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气朝元(第三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五气朝元(第三更) (第1/3页)
    

雷宇本就中毒,身上的一部分内力,压制着毒素攻心,不得施展内力,一旦动用内力,势必导致毒素流动加快,届时,别说是一个月,就是三天也挺不过去,于是在与木可可的打斗中,雷宇只得用外门的功夫,一手灵巧的匕首,用的精妙绝伦,刺、抹、削,与木可可打了二十余招,但木可可实属了得,雷宇的攻势,总不能摸到他半点,木可可的扇子,反而几次差点点到了雷宇的穴道!

雷宇知道木可可是个劲敌,只怕凭借自己的外门功夫,拿他不得,心中一想,何不如撤退,从长计议,于是连攻几招,把木可可逼退。

木可可看出雷宇想走,岂能让他如愿,利用轻功,欺身而进,打得雷宇手忙脚乱。

雷宇右手匕首,左手用擒拿手,皆被木可可灵巧地化解。

木可可扇子开合之间,打出精妙的连招,雷宇一个不备,肩井穴上给拂了一下,幸好只是拂了一下,不至于中招,肩井穴本也是人身上的要害穴道,一旦受损,雷宇势必被擒。

雷宇肩井穴上一疼,导致后续攻击受阻,在木可可凶猛的攻击之下,再难抵挡,接着又中了几下,但都不是要害地方,雷宇在战斗中,刻意地保护要害,他看出木可可轻功了得,以扇子当点穴杵用,端的是有些门道。

雷宇不敌,叫道:“狗贼,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吧。”展开轻功后撤。

木可可笑道:“老匹夫,我能让你就这么走了么,你是何人,为何追我,难道是客店里,那两个臭小子的帮手么,快快报上名来。”话音落下,展开缥缈步紧追不舍,很明显是木可可的轻功更胜一筹,不到几步,便来到雷宇的身后,一招“插花盖顶”扇子直砸下来!

雷宇抹身躲过,还了一匕首,却给木可可淡然躲开,扇子一开,“迎面刮风”,雷宇一招“凤点头”又一次避开,岂料,这是木可可的虚招,木可可趁机踢出一记边腿,正中雷宇的后腰,亏得雷宇身子骨硬朗,并不以为意,连连走了几步,手中紧扣三枚飞镖,趁着木可可追来,分别打上中下三路,这一招非给木可可逼退不可!

木可可正追上来,眼看雷宇射出飞镖,距离之近,已经是难以自救,只得打开扇子,连挥几下!

只听当当的几声,雷宇的飞镖,全给有惊无险地化解了。

木可可大吃一惊,举头回望,原来这些飞镖,并非他打落的,而是有人出手。

只听一人朗声笑道:“皮肤,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咱们又见面了。”话落,一个人从树上跳下来,木可可一看,可不正是自己的同门,师弟冯爽么。

原本木可可这一次在柳长歌和周民的手上吃了大亏,是要通知附近的同门出手帮忙的,冯爽等人却不请自来了,木可可叫道:“六师弟,你来得正好,快快与我擒住这个老匹夫。”

冯爽笑道:“二师兄,怎么你连这个人也对付不了?”

木可可哼了一声,说道:“其他人呢?”

忽听一人道:“我们都在,二师弟,你怎么会跟这个人动手?”说话的正是洞虚十二杰中的老大托雷。

接着,阿雅,白狼,马尔泰,托雷等人一个个的现身,洞虚六人,全到齐了。

雷宇眼看这个阵仗,才知道木可可居然也是洞虚派的人,心想一个人尚且难缠,何况来了六个,今日只怕我要交代了这条老命不可。

冯爽看了看雷宇,说道:“老匹夫,你别瞪着大眼珠子,你是束手就擒,还是让我们把你捆起来?”

要对付雷宇一个人,根本不用六个人动手,冯爽在之前与雷宇比试过暗器,因为没有赢了雷宇,心中愤愤不平,这一次又遇到了,自然要比个高低不可,所以他不准其他人上手,要一对一地与雷宇拼一下。

雷宇临危不惧,百折不挠,哈哈大笑,骂道:“洞虚派的狗东西,爷爷,岂是被吓大的,要战便战,我活了数十年,早就够本了,舍了这条老命,又有何妨?”

冯爽道:“你想死,那还不简单,但我却不叫你死,你的两个朋友呢,处处与我们洞虚派为敌,不让你们知道知道我洞虚派的胡须是不能捋的,我洞虚派还有什么面子在江湖上混?”说罢,突然出手,三枚铁莲子分打雷宇脚下的“环跳穴”腰中的“水分穴”左边胸口的“神藏穴”认穴基准,加上铁莲子又小,大晚上,树林中昏暗无光,雷宇只听到破风之声,料到对方射出了暗器,却不知道是几枚。

雷宇听声辨位,向左一闪,躲开了“环跳穴”、“水分穴”的两枚铁莲子,然而却没有办法躲开“神藏穴”的铁莲子,手臂中了一下,疼痛钻心。

雷宇闷哼一声,射出两把飞镖,这是他仅存的飞镖,采用后发先至的打法,冯爽本来就是个用暗器的大行家,一看雷宇抬手,就知道他要发动暗器,于是射出几枚铁莲子,他的身上,有数种暗器,比如说,铁莲子,飞刀,绣花针,十字镖等等,为何他只用铁莲子,原来这小东西,就是个小铁球,能够伤人,若不能打到要害的地方,不会致命,冯爽的意思是拿住雷宇,逼迫柳长歌和周民过来救人,一雪前耻。

雷宇右臂受伤,又破了一条腿,轻灵的身法,大大的不如从前了,废了好大的力气,躲开了两枚铁莲子,但小腹,胸口,各中了一下,虽然不是穴道,仍然疼得大汗淋漓,特别是小腹上的“中脘穴”附近中了一下,险些让雷宇一口气提不上来,差点昏死过去。

中了几发铁链子之后,雷宇浑身无力,百骸欲裂,冯爽欺身过来,双指一骈,要点雷宇的穴道,雷宇抵挡了几下,终是伤势太重,不是冯爽的对手,被冯爽一把点倒,失去了知觉。

当雷宇醒来,发现已经在聚事厅中了,原来木可可为了报仇,召集了同门过来,在找柳长歌等人报仇,却不知道,这个时候,柳长歌和周民就在他们身边。

接下来,冯爽等人审讯雷宇,要得知柳长歌的身份,雷宇拼死不说,这些事情,柳长歌和周民全知道了。

雷宇说了这些事情之后,周民气的大骂道:“一群狗东西,卑鄙无耻,下次再见到洞虚派的人,他们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还能让他们跑了,跑的了么?”

柳长歌见雷宇吃了不少苦,心里也很难受,一想到,雷宇被洞虚派审讯,至死不说自己的身份,这等气魄,几人有之,柳长歌便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他要正大光明的向外宣布,自己是柳星元的儿子,是的柳家一脉还活着,那些奸诈小人,他要一个个地收拾了。

就在雷宇说起当晚发生的事情之时,官军已经清理了山寨,抓到了不少喽啰,剩下的人,不是战死就是逃跑了,因为官军包围了山寨,逃跑的人不多,这一战,可谓是战果丰硕,最为主要的是为方圆百里的百姓清除了一大祸害,从此之后,百姓们不用在惧怕囚笼帮一伙贼寇了。

官军打扫了战场之后,开始陆陆续续地撤出百翠山。

玉公子来到了柳长歌的跟前,拱手说道:“此番能够消除一方匪患,可全都仰仗了朋友,当地的百姓,一定念及朋友的好。”

柳长歌赧然道:“那都是我们武林中人,应当做的,玉公子,若不是这次,你调集了大军前来,凭着我们几个人,可万万不能剿灭这个山寨,若说功劳,玉公子的功劳,可也不小。”

玉公子笑了笑,说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们主仆二人,也该告辞了。”

又到分别时候,柳长歌对玉公子有些恋恋不舍,心想:“玉公子,虽然是官场中人,但他心胸坦荡,为民除害,不啻为一个善良的人,若能与他结交,自然是件好事。”

柳长歌问道:“不知玉公子要去何处?”

玉公子笑道:“并无打算,我这一次,走出家门,便是来外面,游山玩水,走到哪里,便是哪里,那里有好风景,我就去哪里,那里有不平事,我就要管一管,公子可是要去什么地方?”

柳长歌想也不想的答道:“我们要前往南泽城,他后三个月,便是白梅山庄白眉大侠的寿辰,届时有来自五湖四海道贺的朋友,我初出江湖,应当拜访这位大侠,若无意外,三个月后,便会到白梅山庄。”

玉公子道:“群雄云集,可见非常热闹,人间风景,最亮丽的还是人,好吧,三个月后,我大概也会去白梅山庄一会,届时,在与朋友,借花献佛,举杯畅谈。”

柳长歌的心中,留下了一个念想,便是三个月后,又可以和玉公子见面了,忙道:“届时我一定去。”

玉公子点点头,向其他人说道:“按照江湖上的话来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吧。”


     而且,核心监控区滨河生态空间除符合国土空间规划的村民宅基地、乡村公共设施、公益事业用途以及符合保护利规模,避免污水处理设计能力过剩和运行负荷过低等问题,保障污水处理设施可持续运行,提高污水厂运行效能。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通过各种努力来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消灭了绝对贫困现象就是用这样最基本的办法,一点点摸索其中的门道。江西如何推进产业转型升级,中大槐树街道裕园社区党委。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