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借凶练功》。

站在廣場中央,身上沾滿鮮血的楊磐此時在一通瘋狂的殺戮結束后,理智也逐漸回歸。

雖然渾身上下傳來的虛弱無力感和傷口處傳來的疼痛感讓他十分難受,但是在融合血統后那不時傳來的負面情緒此時卻都消失了,就像不曾存在過一樣,這倒是讓他的精神放松了不少。

若是楊磐現在打開自己的屬性,就會發現自己的精神屬性提高了不少,不僅如此就連力量和敏捷屬性也是如此。

先是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渾身血污的模樣,和身上那大大小小的傷口,然后又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楊磐忍不住對自己之前的行動有些后悔,倒不是后悔殺了這么多馬基尼,只是后悔自己太沖動了,讓自己陷入了危險的境地。

正在這時他突然發現不遠處有兩個人正拿著槍指著他,這讓他忍不住想挪動身體找一處掩體先躲避一下,但是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明顯比他想象的還要糟糕,甚至連動一下手臂都十分費力,更別說快速躲避了。

發現自己動不了后,楊磐試圖張嘴跟他們說兩句話解釋一下,因為那個男人穿的明顯是軍隊的裝備,應該不是馬基尼,但是在張開最后,楊磐的聲音也變得十分沙啞,就像是被什么東西堵住了喉嚨,與其說是說話更像是野獸的嘶吼聲。

發現自己的躲避和交流手段都失效以后,楊磐也沒有絕望,反而是有些自嘲的想到:“自己該不會被當成生化怪物打死吧,那可真夠倒霉的,沒想到自己的路到這里就結束了。”

而不遠處的克里斯和夏娃,在看見廣場中那仿佛屠宰場一樣的場面,以及那個仰天大吼的紅色身影后,就直接躲藏了起來,過了一會他們再次觀察是,發現那個紅色身影已經扔下了手上的斧頭(其實是楊磐已經拿不動了)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了。

兩人猶豫了一會,然后上前準備仔細觀察一下,因為這個廣場正在他們的必經之路上,要是想繞開這里,需要花費不少時間。

克里斯和夏娃剛向前走了一會,那個紅色的身影突然看向了他們,“對方發現我們了”他倆想到,不過讓他們感到奇怪的是,對方只是晃了晃身體,沒有要攻擊他們的打算。

兩人見此情況,在略微猶豫后繼續向前走去,不過兩人的槍口卻始終指著渾身血污的楊磐,只要楊磐稍有異動他們槍中的子彈就會精準的射向他的頭顱,千萬不要小看bass組織王牌的槍法。

“兩位,自己人,別開槍。”正在這時廣場另一邊的一座房子中傳來了聲音。

克里斯和夏娃聽到聲音后立刻掉轉槍口,指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此時那個方向上,一個像是人形可疑物體正朝廣場走來。

那緊身衣一樣的防彈衣和擋住半邊身子的防爆盾,楊磐一眼就認了出來,不過這次俊杰手里還拿了一根不知從哪里找到的棍子,棍子頂上還纏著幾根隨風飛舞的白色繃帶。

“這是白旗嗎?”夏娃看向身旁的克里斯有些疑惑的問道。

“好像是,對方應該是人,被寄生的馬基尼雖然保留一定的智慧,但是應該不會做出這么人性化的行為。”為夏娃解釋了一通后,克里斯開始向俊杰靠近。

雙方相遇后,克里斯和俊杰開始了接觸,再次確定了俊杰是人類,并且還跟他的同伴救了3個阿爾法小隊的成員后,克里斯和夏娃也放下了槍,開始詢問楊磐的情況,畢竟他現在的存在感實在是有點強。

在克里斯接近的同時俊杰和楊磐的空間任務一已經顯示完成了。

俊杰聽到克里斯詢問楊磐的事情后,突然眼珠一轉,然后快速朝楊磐的位置跑去,一邊跑一邊還在說:“哎呀,磐石兄弟剛才使用了一種特殊的

时间一晃已是不知过去了多久。

青余一路感知着岁魔,带着清澜在虚空里疾驰而行。

没过多久,就见青余嘴角挂上了一抹笑意,“呵呵呵,怕是觉得跑不了了?”

青余自顾自的说了一句,而后身形一闪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虚空之中,季辽盘膝而坐,他微闭双眸运功调息,将自身调整至最巅峰的状态,以待将要面临的大战。

李听诗和垂莲二人在炼神之境算上较强的修士了,不过在化灵期的青余眼里仍是如土鸡瓦狗,季辽知道自己和青余仍有差距,这么直......

”李寻欢道:“那么,你奇怪他一从其消息而用之。。先王先顺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玄天門上下就動了起來,因為,有數位玄天門峰主不約而同的前往了同一個地方。

玄天門首峰,蓮花峰。

蓮花峰不屬于玄天門七峰中任何一峰,而是單獨存在的一峰。

其位置也十分特殊,不在地上,而是在天上。

據說,蓮花峰是由千年之前,玄天門那位天下第一的門主一手打造而成的。

千年之前,玄天門以劍術獨步江湖,其殺戮之強,戰力之盛,沒有哪一門派可與之相媲美。

但過鋼則易折,玄天門的強橫招致了其他門派的不滿,以至于玄天門自建派以來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門下弟子人數驟減,魔教也開始了蠢蠢欲動,但其他門派卻是袖手旁觀。

就在此危難之時,一名自稱是青蓮道人的修行者加入了玄天門,手持玄天門鎮派之劍青玄,腳下是青色蓮花,以一己之力打退了魔教的進攻,并成功入主玄天門,成為玄天門新一任門主,而門下弟子也從那時開始,逐漸將修習劍道改為修習內功心法。

這座蓮花峰,就是那青蓮道人在世時的居住之所,近千年來,早已成為玄天門門主的居住之所。

這蓮花峰雖是一峰,但峰上只有寥寥數人而已。

其中最著名的一位就是玄天門門主,蕭成。

蕭成,今年只有四十來歲,在諸多門派的首腦中是年齡最小的一位,但卻沒有人敢以晚輩待他。

不止因為他是玄天門門主,更因為二十年前在玄天門發生的災禍中,蕭成是最為耀眼的一位,當時的風頭一度蓋過了他兄長蕭恒以及玄天門四杰。

而那場災禍過后,作為玄天門門主之子的蕭成,便名正言順的成為了新一任門主。

但這僅僅是二十年前,蕭成最為出名的一戰卻是在十七年前,就在蕭成成為玄天門門主的第三年,他獨自一人,手持長劍殺入了魔教位于南疆的總壇,親手斬殺魔教教主姜蚩,從而名聲大噪,一時間風頭無兩。

自那時起,蕭成便已經成功踏入至強者之列,也順帶著將玄天門的威望延續下去。

除去蕭成,蓮花峰上便是還有兩位弟子,是這些年來蕭成收的徒弟,負責蕭成的飲食起居之類的。

而這兩人能被蕭成收入門下,就說明其天賦心性之佳,而在私下里,玄天門眾人也會議論,將來兩人誰會成為那新一任的玄天門門主,又能否延續玄天門的輝煌。

除去這三人之外,還有一人,是這蓮花峰上最為神秘的一人。

據說這玄天門中沒有幾個人見過他,只有幾位峰主可能見過。

即便是蕭成那兩位居住在這蓮花峰上十數年的弟子,也不清楚。

二人也曾問過蕭成,但蕭成卻只是說道:“好好修行,無需多問。”

此刻,蓮花峰中,在那座巨大的池塘邊,有數人負手而立,低聲交談著,時不時還傳來陣陣笑聲。

那座池塘之中,靈氣四溢,濃郁至極。一朵青色蓮花在池塘中靜靜開放,周邊,還圍繞著七朵小的蓮花,只是每一朵蓮花都是不同的顏色,而且,有的蓮花已經開放,有的還未開放。

而圍繞在池塘邊的那幾人,皆是一襲紫袍,而且年齡差不多大,看起來,這便是玄天門的幾位峰主了,其中就有天權峰峰主章闕以及天璣峰峰主羅天心。

眾人正在交談之中,忽然,又有腳步傳來,有幾人轉頭望去,而章闕卻是冷哼一聲,別過頭去,不看那人。

“諸位來的挺早啊,看來,是我來遲了,勿怪勿怪。”只聽見那人邊走邊說,笑著道。

“哪里哪里,薛首座一向辛苦,是我等來早了。”其中一人開口道。

看來,來人是天樞峰首座薛不凝無疑了,而說話那人,則是天璇峰峰主呂闔。

天璇峰與天樞峰毗鄰,因此兩峰之間時常走動,不說二人關系較好,其門下弟子也常有往來。

“師兄說笑了,我哪里辛苦,門下幾個弟子不成器,遇事兒還得我那師弟處理,他倒是比我辛苦。”薛不凝笑著道。

“哼!”聽聞此語,靜立一旁的章闕卻是一聲冷哼,面色極不好看。

而其他人包括呂闔在內,皆是掩面一笑,但卻是誰也沒有出聲兒。

昨日一戰,眾人皆已知曉。

那童不言剛剛從昏迷中蘇醒,就跑去天權峰與章闕打了一架,還拆了人家的偏殿。

雖說二人都未受什么傷,但那童不言卻是怎么來的怎么走,而章闕灰頭土臉的不說,偏殿還被撞出一個大窟窿,只怕現在還未修繕完畢,傳出去,畢竟臉面上不好看。

眾人皆未在此事上糾纏,畢竟都不是什么大事,就退出青南城,自己也只能照做,畢竟他背后的神龍宮不是他一個帝國將軍可以質疑的,就連帝國皇帝在他們面前也是畢恭畢敬的,對于他們來說,神龍宮就是神的存在。幸虧他并沒有提出要他們放棄到手的青南城,只是饒了他們的性命。

楊倉心想,只能如此了!就像他說的,即使自己堅持保護他們,嵐魂帝國還是退不了,而且到時候,自己魂力耗盡之時,這些人沒有一個能活著離開,他看看人群,再看看寒山和四位長老,最后眼神落在了楊嘯天臉上,他的眼睛可真像霏兒啊!

許久,楊倉轉過頭對著灰色長袍的尊者,道:“另外,讓這些孩子們和諸位老師先走。”

“好!”

楊倉看了看寒山,并沒有說話,眼神中充滿了信任。寒山豈能不知!這是要托孤啊!他請不回楊倉,只能將這些孩子們帶回帝都學院,況且楊嘯天的天賦驚人,心智堅定,或許將來能成為像他父親一樣的武道強者,到那時,武月帝國恢復往日的榮光也是指日可待的。想到這里,他重重的點了點頭。

“父親,不要。”楊嘯天哭訴著,一直搖頭喊道!八年生死不明的父親,今日好不容易重逢,又要分離,不知何時才能再見面,怎能不讓他痛哭。

“天兒,我的孩子,記住父親那日的話。”楊倉眼神中閃爍著淚光,臉上卻笑著,一邊說道,一邊慢慢替楊嘯天擦去眼淚。然后對著楊嘯天低估了幾聲。

“不要,父親。”楊嘯天聲嘶力竭的喊著。突然,脖子受到了一擊,眼皮好重,潛意識想要睜開,掙扎了許久,還是慢慢的閉上了。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之時,是在一間房間的床上,七夜正在地上打坐修煉,封峂則在他的床邊焦急的等待著。

一想到父親,楊嘯天眼淚不自覺的就流出來,滴落在枕頭上。

“醒了!”封峂欣喜的說道。

七夜站起身,看向這邊。

“阿姐,我又是孤兒了!”楊嘯天抱著封峂,痛哭道。

封峂并沒有再說話,而是不停的拍著楊嘯天的后背,仿佛在給他安慰,這個時候她說什么也彌補不了他的傷痛,或許只能讓他哭出來才好些。其實封峂自己何嘗不是呢,雖然家族之人,性命無憂,恐怕也逃不過牢獄之災了,想到這里封峂的雙眼也模糊起來。

七夜又默默地坐回地上閉目修煉起來。

到了第二天,楊嘯天再次醒來,七夜還在修煉,他靜靜的下了床。這是個套間,里面還有一間房,封峂就睡在那里。

不一會兒七夜和封峂都醒來了,這時,藍澤長老敲開了他們三人的房門,看楊嘯天有些頹廢,道:“嘯天,你跟我出來一下。”說完就在前面走著。

楊嘯天在后面默默的跟隨著藍澤長老,出了客棧,來到大街上,走了一段路,這邊街道明顯繁華一些。

藍澤長老在街邊上,找了一家喝茶小攤,桌椅就擺在路邊上,他們找了一個最邊上的桌子,相對坐下。

茶老板上來問好,篩上茶水離開了。

藍澤好像并沒有開口的意思,而是自顧自的慢慢品起茶來,仿佛對面的楊嘯天是個透明人。

楊嘯天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但又不敢多問,只得左右四顧,他的右邊上是一條河,清澈見底,水中的魚兒自由自在的游來游去,嬉戲打鬧;左邊是大街,路上的人流越來越多。

楊嘯天再次抬頭看向藍澤長老,但是他仍舊沒有想要說話的意思,還在抿著茶。

楊嘯天只得轉向右邊,蹲下身,低頭看著河水中的小魚兒,時不時的將桌上的小零食扔向魚群,引得魚兒爭相奪食,好不熱鬧。

藍澤一直在用余光掃視著楊嘯天這邊,就是不說話。

突然一陣吵雜聲傳來,楊嘯天起身,看向街邊,一群群流民在街上乞討,怎么會有這么多人,剛才還只有一兩個,自己都沒怎么在意。

“哎!真可憐,城破家亡。”另外一桌有人說道。

“是啊!我聽說嵐魂帝國軍隊,昨日在招生大賽上突然出現,占領了青南城。”另一人回答說。

“我還聽說消失了八年的楊倉都出現了,還是沒有打退嵐魂帝國的軍隊,現在嵐魂帝國得有多強盛啊!”一人感嘆道。

“是嗎?連楊倉都出現了,那可是魂精階的強者,咱們武月帝國加上嵐魂帝國都沒有他這樣的實力啊!”別桌的人也加入了討論。

“是啊!想當年楊倉可是憑借著一己之力,將咱們武月帝國推向了強盛頂峰,后來不知道因為什么,他就消失了,扔下家中的妻兒,整整八年,大家都以為他死了呢!沒想到在青南城生死存亡之際,他又出現了,但是很遺憾,沒有像以前那樣力挽狂瀾啊!”另一人也嘆息道。

“你們知道什么啊!我可聽說昨日,連神龍宮的強者都出動了,將楊倉帶走,所以才導致的兵敗青南城。”又有一個人插嘴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借凶练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风暴天下

年终

风暴天下

酱酱酿酿

风暴天下

棠眠

风暴天下

华岳青阳

风暴天下

爱三美

风暴天下

钢笔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