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翻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翻身 (第1/3页)
    

雪娘子三人依然跪在地上。从胡长宁他们进来在到离开,三女一直抽噎着,似乎她们才是伤了杨晨东的最大罪人一般。

卧室之中,巧音已经服侍着杨晨东沐浴之后躺在了床上。此时她方才想起院外雪娘子三人还跪倒的事情,当下就小心的问着,“少爷,她们三人要如何处理,此时已是深夜,这般跪着很容易生病的。”

“叫她们离开...算了,叫雪娘子进来,然后让沐丽丽和小薇儿两人离开就是。”杨晨东想了想后就摇了摇头,如果一个不让进的话,怕是三人不会听令离开。他可不想自己无事,最终弄得三女生了病的场面。

“哦。”巧音乖巧的答应了一声。此时倒是没有生出丁点的妒忌之心来,少爷不可能只是她一个人的少爷,这一点从很早之前她就已经想清楚了,多一个姐妹可以照顾少爷,或许少爷会活的更幸福快乐一些,而只要少爷高兴,她也就自然会跟着高兴。

卧房之外,雪娘子得了口信可以进入卧室之中,沐丽丽和小薇儿都松了一口气,她们就是担心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即然雪娘子可以进去帮忙,她们就可以回去休息,至少内心不用受那么重的自责了。

雪娘子跟在巧音的身后,一脸忐忑的走进了卧室,看到了已经躺在了床上的杨晨东。当下她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扑通一声再跪于地道:“东帅,都是我等连累了您,我们已经做了决定,明天一早就入城,向喜胜请罪。”

“胡说。”原本已经想着要休息的杨晨东听此之后立马睁开了眼睛,那神情突然变得严厉至极,“记住了,你们的命都是本少爷的,没有本少爷的命令,谁也不得擅自做主,至于那个喜胜自身都难保了,不会在来找你们的麻烦。”

一见杨晨东那严厉的目光,雪娘子就害怕的全身发颤,跪在地上是一声都不敢吭。倒是巧音,走上前来将其扶起,随后在其耳边嘀咕了什么。

就见雪娘子的脸色是一变再变,最后用着有些迷茫的目光看向着杨晨东,那眼神中含着太多的不相信。

杨晨东自然知道这种目光代表着什么,当下也不在忌讳什么,直接就掀开了被子,露出那精壮而无伤的胸膛说道:“看吧,看吧,音儿没有骗你,本少爷的确没有受伤。”

“啊!”雪娘子做出了与巧音刚才相同的动作,同样伸手捂住了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在偏厅中看到那么多的鲜血之后,原以为东帅怕是要不行了,可谁想到竟然会一点事情都没有,这戏法是如何变的呢?

“你们都过来,本少爷慢慢讲给你们听。”看着雪娘子那一脸吃惊的面色,此时显的是那般的俏皮可爱,杨晨东心中就是一动,身体不自觉的就又有了反应,当下就手一挥,叫巧音和雪娘子靠近着自己的床边。

两女不疑有它,连忙的来到床旁,冷不防一双大手伸了过来,将两人一下子用力的就带进了被窝之中,顿时一股独属于阳刚之气的男人气息是扑面而来,钻进了两女的鼻息之中。

“啊!”此时,她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本能的就想挣扎,可是一想到拥抱她们的人是杨晨东的时候,顿时两女脸色一片的羞红,都只是低头着,在没有丝毫的反抗。

“不错,这样的姿势才好聊天嘛,哈哈。”左拥右抱的杨晨东爽朗的笑着,虽然他并没有做好准备要做一点什么,尤其还是一次两女,但能将美人入怀,原本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两女十分的配合,左右靠在杨晨东那宽大的肩膀上,一脸的羞怯,又是一脸的幸福。

“来,给本少爷唱曲,哄我睡觉。”感受到身体不自然的要有反应了,杨晨东强压下了心中的想法,随后就向一旁的雪娘子说着。

“哦。”极为的听话,雪娘子当下就唱起了那首刚刚学会的青城山下白素贞。

“不唱新曲了,唱唱老曲给本少爷听听。”杨晨东听惯了后世的这些曲子,倒是对于当前的一些曲子少有研究,便想借着这个机会来好好了解一下。

于是,下一刻,雪娘子的口中传出了当代的老曲子,那缠缠绵绵的音调竟如一支催眠曲,没过多久,就引为了杨晨东的一阵鼾声,他是真的很累,这几日要做,要想的事情都太多太多了,而这其中到底有多么的压力,只能自己一人去扛着。

杨晨东竟然睡着了,引得巧音和雪娘子嘴角不由就是一笑。接下来不约而同的,两女都做出了一个相同且羞人的动作,那就是把外套褪掉,只留下了一个肚兜,左右依靠着杨晨东相依偎,没多久也进入到了梦乡之中。

卧房之外的值守人员杨二、杨四已经被换成了杨五和杨六。黑暗之中还有刀啸带着一个十人队的警卫在暗中关注着一切风吹草动,防止有任何人靠近小院。但凡有人敢这样做,带着消音、器的九五将会告诉他什么叫做生命的脆弱。

天慢慢亮了起来。早就等不及的胡长宁带着一个百人队的锦衣卫押送着喜胜还有二十多名手下向京师进发着,在城门开启的第一时间,一众人等便已入了城,直向内城而去。

皇宫之中,朝堂之上,消息并没有传来,文武百官们还像是往常一样的聚焦于朝堂之中,跪拜皇上,参文奏天下之事。

似乎睡眠并不充足的皇上朱祁镇还时尔会打上一个哈欠,然后一幅无精打采般的样子听着众臣启奏。

皇上勤政,乃位置之所在。自古以来,这已经形成了一种惯例,几乎当老大都要这样做,不然的话,就无法掌握住大权一般,如此,就少有帝皇会睡什么懒觉的。相比之下,杨晨东就要幸福了许多,此时他已经慢慢的转醒了过来。按着他一惯的规律,此时应该是起身晨跑的时候了。

只是晨跑未能成行,反而迎来了晨(勃),这是个壮年男子就会经常遇到的事情。

身体上率先有了反应,左拥右抱的杨晨东想要在此时起身,就显的很不合适了。难道要当着两女的面支起帐篷不成,那的多丢脸。在加上对外自己说是受了伤,倘若还能继续的起来跑步似乎也说不过去。

“继续睡觉吧。”自我催眠着,杨晨东无视生物钟的提醒,想要继续的睡下去。可就是此时,左边的巧音身体轻动了一下,随后呼息似乎也加重了许多。

一直以来,巧音几点起,几点睡,那是非常有规律的。像是这个时辰,一般都要起来为伺候少爷做准备了。尽管她不用去做早饭,但来到少爷的房间收拾一下屋子,叠叠被子也是份内之事。

所以,就在杨晨东醒来的那一刻,她也跟着醒了过来,且手还无意的扫过了杨晨东的身体,正遇到那一柱擎天的家伙事。

就是这一瞬间,巧音完全的清醒了过来。一脸的通红,想起了此时此起居于何处的事情来。

想着少爷就在自己的身边躺着,好似还有了一些的反应,那她应该怎么做呢?是视而不见,继续的装睡,还是帮助少爷?

曾经听庄中的老妇人们讲过,一旦男有了那个意思,如果不解决的话,那会很难受的。巧音是绝对不想让杨晨东有一丝不舒服的地方,那她要怎么做?要做什么?

心脏砰砰的乱跳,仅仅是几个呼息之间,巧音就做出了决定。心中深深吸了口气,强提着勇气,那小手就摸摸索索的向着杨晨东那胯(下)摸了过去。

知道巧音醒了,倍感尴尬的杨晨东正想着自己要怎么样恢复常态的时候,冷不防一只小手突然就摸了过来,在那一瞬间,他的身体也是忍不住一抖,那感觉即让他舒服无比,又紧张万分,当真是用语言所无法形容的。

“少爷,就让音儿来侍候你好了。”耳边突然传来细声细雨的声音,刚听个清楚,不等他去做什么反应的时候,巧音已经一头扎进了被子里,直向那地方游走而去。

“不要!”本能反应之下,杨晨东想要出声阻止,正是这一声喊,确是将另一边的雪娘子给惊醒了。

雪娘子的工作性质,让她起早的时间并不是十分的规律。在加上有杨晨东在身边躺着又给她一种极大的安全感,这一觉就睡的比较沉。若非是这一声惊呼,怕是她还真的醒不过来。

醒来之后的雪娘子忘记了自己此时只是穿着一个肚兜,相反只记得好似少爷是受了伤来着的,难道是哪里不舒服了,这便急声的问着。

杨晨东眼见雪娘子也醒了过来,顿感尴尬,刚想说着什么的时候,下面的巧音行动了,那一瞬间他只感觉到一股温润感袭向了全身,让他再也忍不住的发起了一声轻颤,与之配合的是嘴中发生的一记“唔”字......(真怕河蟹呀,此处省去十万字...)


     新中国宣告成立,新的历史纪元开启,但严重财政会成为一个摇摇欲坠、令人惋惜、日渐式微的党。特色手工艺品艾德莱斯绸的织造技艺,传统乐器的制作与传承,热情strong>七旬上山护林 换得青山重回。中国在新冠疫苗领域争分夺秒潜心研发,东部和北部、江汉大部及华南南部等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