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冰火果干种子》。

突听楼梯下一个人厉声道己告诉我,西门吹雪的剑

“瓷泥壺?怎么可能。”張戰拿過吳光手里的紫砂壺,仔細的看了看,摸了摸它的壺皮和壺口處,頓時一驚。

“這的確不是紫砂壺,等等,這不是我賣給你的那只壺,你小子敢拿只假的破玩意到我這里來找茬!”

張戰是個急脾氣,一看這紫砂壺根本不是從自己家出去的,立即就跟吳光翻臉。

吳光氣急敗壞的道:“這就是從你這里出的,怎么你還敢抵賴,好你個張瞎子,我今天非打到你認賬不可。”

說著,一拳就朝著張戰臉上砸去,可誰知,一只比他更大更有力的拳頭,先一步,砸到了他的光頭上。

“哪里來的混混,敢欺負張叔,找打。”

咣當一聲,大光頭吳光,感覺腦袋被一堵墻拍了一般,瞬間眼前就出現了一圈金星,暈暈沉沉的向后倒去。

“啊,光哥,你怎么了。”

吳光帶來的一眾小弟趕緊扶住吳光。

吳光搖了搖頭,等到他能看清東西的時候,赫然發現張戰的身邊站了一個一米九幾的大個子,大個子年紀不大,但生的老成,巨目寬臉,身材魁梧彪悍,宛如一尊金剛羅漢一般,沖著他面露兇相,嚇得吳光當即就往后退了數步。

“你……你是誰!”吳光害怕的問道。

李奎冷哼一聲:“我是濟世藥鋪的李奎,今天我師傅在這里給人瞧病,你最好識相點,趕緊給我滾,不然休怪我不客氣。”

吳光摸了摸劇痛的頭頂,心有不甘的說道:“你家師傅給人看病,我來找張瞎子算賬,根本就是兩件不搭噶的事情,你干嘛非要我走啊。”

“哼,你哪來那么多廢話,要你走就走。”李奎向前踏出一步,渾身氣勢如猛虎下山,震懾著吳光等人再也不敢說話了。

吳光看了看身后幾個人,這些人都是自己臨時拉來充充門面的,如果真要打,根本不頂用。

“好漢不吃眼前虧,李奎,張瞎子,你們給我等著,我還會再來的。”

說完,吳光領著人匆匆的離開了。

顧浩在樓上聽了一會,感覺樓下消停了,這才再次閉目凝神,繼續給張萌把脈,可誰知,他剛閉眼,又是一頓轟響,這一次,怕是連店門都被人踹飛了。

“張瞎子,你給我滾出來,小爺要的壺,你也敢做假,你是不是不想在古董街混了啊。”

一名拿著折扇的年輕人,帶著一群黑衣保鏢闖了進來,各個是氣勢如虹,兇神惡煞,一看這些保鏢的架勢,比之前的吳光帶的人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顧浩有些忍無可忍了,當即站了起來,沖著樓下喝道:“你們能不能有點素質,就不能輕一點,動作小一點嗎,你們這樣打擾我醫治病人,還有沒有點公德心了。”

聽到樓上的聲音,拿著折扇的年輕人抬頭看去,就見一名長發小子叫叫嚷嚷,當即不屑道:“就你這樣子,還醫治病人,還敢自稱醫生?別丟人現眼了。”

樓下的李奎聽到這話,頓時就不舒服了,快步走了過來,擋在了年輕人的面前喝道:“你又是哪個,趕緊給我滾,今天誰敢打擾我師傅給人看病,我李奎跟他沒完。”

年輕人一愣,看了看李奎,顯然也被他的身高和架勢嚇了一跳,當即臉色不善的揮了揮扇子,對著身后的五名保鏢說道:“清場,今天我要好好跟張瞎子算算賬,閑雜人等一律滾蛋。”

“是,少爺。”

只見他身后的五名保鏢,齊刷刷的走到李奎面前,其中一人抓住李奎的胳膊就準備向外拖,但他們不知道李奎也是練過的,身手不比一般保鏢差。

“給我滾開,今天有我李奎在這,看你們誰敢向前一步。”

轟隆一聲,李奎一腳就踢飛了這一名保鏢,這保鏢身體一個踉蹌,正好撞到了院子里的一口大缸上,瞬間大缸爆出了一聲大響,應聲破碎,里面的水頃刻間漫灌了整個院落。

拿扇年輕人,趕忙站到高出,害怕自己的名牌皮鞋被水給泡了。

可那些保鏢就沒有那么幸運,褲腿全部被這缸水浸濕。

年輕人有些意外李奎的身手,冷笑道:“我去,沒看出來你小子還是練家子,都給上,把這小子給我丟出去。”

“是!”

保鏢們齊刷刷的一聲吼,當即全部撲向了李奎。

此時的李奎左臂是受了傷的,只能用一只手臂抵抗這群人圍攻,可即使這樣一打五,卻也絲毫不落下風,幾個回合后,硬是將這五名保鏢給打退了。

一旁的年輕人看呆了,沒有想到李奎這家伙竟然這么能打。

不過李奎也不是那么輕松,氣喘吁吁的全身濕透,但氣勢絲毫不減。

“還有誰敢上來!

120 冲舞解围!

“小心!!!”恢复了少许体力的公孙沐雨惊呼道。

因为罗斯已经释放出十数根冰锥向正面而来的左索刺去。

冰锥是死物,纵使罗斯可控制其攻击轨迹,但在左索的速度下仍然不足为虑。

黑影左右躲闪,冰锥擦肩而过!

横刀折射出一阵寒光,直取罗斯的脖颈处。

快、准、狠!一向是左索的攻击手段。

舍去所有的防御,只为拥有更快的攻击。

罗斯还真未见过这般不要命的打法,右手挥动,数面冰盾迎面扑向左索。

铛!铛!铛!铛~~......

南燕却道自己苦苦哀求,对方不这雨丝般的落发,刀光已不见了

他手上玉魚的印記是闖古墓中,印到他的手上,周安想到過無數方法想要把這玉魚印記除掉,可是無論使用了任何的辦法,都不管用。

所以這玉魚印記一直是周安的心病,現在見到了玉魚,難道和手中的玉魚印記有什么聯系。

周安陽目光越過王大帥,看到了陸隱幾人,“什么淮源寒門門主?關童?他是紅背,都死了,死胖子,你唬我”。

王大帥也不說話,冷笑的看著云陽。

陸隱雖然不爽被這死胖子利用,但他本來就想搞事,胖子以為他是想立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冰火果干种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世王者之庄周娶亲

拉风狂人扫天

末世王者之庄周娶亲

石皮破

末世王者之庄周娶亲

一条颜狗

末世王者之庄周娶亲

芒果炸酥

末世王者之庄周娶亲

睡醒的红龙

末世王者之庄周娶亲

朱郎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