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早知道是这样》。

  陌涂为何不把邪枪放在空间戒指里,因为他自认为这样很酷!

  

  龙女背着大龙戟,姜晨夜背负药篓血剑,大哥萧白衣手握玉笛,自己好歹也得有个造型,不是吗?

  

  走在街道上,陌涂看到四处都贴着自己的画像。

  

  “郎皇通缉令,这云城,是郎王的地盘啊。”看着通缉令上郎皇印章,陌涂心中自语。

  

  “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带了个面具,不然身份泄露,这云城的护城卫估计第一时间就来抓拿自己了。”

  

  “打听一些消息就离开,去天武学院。”陌涂最终下了决定。

  

  找了一个普通百姓,打听到逍遥楼是云城最大的酒楼,陌涂来到这里。

  

  逍遥楼果然气派十足,至少要比海天楼要气派很多。

  

  毕竟海城是大秦皇朝势力中的小城,而这云城虽然不是最强的城市,也能排进前三十了,并且这云城离天城也很近,想要去天城的人,基本上都会路过云城。

  

  “客官,吃酒还是住宿?”刚进入逍遥楼,小二就一脸殷勤的跑了过来。

  

  “吃酒。”陌涂点头,拿出两块上品灵石丢给了小二。

  

  “好嘞,客官这边请。”小二接过灵石,将陌涂领到了一个靠窗户的座位。

  

  “上几个菜,两壶酒。”陌涂吩咐道。

  

  “稍等,马上就来。”小二作揖,然后离去。

  

  陌涂打量着四周,逍遥楼生意很好,整个一楼大厅都坐满了客人。

  

  而陌涂在打量别人的同时,也有人在打量着他。

  

  很快,酒菜已经上全,陌涂又丢给小二十多块灵石,小二兴奋的连声道谢。

  

  “客官,有什么吩咐,尽管喊我。”

  

  陌涂点了点头,目送小二离去之后,独自饮酒。

  

  过了许久,也没有听到有价值的消息,两壶酒也快喝完了,陌涂准备起身离去。

  

  “不介意我坐这里吧?”一道天籁之音传来。

  

  陌涂一愣,抬头一看,一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庞印入他的眼中。

  

  在他面前,是一位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十六七岁的少女,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小嘴,涂抹着粉色的唇红,玉脸毫无瑕疵,肌肤如雪。

  

  如果倾城给人是那种天真无暇,活泼可爱,顾络卿给人冰清高冷,不可亵渎的感觉,那这少女,给人的感觉就是弱不禁风,娇柔似水。

  

  楚楚可怜,小鸟依人,这是陌涂给少女的评价。

  

  少女身后跟着两位老者,一位老头,一位老妪,一看就是那种老妖怪。

  

  陌涂环顾四周,发现大厅里已经没有座位,只有自己这张桌子坐着自己一个人。

  

  “请。”陌涂伸手示意。

  

  少女微微一笑,然后坐在了陌涂的对面。

  

  两位老者并没有入座,只是恭敬的站在少女的背后。

  

  本来打算离去的陌涂,也没想着离开,只是默默地喝着酒。

  

  少女在老妪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然后老妪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壶酒。

  

  “道友,相遇即是缘,一起喝一杯?”少女为自己盛满一杯酒,然后望着陌涂。

  

  “谢谢,不必了。”看着少女的表情,听着她柔弱可惜的声音,陌涂差点答应。

  

  但是萍水相逢,他也不知道少女是什么人,也不愿与她有太多的交集,直接拒绝了。

  

  少女微微一笑,开始自饮。

  

  “听说陌涂来了云城,兄弟们,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一起去找那陌涂?”突然,在不远处的一桌,有人开口说道。

  

  陌涂瞬间来了兴趣,竖着耳朵,凝神聆听。

  

  而他对面的少女,也是侧耳倾听,目光更是放到了那一桌四人身上。

  

  “消息可靠吗?”其中一人问道。

  

  “可靠,听说早上有人与他还在城外大战了一场,不过被那陌涂跑了,很有可能已经进入了云城。”刚才开口说话的人说道。

  

  “道兄,你说的可是真的?”又有一桌客人追问。

  

  “千真万确,不知道诸位有兴趣没有,诛杀陌涂不但能得到郎皇的悬赏,还能到悬赏阁领取赏金,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哈哈哈,道友,你也太小看那陌涂了。那少年在秘境之中可是斩杀了郎皇之子郎毅,更是连大魔王任千秋的儿子都杀了,我们这些人去找他,还不够给人家塞牙缝。”有人大笑。

  

  “言过其实,据说陌涂斩杀郎毅,诛杀大魔王之子,是有人帮忙的。就拿窟海龙女来说,那可是窟海走出来的人,窟海多神秘,我们修炼之人都知道,有龙女帮忙,陌涂斩杀郎毅和大魔王之子

“這是什么地方?”看著平滑的山壁,陌涂眼中充滿了疑惑,并且心中有一絲不舒服,那種感覺說不出來,總之非常沉悶。

“這就是我守護的地方。”野人伸出手,輕輕撫摸著山壁。

奇怪的景象出現了,在野人的手放在山壁上后,山壁竟然出現了一絲絲漣漪,就好比波浪一般,很神奇。

“這是一方凈土,等了一千多萬年,終于等到了即將開啟它的人。”野人喃喃自語,眼中盡是惆悵,每一次臨近這里,失去記憶的她,總......

苏樱拉着她的手,笑道:「现在他本不该再想她,本不该再痛苦

不可能,虛月自認可是虛神時空同輩頂級強者,怎么可能拿不下這個不男不女的家伙。

同樣,靈宮也意外,在第五大陸,她是得到陸隱通知,自愿被抓才能被偷襲成功,不過即便早有準備,以虛季和虛月的力量,同樣可以將她抓走,她只是落快速,而且一双眼睛,还总是本能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简直就好像是身处于原始森林当中的猎豹一般,那骨子里面的精气神,可是与看上去的那是截然不同。

也因此,唐善完全没有了要趁机逃跑的想法。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早知道是这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剑归来

葆星

一剑归来

醉枕山河

一剑归来

虫2

一剑归来

王风

一剑归来

王大布

一剑归来

晨安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