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现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现身 (第1/3页)
    

这次见到吴博超和王嘉宇,我向他们介绍胡惠茜的时候,告诉他们,胡惠茜是我的爱人,一向淡泊的胡惠茜,居然和吴博超和王嘉宇打了一声招呼。

以前遇到这种场合的时候,胡惠茜最多向大家点点头,然后就是一副事不关己,淡然的样子。

吴博超和王嘉宇见到我显得有些激动,显然这种几乎中断一切社交的隐匿生活,他们还真的不适应。

原来,吴博超是九泰集团的董事长,手下有千八百名的员工,无论到哪里都有很多人围着转,王嘉宇是吴博超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在九泰集团的地位也是相当高的。

如今隐藏在郊区一个普通的民房里,所有的消息和对外联系都靠刘明一个人。但是刘明又不能经常到他们这里,怕尹墨甄的人跟踪发现,吴博超藏身的地方。

从商界大会以后,吴博超和王嘉宇来到这里,今天第一次见到除了刘明以外的人,另外,上次吴博超要是没有我的救治,肯定小命不保,所以吴博超和王嘉宇见到我,显得格外激动。

吴博超再一次对我表达对我上回援手的感谢之意,对我拍着胸脯子说,将来我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

一直过了好半天,吴博超激动的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

我对吴博超说道:“吴大哥,你的身体现在恢复得咋样?”一说到他的身体,吴博超高兴的对我说道:“恢复得很好,现在能吃能睡的。”我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吴博超又说道:“不过......”听到吴博超说不过,我的心里不由的就是一紧。

只听吴博超接着说道:“不过,我待在这里,什么人也见不到,太憋闷了。”

原来是这回事,吓我一跳。我对吴博超说道:“现在也算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估计你目前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吴博超和王嘉宇,甚至包括刘明,听见我说出这句话,全都眼前一亮。

我接着对吴博超和王嘉宇说道:“尹墨甄和震东集团的事情,国家有关部门已经介入,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的。”

我对吴博超问道:“现在,你对你们企业把握的怎么样了?对商圈的朋友联系的怎么样了?”

吴博超看看刘明,对我说道:“你也知道的,我现在闷在这里出不去,现在对外联系全靠刘明,还是让刘明和你说说吧。”

刘明对吴博超,王嘉宇还有我和胡惠茜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在吴总的授意和王总的帮助下,现在公司中层的老员工,有三分之一明确表示会跟着吴总走。因为保密的需要,对于没有把握的员工,我没有透露任何消息,如果有一天吴总站出来,我相信还会有更多的员工会站到吴总这边来的。”

刘明停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我又带着吴总的信物,去联系本市商圈吴总的朋友,原来那些在商界大会支持我们的人,仍然会坚定的站在我们这边的的,现在只是暂时表面上服从震东集团而已。

另外,我还听他们说,即使原来在商界大会跟着震东集团跑的企业,现在也有不少对震东集团颇有怨言的。”

吴博超对我说道:“我的商界这些朋友,我是了解的,他们都是说得出做的到,讲诚信的,不会乱许愿的。”

我说道:“这就好,吴大哥,将来尹墨甄的事情解决后,你一定和你的朋友一道,稳定好本市的经济秩序,经济稳定,人界社会才能稳定。”

吴博超点点头,但是看我的眼神似乎还有些疑惑。

我开始有点纳闷,随即一拍脑门,是啊,我给吴博超治病的时候,露了一手,吴博超知道我有异于常人的,对于我会使一些非常的手段,吴博超是不会感到奇怪的,但是,我今天是的话有点像政府要员或身份极高的人,从很高的角度讲的,不太符合我的一介平民的身份。

我略显有些尴尬,停了一下接着说道:“吴大哥,我刚才说的这些,是有人让我转达的。”吴博超对我说道:“老弟,你放心,你交代的事情,就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肯定全力以赴的。”

我现在基本上已经了解了我想要了解的情况,也把我想要说的,都和吴博超和王嘉宇说过了我在他这里也是不能耽搁太长时间的。

既然该办的事都办的差不多了,还是早点回到无量观去见玄静道长,以免出什么差错,可以说,我和胡惠茜现在就是普通人,如果被尹墨甄的人撞上,可是非常麻烦的。

我从吴博超那里出来,吴博超想让刘明送我和胡惠茜,我坚持没有用,我和胡惠茜悄悄的从吴博超城乡结合部的住处出来,在路上步行了一段,才再乘公交车回到市内,然后又乘公共汽车,回到无量观。

我之所以这么费周折,怕尹墨甄的人认出我和胡惠茜,所以我和胡惠茜尽可能的混迹在普通人的人群里面。

直到踏进无量观的大门,我和胡惠茜的心才放下来。

别看从表面上看,无量观内游客和香客很多,谁都可以进来走一走,实际上,这里有不少茅山弟子在暗中警戒的。

再说,在无量观内任何身上有法力波动的人不怀好意,也瞒不过玄静,玄清,玄尘三位道长的法眼。

玄静道长见到我和胡惠茜能够按时回来,好像松了一口气,让我把这两天的事情讲给他们听。

还有晓丹,更是高兴地不得了,我看到晓丹为我担心的样子,心里不由的一翻个,其中的滋味恐怕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把这次见到范天磊和吴博超所了解的情况,和玄静道长仔细说了一遍,玄静道长认真的听着,然后轻轻的点点头。

玄清道长还是一副冷峻的表情,玄尘道长耷拉着长长的眉毛,坐在那里,没有一点反应。好像我的话他没有听到,又好像全听进去了,在品味我的话。

我把这两天的事请讲完,屋子里就不再有人说话,屋子里静的可怕。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好像气氛有些不对头。

终于,一直面无表情的玄尘道长,睁开了眼睛,对玄静道长说道:“皓天小友说得也是实话,我们还是不要隐瞒他了。”

面色冷峻的玄清道长,对玄静说道:“我看皓天小友是值得信赖的,我们不要再有什么顾虑了,现在事情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我们不要在犹豫了,如果那畜生真要的在人界复活,恢复以前的法力,我们现在人界这些法师,都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玄清道长说话的声音很大,震得我耳朵嗡嗡直响。

我有点发懵,我看看晓丹,可是晓丹也不明所以,向玄静道长问道:“师父,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玄静道长终于下了决心,对我说道:“好吧,皓天小友,我现在也相信你,现在人界面临空前灾难,你一定会挺身而出的。

我上次已经把这次人界灾难始末缘由基本上全讲出来了,有些事情,没有弄清楚,所以,还有一部分与你有关的,我上次没有对你讲。现在事情空前紧急,大战在即,现在我就把这部分也都对你都说了吧,免得以后没有机会讲了。”

玄静道长接着讲述起来。原来,玄静道长所在的茅山一脉,有着数千年的传承,非同寻常。

不但茅山道术,闻名整个修道界,在星象占卜方面也很有成就。玄静道长很早就算出人界会有大难的,而且,这场大难会和将臣(犼)的复活有关。

将臣(犼)复活还会牵扯到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玄静道长费了好大的劲,不惜消耗寿元,算到晓丹和我会有交集。

于是晓丹从小没有上山,在养父母那里长大,然后上大学,到北方这个小城就业,这些玄静道长都没有阻拦,反而告诉晓丹一段尘缘未了。

当胡惠茜出现后,唤醒我的前世记忆,晓丹主动退出,回到山里后,玄静道长听到晓丹讲述有关我的一切,包括尹墨甄这件事,玄静道长就知道人界的灾难即将到来了。

尽管玄静道长法力深厚,道家占卜,就是用现实发生的事,推演未来未知的事,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天机演变是全宇宙最复杂的事,玄静道长只是推演出我与将臣(犼)人界重生关联密切。

但是我究竟在这场灾难扮演什么角色,玄静道长想进一步推演,但我的背景一片模糊,玄静道长再也推演不出来了,身体还大损,修养了好长一段时间。

玄静道长以前从晓丹的嘴里,就知道我有异于常人的,我只是短短几个月的速度,就到了人界法师的中后期的修为境界,让玄静道长很是吃惊。

而且,玄静道长见到我之后,看到我身上的气息又有异于人界修士,又试着推演了一下,依旧一片模糊,看不到我的过去,也看不到我的未来。

更何况玄静道长又见到我和有近千年道行的胡惠茜在一起,不由的忧心忡忡,不知道我和这场灾难到底是和关系。

从刚和我见面的时候,我对玄静道长讲述尹墨甄的事情来看,我在尹墨甄事件中的所作所为,玄静道长感觉我应该是这场灾难的解救者,不会是这场灾难的推动者。

这回,借着我去看望范天磊的机会,玄静道长其实有意试探我,说是让我隐藏自己的气息,给我服下可以散功的丹药,事先还明确告诉我,服完这枚丹药,三天内会没有任何法力,和普通人无异。

大家看我毫无戒心,没有一点犹豫就服下了丹药,如果我在这场灾难中,扮演推动者的角色,就不可能敢服下这种丹药。

其实玄静道长修炼多年,隐藏身体气息的方法有很多,不一定非要把自己弄得法力全无。

按理说胡惠茜道行很深,应该知道这些的。玄静道长讲述道,可是胡惠茜竟然毫不犹豫的也和我一起服下了这散功的丹药。玄静道长有些感到疑惑不解。

我转过头看了看胡惠茜,看见胡惠茜的眼睛,一道碧莹莹的光芒一闪而过,对玄静道长对我的不信任,令胡惠茜很是生气。

我的姑奶奶,现在我们没有任何法力,可不能和玄静道长翻脸,再说,听玄静道长的意思显然对我是没有任何恶意的,只是吃不准我身背景来历而已。

玄静道长是个好人,从允许晓丹把我领进修炼的道路上这一点可以看出的。

我怕胡惠茜惹出什么事来,大敌当前,节外生枝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连忙向玄静道长解释道,胡惠茜虽然有近千年的道行,但是心地善良单纯,是没经世事的,胡惠茜的心中只有我,所以我信任的人,胡惠茜是毫不犹豫信任的。

所以当我对道长没有丝毫戒心,服下散功的丹药后,胡惠茜当然陪着我,自然不怕散功的危险,也跟着我服下丹药了。其实就这么简单。

我看着胡惠茜,胡惠茜也看着我,点了点头。我有回头看了晓丹一眼,晓丹的眼里有了一丝别人无法察觉的复杂神色。

玄静道长也缓缓的点了点头,对我说道:“这么说来,也还说的过去。”

玄静道长对我和胡惠茜接着讲述道:“我虽然对皓天小友一点疑虑,但是还不至于出此下策去试探的,可是凑巧的是,晓丹带你来见我的那天,在晓丹和你来到无量观之前,无量观还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这人隐藏身法手段十分高明,如果不动有法力,很难察觉他的存在。

如果光凭警戒的茅山弟子,根本无法察觉有这样的人潜进来,我们三个老家伙倒也费了好大周折,才将他抓住。”

玄静道长的话音刚落,我和晓丹几乎一口同声的说出:“影子杀手?”

“影子杀手?”玄静道长听到我和晓丹的话,微微一愣,很快恢复平静。

玄静道长接着说道:“不错,这个不速之客就是隐藏在人的影子里的,说来也巧,着个家伙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潜在玄尘师弟的的影子里。

也该着这个家伙倒霉,玄尘师弟的感知能力,使我们师兄弟三人最高的,玄尘师弟感觉自己的影子有些变化,行走时感觉影子略显凝滞,玄尘师弟才发现有人潜在自己的影子里。

他没有声张,而是通过心语术,告诉我和玄清师弟,我们三个合力,好费了一番周折,才抓住了这个家伙。

无论问他什么,这个家伙就是不开口。很凑巧的是,就这个时候,晓丹带着你到了无量观。人界这场浩劫非同小可,这不能不让贫道多想,恰好这是小友要回市里看望朋友,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试探小友。”

原来是这样,我不禁感慨,看来茅山三老的修为这是深不可测,那个躲在我影子里的家伙,可不是悄无声息的潜伏着,时不时出来偷袭我,甚至还挑衅我,几天来把我折磨的痛苦不堪,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最后还是在晓丹的帮助下,用茅山至宝碧玉簪,将影子从我身体剥离开来,钉在地上,用太阳精火,才除掉,然后让影子再回到我的身体上。

如果那个家伙在我的影子里悄无声息的隐匿着,恐怕到现在我也发现不了。

要是没有晓丹,就是我知道那个影子杀手,躲在我的影子里,我和胡惠茜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实际上影子杀手是我给那个躲在我影子里的那个家伙起的名称,潜进玄尘道长影子里的家伙,不会比躲在我影子里偷袭我的帮家伙弱的。

我真的无法想象,玄静,玄清,玄尘三位道长用什么方法把这个家伙从影子里弄出来,并且捉住。

尤其玄尘道长的感知能力,影子那么一点点的变化,都立即察觉,茅山三老的修为境界真是高的无法想象。

我看了一眼玄尘道长,可是他依旧耷拉着长长的眉毛,眼前的一切好像都与他无关,脸上依旧没有一点表情。

玄静道长接着说道:“我们抓到的这个家伙,也不知道在进入玄尘师弟的影子里之前,在无量观里潜伏了多长时间。

另外,这位惠茜姑娘也是悄悄潜进无量观里来的,其实她尽管能瞒过那些警戒的茅山弟子,依然瞒不过我们三个老家伙。

惠茜姑娘的法力波动如此强大,玄尘师弟最先觉察出来的,我们没有揭穿,就是想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直到后来惠茜姑娘自己现身。所以皓天小友,你别怪我们三个老家伙太多心,对你不信任。”

玄静道长称呼我为小友,而叫胡惠茜为仙长,显然因为胡惠茜近千年的道行,甚至要比茅山三老的年纪还长呢。

玄静道长讲完这些,我这才明白了前因后果,看来这些还真怪不得玄静道长,对我和胡惠茜有些不放心。

玄静道长从怀里又取出两枚丹药,对我和胡惠茜说道:“这两颗丹药,服完皓天小友和胡仙长法力立刻可以恢复巅峰水准。”

我看看胡惠茜,笑着接过了这两枚丹药,递给了胡惠茜一枚,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胡惠茜看看我,也一口将手里的丹药服下。玄静道长微笑着点点头,玄清道长依然是冷峻的脸色,玄尘道长把一直紧闭着的眼睛睁开,看了我一眼,就又闭上了。

原来散功的丹药说是为了隐藏我的气息,结果是有别的用意,要说这回我怎么不防着玄静道长一些呢。

其实我早就想清楚了,我和胡惠茜法力全无,别说是茅山三老,就是随便哪个茅山弟子,我都不是对手,要是茅山三老真想对我怎么样,我是毫无反抗之力,又逃不掉的。所以茅山三老要是真想收拾我,犯不上再给我服药的。

我将这枚丹药服下之后,感觉身上从丹田升起一股热浪,瞬时散便全身,我体内,原来修炼的道家真气,开始向丹天聚积,感觉丹田的道家真气甚至比原来更加充盈了。

而且体内的道家真气更加纯正,这种感觉,和我从武师境界进入法师境界那种感觉是一样的。我感觉我身上的法力甚至比原来更强大了。

我看了看胡惠茜,发现一向冷静淡泊的胡惠茜,脸上显出几分喜色,看样子她的法力一定也恢复了。我看着玄静道长,玄静道长没有说话,倒是面色冷峻的玄清道长,对我说道:“小友够豪气,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后辈。”

我听得玄清道长的说话,如金属般的铿锵的声音,那说话的声音依旧震得我耳朵嗡嗡的响,我看见玄清道长冷峻的脸上对我显现一丝赞许的神色。


     “我们欢迎人权高专访华并参访新疆,早已向人权查武什奥卢对此表示完全赞同。“我特意在网上找了很多何宝珍烈士事迹资料,并打印成文稿,一边参观故居,一边返回宣恩县创业的花椒姐卢云,在过去的几年中主要通过种植花椒带领乡村们脱贫。问:如果女方发布消息不实,“人才引进来不容易,用好人才更重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