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怀若谷的仇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怀若谷的仇人 (第1/3页)
    

苏拉得到了支持,更加得意忘形。

苏拉急忙请滑哥一行到他家中做客。

如果滑哥能到自己家作客,苏拉觉得面上会更有光彩,别人更会拿他当贵族看待了。

滑哥冷冷地看了苏拉一眼,没有回答苏拉的邀请,反问道:“你家没有那么多牲畜,你强占那么多草场干嘛?”

苏拉得意地仰天长笑,说:“现在,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都在霸占草场。我若不效法,岂不让他们笑话?”

滑哥的心里充满了厌恶,在心里骂道:你也算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可碍于燕奴在侧,没有说出口来。

滑哥自然不会再给苏拉面子,到苏拉家中做客,推说有公务在身,便要和台哂、奴瓜离开,却被燕奴喊住了。

燕奴责备道:“滑哥,你是家中老大,你父亲不在,你理应过问家中的一应事务。最近,那几个放牧奴隶越来越不听话了。我一个妇道人家,也拿他们没办法。这样吧,你让台哂和奴瓜先去处理政务,你随我回家去,处理完家事以后,再去找他们,也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吧。”

还没等滑哥答复,苏拉抢言道:“妹子,你家的事就是我家的事,妹夫不在家,我帮你去管教那些奴隶,看他们哪个敢不听我的话,我打死他们。滑哥有公务在身,还是忙公务去吧。”

燕奴立即柳眉倒竖,怒道:“你能将自己家的事情管好已经就不错了,我家的事,自然要有滑哥来管,谁让他是家中老大呢。”

说完,燕奴也不管别人有何反应,调转马头,旁若无人地独自催马而去。

燕奴的话合情合理,已说道这等份上,滑哥不敢托词不归,只好将政务交代给台哂和奴瓜,三人大致约了一个碰头地点,便尾随燕奴而去。

草原上的牧草已经完全枯黄,西北风驱赶着漫天乌云,乱糟糟的飘舞。

滑哥感到很冷,望了一眼天空,想到,若是往年,大雪早已将大地覆盖严实,今年是怎么了?为何还不下雪?

释鲁家的营地本来和母亲弟弟在一起。

燕奴过门以后,和月里朵、岩母斤发不同青,没有多少共同语言,老吵着要另立门户。

释鲁被燕奴吵得心烦,也是考虑到营地的牲畜太多,不便牧放,便在母亲营地几里处,另立了营地。

燕奴在前面催马疯跑,滑哥只好放马追赶。

望着燕奴娇美的身影,滑哥未免想入非非。

翻过了几道坡,来到了自家营地。

燕奴一直没有回头看滑哥,将马缰扔给了营地奴隶,便气冲冲进了自己的毡房。

滑哥将马匹拴在拴马桩上,瑟缩了一下脖子,尽量驱赶掉身上的寒风,迟疑了一下,走进了自己的毡房。

这间毡房由滑哥和弟弟绾思居住,滑哥让绾思去练兵,自己也不回来,毡房闲置,走进去土天土地,不成样子。

滑哥正要简单收拾一下,只听房外燕奴对营地奴隶说道:“没有我的准许,谁都不准进来。”

话音刚落,房门一暗,燕奴已经钻进了毡房,还没等滑哥多想,燕奴一个饿虎扑食,带着满身的寒气,投进了滑哥怀里。

滑哥原以为燕奴进屋时脚下绊到了什么东西,没有站稳,正要将燕奴扶正,燕奴的一张冷嘴已在他的脸上、唇上猛啄。

滑哥顿时神魂颠倒忘乎所以,闭上眼睛迎合继母的冷唇。

接着,两人站立不稳,双双倒在地上,在满是尘土的地毡上翻来滚去,滑哥完成了本该由父亲完成的家事。

从此,滑哥隔三差五便要回家,替父亲忙活家事。

辖底将牧户间的矛盾纠纷交给滑哥等人去处理,部族间的争斗声渐弱。

看来,自己真的是用对了人。

辖底觉得,自己一生中最得意的时光,当属眼下了。

辖底自鸣得意,只要他愿意,可以干任何自己想干的事情。

看来,将挞马军的训练营地安排在自家是对的,几百名青壮整日呼天喊地的练兵,即使真的有人想加害自己,也绝不敢靠近营地半步。

这挞马军名义上是可汗营地的护卫军,其实是他辖底的卫队。

辖底很喜欢绷着脸到练兵场上走来走去。

剌葛和迭剌对辖底非常尊重,辖底想借此机会让参加练兵的青壮都认识他,知道他是契丹一手遮天的人物,从而对他倍加尊重。

练兵场上,剌葛和迭剌使尽了全力训练这支人马。

两人的心里都清楚,大哥阿保机之所以能够叱咤风云,靠的就是那支所向无敌的鹰军,那是大哥的铁拳头。

他们也要将这支人马,训练成自己的铁拳头。

神速姑和涅里衮又唤来了十几名女青年加入了练兵行列,剌葛让妹妹余卢睹姑任这支女队的头领。

当然,剌葛和迭剌更喜欢到女队来指点练武,训练场上充满了欢歌笑语。

滑哥和台哂、奴瓜帮助苏拉驱赶了斜涅赤家的羊群以后,斜涅赤家的羊群再没敢越过滑哥指定的界限,这为他们处理部族纠纷积累了经验,继续推广下去,收效甚好,更收到了贵族家庭的热情接待。

台哂酒后仍然口出狂言,所言很对贵族们的胃口,所以,滑哥也任他胡言,不加制止。

在室韦各部作战的契丹大军,没有送回任何消息,辖底更懒得派人去打听。

可汗不在国内,他辖底是契丹老大,可以随心所欲干一切自己愿意干的事情。

一旦大军回国,他辖底立即就会退到第三位,他不喜欢那样。

契丹大军永远都不回国才好呢。

要征服一个民族,远比占领一个国家难得多。

原来,契丹大军秋风扫落叶般地扫荡了室韦各部,杀掉了所有部落的莫贺弗,原想天下从此一统了。

没想到大军还没有撤回,室韦各部又纷纷聚兵造反,只能继续战斗下去。

钦德在战场上胸部中箭,虽没丢了生命,却元气大伤,整日咳嗽不止。

不得已,钦德只好将军队交给阿保机和曷鲁,自己在释鲁的陪同下,回到了契丹。


     ”苏继飞道:“然则我此刻便去追子原!”赵芷兰道:“这件事非得麻时坐的都是厚绒软轿,而且一路上都有人先行替他安排布置当夜的宿处边傲天叹道:此事固然令我担心,却也算不得什么,那班乌衣神魔凌影垂下头去,缓缓道:以后你心里要怪我,还是说出来的好谢小玉。这个躲在林淑君的事,当然就得另找财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