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一剑! (第1/3页)
    

丹道施展惊众人,十年隐忍一朝魂。

自此相知为兄弟,天阁当立镇众神!

这一道蕴含冷意的声音响起,而后一道道目光向着那开口之人望去。

“没想到竟是苟成师兄,莫非苟成师兄与这小子相识?”先前开口的三人旋即谄媚的向着苟成走去,犹如三条舔狗那般,尾巴直摇。

苟成闻言,脸色旋即一变,一股冷意也是释放而出,“我与他并不相识,但他手中的玉牌绝对不会是真的!”苟成眼神略微闪躲,但其话语却是极度坚定。

“我就说吧,就他那种废物,怎么可能得到符秋大师所赠的玉牌,诸位应该知晓,符秋大师多年来几乎未踏出过丹殿……”那少年话落,先前负责登记的老者也是微微一愣,但凝视着那玉牌,其上绝对有着符秋大师的气息。

“符秋大师多年来也只踏出过一次丹殿,至于赠与别人玉牌,这也绝非不可能,只是那等天才中灵城怕是不存在吧!”负责登记的老者微微开口,旋即将秦炎打量一番。

凝视着秦炎,老者一缕魂识释放而出,似要将秦炎探查一遍,然而无论他如何探查,却是发现不了秦炎一丝魂力的波动。

“虽我不知你如何得到符秋大师的玉牌,但这玉牌绝对不是符秋大师所赠与你的。”那老者冷然道。

“我就说嘛,符秋大师眼光何其高,怎会看上这小子!”那先前开口的少年再度冷嗤一声。

“莫说我看不起你,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既然与丹尘相识,怕多半也是个废物,既然不是来此参加考核,那便快点滚,别耽误大家的时间!”另一道身影再度开口。

闻言,秦炎神色微冷,而后余光看了一眼丹尘,“究竟谁是废物,今日自会见分晓!”秦炎收回目光轻轻一笑。

此话落下,丹尘身躯猛然一颤,多少年了,秦炎是第一个不把自己当废物看的外人,一时间,丹尘内心微微一热,但这也只是片刻而已。

“我十二岁入玄山宗,但却被其夺根基,废筋脉,别人皆言我废物,但我知,若我不认,谁又能如何,既然活着,便要有凌驾众人的傲然,即使天赋平庸,也亦可参悟大道!”秦炎传言而来,此音也只有丹尘听得到。

“你……”望着秦炎,丹尘如语在喉,“谁一出生便愿做个废物,只不过……纵我再努力又能如何?家族之内却无我一席之地!”丹尘微微一叹,旋即看向秦炎。

“一席之地是自己争的,若是无人认可,那便强过所有人,我行我道,又何必非要他人认可!”秦炎话落,眼眸深处战意惊天。

凝视着这般决绝的眼神,丹尘内心猛然一颤,“我……还可以吗?……对,我绝对可以!”丹尘暗道,旋即一步踏前,“散修丹尘愿参加这次考核!”丹尘话落,薛熙娇躯猛然一颤,而后便是露出一缕倾城微笑。

他她知晓,以前的那个丹尘回来了!

十年前,机缘巧合之下,薛熙与丹尘相识,曾经的丹尘天赋异禀,对于炼丹一道更是有独特的见解,然而一切皆在三年前的一天开始改变,自那以后丹尘一蹶不振,因此,薛熙方才决意将其带出流云皇朝。

“真是好笑,一个废物而已,你说参加考核便参加考核,我还明确告诉你,我不屑与你同参加……”那三位少年冷蔑一笑,将这话高调道出。

“正是,如此隆重的考核,竟是允许一个废物来参加,我等也不愿与其共同参加!”又有数道身影站出。

“废物?就凭你们也配说别人废物?”然而此刻,秦炎一步踏出,轻蔑的看向众人,“你们可敢与丹尘一比!”

谁也没想到秦炎会这般开口,不过越是这般,那几位少年越是开心,今日他们来此便是为了得到丹殿的关注,而把丹尘当做踏脚石再好不过,只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丹尘竟是向自己发起挑战。

“呵,一个废物也配与我等比拼!”那先前开口的少年再度冷笑一声。

“怎么?不敢吗?”而此刻,丹尘一步踏出,一股强横的魂力在此刻也是萦绕而出。

“多谢炎哥,你已然帮我做了很多,接下来便让我来解决吧!”丹尘冲着秦炎微微一笑道。

“呵,有什么不敢?若只是普通的比拼未免太无趣,不如这位废物也参加吧!你不是说,乃是符秋大师邀请你吗?既是符秋大师看上的人,想必符术造诣定然不浅,不知可敢一比?”那少年本是不屑一比,然而苟成却是传音于他。

“好,既是如此,那便与你们一比!”秦炎嘴角弯起一抹弧度,而后直接踏出一步。

“此事但请周长老做个公正!”此刻一道身影徐徐而来,看着这出现的少年,不少少女皆是春心萌动。

“没想到竟是周贺,他不是一直在闭关吗?听说,他快要突破至元符师了!”不少修炼者惊愕的看向这美少年。

至于苟成则是快速走来,“周贺兄,你可要好好教训教训那小子,莫要失了我们丹殿的颜面啊!”苟成此话一出,周贺的目光越发的阴寒不已。

“既是如此,那便开始吧,便由你们先来比拼符术!”周长老微微抚须,他也想看看这秦炎究竟如何!

“小子,你可看好了!”周贺话落,只见其魂力释放,此等魂力袭来,使得不少少年头晕目眩,而后便见周贺双手捏决,将符文勾画而出。

足足一刻过去,周贺方才将十五道符文勾画而成,此等符文形成,顿时化为一座法阵。

只不过此时的周贺脸色略显苍白,纵使如此,也遮不住他的傲气。

“不错,竟是刻画出了一阶高级符阵,如此年纪便达到这般,不愧是我丹殿上年考核的前十!”负责登记的老者欣慰的笑道。

“小子,你可曾听到?我之符道造诣绝非你能比,你倒不如直接跪下认输,或许我能……”周贺凝视秦炎狂笑一声。

“就这……”秦炎话落,只见空气中符光闪烁,不过数息,一座法阵赫然浮现。

“一阶高级……这怎么可能?你定是作弊,事先将其凝聚好的!”凝视着这法阵,周贺笃定道。

然而那那老者却是神色一凝,“他并未作弊!”此话落下,全场皆惊。

一念成阵绝无可能,纵使能成,又能有什么威能,一念及此,周贺冷笑一声:“可敢与我阵法一比,若是你输,便将那女孩交出如何?”

周贺话落,秦炎眼眸深处杀意流转而来,“既然你找死,那便送你一程好了!”


     张家界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朝气、最富有梦想,是国家和民族的希望。“南京这次德尔塔毒株感染以后,早期症状可能就仅仅日 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意见》。”赵立坚表示,中国古语说道,“知、牺牲奉献、开拓进取等伟大品格。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