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出口恶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出口恶气 (第1/3页)
    

青州江南道中部,过去才是巫山所在的南疆道。青州驿路岔口上有一座路边酒肆,半老徐娘的老板娘卖了十几年的酒,常年风雨龙蛇混杂见多不怪,所以见到一位十八九岁的公子哥带着七八岁的少年迎风而来,也不会感到好奇,就是殷勤迎客,卖力地推销出了店里最好的酒。

公子哥英俊非凡,带着的男孩也明眸皓齿,看着该是两兄弟,大的玩世不恭的样子,小的瞧着有心思,心不在焉,两人要了一壶茶,几个包子,对坐着分食。

没推销出酒,老板娘算计着又少个几分碎银几颗铜板,多瞧了兄弟两人几眼,暗暗安慰自己作为补偿了,往日里瞧的都是卖力气的糙汉子,再好也只是肥胖油腻的商人,难得能瞧见这么养眼的男子,虽然年纪够做她儿子的,但她能多瞧几下养养眼又能咋滴。

“这鬼天气,热得要人命。”商清逸找了处遮阴的地方坐下,咬了一口馒头,又灌进去半壶茶水,这才畅快地缓过气来。

躲开药灵之后,商清逸就带着药王江一路向南走,护送他回到药王府。不是他忽然人格爆发见义勇为,变成古道热肠行侠仗义的大侠,而是药王江告诉他,药灵睚眦必报,手段更是毒辣,商清逸救了他就等于惹上了药灵,后半生都别想安生。

两个人已经是命运共同体,若想以后安心在江湖上混迹,就必须把药王江送回药王府,再请药王出手拿下药灵,方是出路。或者就是商清逸回到金楼,谅药灵胆子再大也不敢进金楼皇城杀商国四皇子。

回去不用想,是绝不可能的。

“老姜块,快点吃,吃完还要继续上路呢。”从药灵嘴里已经揭穿了药王江的身份,商清逸也不用装糊涂,这一路反正无聊,索性给他取了个外号,也不管同意不同意,就这么叫着。

从青州到南疆大概还有十来天的脚程,如果没有药王江可以更快,但他又没法丢下药王江,只得以这样的脚程走着。说实在的,他现在有些后悔救下药王江,当时就是脑子一热,后来从药王江的嘴里知道药灵的恐怖,那可是南边江湖最恐怖无情的杀神。

大概是见不得有人死在自己面前。他也只能这样劝慰自己。

药王江一口一口地吃着馒头,这孩子受了打击到现在还没恢复,越发的沉默,除了赶路跟进食能一天都不说话。商清逸刚开始还会想办法逗逗他,给他取个老姜块的外号,可他没有一次回应,时间一长也没了热脸贴冷屁股的心,不再时不时地调侃他。

“老板娘,这附近哪里有买马的。”商清逸吃到一半,高声喊来老板娘。

商清逸有自己的考量,按他们的赶路速度起码要十来天才能到巫山。

而他知道的,就已经不下于有三拨人在追药王江。

药灵算一拨,白衣与青衣算一波,还有一波是最初从药王府掳走药王江的人,据药王江讲使剑阵,能匹敌青衣白衣。自己遇到药王江那会,就是后两伙人遇到一起大战,让他乘机给逃出来的。

这三拨人商清逸门清,自己一个都打不过。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商清逸天生银色心晶,天赋虽然不错,早年却一直想着混吃等死当个咸鱼,没有得过正统的学习,所有的功法都是从商国宝库无意中得来的秘籍上自学的。

那本秘籍没有名字,只记着人名商明初,想来大概率是商家的某个先祖。

从那本秘籍所学,他的修为一流的轻功,二流的拳头,三流的幻术,前者一个人逃命可以,带上药王江就不够看了,最后者也就第一次出其不意有用,以他还没登堂入室的幻术,无论是三拨人任何一个,只要有些防备之心就很难再有效。

至于中间那项,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揍揍金楼的那些纨绔子弟是够的,真到了江湖上,最多也只能欺负欺负小毛贼。

十来天的脚程不算短,以那些人的能为,指不定哪天就会追上。若是有一匹马,时间起码能缩到一半,运气好说不定能赶在遇上前抵达巫山。

老板娘听到俊哥儿的招呼,正要挤着笑脸跟年轻人指点迷津,顺道调笑一番,能摸两下是更好不过。

他正要开口,邻桌旁喝醉的酒鬼嚷嚷起来:“买马,谁要买马,我有好马,谁要?”

这酒鬼是个落遢客,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一个月来每天都来酒肆喝酒,每次都是喝酩酊大醉而回,衣服没洗,澡没洗,胡子邋遢,就那么脏兮兮的,要不是开门做生意不挑客户,老板娘早就把他赶出门了。

但事实老板娘也是豆腐心,那些狠心的事也就空想想。她就以为这人觉得该是哪户人家出了事情借酒消愁,不然哪会把自己弄得人鬼不如。在青州道上开酒肆,这样的事情见得不少,总归就是爱恨情仇。

她虽然过了那样的年纪,但也能理解,要不然他桌上的酒是怎么来的,这个酒鬼可三天没给酒钱了。

“喝你的酒去,你有屁的好马,有好马怎么不把老娘的酒钱给清了。”怕酒鬼乱说一通,惹得这位好看的公子哥生气,老板娘叉腰把他骂了一通。这世道虽然好了,但出门在外好坏不定,谁知道这位公子哥是个什么人,万一是个不好说话的,给人打得鼻青眼肿,她也瞧不过去。

老板娘骂完酒鬼,转脸陪笑地对商清逸说:“再往走半天路就能到青州,有专门贩马的骡马市,脚力一般的五两就能拿下,脚力好的也至多十两。公子对那贩卖的老王讲是城外青娘介绍的,还能再便宜一些。”

“谢谢青姐了。”商清逸一声姐,把老板娘喊得眉欢眼笑,玩笑着打趣道:“小公子哥,就算喊姐也不能打折的,小本经营。”

商清逸掏出一块小碎银,放在桌上,笑道:“理当如此。”

“谁说我没好马。”酒鬼估摸着刚睡过去了,被老板娘骂了之后不屈不挠,满身酒气的絮絮叨叨,“我有天下最好的马,是天下最好的马,只卖十金,谁要。”

一金为百银,一两银子够普通人家一月口粮,十金可不是个小数目。

酒肆里都是风尘仆仆的老粗,平曰里看着豪气干云,也是卖力气的穷鬼,听到一个酒鬼狮子大开口要十金,纷纷调笑。

“你个酒鬼想钱想疯了。”

“酒鬼你的马呢,让大爷悄悄,瞧上给你十金。”

“酒鬼我也有匹天下第一马,你给我十金,我把马给你怎么样。”

酒鬼絮絮叨叨,一张嘴就是满嘴的酒味,虽然站都站不住了,还是摇摇晃晃边走边说:“不卖不卖,你们这些穷鬼,哪里买得起我的马。”

他这一说,就把全酒肆的人得罪了,虽然都不是什么体面人,但也不至于被一个衣裳褴褛的酒鬼说穷,有几个脾气暴的站了起来,扬了杨手就要揍他一顿。

酒鬼摇摇晃晃步伐轻浮,东躲西藏,那个要揍他的大汉愣是没抓到他,顿时脸上无光,呼喊了几个兄弟拦住几个方面,这才把酒鬼按住。

“教训教训你。”大汉手一杨,蒲扇大的巴掌酒就要砸到酒鬼的脸上。

酒鬼打了个酒嗝,吐出难闻的酒气,张着腿坐在递上,意气阑珊。

“啪。”商清逸把金块拍在桌子上,淡然地说:“看马。”

酒肆里的人都停住了动作,直沟沟的看着年轻的公子哥,仿佛在看一个傻子,又看着桌上的金子,眼神贪婪。

有旁门左道已经动了歪心思,荒郊野外,等会跟上去杀人越货,一看就是富家公子,身上的银子绝不在少。

老板娘叹了口气,这俊哥儿怎么不懂人情世故,这种路边野店什么人都有,财不露白,露了白,运气好点就丢些钱财,运气不好要把命交掉。

可惜了这么好看的小哥,老板娘转身擦桌子去。

这时候药王江已经吃完了包子,看了眼酒鬼,正了下身子,朗声道:“看马。”

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却一本正经,跟商清逸第一次遇见他一样。

商清逸一乐,指着酒鬼跟抓着他的壮汉说:“没听到我弟弟说吗,看马。”

那几个壮汉吃不准商清逸的底细,又想着等下就要半路宰了他,没必要在一时半刻出冲突,省得他提前留下防备。

于是松开了酒鬼,骂骂咧咧地回到桌前。

酒鬼被松开,慢慢悠悠起来,装模作样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但衣服本来就脏怎么也拍不干净,拍出了一身灰尘才走到商清逸桌前,直直地盯着面前的金子。

“十金么?”酒鬼问,跟刚才全不相同,似乎已经酒醒,温厚明亮,应该是个年轻人,就是在好听的声音之下仿佛有挣扎。

“十金,一分不少。”商清逸点头,把金子推到他面前。

酒鬼看着金子眼神踟蹰不定,双手摇晃靠近金块又触电一般的缩回,在反复几次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握住金块。

“就这样吧。”酒鬼轻声说,对自己说。

“马是你的了。”酒鬼将金子抛给老板娘,转身把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伸进嘴里吹了声哨子。

“还你酒钱。”酒鬼说。

老板娘接到金子愣了下,赶忙塞进了衣服里面,窃喜之余,又想着今天要家里的死鬼一起才敢回家。

酒鬼抛了金子,吹了哨子,又继续坐在地上,百无聊赖,没人注意到他袖子里的拳头狠狠握着,嵌到肉里。

哨声悠扬,却没有绕梁三尺不绝,一阵悠然后就寂静无音。

声起,声灭,然后就完了。

这就完了。

宝马呢。

酒肆里看热闹的人哄堂大笑,有几个人疯狂地吹着口哨,嘲讽那个好看的公子哥。

“公子哥,你给我五金,我也给你一匹宝马,要不要?”

“我不要五金,就三金,你要多少匹都行。”

“居然有这么好骗的人。”

“哈哈哈哈。”

也就一个不懂江湖的小白脸,果然没什么见识,这破落户哪有什么马。酒肆里的人都把商清逸当成了傻子,觉得他如此容易就被骗了十金,眼里讥讽和贪婪又重了许多。

药王江抬头,看着商清逸,眼神询问,马呢?

他知道商清逸看着年轻,却能连续戏耍白衣人跟药灵,他的心智跟见地,绝不是酒肆中的这群人想的毛头小子。

只是,马呢?

商清逸对嘲笑宛如未闻,微微一笑,将食指放在嘴前,示意安静听。

“谁说酒鬼就没好马了?”他自信朗声道。

大地震动。

有良驹将至。

隆隆作响,震得酒水洒了一桌。

一匹黑色大马像飓风接近,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风沙飞扬,到了酒肆前稳稳停住,行止瞬息。

这马生得高大,比一般马匹要再大上许多,额头隆起,双眼突出,蹄子好象垒起的酒药饼,正是马经里千里马的样貌。

黑色大马见到主人显得很是兴奋,跃跃欲试,抬起前蹄把地面震得咯咯作响,引颈长嘶,声音洪亮,如大钟石磐,直上云霄。

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这是匹好马!

被这匹马的气势所惊,整个酒肆鸦雀无声,特别是那些嘲讽酒鬼的人,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这个破落户居然真的有匹千里马?那个毛头公子哥还真赌对了?

醉汉摇晃地站起来,穿过所有人的目光到达马前,头抵马额,默默数言,醉汉抬起了头,转身离去。

黑马四足乱动,悲鸣不止,人愈远,马愈悲鸣,直至不见,却又不敢追寻上去。

显然黑马通灵,不是一般的良驹。

商清逸牵着药王江,到了黑马身侧,一人一马四目相对,马更加暴躁,而商清逸平淡说:“跟着我,完事后我带你再找回他,怎么样?”

黑马安静下来,望着他,眼神里是不信任。

“他把你卖给我了。”

“你要是不跟我,他就是失信了。”

显然这匹通灵的马能懂人言,嘶鸣一声,又朝酒鬼远去的方向频频出蹄。

商清逸读懂了它的意思,摇头道:“你帮我,我也帮你,如何?”

黑马(和谐)眼神暗淡,但也低下了头,表示同意。

商清逸抱起药王江,让他坐在黑马的背上,笑道:“抓紧了,可别被甩下来。”

药王江环抱住马脖子,轻轻念道:“黑马黑马,等我到了家,就让鱿鱼干带你去找他,好不?”

鱿鱼干是药王江给商清逸取的外号,他嫌弃商清逸给他娶了个老姜块的难听外号,也用尤侠某给他取了外号。

药王江自幼生长在灵药之中,天生被灵物所亲近,黑马闻着他身上的药草香味,一下子就对他生出了好感,失去主人的痛苦也不自觉减轻了一些,低沉地嘶鸣起来。

“走了。”商清逸一脚向前,人起如疾风踪灭,黑马紧跟其后。

风驰电掣,只留一酒馆的人在风中凌乱。

待到反应过来后,几个大汉提着刀剑赶紧往后面跟了上去。

那公子哥可是只流油的肥猪,金银露了白,可不能让到嘴的肥肉给跑了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论我们的事业发展到哪一步,不论我们取得了多大在学历上完善自己,“要么升职,要么以后争取考研、考博去高校当老师。一是坚持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论述为根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点评专家为浙江省城市建设管理协会理与美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合作的维度。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