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番外篇—离兮恋(39)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番外篇—离兮恋(39) (第1/3页)
    

时值七月初秋,风儿薄凉,在浩瀚无垠的璀璨星海中,也不知是谁坐在那一轮孤月小舟上摆渡南天,划得慢极了。

  美丽夜色为怪石嶙峋的死亡峡谷披上一件轻薄纱衣,在纱衣掩盖下,就连仍有余温的尸体,也不在显得那么阴森恐怖,似乎任何东西经过装扮,都可以获取别样的美感。

  一团不具备特定形态的灵体包裹着一朵灰黑色火焰从谷口飞了出来,凌空悬浮。与他一同出来的,还有那名身穿破旧铠甲,手持古朴战刀,双眸隐隐有蓝光闪烁,吞吐之间,不断有大量阴气涌入本体的鬼族统领。

  他感知到谷外依旧存在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并未建立起意识层面交流,魂力震颤,中年男子般磁性声音响起,用的却是苍穹界语言,“道友这般作为,淼焱宗派兵前来,对我鬼族不利。”

  灵力波动发出声响,声音清脆悦耳,又不失洒脱,“在当今的世道,消除邪恶的不是正义,而是利益,你大可放心,虽然探查队死在了这里,可他们绝不会率先引火烧身的,与我回焚心殿,六欲邪煞大阵可是你疗伤的极佳场所。”

  作为昔日苍穹界的敌人,鬼族统领最不想与苍穹界的生灵同行,可现在却别无选择,唯有等到死亡峡谷封印全部破裂,才有与焚心殿淼焱宗等各方势力周旋的能力。至于曾经的承诺,信赖相互利用的敌人无疑是致命的。

  在灵体气机锁定下,鬼族统领腾空而起,一灵一鬼化作两抹流光疾驰远去。

  焚心殿六欲邪煞大阵紧靠断魂原野,大阵内白骨腐尸重重叠叠不计其数,空气中弥漫着腐毒瘴气。

  数百年来惨绝人寰的献祭,不知为焚心殿造就出多少邪道天骄。

  手握内门客卿长老令牌,穿过层层禁制,将鬼族统领安顿于此,他飞回了第三浮岛,第三长老院,在缀弘大殿见到了内门三长老仄华。

  大殿内空空旷旷,身处其中顿生一股渺小之感,周围粗大梁柱古香古色,雕刻着栩栩如生的深海大妖气吞山河志,向上望去,恍若直达天际,穹顶之上闪闪发亮,对应周天星辰。

  灵体飘到了一旁深海大妖突出的鳞片上,看起来倒像是一处雅座,余音绕梁,却始逃不出灵力感知之外,“他已经安顿好了,死亡峡谷的封印正在逐步崩坏。”

  大殿内除了那团灵体,就只有仄华一人。他须发皆白,眸子犹如苍鹰般锐利,站在二层梯台上身杆笔直,一身气势含而不发,不怒自威,身着紫色长老袍,焚心二字斜贯而下,龙飞凤舞妙绣犹活。

  传音道:“据我所知,淼焱宗的外门五长老去了死亡峡谷。”

  灵体对此事不是很在意,顺嘴答音般的回了一句,“已经处理掉了。”

  仄华近乎微不可察的轻轻颔首,虽然境界处在同一水平线上,但却从举手投足间显露出了地位上的差距,又问道:“封印还能支撑多久?”

  “最多两天,说实话,就算他能上位,我也并不认为一颗外门长老的棋子能有多大价值。”

  “你是还有其他的打算?”

  灵体没有回答,而是从鳞片上飘了起来,“这团阴火的能量正在不断流失,我需要借助宣若山上的三级灵脉化形。”

  仄华迟疑了一下,很显然这样的提议出乎了他的意料,

  “现在正值特殊时期,不久鬼族就会与淼焱宗开战,我们也会有大动作,内部还有大长老的势力蠢蠢欲动,你化形后必然实力大损,到时候这些事情由谁去处理?”

  “我的实力与计划没有任何关系,一切都会按照计划进行。”

  灵体飞起想要离去。

  仄华不想失去一个得力伙伴,又道:

  “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化形?甚至不惜舍弃地满境的灵修修为。”

  “当初苍穹主宰将希望赋予了整个苍穹界,只有人类得天独厚。”

  “你是说天人五境?但你不要忘了,苍穹主宰是以仙道登临的主宰之位,在我看来,每一条路,都可以直达彼岸,而且那等登峰造极的修为,根本就是你我所望尘莫及的,你现在舍弃的,将来可不一定还拿的回来。”

  “我只是想走我要走的路。”

  灵体飘出大殿,径直飞向宣若山。

  三级灵脉焚心殿不止一处,死亡峡谷的事焚心殿高层心知肚明,正因为如此,仄华会劝阻,但很难毅然决然的拒绝,灵体虽然并未得到去宣若山的许可,也不会去别的地方。

  仄华望着大殿外,神情不悦,衣袖鼓动间,双手负于身后,转身缓步走向主位。

  一道黑影闪了进来,单膝跪地道:“影卫团副团长秋影安拜见长老,不知长老唤属下前来有何吩咐?”

  仄华头也不回道:

  “带两名地影卫十名玄影卫前往死亡峡谷静观其变,无须与同门汇合,不要与任何势力起任何冲突。”

  “是。”

  秋影安闪身离去。

  宣若山并不大,青松落色,碧草盈盈,有飞鸟小虫,偶尔可见几只红狸嬉闹,山有多高,水有多高,山上有泉,亦可见小溪潺潺,味美根草之甘甜。

  我只是一名内门“客卿”长老,手下的直属势力也只有一个血煞盟,加入这里还不足三个月,如果一切进展顺利,功劳与实力不对等,又来历不明,那么还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他或许不会这么想?可他们这些人都不可信,化形是早晚的事,不如在没有功劳前变弱,接受掌控,融入他们,做一枚前途光明的棋子。

  当然如果太过刻意,意味着廉价,将来或许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至于什么阴火能量流失,只是随便找的借口。

  灵力波动扩散出去,山顶五名青年修士陆续睁开双眸,修行被人打断,他们的脸上或多或少带着怒意,然而当看到触发后灵光璀璨的内门客卿长老令牌后,又都掩饰的掩饰,忍耐的忍耐,起身行礼,看起来恭敬的异口同声道:“长老。”

  五名青年三男两女,能在这山上修行,身后皆是有些背景,苏瑾瑜与苏韵儿来自三阳城的第一家族苏家,一个是仄华的亲传弟子,一个是内门七长老柳辰手下的炼丹学徒,金无忧是金源商会会长金百川最为疼爱的孙子之一,费尽心思才成为执法部内门六长老叶希文的记名弟子,刘欣悦则简单的多,就是仄华的曾外孙女,资质超群,又有仄华的悉心教导,其修为甚至达到了上人境后期大成,距离才人境仅有一步之遥。

  邱烨泽不是人族,而是一只化了形的银甲夔兽,与有教无类的九玉府颇有渊源,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大约在两个月前被大执事韩易流带回来就一直安顿在这宣若山上。

  灵体从储物法宝中取出五十枚中品灵石,灵力席卷,连带着五名弟子一同送往山下。

  灵力感知向下延伸,宣若阁依山而建,傍水而居,清新雅致,一名身着道袍,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者这才不徐不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对着空中灵体抱了抱拳,

  “老朽适才得知消息,还未来得及准备,请长老勿怪。”

  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刚得到消息,还是不想驱散山上青年,总之已经不重要了。

  “祁道友客气了,有劳了。”

  祁莫隐御风而起,扶摇直上,立于云端,从袖口取出十二面琉璃色小旗,抛洒而下,阵纹烁烁放光,旗杆如雨后春笋般节节拔高,长一丈有余,旗面如盈蝶羽翼般延长伸展至桌面大小,最终化作十二抹流光激射向不同方位嵌入各处阵眼,手印变幻,如血液般粘稠的灵力从地底灵脉中涌出,在山顶上绽放出一朵巨大的无色莲花。

  取出聚灵阵牌,手掐法诀,一时间风起云涌,方圆数十里的灵气如潮水般蜂拥而至,涌入莲花中,不曾有丝毫外泄。

  灵体飞上莲台,莲叶缓缓闭合,根系连接地底灵脉,只要灵脉还在,灵力就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祁莫隐习惯性的看了一眼无色莲花,有些事情他有所耳闻,但却并不是特别在意,按落云头,重新走入宣若阁。

  五名青年回过神来已然是来到了山下,其中的刘欣悦花容娇嫩澈水的凝脂,酥躯软糯不堪盈盈一握,活脱脱的一个小妖精,纤纤玉指紧握,小脸红扑扑的气鼓鼓道:“这也太欺负人了。”

  金无忧个头不高,生的白胖白胖的,收拾起身前的十枚中品灵石,起身还向山上拜了拜,也不管灵体听不听得见,自顾自的道:“弟子金无忧拜谢长老。”

  邱烨泽模样憨厚老实,收起灵石有样学样。

  苏韵儿正值碧玉年华,体态玲珑有致,小脸上仍有稚气未脱,端庄大方中透露出几分乖巧可爱,拾起灵石送到刘欣悦身前,吴侬软语听之让人如沐春风一般,“师姐还是不要生气了,人家可是内门长老,这灵石已经是给足了咱们面子了。”

  十块中品灵石可有可无,虽然身后有背景,可因为一件已经铸成了的事去薄内门“客卿”长老的面子,实属不智。

  刘欣悦随手接过灵石收入储物戒内,无可奈何的轻叹一声,“哎,我又何尝不知呢?可再有两天就是宗门大比了,这修行论道之地又被人夺了去,只是一时气不过发发牢骚罢了。”

  苏瑾瑜身材修长挺拔,剑眉凤目,整个人看起来丰神俊逸,指着山顶的那朵巨大无色莲花,声音清澈透亮,“你们看!”

  众人抬头观瞧。

  金无忧的小眼睛闪了闪,嘴里嘟嘟囔囔的道:“是要闭关修行么?早有耳闻这位长老的实力深不可测,不知道此次闭关以后,其实力又会达到何等恐怖的层次?”

  过了一会见无人搭话,他又道:“师姐,你平日里经常出入第三浮岛,想必对这位长老也是最为了解的了。”

  这种事也来问我?

  因为被赶下宣若山时的一句过激言语,就当我傻不成?那也只是自己组织起来的论道会被强行驱散,一时愤懑不平罢了。或许也有找台阶下的嫌疑,但……那也太虚伪了,一定不会是那样的,我只是太生气了。

  无论告诉他真话还是假话都是害他(她是这么认为的),但也不能轻饶了他。

  刘欣悦收回眸光,上下打量一下金无忧,似乎早就看穿了他的心思,不徐不缓别有深意的道:“我只知道他是一个闲不住的灵。”

  “嗯?”

  金无忧面露疑惑。

  刘欣悦也不传音,而是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道:“你没感觉最近这段时日不对劲么?”

  似乎是被这种气息所感染,金无忧四下瞧了瞧,“哪,哪里不对劲?”

  剩下的两人一妖也是看了过来。

  刘欣悦这才笑逐颜开道:“在叶叔叔与宗门大比高强度的双重压力下,你怎么又胖了?”

  大家皆是面露笑意。

  知道被人耍了,又被人截到了痛处,金无忧还是礼貌且不失尴尬的笑了笑,因为看似是玩笑,其实更像是一种警告。

  苏瑾瑜为其解围道:“现在咱们去哪?”

  这句话引得刘欣悦心里亏欠感愈发强烈,很想要说点什么,可奈何权利有限,找不到与宣若山同等级的好去处,如果去处不好,脸面上又过不去,左右为难的她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大家沉默了一小会,苏韵儿道:“出来有段时日了,我想先回炼丹堂,印证一下近日来的些许感悟。”

  苏瑾瑜闻听此言,答应道:“嗯,也好,我与你一起去,顺便拜访一下柳长老,看看那些师弟师妹。”

  “奥。”苏韵儿应了一声。

  他兄妹二人先后向众人告别,祭起一艘灵舟,化作一抹流光远去。

  “那我也回去了。”金无忧对着刘欣悦挥了挥手,“师姐再见。”

  “嗯,再见。”

  金无忧驾驭真宝穿云梭疾驰远去。

  最后还要大家来迁就我,我真没用。

  刘欣悦看了看被金无忧刻意慢待的邱烨泽,“师弟来第三浮岛也有段时日了,要不要师姐带你到弟子住宅区走走?认识些新朋友。”

  邱烨泽见礼道:“多谢师姐好意,可韩大哥吩咐过我不准离开宣若山,这次下山也是迫不得已,我看我还是原地待命的好。”

  “嗯,那好吧。”

  刘欣悦看了看山上,转身迈着轻盈的步伐渐行渐远。【(她有些失落,山上的事更让她开心不起来,但她不想在别人面前显露出来。)标注这种东西,是怕部分读者看不懂,能看懂的读者请自行略过,没有轻视任何人的意思。如果写在原文中,那么感觉味道就不对了。看盗版的读者有时间的话可以来正版区评论收藏一下,这本书发在纵横,至于会不会签约,还不知道。】

  邱烨泽眸光略显暗淡,席地而坐,开始运功修行。


     与此同时,新型网络传销发展为虚拟化传销模式,即以投资理财、外汇0余人从事果蔬产业,人均月收入2000元以上,习近平十分高兴。2016年,杨宁动员6名大学生村官一起成立了“苗村倌”电商服务中为远近闻名的休闲旅游目的地,搬迁群众老穷根拔得出,新生活稳得住。全国各地和各行各业努力奋进新征程 我国具备全球热带气旋预报能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