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这也太刚了》。

一提到奴隸貿易,孫靈先坐不住了。

作為警察,她平生最恨兩件事,一是販毒,二是賣人。

前者從人的精氣神中榨錢,后者直接拿人榨錢,相當可惡,相當可恨。而且這兩宗犯罪經常與殺人強尖等惡性(和諧)事件共同發生,還會有組織地對抗人聯警方。

孫靈很多戰友都死在這些人手上。

李樂卻沒什么表情,這事吧……末世中三分之一的人都有接觸過。他也有把戰俘送給奴隸販子換錢的經歷。

但像這種專業的奴隸販子,每一個都可殺。

末世上的人大部分是灰色的,可這些奴隸販子卻是最深的黑色。

“門歸去開車,林茵去找你堂妹。飛白孫靈跟我過來。”雖說李樂并不在意奴隸販子的事情,但他覺得趁此機會與長虹鎮攤牌會很不錯。

孫靈拿好槍,有些疑惑地看了李樂一眼,這家伙不像這么有正義感的人啊?

朱鎮長和神父在鎮門口與那位奴隸販子相見。

“怎么來遲了?”神父的表情有些不悅,“說好昨天夜里交接的,你們為何今天才來?而且是白天來?”

奴隸販子面對大主顧的憤怒,完全沒有面對奴隸們時的囂張與兇狠,低頭賠笑道:“昨晚一群蠢羊暴動,廢了點功夫……這樣,我這次白送你們十個羊兒,如何?”

他把奴隸們稱做羊,或許是這樣能降低做這種生意時的心理壓力。

把人當成貨,精神上便已經非人。

“暴動……”神父瞇起眼睛,想起昨夜的槍聲和鎮上失蹤的人,又想起那些進鎮的外鄉人。

有些不對。

他用手按住胸口的圓環,隨后靜靜地開始向母親祈禱。奴隸販子也不敢問,也不敢催,就這樣等著他。

其實奴隸販子現在心情很差。他恨不得把車上那個煽動奴隸造反的小妮子先*后殺,可惜那位是大佬點名要的,自己甚至都不敢一親芳澤。萬一貨物不完整惹得進化者老大發飆,自己一百條命都賠不起。

還是這里好,什么歪瓜裂棗的殘疾和畸形人都收。打得奄奄一息也好,餓得半死生了重病也好,完全不影響價錢。只不過規矩多了點,對交貨時間要求特別嚴格。

車上,被一根鐵鏈和項圈鎖住脖子的楊琪欣還在思索如何脫身。

可惜昨晚之后,愿意和自己一起動手的人都死光了。那個可能是愛上自己的看守也死了。

強化者,真的這么厲害?

而那個一人一刀一槍,便鎮壓了所有奴隸的頭目,此時卻在黑袍神父面前點頭哈腰。

之前聽看守說過,我們今天到的地方叫做——

蟲鎮。

幸好這里需求的只是大量低端貨,自己要被送往的目的地還很遠。

還有機會。

其實楊琪欣并不排斥依附強者,但她不可能接受成為一個只能在床上發揮作用的奴隸。然后等對方有一天玩膩了就將自己丟掉。

自己手上根本沒有東西能對抗……

難道要等到了那家伙手上再想辦法離開?也可以,雖說付出的代價大了點,但能獲得更多信息。

從避難所出來后自己要私严格了许多,将三人的携带物品乱丢乱撕,弄的到处都是。对三人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刁难。但最终没有实质性的能够阻拦三人入场的违规之处,只得放行。

进了贡院大门之后便不能相互交谈和同行了,方子安背着行囊绕过贡院大门内的高大灰白色照壁之后,眼前豁然开阔。一条长长宽宽的石板大道在眼前延伸开来,一直延伸到远处一座高大的楼宇之前。前方一座高大的牌楼横跨石板大道悚然而立,牌楼上的匾额上写着四个大字‘为国取士’。石板大道两侧,高大的围墙环绕之处,远远近近各有圆门数十个,远远看去,倒像是两座绵延至远方尽头的石拱长桥一般。

此刻暮色四合,整个贡院之中更是有一种烟云氤氲,让人肃然的神秘感。也许是心理上的原因,这里是读书人应考之地,心中自然有肃然起敬的感觉。但或许也并非如此,这里就像是读书人梦寐以求能够取得晋升之阶的圣殿一般,本身便像是庄严的庙堂圣地那般,自带肃穆庄严之感。

方子安吸了口气,往上提了提肩膀上的箱笼,阔步走去。

整个秋闱大考的号舍设置是按照《千字文》的顺序来命名。取‘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这些字作为区分号舍的编码。适才方子安看到的那些酷似石拱桥桥洞的园门,其实便是一个个分割开来的号舍院落。每一道园门上方都刻着字号,比如东首第一道园门便是天字号,西首第一号便是地字号。以此类推,根据考生数量的多少不同,设置相应的号舍编码。

每一道园门之内便是两排长长的号舍,每一排号舍二十五间,计五十间号舍。考生便按照所取得的号牌上写的‘×字第××号’的位置对号入舍。

方子安的号牌编码是‘秋字第十七号’号舍,位于东侧第十一道的秋字园门之内。园门入口处有十余名官兵和杂役守候,验了号牌之后,一名杂役带着方子安径自往南侧一排号舍走去。

两排号舍之间有十几步宽的空地,一排高大的树木栽种在空地上。如此一来,本就不大的空间更显逼仄。枝繁叶茂的树冠几乎将所有的天光都遮蔽,让整个院落显得阴森而昏暗。

跟随那杂役从号舍长廊一侧进入,方子安顿时感到一种压抑窒息之感。长廊是封闭的,只有一侧有门可入,对外的一侧以木栏相隔,不像是考试的地方,倒像是牢笼一般。而且,虽然没有进号舍,但也能感觉到号舍的低矮狭小。走过一道道紧闭的木栏门,里边已经能看到有学子点起的烛火。

“书上写的果然是真的。号舍果然是低矮破败的模样。”方子安心中想道。“或许是为了节省空间吧,参加科举的人数太多,春闱时更是各地举子汇聚于此,空间着实有限才不得不为之吧。反正不过三天时间,熬过去便好。这点困难,倒也不算什么。”方子安这么想着,倒也释然了。

“进去吧,不得喧哗,不得吵闹,早些安寝,明日一早便要开考。”那差役打开了一道木门,对方子安道。

“多谢了。”方子安点头道谢,看向门内黑洞洞的黑暗,微一犹豫,还是举步迈了进去。

“哐当,哗啦啦。”木门在后方关闭,铁链声响起,那差役将门上了锁,转身离去。

他只翻了这几页,就没有再看下年进士第为赣州司户调永州零陵

不久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房間的大門被推開一道縫隙,卻又一下子被鐵面給推了回去,接著就定住不動了,外面的人試了好幾次都沒能成功,只得開始拍門。

門口響起了隊長的聲音:“美女…….周夫人,出了什么事嗎?怎么不讓進嗎?”

浮生界地域偏僻,沒強大的異族戰士,很符合藏匿的條件。

不多時,這艘承載著月夜族、暗靈族和虛空靈魅的戰艦,便停泊于丹妮絲的那座城堡,而虞淵也跟著下來。

由七棟明顯帶著異域風格的石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这也太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雄霸乱世

龙瀓

雄霸乱世

冷光月

雄霸乱世

竹子吃熊猫

雄霸乱世

红烧豆腐干

雄霸乱世

西柚水多多

雄霸乱世

龙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