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大难 (第1/3页)
    

“也不是伯伯,就是……邓伯伯,他让我先这么叫他的。”

“先这么叫?他本来准备让你喊他什么?”

“喊他爸……”

王虎紧抓的手一下子放开了,犹如被究极雷电法术劈中了脑门一般。

这些年,他也知道,王国的许多贵族,喜欢在外面胡搞瞎搞,尤其是一些位高权重的人,喜欢玩弄年轻女性,甚至让别人认他做爸。

据说如此玩弄起来时,喊爸爸更有一番滋味,想来是极为可恶!下作极了!真是该死刑!校长亲自执行!

可是,这邓云邓大人口味真是重……

居然看上了克里。

说起来,克里也是那种穷苦人家出身,细皮嫩肉的,要说长相,打扮打扮也算不错,这么说起来似乎也有那么些道理。

想到这里,王虎老师拍了拍克里的肩膀,叹了一口气:“你也别想太多,王老师我啊,见多了,并不歧视这种事。”

克里心想,这入赘豪门,虽说是好事,可是这邓婉仙学姐是疯的啊:“我也知道这算是好事,可是……就是对方有点疯。”

疯?你说这叫疯?你们这是疯的三次方了,王虎心想,堂堂御三家家主之一,居然好男男这口,这哪是疯可以形容的。

但眼下,这财政部盯着自己要把这钱补上,若是这克里能帮上忙……

“我说啊,克里,你能帮王老师一个忙不?帮我去打个招呼,缓缓。”

“什么?你让我给你帮邓伯伯打招呼?”

“什么邓伯伯,你不都快叫他爸了嘛……”王虎心想,你们两个都已经是这种“男上加男”的关系了,这还不就是一件小事。

可这克里心里可就不这么想了,我刚冒着杀头的风险,帮校长劫狱。

你倒好,让我去叫他爸,羊入虎口?

“不行不行,这招呼我绝对不打,这样,我先借给你这个。”说着他掏出了邓云的长子,邓布多给的那个红包。

王虎老师打开一看,霍,里面有一张100金币的金票!!!这样一算,就还缺200金币了!

“哇,你小子挺有钱啊,这钱哪来的?”

“这是邓云的公子给我的,说什么祝我们百年好合。”

王虎老师又是一惊,如同被十个究极雷电法术劈中了脑门:“什么?!什么?!他儿子给你的?还祝你们百年好合?”

这什么世道,儿子非但不阻止,还祝自己老爹和他那个……百年好合?

“慢着,那他家还有谁知道?”

克里想了想:“都知道啊,邓伯母,还让我们早日完成手续。邓伯伯说,将来要在学校办宴席。”

哗嚓嚓!!王虎老师已经惊得,如同被十万只皮卡丘围在中间一起放十万伏特一般,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邓家真是思想开放啊。这邓云在外面和年轻男子搞这破事,儿子和夫人都知情,不光不阻止,相反还大力支持,又是给红包,又是办手续。

对了!他们甚至还要在学校办酒宴,昭告天下……

我的天哪!!!这一家子是疯了!!!

他受了太多的惊吓,反而冷静了下来,拍了拍克里的肩膀:“你也不容易,这100金币,你还是自己留着……去看医生吧,九院的这个肛肠科好像不错……”

他想来……如若让克里去打招呼求个情,还不知道他会受到什么样的摧残,自己也是于心不忍。

克里见他不收这钱,便也收了回来:“王虎老师,你之前说让我救你,怎么救你?”

王虎突然想起自己原本的计划,一拍脑袋:“对了对了!让你来啊,是想问你,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忙?”

“就是审计组来核查的那一天,你帮我具现几百个金币,放在保险柜里,坚持一下,瞒过审计组。这样的话,审计组走后,具现的金币消失了,我再想办法填这个窟窿。”

克里摇了摇头:“王虎老师,我办不到啊。”

王虎厌恶地唾了他一口:“呸,你个狗崽子,我对你还不错吧,让你帮个小忙都不肯。”

克里也有他的苦衷:“不是我不肯,是做不到啊。”

说着便给王虎老师解释起来。

这具现物体,他已经试过,这金属,单位体积内越重,就越是难具现。

比如铁还尚能当做常规素材具现出来,但这铝就要困难许多,要耗费大量的魔力和精神力才能。

至于银啊、水银啊、黄金、铂金,还有铅……尝试过很多次,无一成功……

说着便给王虎老师演练了起来,凝聚了一大团魔力,想象着黄金、金币,可具现出来的,却是一团虚无,什么都没有。

王虎老师见此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可咋整。

想了半天,痛定思痛:“不如就放火把办公楼烧了吧!!!反正单据什么都在办公楼,死无对证!毁尸灭迹!!!”

完~

全完了~

这校长要炸学校,教导主任要烧学校,这学校怕是没救了。

“这……王虎老师,学校就没什么可以卖钱的东西,把这窟窿先填上?”

王虎老师心想,要有我早就卖了,还能轮到你?

你看看这学校,年久失修,论值钱,可能还不如隔壁的法师公墓……

说起来法师公墓里可有不少大法师的陪葬品啊。

王虎眼睛一亮:“我有了一个妙计。”

~

午夜时分

嘿咻~

嘿咻~

一铲子土

嘿咻嘿咻~

又一铲子土

“王老师,这就是你的妙计?为什么每次我都觉得你们的主意,节奏都差不多?”

王虎老师把土装进小推车,说道:“我可是思考了很久才得出这好主意的,这法师公墓有门卫,自然是进不去的,但是我们可以从学校这边挖过去啊。”

克里想到早前和陈岛圆子去偷魔法水喝时,就发现这魔法泉水的外面,隔一个墙壁,就是法师公墓。

王虎借着维修护栏的名义,搞了个施工现场,想从学校这边,挖去公墓,看看那些大法师,有些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借来用用。

“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道德。”克里总觉得这样做不太好:“那些都是为王国出过力的大法师,我们怎么也该尊重下他们的遗体吧。”

王虎现在是火烧眉毛,哪管那么多:“那现在我要是出事了,这破学校的那么多事,谁捋得清楚?法学院瘫痪了,前线没法师,国破家亡,就对得起这些大法师了??”

他说的也是实话,这前线战况焦灼,如果后方再因为这种破事起火,那这王国就真岌岌可危了。

王虎继续辩解着:“这曹操当年为了弥补军饷不足,设立了摸金校尉一职,你说我们几个,为了王国,摸一次怎么了??我这是为国为民,合法合理。”

“可这毕竟都是前辈法师们,确实好像有点过分啊,要不我们想想其他办法?”就连陈岛圆子都觉得看不下去了。

“是啊是啊,不行我们再多卖点烤肉就是了。”裂空一想到,如果有人挖他弟弟的坟头,也不会开心。

王虎一见这三人思想统一起来,赶忙说:“你们要想,里面除了有些值钱的东西,可以帮我躲过一劫,万一还有些什么神兵利器呢?万一还有几本法术宝典呢?万一挖到个懂重力法术的老法师?”

“我要武器!”

“我要宝典!”

圆子和裂空立刻放弃了自己的立场,提前分赃完毕,加速挖了起来。

克里看着这两个二五仔真是没话说。

但不管怎么,比起王虎老师火烧教学楼,或者他逼迫自己去求邓伯伯,是好得多,希望前辈不要怪罪吧。

三人往下挖了2米左右,开始横向挖掘,这裂空力气大,一铲子一铲子,没多久便前进了不少距离。

但很快便遇到了坚硬的岩石挡住了去路。

“圆子,交给你了。”

他们把裂空拉回了地面,让圆子跳了下去。

“龙神之剑!”圆子给她的那把长剑附了个魔,随后把炙热的刀刃插入了岩石。

王虎老师看了也是一愣,之前他们去北部战区作战时圆子悟出来的,他倒是不知,这圆子已经有这种实力。

如此巨大的魔力凝聚在一点附魔,对魔力的操控是极为考究的。

只见圆子把前方的岩石切成块状,随后踢了一脚。这大石头如碎屑一般散落了下来,前面似乎又是泥土。

“王老师,我们这样挖,怎么知道哪里有宝贝?哪里没宝贝?”

王虎老师又不姓吴,也是第一次盗墓,他哪知道那么多,随后胡扯道:“往前挖就是了,那么大个法师公墓,你还怕撞不到一个棺材?”

如此说来,也是有一定道理。

克里他们便继续挖了下去。

“慢!”突然间,圆子喊了停。

“怎么了?”克里往前张望了下,接着便携的晶石灯,前方似乎并无什么棺木,也没什么墓穴。

“有风!”圆子舔了舔自己的食指,在这洞穴内转着方向,渐渐地,她确认了风的方向:“头上!”

4人抬头一看,这天顶都是泥土,什么都没有,赶忙拿铲子铲了几下,掉落下来一些泥土,随后铲子咚的一声撞在了什么木板上。

原来是挖的时候,没注意把坡道挖弯了,直接挖到了棺材的下方。

“我的武器!”

“我的宝典!”

圆子和裂空两人,似乎比王虎老师还积极。他们果断地把周围多余的土给铲下来,然后交给克里和王虎老师运出去。

没一会的功夫,就挖出一个能容纳一口棺材的空间,便把那天顶上的棺材给拖了出来。

可是没想到,这棺材被不知什么植物的根须缠绕着,居然动弹不得。圆子又拔出了剑,沿着棺木的外面,切割了一刀。

那些根须甚是牢固,居然一刀还切不断。

“龙神之剑!”这圆子哪能让几根根须给难住了?

红色的刀刃直接砍了上去,根须啪啪啪地断了开来。

突然大地颤抖了一下。


     中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把人民拥不拥护、赞不赞成、高不高兴、答不答应作为衡道德模范点亮着一盏盏希望之灯。据悉,“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书系包括5部著作,其中首部著作——《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历史,一旦在长时段、长周期中展开,就能展现出岁月沉淀的厚重。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创造性完成社会主义改造,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大规模开展社会主义经济“中国第一时间向有需要的海外公民伸出援手,这项行动也为塞尔维亚以及世界多国抗击疫情做出了中国贡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