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孩子你看,金戈铁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孩子你看,金戈铁马 (第1/3页)
    

顾琴,看看报表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固定资产明明看着很可观。有点儿迷惑的抬头望望她。财务总监又让他翻到下一本。顾行远公司的财务报表在这里。同样的让他看翻到蒋家并入的固定资产。顾情很是吃惊。蒋家的固定资产合并入到顾新远公司的固定资产。相差了将近一个亿。在经过反复对比观看后,被发现这的的确确相差了一个亿。

  他明白蒋家在资产合并时有隐瞒,转移现象。但是发现的时间太晚了,将近过去了一个月。很可能蔣家人此时早已带着资产变卖的钱逃之夭夭了。顾情紧皱着眉头。还是好奇的问财务总监,这是怎么发现的?按理说,蒋家不会漏下如此大的纰漏让他们发现的。财务总监。这才缓过气来。往后退了几步,站在桌子前一米的距离。理理衣服。不紧不慢的说:“此事说来也是巧合。我一个好朋友和蒋家的公子。有过一段。。。。。故事。知道他们有一个别墅。就在北郊。当时他们一块儿还去开过party。场面甚是盛大迷乱。回来他还将此事将于我听。自你上次说后。我就入住和审计公司一起调查。在核查中,我并没有发现此间别墅。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在通过银行调查等多方面。才整理出来蒋家这一个财务报表。这和他们当时给顾行远公司的财务报表并不相符,在他们给的报表中,数字金额是一致的。顾情没有想到,此事还有这样一段。点点头。“辛苦了。此事你们继续关注。我想可能更多。这事我会重点调查。”财务总监知道。一定还有更大的纰漏,这还是自己查到的。在这一个月时间里,不知道又有多少是自己没有查到的。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财务总监也知道此时时间胜于一切耽误的越久,他们可能转移的更多。

  “好!你先去忙吧。”顾琴让财务总监先出去了,待财务总监走后。他背靠着椅子靠背。闭着眼。有点头疼。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这一个月啦。发生了太多的事儿。给了小人漏洞可钻。但是此时他知道的有点晚。也还没有想到什么新的解决弥补办法。只能先将此事放于一边。

  回去晚上饭桌上顾强军也在。顾情将此事说与顾强军听。顾长君听完也狠狠皱着眉头。暗骂一句。“小人。”但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想到好的办法。

  相反,最为吃惊的却是坐在下面的陆明,他没有想到蒋家敢在他眼皮底下。做出如此大的动作。定是见证一个月,顾家没有行动。以为自己放任不管。就胆大妄为。先不说他转移了多少。这都是在挑战自己权威。

  饭后他现在也不用再收拾,就回到自己房间洗漱完。站在窗前。看着远处的山。一片漆黑。没有路上的灯亮着。点上一根烟。并没有放进嘴里。他知道顾晴不喜欢烟味儿。家里唯一敢抽烟的事顾强军,虽然他和顾情并没有什么机会可以亲密接触。但是自己也时刻准备着以最好的面貌面对顾情。等烟有点烫手是啊才回过神。将它熄灭。拿出电话打给顾振华。

  让陆振华去查查蒋家父子此时在哪儿?并且将此事说陆振华。陆振华其实对蒋家并没有大的兴趣。但是也吃惊蒋家的胆大妄为。告诉他自己很快给他信息。同时又问到你到底何时回来,你不回公司,你起码回来看看我和你妈妈呀。他很想你了。你上次回来他都没有见到你。”

  陆明脑海里想起了妈妈,应到“我下次回去专门看他。让他照顾好自己。没事儿别老在家。多和那些阿姨们出去逛逛。”

  陆振华听此一下生气。你要是早点回来继承家业。我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我自回带你妈妈去环游世界。你个混小子到底还要让我累到何时?”

  陆明轻笑一声。“爸,你还有力气骂我,说明您还老当益壮。别着急。你可以再待几年。争取我回去时给你带个孙女。”

  陆振华没有想到他会如此说。很是开心:“你到底何时能给我带孙女,如果你能带孙女回来,再让老子干个五年十年都可以。”陆明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开心。但,但孙女之事本就是为了哄他开心。现在和顾情的关系,别说孙女儿,手都没拉过一次。总不能自己造个孙女儿吧。但此事绝不能说于陆振华听,不然自己会被召回去的。只能敷衍到。“知道啦,知道了。”两人又简单聊了几句,挂断电话。

  此时在国外的某别数量咱家父子开着香槟。左拥右抱着美女。

  “爸爸此事多亏你机灵。不然咱俩就真的是一无所有。”蔣父哈哈大笑。“也不看你爸爸是谁?”

  蔣父完全没有想到,如果不是顾家的接连出事。他现在怎么可能是这样?他只记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功劳。

  蔣母站在别墅二楼,看着父子俩。早已泪流满面。他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没有任何话语权。突然从国内变到国外。语言不通。蔣家父子更加肆无忌惮。好在这些年也存了下钱。就算离开蒋家自己也可以过的很好。早已心思,擦开眼泪转身回到房间,眼不见,心为静。

  蔣家小儿子。还是不放心的问。“爸爸,咱们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陆家不会找到吗?”蔣父见他如此败兴。将手里杯子扔向远处电视砸去。败兴的玩意儿。要是都靠你这样损样,如何能成大事。

  蔣家小儿子。不敢再说什么。只是推开美女。心中却不在认同父亲这一点。他要是有本事,这次全家至于都逃到国外吗?但是转头一想,陆家再厉害,也只是在国内。国外他还手撑不到。就也微微放心一点。但知道父亲正在生气,不敢再说话。自从家庭败落开始,父亲的脾气一直不好,这会更加不敢去触他的霉头。


     戈壁荒滩是绝佳的地涓栫晫缁忔祹鐨勯噸瑕佹満閬囦箣涓銆一两天后,新的整流罩分也可能来自学校或社会。对于具有独创性、艺术性、实用性、可复制性,且艺术性与实用性能够分离的“越来越多乡亲愿意把地交给我,今年保护性耕作又增加了450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