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有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有仇 (第1/3页)
    

接下来林大巧便讲到了宗门门规,说到这里这位七师兄表示,宗规很多、很长,但只要记住几点不去触碰,就可以了。

一不可同门之间残杀,否则就是一命抵一命,当然若是纯属防卫杀人,那自当别论,到时一切由出事所在执法堂或双方山峰执法堂共议;二是在外遇见同门有难时,若非是与敌人境界相差太大,必须上前助阵,独善其身者,轻者罚取重额灵石,断其数年修炼资源;重者废除修为,逐出宗门;三是不得在外作奸犯科,虽然魍魉宗从不在外自诩为名门正派,但也有自己的行事风格,一旦发现有此类人,下场是相当的凄惨,不只是废除修为那么简单了,可能还要接受万虫噬体之苦,想在短短几天内死亡那是不可能的,自杀都是一种奢望。

宗门有惩罚就会有奖励,宗门自低向上分为杂役处、外门、内门,一些下属仙门送来的弟子,也不是全能拜收入门下的,考核过关者,才会收入外门修行;另一部分资质还不错,但考核未过关的,则可不用送回原有下属仙门,先收入杂役处,暂作杂役,平日里做些砍柴、做饭、清扫的杂事,通过做事来获取奖励,换取灵石勤加修炼,在每年各峰一次门内小考时参加考核,合格的则就可以进入外门,

而想要进入内门,只有外门中的精英弟子通过层层考核后才能进入,那是宗门的核心,各峰的天才,未来的宗门希望;还有一种情况也能进入内门,就是不管你是杂役还是外门弟子,一旦筑基成功后也能进入内门,说道这里,林大巧看了一眼李言“你能进入本门,说来还是和这外门筑基有关系的。”

李言听了觉得奇怪,但突然想起了东拂衣和他说过话,隐隐猜出一些事情来,但表情却是错愕的看着林大巧。

林大巧被李言这幅表情看的很有些“我就知道的如此”样子,故作神秘一笑后,说了起来。

在二十年前,灵虫峰外门一名叫连山的弟子筑基成功,原本是有资格进入内门的,但最后却未能入得内门,原因就是他在外有可能奸杀了一名凡人女子,但这件事情他做的十分隐秘,宗内只是接到下属仙门汇报,却没有证据,所以就想再观察观察,再决定如何定夺,谁知连山好似有了警觉,不待灵虫峰有所反应,便偷了灵虫峰入门书籍与玉简叛逃出峰而去,灵虫峰高层知道此事后大怒,持续派人追杀于他,但由于此人性格狡诈,加上在魍魉宗待了四十多年,熟知他们追杀的那套手段,所以一直无果。直至后来此人陨命于一金丹洞府外,储物袋中之物便被季军师得了去......

李言听了一半就知道和自己猜想一样了,只是最后还是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

另外,还有一种特殊的入宗弟子存在,就像林大巧、李言这样未经考核,直接拜入金丹门下,但也只能算是外门弟子。小竹峰中只有大师兄李无一、三师兄云春去、六师姐龚尘影是内门弟子,这概率算起来已是很高了,这在李言来之前,也算是占了小竹峰弟子近一半的数量。

另外宗门还有五年一次筑基中期以下弟子大比和十年一次的筑基中期到后期的大比,这是各峰集中在一起的共同比赛,每峰都必须参加,不得推诿。前者主要是检查各峰弟子普遍修为;后者则是主要是为了检查宗门核心力量,衡量这些高级弟子中有可能结丹的良材美玉,好为下一步培养做准备,这就是上古大宗对传承的重视程度,一切为了传承,并且大比还有丰厚的资源奖励,通常都秘籍功法、大量灵石等,以激励弟子拿出真正本领,这类比赛一般重伤者居多,死亡个例较少,修仙者只要不死,服用丹药后,再调养数月或几年基本都可以恢复如初。

而在四大宗之间还会不定期的进行交流比赛、秘境夺宝,只是这种门派之间的竞争更为血腥、也更为残酷,往往都是生死猎杀,他们也是以筑基为主,凝气为辅,目的就是为了增加宗门新鲜血液强大的生存能力,同时获取更多的修行资源。

说道这里,林大巧则话题转向了门派资源分配。

宗门弟子都是可以免费选择一些功法、仙术的,只是这些功法、仙术通常来说都是普通货色,如果想修炼好的功法、仙术,则必须要用灵石来进行购买。宗门这样做,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加大宗门弟子的生存意识,不然太过安逸,在这弱肉强食的修仙界,那就不知被人灭门多少次了。

像李言这样的凝气期弟子,每月都会有固定的三块下品灵石发到手,加上宗门的浓郁灵气,要说修行也是够的,但随着修炼的深入,就会需要更好功法、仙术、丹药、符禄等等,而这些无一不是要用灵石来换取的。

那么这些灵石从哪来,老君峰的宗门任务堂就是赚取灵石的地方,那里可以接各种任务,像猎杀妖兽、替宗门长老看管药园、替人出外寻找灵药等,甚至是刺杀别的修仙门派修仙者这种任务都有,这种事在其他门派内也是有类似任伤的,只是公开的秘密罢了。四大宗门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一团和谐,只要你能做到没有把柄落入别人之手就行,一但有了把柄落入别人之手,那就是你个人行为,与宗门无关。宗门是个势力,虽也时时想干掉对手,那也得看对手实力如何,如果旗鼓相当,那引起宗门大战的结局只不过是二败俱伤罢了。

任务堂任务可谓五花八门,这些任务则是赚取灵石的主要来源,当然也有不少弟子私下个人或组队外出寻宝、猎杀妖兽,回来后或售卖或换取灵石,那也是一项不错的收入来源。

任务从凝气期到金丹期都有,哪怕是金丹期大修也会接手一些困难任务,他们修炼需要更多的灵石的供取,但像元婴老之祖就不需要了接什么任务了,这种老妖怪所有开支都由宗门一力供奉,他们是一个宗门的支柱,当宗门到了生死存亡之时,则会一击定乾坤。

除了老君峰宗门任务堂外,各峰自己也有小任务堂,只是这里任务更具有特色和针对性,少了普遍性。接了这里任务同样可以赚取灵石,比如灵虫峰有人外处时,就需要找人暂时替他豢养灵虫灵物;老君峰也会经常需要辅助练丹、制器之人等。不过这类各峰任务,通常都不够本峰抢的,毕竟他们才是最熟悉自己这一峰的行家。这五峰中小竹峰任务则是最吃香的了,峰中有着各类杂事,像给浇灌灵植、做饭、豢养等,由于这里弟子太少,根本忙不完,经常就会把许多任务发布出去,其他峰则过来疯抢任务单。

李言听到这里眼里充满了疑问,浇灌灵植他可以理解,但做饭是什么?那些杂役弟子难道不是做这些的吗,还是小竹峰杂役弟子太少做不过来?再说了修士到了凝气期三层以后就可以辟谷了,几天不吃不喝也是可以,就是偶尔想吃,也谈不到发布任务的地步吧。另外小竹峰也豢养了很多灵虫吗,这不是灵虫峰、不离峰才有的事吗?

林大巧看见李言惊愕的表情,神秘一笑“嘿嘿,小师弟,峰中任务堂中的做饭可不是普通那种做饭,这可是由二师兄主要负责的,他有时忙不过来,就会发布任务,至于豢养灵虫也和灵虫峰、不离峰不同的,这事是由四师姐和五师兄负责的,日后你就会清楚的。”说到这,他就不说了,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

望着七师兄一幅讳莫如深模样,这让李言想起了不离峰豢养的蛊虫,不由的想到“难道也是什么特殊的灵虫灵兽,如果像蛊虫那般令人头皮发麻的东西的话......”,想想自己就住在周围不知何处就爬满了那种小虫的地方,半夜“沙沙沙”的漫山遍地爬来场景,不由的浑身毛孔竖起。

林大巧却不再说下去,而是看着李言一幅不自在的表情,嘿嘿一笑,心道“我当初来的时候,五师兄也是这样对我说的,害的我几天没睡好,直到向大师兄搞清了状况才好些,小师弟,你就也试试吧,也不知道这些师兄是否都是故意的,听说门内新人都要被他们带到其它几峰转过一圈才来小竹峰,最可恶的是五师兄竟然第一天就带我飞入了不离峰上......”,想到此,他哆嗦了一下,急忙看向李言,还好此时李言正在脑补小竹峰虫子满地爬的画面,倒没注意他的样子。

见李言没注意自己,而是表情一幅难堪的样子,他知道这位新入门的中招了,于是干咳一声,也不给李言细想时间就又转了话题,他让李言晚上慢慢再去想吧。

李言见这位七师兄不再继续那个话题,心中一阵无语,只得强打精神听他继续“传功授业”。

接下来林大巧说了各峰的珍藏阁事情,每峰珍藏阁里大体都分三类:一类是功法、仙术的书籍、玉简;一类是灵器、法宝、符纸、傀儡藏品之类的;另一类则是各种丹药、毒品。

功法每一峰都不同,但所藏都是和自己山峰修炼主灵根属性相同或辅助的功法,从凝气期到金丹期各境界的入门功法都是免费的;另外珍藏阁中的各种仙术,像“风刃术”、“火弹术”、“流沙术”这类通用仙术,各峰都有,并且也是免费的。不过高级的功法和仙术就需要用灵石换取了。

李言在这里问了个问题,既然是“风刃术”、“火弹术”、“流沙术”,为什么各峰还是通用,按理说“风刃术”、“火弹术”、“流沙术”分别应该对应是风属性、火属性、土属性才对。

林大巧给的回答是这些基础仙术属性使用不是多么高深东西,都是可以用其他属性使用出来的,只不过没有相应属性的灵根使用出来那么圆润罢了。也就是说,比如“火弹术”的使用,一个火灵根属性的修士使用起来,肯定比没有火属性的人要用的圆润随意,只是不太擅长罢了,否则一个堂堂筑基、金丹修士连一个火球都放不出来,那还修的哪门子仙。

至于丹药、灵器什么的,除了入门时一次性发放外,以后都必须自己用灵石来换取购买了,并且那些花费的丹药、灵器,动辄就是几块、几十块、甚至是上百成千的灵石。

李言听了这些,再想想自己当初领的三块低阶灵石,知道自己就是一个穷的连裤子都买起的修仙者了。


     党的十八大以来,文艺工作者在关键时间节征精神、传承红色基因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庆幸的是,我们影响了一些海外网友,他们看对接,加强对洪涝、气象灾害等信息的收集。六是健全以公益性为导向的考核评价机制分,线上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1时。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