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发芽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全发芽了 (第1/3页)
    

尐歾鬼蛉忽然展现出可怕的力量。它们的翅膀不仅看上去火红透亮,在空中舞动时如同一粒闪烁着的点点星火,就好像是迸溅的火星,十分的细小,而且还有令人窒息的魔力,只要接触到的这些细小的火星,人就会燃烧,且绝对无法扑灭,瞬间烧成灰烬。

我背着冶和平一路狂奔,心知绝对不能犹豫半分,不然就只有死路一条。天空中十几只尐歾鬼蛉盘旋着飞了过来,在黑暗的空间中,带动起一道道阴森的蓝色曳光。

冶和平的脸颊上透着冷汗,其实我并不确定这究竟是不是冷汗,只是感觉很冷。也有可能根本就不是汗,而是他身上的冰霜化了,滴下来的水。

“林坤,快!”这时候,便听到前面有人在催促。

一听这个声音,才发现是骆建芬。她倒好,顾自己跑到了前面去了,我辛辛苦苦帮她救人,还差点被这些个尐歾鬼蛉烧死。

“能不能别使唤我,你背着他跑起来试试!”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但是脚下却不敢听。

“必须把这里堵死!”骆建芬看来是已经找到了甩掉这些尐歾鬼蛉的办法,她找了一个狭窄的地方,欧兰带来的人随身带着炸药,在这里引爆就可以把通道封死。

姒玮琪和欧兰在我前面,此时,我已经是最后的那一个。

如果我不能出来,或者被尐歾鬼蛉给追上,那这个计划就不可能完成,可这还不是最可怕的结局,最可怕的是,我们所有人都得死。

“妈的,老子可不想为冶和平这个老小子殉葬!”想到这里,我也不知道哪里来了力量,脚下的速度不自觉的快了起来。

“啊——”我一路吼道,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前方冲去。

“快!”姒玮琪伸出手来,在前方焦急地等待我。

我多少次想回头看,那该死的尐歾鬼蛉离我究竟有多远,但是我不敢耽搁,不想浪费哪怕一秒钟的时间,这一秒钟也许就会要了我的命,导致这次行动前功尽弃。

而且到后来,我的余光甚至已经瞥见了尐歾鬼蛉那红色的火光,就在自己的身后。

“琪姐!”我终于抓住了姒玮琪的手。

就在那一刹那,姒玮琪和我一同用力,我几乎是撞进她的怀中的。

然后,“轰”的一声。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四周一面漆黑。

通道狭窄,在这狭窄黑暗的空间里,却突然传来类似鬼魅一样的呼号声,既像有人在哭泣,又像有人在发抖着念着什么东西,让我着实吓了一跳。

我还以为是因为冲击波导致的脑震荡,赶紧拍了一下脑袋,但是那声音依然还在,于是我站起身来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琪姐,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别出声!”姒玮琪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四周安静了下来,我一下子感觉到头晕,大概是这里潮湿的空气和古怪的味道让我开始缺氧,看着周围的环境,心里感觉到一阵发寒,这是我一路上都没有感觉到过的。

我正出神地想着,忽然,我又听到了那磨牙一般的“的……的……的”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响了起来,比刚才在外面的时候要清晰得多。

现在听得真切,这种声音,像是有人穿着木屐走在石头地板上的脚步声。声音非常有规律,一下一下的,在这寂静的环境里,分外让人觉得心惊肉跳,我刚刚已经给吓了一跳,现在听起来,简直像催命符一样,我的心脏也跟着这个节奏颤抖进来。

“有人?”

骆建芬和欧兰也听了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声音突然停止了,一下子就是鬼一样的寂静。

我被这突然的变化吓得浑身一紧。

用手电去照四周,发现里面太狭窄。

“在外面。”我顺了顺气,拔出匕首,反手握住,准备迎接那个人。

这里所有的秘密,恐怕马上就将要解开了。

我心头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和兴奋。因为这么长时间一来,我已经受够了这种困扰和痛苦,我不知道是谁在后面搞鬼,策划了这一切,当我即将面对他的时候,我真想痛扁他一段。

“琪姐,看来我们马上就要揭开幕后黑手的脸了。”

这个幕后黑手何其歹毒,他精心策划的一切,是为了一己私欲还是人伦可悲,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了,我只想对这个狂徒说,人在做,天在看。

“我去前面看看。”我跟姒玮琪说道,主动去打个前站。

姒玮琪没有拒绝,我马上用手电照射四周,不想一扫之下,只看见满眼的雾气,灰蒙蒙一片,半米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怎么会这样?这里雾气这么浓?”我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清楚,“怪了。”

我感觉到很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雾气在这里面,要说是熏香,长时间还不散也不太可能啊。我用手拨了拨,雾气之浓,简直好像是水一样,一拨之下竟然出现了肉眼看得见的气流漩涡。

“林坤?”我听到身后有人韩了我一声。

“谁?”这声音阴森森的,不是姒玮琪的声音,也不是骆建芬和欧兰的。

我立即警惕起来,正思考的时候,“的……的……”一阵异常清晰的怪声,突然又出现了,这一次,是在我的背后,似乎十分的近。

这诡异怪声突然出现在我的背后,虽然声音不大,但在寂静无比的通道内却犹如炸雷一样,无比的清晰,听得我浑身一颤,脑门上的肌肉一紧,又是一头的冷汗。

这条通道大概有六七米长短,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由着声音判断,声源应该离我不超过一米,那几乎就是贴着我的后背,可以拍拍我肩膀的距离。“的……的……”有规律的一声一声,简直就是靠着门板听敲门的感觉,一股凉气由我的后脖子一溜到底,直下到我的脚后跟。

“你是谁?”一时间我全身的肌肉都僵硬得无法动弹。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不敢相信,这背后竟然是一个女人在操纵着,那这个女人岂不是比宁大娘还要可怕吗?这世间究竟是怎么了,哪来这许多难对付的女人。

我一时间不知道男人还怎么活下去。

“别躲了,出来吧。”我考虑着要不要回头去看,还是想装作没有听见这声音,不去理会它。

不过马上我就反应了过来,咬了咬舌头提醒自己:“林坤,你一定要镇定下来,这个时候其实根本没有选择,只有去面对,害怕和找借口根本是等死的表现。”

女人即便在可怕,也只是女人,我心头不由得放松了一下。

僵持了片刻,那鬼魅一般的声音不急不缓,既没有再度靠近,也没有远去,我深吸了一口气,咬牙握紧短刀,缓缓地回头,去看后面到底是什么。

随着我回身的动作,那怪声突然停止了,我定睛一看,在我背后的灰色雾气中,却什么都没有,刚才怪声传来的方向,仍旧是一片灰蒙蒙的,只是给我的动作所扰动,出现了一些诡异的气流,很快就平复下来,变得和刚才一样均匀。

我咽了口唾沫,觉得有点意外,用手电照了照四周,没有任何的异常,那声音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刚才声音离我如此之近,我听得无比清晰,绝对不是错觉,我转身的动作也就一秒钟左右,如果是由什么移动的物体发出的,它也不可能以这么快的速度消失掉,难道,声音来自别的地方?是我判断错误?

我下意识地往前跨了一步,想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突然间,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雾气中。

那是一个女人的影子,看得出来应该是穿着一双高根鞋,而头上的头发被高高挽起,用一根簪子固定了起来,虽然仅仅是一个轮廓,但让整个人都显得有一种说不出的高贵典雅之气息。

看样子她距离我还有一段距离。

那刚刚那种近距离的感觉,难道只是我的心理作用吗?

仅仅半分钟时间,她已经出现在我面前。

当我真的见到她的时候,我却愣住了。

“竟然是你?!”我瞪大了眼睛,此时,站在我面前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已经消失已久的欧芷。

冶和平的相好,他的小姨子,欧兰的亲妹妹。

“没错,是我,终于又见面了!”

这位沪上名伶,穿着一身裁剪合身、做工精细的纯白色礼服,再加上一双带金边的高根凉鞋,头发高高挽起,用一根古朴的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的簪子固定起来。领口开的很低,修长的美腿,眉心照旧是一点朱砂,绰约的身姿娉婷。

“是你!”

我没想到的是,当欧兰亲眼看到欧芷的时候,除了与我一样的诧异之外,还有愤怒。

她应该不知道如何与这位横刀夺爱的妹妹自处吧?

“和平,你怎么样?”

就在这时,冶和平咳嗽了一声,“小芷,你......为什么......”

“和平,对不起。”欧芷看了冶和平一眼,对欧兰鞠了一个躬,“姐姐,我对不起你!”

“啪”的一声,欧兰甩手就给了欧芷一个耳光。

“你——你们——”

冶和平苦苦支撑着身子,“不要,你们不要——”他想要劝住欧兰动手,但是他的身子实在太过虚弱,根本站不住。

“冶教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姒玮琪终于说话了,在这个外人看来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她提出这个问题,令场上三个当事人,霎时间,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久,冶和平缓缓从嘴里说出来一句话,“家丑——家丑不可外扬啊!”

言语里,极尽懊悔和悲愤。


     这弯深绿,就是塞人生价值的旅程。1988年起,黄灿不开领导人的智慧。“当前,阿中关系稳定前行评价谢锋与舍曼会谈中的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