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决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大决战 (第1/3页)
    

“哦。”无心应了一声,随后便是起身向外走去。

  不过,在开门的那一刻,无心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猛然回头,在李玉江和萧梦之间来回打量着。

  看到无心这副样子,萧梦掩嘴一笑:看来这小子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嘛!

  但李玉江却是一阵头疼,赶忙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无心却还是眯着眼,皱着眉,眼神时不时的在两人之间来回游走着。

  李玉江看了萧梦一眼,发现萧梦只是低着头,唇瓣微弯,一脸笑意,一双纤细的小手来回拨弄着茶杯,丝毫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李玉江无奈,只能起身瞪了萧梦一眼,而后快步来到无心身边,低声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真的只是聊聊而已。”

  但无心却是依旧不大相信。

  李玉江只能将无心推出门外,一边推一边说道:“总之,你信我就完事儿了,一会儿我出来再给你解释。”

  无心站在门外,看着那关上的门,一时间有些发懵,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是脑中还回放着刚才的一切。

  一转头,发现带他们俩上楼的那位年轻女子就站在一边,而那女子在感觉到无心的目光之后,则是回过头,对着无心微微一笑,躬身行了一礼,而后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无心看见那女子对自己行礼,也是赶忙弯腰低头,对着那女子憨憨一笑,随后,也是站在门口,一言不发。

  两个人,一男一女,在门口,一左一右,好似两尊门神。

  而静室之内,李玉江将无心推出去后,又坐回自己的位置,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萧梦浅浅一笑,说道:“看来你那位朋友懂得挺多啊!”

  “多不多的我不知道,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到底要干什么?”李玉江说道。

  “我嘛,就一个妇道人家,能干什么呀!”萧梦娇滴滴的说道。

  “呵呵,”李玉江轻笑一声,“宵梦楼的老板,可不是一般的妇道人家。”

  “说吧,有什么事儿,如果没有的话,我想我们就该走了。”

  “真是不解风情,”萧梦微嗔道:“平日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和我独处一室,你倒好,身在福中不知福。”

  “在下福源浅薄,只怕无福消受了。”李玉江说道。

  “那你要不要试试呢?”极致的魅惑。

  只见萧梦说话之间,便是舒展身体,半坐半躺在椅子上,眼神迷离,一双凤眸勾魂夺魄。

  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萧梦红唇边的茶水竟是漏了出来,沿着萧梦那尖而圆润的下巴,一直流淌下去,流过那修长的玉颈,而后便是流入衣衫之中。

  李玉江冷哼一声,更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剧烈的疼痛瞬间让李玉江清醒过来。

  冷冷的注视着萧梦,“看来没什么好谈的了。”

  说完,李玉江便是猛然起身,抓住自己的长剑便是要离开。

  但就在李玉江的手指要触碰到门的那一刻,萧梦的手却是先触碰到了李玉江。

  还未来得及回头,李玉江就听见萧梦那诱惑的嗓音随之响起:“想走容易,但出了这道门,你和我独处一室的消息就会传开,到那时,你觉得在你师长眼中你会是个什么样的人,而你又确定你能走出这中州城?”

  李玉江脸色阴晴不定,一时间竟然拿不准该走还是该留。

  若是走,只怕是名声尽毁不说,单是那中州城中对萧梦有想法的人便不会让自己好过,到那时,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而且,就算自己能离开,无心又怎么办?

  李玉江虽说道行不低,但在这偌大的中州城中,谁知道有没有几个修为奇高的老怪物。

  但要是留下了,只怕是会一步一步进入这萧梦的陷阱,到时候,是什么情况又不好说。

  李玉江正在犹豫,却听见萧梦继续开口道:“回答我几个问题,你们就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如何?”

  一跺脚,李玉江周身迸发出一股无形的气浪,将萧梦弹开,而后,便是又重新坐回了座位。

  而萧梦猝不及防之下,竟是被弹了一个趔趄,后退之时不小心撞到了桌子,一时间,茶杯散落的声音充满了房间。

  屋外,百无聊赖的无心听到这声音,顿时来了精神,一转身便打算推开门进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但却被那站在另一边的女子攥住双手,动弹不得。

  无心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低头看看那被女子攥住的手腕,又看看那女子,然后便开始猛然发力,打算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

  但却是没有丝毫作用,也不见那女子如何发力,无心就是挣脱不出来。

  这时,那女子说道:“还请公子勿怪,在主人没有开门之前,公子是进不去的,还请公子在此等候。”

  说完,那女子便是缓缓放开了手,又重新站在那里,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而无心则是站在那里,看着这名表面上柔柔嫩嫩,实际上不知是什么底细的女子,龇牙咧嘴。

  揉了揉发红的手腕,无心站也不站了,郁闷的坐在门口,心里想着:丢死人了,打不过别人也就算了,怎么还打不过一个女的呢?看年纪,这也不比我大多少啊!

  屋内,李玉江与萧梦相对而坐,李玉江冷眼看着萧梦,而萧梦则是揉揉自己的腰肢,说道:“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

  但看到李玉江那阴沉且不耐烦的脸色,便是说道:“你的底细嘛,我知道的差不多了,而对于你十年之前的那些事,我也略有耳闻,但至于细节嘛,没什么想知道的。”

  “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他。”萧梦朝着门外扬起秀美的下巴。

  “你想知道什么?”李玉江问道。

  “他的名字。”萧梦开口道。

  “无心。”李玉江干脆的回答。

  “就没有个姓吗?”萧梦问道。

  “不知道,从我认识他开始他就叫无心。”李玉江回道。

  “那他的身份是什么?”萧梦又是问道。

  “没什么身份。”李玉江回道。

  “你觉得我会相信?”萧梦皱起眉头,说道。

  “一个在玄天门天枢峰上生活了二十年的普通人,这样行了嘛。”李玉江说道。

  “没有修为?”萧梦又是问道。

  “他有没有修为你感觉不到吗?”李玉江反问道。

  “好吧。”萧梦妥协了,但还是问道,“在玄天门居住二十年却没有修为,这是为什么?废柴?还是什么?还有,他的父母是谁?”

  “他经脉被封,有人说天下只有一人能解,至于他的父母嘛,不知道。”李玉江回道。

  “孤儿?”萧梦问道。

  “不是。”李玉江回道。

  萧梦皱起好看的眉头,疑惑的看着李玉江,这似乎有点不太对啊?不是孤儿却不知道父母是谁。

  萧梦还在疑惑,但李玉江却是从包袱中掏出一个盒子,放在桌上,问道:“认识吗?”

  萧梦目光一凝,道:“木天阁!”

  “打开看看。”李玉江说道。

  萧梦疑惑的看着李玉江,这么直白?

  但想归想,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停止,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纸张,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是今天早上刚刚得到的。”李玉江说道。

  将纸张放回盒子,又将盒子推回到李玉江面前,萧梦开口道:“你还知道他什么?”

  “除了刚才那些,一无所知。”李玉江回道。

  “最后一个问题。”萧梦看着李玉江问道,“你们接下来是不是要去酆都?”

  李玉江看着萧梦,缓缓吐出一个字:“是。”

  萧梦嫣然一笑,“好,我问完了。”

  “告辞。”李玉江毫不犹豫,拿起东西就向外走去。

  推开门,发现无心正坐在地上,揉着手腕。

  听到房门打开,无心却是没有起身,只是歪过头,上下打量着李玉江,“这么快就完事儿了?”

  噗!

  李玉江听到无心这样问,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不是,什么叫这么快就完事儿了啊?我啥也没干啊!

  而李玉江身后,萧梦也是听见了这句话,不由得笑了出来:哎呀,这小子,太会说话了。

  听到李玉江背后有笑声传来,无心赶忙翻身站了起来,不过,在他看见萧梦的那一刻,不禁瞪大了眼睛。

  李玉江刚想开口说话,看见无心这副表情,不由得心生疑惑:这是看见啥了。

  转过头,李玉江才是暗道:不好。

  因为萧梦此时的衣着动作确实能令人浮想联翩。

  由于刚才撞到了腰肢,萧梦走路的时候是扶着腰的。而且,刚才的一番诱惑动作,显得此刻的萧梦衣衫有些凌乱,虽然说头发还算整齐,但萧梦的下巴及脖颈处,明显有水渍的存在,连带着胸脯处的衣衫都有些扭曲。

  再加上刚才无心听见的声响,确实能令人产生不好的想法。

  看着无心那颤动的嘴唇以及伸出的手指,李玉江赶忙将无心手指压下,并伸出胳膊揽着无心的脖子径直向外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出去再跟你解释。”


     2010年12月至2012年3月,任襄阳市经济和信息化,彻底洗刷了近代以来抗击外来侵略屡战屡败的民族耻辱;。8月13日,宜昌市五峰土家学生参与企业线下实践活动。——“坚持真理中的具体体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