覺班尼路先生,是一個靠譜的人!穩重的人!雖然對方的年紀不大,但是為人卻是非常的老成!

說起來,班尼路先生平時與商船船長坐在一起聊天喝茶,竟然半點違和感都沒有,就仿佛班尼路先生也是一個沉穩老者!

大家對=班尼路先生還是相信的,只是眼前的狀況,不知道是出現了什么狀況。

獨眼龍帶著一群人快速的跑向船只。

“大家退后,把怪物引到岸上來!”卡特琳娜指揮著圍繞在怪物身邊,不斷戰斗當中的人們。

眾人聽從卡特琳娜的話語,相繼的向后退去。

只是有一個人,完全不聽從卡特琳娜的話語,自己在淺水當中,不斷的揮舞手中的斧頭,向著怪物砍去。

而且相當的投入,其已經完全進入到了一個人的世界當中,對于外界的狀況,毫不在意。

他當然就是光頭船長!

說起來,一開始會產生很多人暈倒,也正是因為他的緣故,因為他在前方戰斗,很多人忍不住就沖上去幫忙,然后,這些人就悲劇了!

光頭船長似乎是完全不受到怪物奇怪能力影響的樣子。

相反,光頭船長越戰越勇。

其他人是不行的。

就連卡特琳娜也是不行的。

這時候的卡特琳娜也把自己的目光移到一旁,不去看怪物。

否則的話,她也撐不住。

“我們就這么撤退,不管他了?”有人指著身處于最前方,手中舉著斧頭,不斷揮舞的光頭船長,感覺就這么丟下對方,似乎是有些不太好!

光頭船長那勇猛的景象,很是感染了不少人,讓大家忍不住想沖上去,與其一同與怪物戰斗。

“都是那家伙的錯!才害的好多人暈倒了!不管他!”卡特琳娜很是干脆利落的說道,她向著安全地點退去。

說起來,現在的卡特琳娜可是很擅長遠程攻擊的。

自從得到了特殊駑弓之后,卡特琳娜就快速的改變了自己的戰術!

她從前是中近程戰斗的高手。

不過,很明顯,遠程戰斗才是更厲害的。

這個道理,誰都明白。

卡特琳娜更加的明白。

她快速退后,然后拿出了特殊駑弓,而且還有配合特殊駑弓使用的特殊箭支,這是卡特琳娜根據特殊駑弓自己設計出來的特殊箭支。

而且不只是一種箭支。

有好幾種箭支,可以分別針對不同的狀況使用。

眼前,卡特琳娜使用的是一種箭頭呈現出弧形的箭支,這樣子的箭支可以產生長度更加驚人的傷口。

她準備用這種特殊箭支試探一下眼前的怪物。

眾人紛紛的后退,只是留下了光頭船長一個人。

只不過,光頭船長也快速的與眾人匯合了。

呼嘯一聲,光頭船長整個人飛了起來,身軀被怪物的觸角打飛,可憐的光頭船長雖然非常勇猛,但是很遺憾,以一己之力面對眼前的怪物,真的是無能為力!

光頭船長好像是被球棒打飛的白球,半空之中飛起五米以上的高度,向著遠處的海灘落下。

落下來的時候,腦袋一下子撞在了一棵樹上,“咔嚓!”一聲,樹木斷成了兩半,光頭船長摔在地上。

這樣子的景

并且,他的實力,可遠遠不是地階的初期。

他達到了地階六級的實力,基本上,就是地階的中后期了!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眾生百態之時,這蛟龍的虛影,落在了江景的身上。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閃爍著刺目的光芒的蛟龍虛影,散發出來的光芒,將江景給完全的遮蓋在內,很多人,都已經看不出江景的樣子了。

這個時候,甚至有些人想,這不會出人命吧!

畢竟,這樣強大的攻勢,換個尋常人,恐怕被轟碎成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在擂臺之中,這......

”她盈盈站了起来,俭衽道;“志豪气」也可以说他「吞声忍气

听了破戒和尚强词夺理的话,无忧和尚竟然先行动起手来,柳长歌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武功,看双手形态,有点像是鹰抓功,工作极快,一下来到了破戒和尚的近前,然而这一切似乎都在破戒和尚的预料之中,只见破戒和尚脚下一点,倒纵身躯,无忧和尚的手指,只差难么一点,就要抓到他的肩头,破戒和尚站稳之后,摆出迎战的姿态,说道:“师兄,咱们多年不见,你上来就用看家本领,擒龙手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柳长歌这才知道,原来无忧和尚用的是少林寺绝技中最为有名的擒龙手,此功与擒拿手和鹰抓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全是以抓来攻击对方,讲究的是,抓、扣、拂、擒、拿的妙用,擒拿手注重的是招式的变化,而擒龙功要的是力道,无忧和尚在擒龙功上的造诣也有数十年了,这一抓,足有开碑毁石的力量,破戒和尚与无忧和尚相伴多年,自是明白无忧和尚在擒龙功的成就,更胜从前了,只是刚才那一刹那无忧和尚扑过来,表现出来的动作和力量,足以证明破戒和尚不是对手。

无忧和尚不容师弟得到喘息,展开迅捷的步伐,又向破戒和尚抓了过去,左手一扬,抓从天降,右手一扣,直奔中宫,左手先发出,但是速度要慢,右手后发出,却比左右要快,破戒和尚哪敢与师兄硬碰硬,叫道:“师兄,你的擒龙功比以前更厉害了,我可不是你的对手。”说完,脚下连退,速度也是不慢,他的轻功和无忧和尚比起来,还是有些逊色,但在短时间,只跑不打,无忧和尚也拿他没有办法,却不能让他逃了出去,除了左近就有破戒和尚的帮手,否则无忧和尚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将师弟拿下,是而无忧和尚并没有让柳长歌出手帮忙,如果无忧和尚说,柳长歌道是很愿意,那么二人联手,拿下破戒和尚,自然不在话下,

柳长歌没有动手,心里是想看看无忧和尚的真本事,另外,这是少林寺的内部事情,固然破戒和尚是江湖十大恶人之一,人人得而诛之,柳长歌上去也没有什么,但柳长歌怕这样会让无忧和尚生气,他看得出来,无忧和尚的功夫在破戒和尚之上,要赢破戒和尚,只是时间问题,因此柳长歌一边用余光扫着周围的情况,一面看着二人战斗。

无忧和尚抱着速战速决的心态,招式连发,左一爪,又一爪,攻得全是破戒和尚的要害,破戒和尚用处浑身解数,躲避着无忧和尚的利爪,但双方的功力,相差太多,十余招之后,破戒和尚便有些吃不消了。

无忧和尚双手不断的挥舞,宽大的袖子里不断的发出呼呼的风声,破戒和尚被卷在无忧和尚的攻势之下,好似大海之中摇摇欲坠的小舟,无忧见破戒和尚败局已定,说道:“师弟,你还不跟我回去么,我可以饶你性命,如若不然,就要将你毙了。”

破戒和尚心道:“师兄还真是厉害,再有数十招,我非败不可。”破戒和尚正在思考着如何对付师兄,突然看见了一边观战的柳长歌,于是计上心来,说道:“师兄,你要我与你回到少林,还不如你把我毙了,死在你的手里,也好过于死在少林寺的戒条之下,咱们师兄弟一场,你非要把我赶尽杀绝么?”擒龙功破戒和尚也会,但只是一知半解,当年在无忧和尚练习这门武功得时候,曾经教过他,但学了没有几招,破戒和尚就偷了藏经阁中的武功秘籍,离开了少林寺,独自一人到江湖上闯荡,他偷盗的秘籍之中,有几门少林寺不外传的功夫,其中以易髓经最为著名,还有大力金刚掌,佛陀指法等等,但他离开的时候,少林内功还不到家,原本这易髓经在修炼之后,可以增加自身的内力,乃是江湖上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比起顾向前留在墙壁的问道诀还要深奥,但是学习易髓经,需要日积月累,层层突破,非有数十年之功,难有成就,而要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正常人更需要百年,天赋卓越之人,也需要五六十年。

人生能有几个五六十年呢,江湖上又有几个天赋异禀的练武奇才,所以少林寺发展了近千年,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将易髓经练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破戒和尚出了少林之后,被江湖上的利欲熏了心,更加没有闲暇去联系这本少林至宝了,所以现在破戒和尚不过只学会了三

272 被錢水惦記上的火鳳凰之翼!

其結果確實出人意料,就連負責“加強版高段模擬對決圖”的建造師都有些意外這么一支九流小公會如此犀利,竟然這么快就通過了挑戰。

挑戰一觸即發,易藍這才發現自己成了多余,更多的則是觀看昌天成的個人秀場,或許這也是秦崢的安排,要讓易藍多加學習。

格雷、呂小飛從未有過如此痛快的“火拼”,仿佛是自己就像是一位無敵戰神一樣,絲毫無懼兇惡的元素精靈的圍攻。

在公孫沐雨、昌天成的協助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过气花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上邪帝

汉风雄烈

无上邪帝

冰室树璃

无上邪帝

被风吹落的优雅

无上邪帝

钟沐尘

无上邪帝

王青衫

无上邪帝

潇湘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