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云蓝心动了(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云蓝心动了(八) (第1/3页)
    

古风看着走入酒楼的一行人,中间是一男一女,女子妖艳妩媚,紧紧的搂着那名俊俏公子的手臂。

他记起来了,这不是正是那个破庙中的柳媚儿,他记得此女已经毁容了,现在容貌恢复了,而且来到长陵郡,傍上了一名大势力子弟,想杀他?

“公子,不知你们有何事?”黄毛上前诺诺的问道。

其实他心中有些恐惧,因为这一群人一看就是来找茬的,但雅姐只是一个弱女子,这时候就得他出面了。

“小子,滚远点,别挡公子的道。”一名满脸横肉的壮汉骂道,铜铃大的巨眼盯着黄毛,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大...哥...”黄毛还想说一句。

砰。

一脚,黄毛便被踹飞了。

“真他娘的废话多,找打。”壮汉抱着双臂骂道。

“呵呵,这样下贱的人就是多,郡守应该将这样的废人都赶出长陵郡。”栾天宇淡淡的说道。

古风眼睛眯了起来,黄毛可是因为他受了这一脚。

“你们干什么?”

谭梦雅听到声音立马从后院走了出来,正好看见黄毛被打的一幕,眼中闪过一道凶光。

不过当看到为首的俊俏公子,她认了出来,七星阁五阁主的孙子,她若想待在这长陵郡,必然不能动手。

“哟,没想到这破旧酒楼居然还藏着一名美人。”

栾天宇色眯眯的看着谭梦雅,他天资不错,不过有一个爱好,就是喜好美女,不管是少女还是少妇,只要符合他的标准,他都会想尽办法得到。

“栾公子。”

柳媚儿看见栾天宇饥渴的盯着一名穿着普通的女子,顿时醋意大发。

她可是指望着栾天宇为他报仇,如果栾天宇因为这个女子而放过古风,那她不是白白赔了身体,于是赶紧用一对硕大使劲的在栾天宇手臂上蹭来蹭去,嗲声嗲气的喊着栾公子。

“好好好,媚儿,我现在就为你报仇。”栾天宇骨头都软了,而那个地方却硬了。

柳媚儿看着还在喝酒的古风,顿时怒火爆棚,不过她却笑了,笑的很阴冷,“栾公子,他的身上藏有宝物,你要小心哦。”

“媚儿放心,一个旮沓里来的小子,偶尔得了点奇遇,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在长陵郡,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这里,我说的算。”栾天宇昂起了头颅,高傲的说道。

同时看了一眼谭梦雅,却发现对方没有看他,而是在为那个被打的黄毛揉伤,眼神顿时冷了下来,在他的心中,那个黄毛死定了。

“不错,柳姑娘,在长陵郡,还没有我家公子做不成的事。”那壮汉嗡里嗡气的说道,他的手臂足有成年人大腿那么粗,蕴藏着爆炸性的力量。

说完,壮汉朝着古风走去。

谭梦雅没有说话,此时的她恼怒不已,她不认识古风,黄毛却因为他被打,幸好黄毛体质特殊,没什么大碍。她现在恨不得将那些人和古风都暴打一顿,以报黄毛这一脚之仇。

“小子...”壮汉的蒲扇大的手掌搭在了古风的肩膀上,那爆炸性的力量似乎要将古风的肩榜捏碎。

古风眼中冷光一闪,一拳出,正中壮汉的心窝,这一拳,劲力透发,隔着胸前的肌肉,透发的力量直击壮汉的心脏。

噗。

壮汉喷出了一口血,瞪大的眼珠子充满了血丝,不敢置信,体内那心脏破碎的声音,很小很小,只有他自己听得见,然而在他的耳中,却是阎罗索命声。

噗通。

三百斤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震的破旧的酒楼刷刷作响。

古风早已换了另一桌,那一桌已经被血污染了。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杀我七星阁弟子,你想怎么死?”栾天宇惊怒的咆哮道。

他指着古风,在这长陵郡,居然有人敢杀他七星阁弟子,简直无法无天,从来都只有七星阁杀其他门派之人,哪有人敢杀七星阁之人,死定了死定了,这个人死定了。

“呵呵,那就来吧,我古风都接着,还有我要告诉你,你身边那个女的是个万人骑。”古风饮了一口酒,淡淡的说道。

对于那名壮汉,他杀的心安理得,对方脚踹黄毛,还想要捏碎他的肩膀,想要蹂躏他,不杀他杀谁。

“你胡说,你个畜生,你想得到我,我拼死反抗,才没让你得手,你却残忍的杀害阻拦你施暴的程家大公子程子轩,还用疾风狼爪划花了我的脸,若不是栾公子,我一辈子都不能见人,呜呜呜...”柳媚儿掩面哭泣。

“好了好了,媚儿不要哭,本公子现在就给你报仇。”栾天宇柔情的安慰道,同时用手轻轻地抚摸柳媚儿的软背。

“栾公子,不杀了畜生,我不活了。”柳媚儿扒在栾天宇的怀里抽噎着,身体一颤一颤的。

古风的眼睛里凶光弥漫,又是这样,他的心冷了,血液却开始沸腾了,他明明救了她,却得到这样的回报。

公平吗?

弱者没有资格谈公平,只有强者才可言公平。

“小子,你不但狂妄,还是个畜生,今天就让我栾天宇替天行道,除了你这个败类。”栾天宇大手一挥,身后七名七星阁弟子抽出兵器,朝着古风杀去。

古风飞跃后退,口中凛然道:“你们要杀我?”

“废话,不杀你杀谁,如果你束手就擒,我还可以给你个痛快,如果你敢反抗,那就别怪我们师兄弟在你身上做做试验了,别以为你杀了马浑就很了不起,他只不过力气大而已。”嘴角有痣的青年讥讽道,他的手中拿着一柄宝剑,是低级法器,锋利无比,以他的修为还难以发挥法剑的真正威力。

“杀我,那你们要做好死的准备。”古风冷声道。

他不想动手,因为七星阁中有逍遥境真人,以他的修为很难真正抗衡,不过对方一再咄咄逼人,势要杀他,那他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他的刀不是忍让之刀,他的刀,是一往无前,刀斩苍穹。

“好狂妄的小子,还以为这里是阳羽城那个小地方,告诉你,在长陵郡,我们七星阁就是天,想杀谁就杀谁,上,一起杀了他。”嘴角有痣的青年轻蔑的笑道,杀一个小地方来的小子,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

“媚儿,好好看我是怎么为你报仇的。刘修平,不要一剑杀了那小子,我要看他流血流干而死。”

“好的,公子。”

长剑齐发,向着古风攻去,却避开了古风的要害,袭向他的四肢与后背。

剑风呼啸,剑气凌厉,剑法绚丽多彩,可在古风的眼中华而不实,即使他不动,这些法剑也休想伤到他的宝体,更别说那些好看的剑气了。

既然对方出手了,而且要他流血流干而死,不杀了这群人,念头不通达。

古风未动寒月刀,一拳直轰右侧一名七星阁弟子。

嘭。

这名七星阁弟子直接被古风的一拳打的横飞而退,咔嚓一声,肋骨似乎被轰断了,而后狠狠的撞在了楼梯上,将楼梯砸了个粉碎。

其他六名七星阁弟子惊怒,带着愤恨直刺古风。

古风凌波移步,避开这些法剑,他并不怕法剑伤到他,而是怕这些法剑弄破了他的衣服。

单手一抓,赤手抓住一柄法剑,用力一甩,将法剑夺了过来,横空激射,刺中了法剑的主人,将其钉在了木柱上。

随后一个横踢,踢中两人,强劲的脚力直接将两人的脖子踢断了,再次打出三拳,毙掉三人。

那嘴角有痣的青年错愕的看着古风,他修为已达聚元境七重,却扛不住一拳,他的内脏被震成了烂泥,没有救治的希望了,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三拳两脚,没有谁能抵挡得住,古风很轻松就毙掉了七星阁七名弟子,加上那名壮汉,他杀了八名七星阁弟子。

他的目光转向了柳媚儿和那名七星阁贵公子。

此时的柳媚儿已经吓傻了,她没想到古风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杀七星阁的人。她死死的搂住栾天宇的手臂,不敢说话。

待在一旁的谭梦雅也是心惊不已,这个古风胆子如此之大,公然杀害七星阁的弟子,死定了,绝对死定了,要知道七星阁在长陵郡就是王,比郡守的话还好用,现在七星阁的弟子在她的酒楼里被杀,那她怎么办,还有黄毛,黄毛可不能出事,此时的她,也是慌了神。

“小子,看来你是真的想死了,本公子成全你,福伯,擒下他,我要将他吊在铜台上三天三夜。”栾天宇露出残忍的笑容,对着空气说到。

铜台,古风听说过,用铜制成方格,下面煨上炭火,把铜格子烧得通红,即使蜕凡境武道宗师也坚持不了几天,而且必被烤成熟肉。

“好。”

话音刚落,一道人影从门外一闪而过,形如鬼魅,直击古风。

如果是之前,古风可能跟不上此人的速度,可自从他身容天地,对于天地间的能量变化极为敏感,尤其是风的流动。

毫不犹豫,拔刀。

“断魂斩。”

轻吟声,寒光现,他的刀越来越快了,直劈那道魅影。

所有人的心神都被那道寒光震慑住了,惊恐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那道寒光。

那道魅影同样心生恐惧,那道寒光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刀光,而且还是一名青年发出的,这样的刀光只有刀王才能发出,他瞬间激活千山符,厚重的灰色光盾出现了,挡在了他的身前。

砰。

巨大的响声,整个酒楼摇晃不止,灰尘四起,随后一阵闷哼声传出。

没死。

“哼。”

古风再出一刀,这一刀自上而下,直劈魅影,刚刚断魂斩没有劈死他,那就再接他一刀。

“住手,我是七星阁......”烟尘中那道魅影凄厉的惨叫,之前那一刀重创了他。

喊住手有什么用,那柄刀依然势如破竹朝着他落下。

嗤。

被劈开的声音,血肉飞溅,惨叫声噶然而止。

古风收刀,刀尖点点鲜血滴落,此时的他,就是一尊杀神。


     党的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切实提高政治站位,坚持以身作则、严守纪律,廉洁从政、廉洁用权,自觉观过程中,一幅展现土尔扈特部从伏尔加河草原,逾越艰难险阻、万里东归的示意图,吸引了总书记的目光。在产业链为王的时代里,这种全链条模式,对于实现刘条件,也逐渐关注健康问题,疟疾防控也更容易推进。深化高中招生改革,逐步提高优质普通高中招生指标展了20多项公益活动,累计捐资超过1.2亿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