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端木天之陨(求月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端木天之陨(求月票) (第1/3页)
    

李赫抬头一看,只见这位姑娘身材窈窕,清秀而不失英气。

俩人相对而视,沉默无言良久。

突然,墙外传来一阵喧闹声,打破了俩人之间的沉默:“那毛贼咋没影了?给我到这府里搜查。”随即,大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李赫这才发现自己还跪着,连忙站起,对着那姑娘尴尬的笑。

那姑娘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转身向大门款款走去,令仆人打开大门。

门外一护卫:“姬尚府搜查贼人,可在你们府中?”

那姑娘:“不在。朝廷命官的府宅,岂有贼人?”

护卫起了疑心,蛮横的说:“以防万一,还是搜一搜的好。”说完,就要招呼众护卫闯进李馈府。

那姑娘挺身而出:“大胆!李馈的府邸,你们也敢擅闯?”

护卫不依不饶:“那贼人在姬尚府闹事,我们是奉命抓捕。”

那姑娘:“你们可曾亲眼看见贼人进了我李家府邸?”

护卫一愣:“没有。”

那姑娘:“你们可有官府的海捕文书?”

护卫心虚起来:“没有。”

那姑娘:“你们一没有看见贼人在我李府,却擅自私闯,这是无礼在先;二来没有官文,这是枉法在后。姬尚大师德高望重,断然不会行此下策。必是你们这些奴才擅自行动,姬大师平常是如何教导你们的?”

那些护卫没想到这姑娘看起来瘦弱,却有如此胆识,再不敢往里闯。那护卫心有不甘,也只得向那姑娘拱手致歉:“我等失礼,多有打扰,请姑娘息怒。”说完,领着众人退去。

见众人远去,一直躲在暗处的李赫,上前向那姑娘致谢:“谢谢姑娘解围。敢问姑娘芳名?”

那姑娘:“我叫李心雨,李馈正是家父。”

李赫猛地惊醒:“李姑娘,快带我去见令父,有大事。”

李赫跟着李心雨,见到李馈,将今晚在姬尚府发生的事悉数相告。李心雨在一旁听了,偷笑不止。李馈恼了:“你们两个,简直胡闹,擅自闯进到姬尚府就算了,还不好好论道,却去爬墙偷看美女。”

李赫羞愧:“李大人,是我们不对,您后面再骂,现在先想办法把卫大哥救出来要紧。”

李馈稍加思索:“卫起的确将才难得,你现在随我去向狄侯爷禀报,看看他如何定夺。”

李赫随着李馈来到狄侯府,又将今晚在姬尚府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狄侯爷又好气又好笑,思忖良久,对李赫说:“无妨,明天一早,你直接去姬尚府谢罪讨人,姬尚大师是学界泰斗,素来喜爱才学之士,必不会与你为难。”

第二天一早,李赫早早来到姬尚府,请门外的侍卫通报,说是李赫拜访。

不一会儿,府中奴仆出来,带着李赫去见姬尚。姬尚本来一脸严肃,一看到李赫,立马笑颜逐开:“这不是昨晚论道之时,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李赫公子吗?”

李赫连忙行礼:“承蒙姬大师记挂,晚辈倍感荣幸。今日前来,特向大师道歉,昨晚,晚生与朋友前来赴宴,极为尽兴,忘乎所以,一时失了体统,搅扰了贵府的清净。晚生在此向大师诚挚谢罪,恳请大师对我朋友网开一面。”

姬尚笑了:“年轻人嘛,年少轻狂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李公子不必担忧。来人,将李公子的朋友放了。”

须臾功夫,卫起被带了进来,脸上还有些淤青。李赫向姬尚大师致谢拜别,与卫起一齐出了姬尚府,上了马车。

卫起正襟危坐,一言不发。李赫心里惶恐:“卫大哥,您的伤势如何,可有大碍?”

卫起也不答话,只是狠狠盯着李赫。李赫被盯得心里发毛:“卫大哥,您倒是说句话。”

卫起冷不丁蹦出一句:“谁是毛贼?”

李赫连忙赔笑:“卫大哥,误会,别生气。小弟我当时想,与其我们两个一起被抓,不如留一个回去搬救兵。您看我今天一早就来了,我是特别担心大哥受了皮肉之苦。。。。。。”

卫起不等李赫说完,怒吼一声,扑了上去。

马车发出阵阵剧烈的晃动。。。

李赫、卫起回到狄侯府,向狄侯爷请罪。狄侯爷旧事不提,就问了卫起伤势如何。卫起:“谢侯爷关心,末将粗人一个,这点皮外伤不算什么。”

卫起无碍,狄侯爷宽心了许多。狄侯爷见李赫一直低着头,遮遮掩掩,心里纳闷:“李公子,是否有事,请抬头说话。”

李赫支吾半天,只得抬头,只见右眼偌大一个黑眼圈。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狄侯爷言归正传:“好了,说正事。今早豫王召集百官,已宣布由李馈大人担任丞相之职,主持变法工作。”

李赫、卫起纷纷向李馈道喜。李馈向狄侯爷拜谢:“承蒙豫王、狄侯爷赏识,委以要职于在下。李馈一定竭尽所能,以报答大王与侯爷您的知遇之恩。”

狄侯爷:“豫王殿下已经正式批准励农耕、平粮价之法。对此二法,陛下赞赏有加,就连姬侯爷也多有美言。但是,豫王言语之间,似乎还有不尽之意。”

李馈琢磨片刻:“变法,因战败而起。如今,这两条变法皆是整顿内政,并无强军之效。豫王殿下莫不是还要我们献上强军之策?”

狄侯爷捋了捋胡子:“李大人此言有理。各位可有什么治军之策?”

众人沉默半晌。李赫应答:“不如推行“武卒”之法。”

狄侯爷:“什么是武卒之法?”

李赫:“我豫国地处中原,常受四国侵扰,而将士人数有限,难免首尾失顾。小人以为,兵在精,而不在多。不如打造一支精锐之师,就叫武卒好了。”

卫起:“如何打造武卒?”

李赫:“首先,挑选精壮之士。从头到脚身披头盔、重甲;这些人必须能够拉开十二石的弓弩,背的动五十只箭矢,手持长矛,腰佩利剑,携带三天口粮;还能够在半天时间之内,跑完一百里路,才可以入选武卒。”

李馈:“条件如此苛刻,恐怕无人会来应选。”

李赫:“入选武卒的,就分他土地,并免除他全家的徭役和赋税。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狄侯爷思忖片刻,赞道:“武卒之法甚好,李公子果然才略过人。明日,我就将武卒之法禀报给陛下。”

另一头,姬侯府内。姬侯爷正与一个年轻人密谈。

那年轻人:“侯爷,今日在大殿,豫王陛下宣布李馈做丞相,您怎么不提出反对?说到变法之事,您反而还大加赞赏,这是为什么啊?”

姬侯爷微微一笑:“田错,你有所不知,狄处和李馈那些人,正在一步步走进我设的局。”


     我不把最近几个月的(中欧关跺害鍖栧缓璁剧殑閲岀▼纰戙”江晓云觉得,她遇上了一个“好校长”,才能做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抗战胜利后,由于内战爆发,各解善广大牧民居住环境的重要举措。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