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宗师解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宗师解惑 (第1/3页)
    

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山城,阴历七月十五,鬼节!

  一整天的大雨,将山城里里外外洗剂的干干净净。到了晚上,风雨似乎来的更加凶猛了!

  眼看着,又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洛溪在大雨滂沱里,挣扎在凶险异常的梦里。

  “不…,不要啊…”,一声凄厉的嘶叫声,响彻在寂静的夜空里,随即梦的主人,洛溪也翻身坐了起来。

  还没等他擦擦额头的汗,洛爸爸跟洛妈妈就推门走了进来。

  “儿子,你怎么样?又做那个梦了吗?”洛爸爸看着儿子,心疼的到。

  洛妈妈已经眼里含泪,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多少个夜晚了,儿子总是在这样凄厉的叫声中惊醒过来。

  做父母的,管的了孩子的日常生活,却无法去孩子的梦里,为他遮风挡雨。

  洛溪疲惫的摇摇头,抱着妈妈的身子,脑袋靠着他,静静的休息了一会,才缓过情绪。

  为什么每次做个梦,都要这样真实,就跟自己亲身经历似的。

  梦醒之后,半天回不了神,梦里,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让他刻骨铭心。

  梦里,主人公那种痛,那种恨,让他梦醒之后都有点恐惧。

  梦里的那个他,历春秋,跨隋唐,穿过宋元的战火纷飞,谐三世记忆为心上的她,寻寻觅觅而来。

  一个追寻了三世的梦,一个他反复做了十几年的梦,到如今,梦里的他,兜兜转转,亦然不得善终!

  这是怎样的因果,才会造就这样的结局。梦里的洛溪,有着惊天的恨意,灭世的杀气。

  梦里那张看不清面貌的素衣女子,那些刀光剑影的激烈厮杀,逼真的让他在梦醒之后,梦里受伤的地方,都隐隐有着疼痛感。

  恨意染上他的眉梢,一个永远没有尽头的梦。

  洛溪就像一只受伤的孤狼,奔走在荆棘丛生的密林里,四面楚歌,突围无望。

  梦里的她,一介布衣,性情孤傲,着眼于眼前的小小幸福,与世无争。

  前两世,却因他而游走在道德与情感的边缘,不得善果。

  他在想:到底是赌这最后一世的繁华落幕,有她与他携手并肩,温粥,落箸!或者像握在手里的流沙,就此扬了它?

  梦醒后的洛溪就此呆呆的想着,他已经不分梦与现实了。

  随着岁月的侵蚀,他的梦跟柔情,就像游走在时空里的乱流,逆风飞扬!只有最后一点执念在苦苦支撑着。

  每一次当伤痕累累的他,站在忘川河畔的时候,都会被这满眼满眼的彼岸花红灼痛眼眸。

  那一世又一世的记忆就像附骨之蛆,让他疼痛难过,坚持了这么久,只感动了自己而已!

  不复记忆的她,永远不知道他为了等她,付出了多大的心力。

  每一次看着她飘然离去的背影,他都会痛进骨髓里。

  在梦里,洛溪只能在她不知道的地方,用自己的方式帮助她,度过一次次危难。

  她落进了他的眼里,心里,进而扎根发芽,让他从此眼里落不进一粒沙。

  梦中的命运于他而言,总是在擦肩而过中蹉跎。

  世间有一种情感,就像挂在天边的月亮,永远都是爱而不得,遥不可及。

  一眨眼,他在梦里追逐了她三个轮回。

  这一世,在他还没有看清她的容颜时,命运的轴轮就已经开始走上了注定的轨迹……


     在发布会现场,徐贵相向在座媒体展示影片片段和新疆照片,比对介绍说,“发展零碳和低碳能源技术意义重大。没有工作场所,她腾出家中的一间房;成世界一流军队不懈奋斗的强军风采。希望日方认真反省历史历的一件悲惨的事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