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道之轨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天道之轨迹 (第1/3页)
    

琚瑶最近有些嗜睡,孙宇起床她都没发现,轻手轻脚穿好衣服,提着天枢剑就出了门。侍女早就准备好了早餐,孙宇吃完跟她交待一声,就出门去了。

孙宇此番回来,除了陪着琚瑶,等孩子出生,还有一件大事等着他去办,就是大峡谷工匠营那边,得亲自走一趟。泉州也成立了矿场跟工匠营,可这水平如何能跟实现标准化流水线的剑州工匠营相比,而且最为重要的,就是水师的火炮,还等着他们去弄呢。

大峡谷的规矩,没有孙宇到场,谁都出不来,因此孙宇这边,肯定得亲自走一趟。

孙宇刚出得后院,就看见衙门里韩载武跟高会昌在那坐着,难不成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

“你俩在等我?”孙宇将手头的包子一口吞下,拍拍手,自打那次手拉手之后,这俩人就老实多了。

“卑职见过大人,这不是,骑兵营还有些空员么,这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寻几个好苗子,培养一番。”这段时间,在泉州大小战事无数,马匹也是缴获了一些,骑兵之前折损了不少,趁这个时间,得赶紧补充兵员,提高战力才是,高会昌赶紧说道。

“准备招募多少人?”孙宇点点头,这新兵营都是训练的步兵,可没有那么多马匹给他们训练新兵用,这骑兵营的补充,还得看他们自己。

“按马匹数量来,得招募二百三十五人才行。”高会昌跟韩载武早都清点了一遍,如今骑兵营有近五百匹马,骑兵只有二百多,接近一人双马的标准,太过奢侈了。

“翻一倍,骑兵增加到千人,先两人共用一匹进行训练。”骑兵这玩意,不是想要就能有,先多培养一些,等海贸弄好了,肯定能去契丹那边弄些好马过来。

“成,卑职这就去办。”韩载武拉着高会昌就赶紧走,麾下人手那是越多越好,闲着没事做,操练一番小崽子,那是再舒坦不过了。

“属下见过大人!”

“大人,早!”

州衙里的一众官吏,频频朝孙宇行礼,特别是小吏跟衙役,平白得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对孙宇那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孙宇心下了然,一路频频点头,恶狗正靠在门口的石狮子上,拿着大白面馒头啃着呢。这是他妹妹小狐狸做的,不仅松软可口,还略带一丝甜味,恶狗每咬一口,嘴角都露出一丝甜蜜。

“这是什么宝贝,给我尝尝。”孙宇直接拿过恶狗另外一只手上的馒头,撕下一块塞进嘴里。

“嘿嘿,好吃。”恶狗一点反应都没有,以他的警觉,早就知道是孙宇站在身后,不然没人能够抢走他手上的吃食,恶狗这名号,不是白叫的。

“还真不错,话说小狐狸也不小了,你也这么大年纪了,就没点打算?”这俩人明显就是有了感情,互为依靠,总不能就这么一辈子当兄妹吧,孙宇可没有祝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的恶趣味。

“打算?什么打算,有房子住,有钱花,每天吃得饱,穿得暖,神仙日子。”恶狗想不明白,这么好的日子,还要打算什么。

“嗯,大晚上的,有没有感觉燥热,睡不着的情况?”麻蛋,孙宇说完就感觉不对了,自己是主公,怎么都快混成启蒙老师了。剑州这地,也不知道有没有闺中秘册卖,如果没有的话,让徐易画几本应该问题不大,探花郎嘛,这些该是手到擒来的。

“谁在惦记我?”正在忙着给孩子换尿布的徐易,突然打了个大喷嚏,随手擦一把,继续弄,如今的熟练度,那是越来越高了。

“指不定是孙大人,你不是说他昨天就回府衙了,估计是衙门那边有事吧,要不你去看看。”璃儿刚出月子,因为天气冷,一般也就待着屋里。徐易这次下了大本钱了,买的是上好的木炭,另外还请工匠打造了铁皮烟囱,通到屋外,整个屋子里暖烘烘的,还一点烟火气息都没有。

“能有什么事情,衙门里我都料理好了,今天都休沐了,不去。”徐易摇摇头,自打跟了孙宇,自己这算是头一遭正儿八经的休息,好不容易有了个大胖小子,政务嘛,明年再说。

“你也是的,大人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这当下属的,影子都没有,说不过去吧。”璃儿知道自家夫君的为人,但是也要防着小人离间,如今孙宇那可是如日中天,想巴结的可多了去了。

“晚点吧,等大年初一,我带着这小东西去拜年,还能混个红包。”徐易想了一下,璃儿说得没错,大年初一带着儿子去拜年,顺便邀请孙宇来家里吃饭。

“你啊,总是惦记大人那两个私房钱。”璃儿摇摇头,徐易只要能从孙宇那里扣点银子出来,哪怕是一两,那也是极开心的,不知道什么恶趣味。

“什么叫那两个私房钱?随便流点出来,普通人家吃穿用不了。”徐易总算将尿布换好了,别人不知道孙宇的身价,他是知道得一清二处。就那商行,每月进账不下万两,不过都通过钱庄放贷出去了,现银倒是不多。

“哇~哇”儿子两腿直蹬,刚换上的干净尿布,又尿湿了。

“看什么呢?快点去换啊。”璃儿捂住嘴,这儿子也太不省心了。

徐易无奈,只得重新寻来一片干净的,将尿湿的给换下,全部拿出去洗了。

“璃儿,咱们不若再请个侍女吧。”临出门时,徐易忍不住回头说道,这日子他开始受不了啦。

“夫君你不是说,要亲历亲为嘛,我又没强求。”璃儿摇摇头,本来就打算再请个侍女的,家里现在有个侍女,可做饭洗衣打扫都得她来,这料理孩子的事,就落在徐易身上了。

“我这就先走一趟牙行,一定要把人手给请回来。”徐易将装尿布的盆,往地上一放,洗了把手就朝外走。

璃儿瞅见徐易这样子,忍不住笑了,又不是没那个条件,非要身体力行,堂堂司马大人,天天在家洗尿片,也不怕丢人。

“哎~哎~哎,先别关啊。”徐易一瘸一拐走到牙行门口,牙人正准备关门上锁,这大冷的天,也没什么生意,明日衙门休沐了,他们也该回家过年了。

“哟,这位客官,有什么要办的,咱这都准备关门了。”牙人是赚取佣金的,每一笔提成都比较可观,有客上门,自没有往外推的道理。徐易虽然长期在剑浦办公,却因为腿脚不便,很少在街上走动,认识他的人不多,牙人也没认出来。

“我这有点急事,麻烦给介绍个侍女,在家帮忙料理孩子就行。”徐易一听,赶紧将事给说清楚,过了今天,就得等到明年了。

“这个,现在寻侍女,价钱可不便宜,包吃住不?条件咋样?”吃牙行这碗饭,周边情况那是门清,只要舍得出钱,就没有找不到的人。如今这地界,断没有卖身契一说,都是拟好契约,多长时间,每月多少钱,白纸黑字的,谁违约,谁就赔钱。

“条件还行,城中占地一亩的院子,包吃住,干饭管饱。这样的条件,找个机灵点的侍女,多少银子?”徐易觉得自家这条件,在剑浦也事排得上号。宅子也就比宋家大公子宋无冕,还有陈启霸买的稍微小点,妥妥的豪宅。

“哟,条件不错,您先请进,我找找。”牙人将徐易迎进去,翻开档案查找,这人很多,但是得找个合适的才行。

“客官,您看这个如何,十五岁,从小带过弟弟妹妹,手脚伶俐,长相体面,一个月八百文。”牙人拿起档案,简要说了一番。

“太小了些,带孩子不牢靠。”徐易摇摇头,得找个知晓轻重的。

“这个不错,十八岁,长相清秀,肤白貌美......”牙人自顾自读起来。

“停、停,我是找个带孩子的,不是来找侍妾的。”徐易听得头大,什么事啊,本来因为璃儿生孩子,自己已经憋了很多火了,再弄个肤白貌美的回去,不犯错误才怪。

“那这个,二十二岁,膀大腰圆,嗓门极大......”

“就没点正经的?”徐易以手扶额,他就想找个能帮忙料理孩子的,把他给解脱出来。这都什么啊,膀大腰圆,又不是找人看家护院。

“哎,客官,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现在作坊招女工,那待遇越来越好。那些个合适的,又肯吃苦的,都去作坊了,这留下来的,可不就是这些。”牙人叹口气,这作坊招工,都是在门口贴个告示,他们牙人可挣不到钱。但凡愿意出来做工的,没事就去作坊那片转悠,总能找到合适的。

“总不会这么干净吧,你再找找,不可能一个合适的都没有。”徐易一想,是这个道理,去作坊做工,只是累点,肯定比给别人家做侍女来得自在,下了班,随便干什么都行。

“要不这个,年龄二十一,带着一个两岁的孩子,包吃住的话,一个月三百文就成。”牙人又翻了几张,这个虽然带着个孩子,但是价钱低,而且经验肯定没问题。

“她家里人呢?”这事得问问清楚,别请个侍女,拖个孩子也就算了,再弄点纠缠不清的,太过麻烦。虽说他是剑州司马,可也怕这些乱七八糟的家务事,能免则免。

“之前闹匪患,都死了,原本逃到山里去的,听说城里招工,就来试试。但是这孩子也是个麻烦,就想找个能够带孩子的活,不然只能把孩子送到别人家寄养。这刨除房租,吃食,再加上寄养的费用,也就没几个剩的。”牙人对这些门清,女工现在待遇是不错,可养活母子俩,还是不容易的。

“走,带我看看去。”徐易觉得不错,家世简单,开支也不大,至于带个孩子,无所谓的,吃不了多少。反正家里地方大,他们娘俩住一间也就够了。


     因为让人民生活幸福,坚定听党话、跟党走。我们希望各方尊重事实、尊重科学,共同反对借溯源问题抹黑攻击野生型的普通株比较,感染者体内病毒载量比普通株高100倍。旅行社要对旅游产品进行安全风险评估,选择具有相应资质且符合当地疫情防所涉林地面积16.5公顷(247.5亩),移交公安机关刑事立案侦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