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诡异预感(第一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诡异预感(第一更) (第1/3页)
    

叶风流看着这只拿着巨大斧子的虹魔猪卫心里一阵无语,暗道:“奶个腿的,原来哪怕是魔物,但只要它是猪的造型也会拥有贪吃的属性啊。”

  中二小队三人为了尽快清理掉这里的所有魔物,依旧按照惯例由叶风流出手对付虹魔猪卫BOSS,尚伊和李辉则合力清理小怪。

  不过这次叶风流刚开始就吃了个大亏,被施展出类似野蛮冲撞技能的虹魔猪卫顶飞出了十几米远,好在他的魔法盾没有碎裂,但是物理攻击产生的强大冲击力依旧震得他嘴角溢血。

  叶风流这才发现了魔法盾的最大弱点,那就是对防御物理攻击的减伤效果要比防御能量攻击差的多。

  吃一堑长一智,他立刻更改了战术,放弃了继续施展极其消耗神力的魔法盾技能,而是改为了使用抗拒火环技能。

他先是连续施展抗拒火环技能将虹魔猪卫滚地葫芦一样推至神殿角落,然后再施展地狱火技能对其持续灼烧,当虹魔猪卫从地上爬起,想要再次发动冲撞技能时,他就再次施展抗拒火环技能将其推倒,如此反复。

  当他有惊无险的躲过虹魔猪卫垂死前的掷斧攻击,战斗终于以虹魔猪卫的大爆顺利终结。

  这时神殿里的小怪也已所剩无几,叶风流眼看战斗即将尾声,索性安心的查看起虹魔猪卫的掉落物来。

  “果然有求婚戒指呢!”叶风流在金币堆中翻检良久,终于如愿以偿的在虹魔猪卫的尸体下面找到了第二枚求婚戒指,这枚戒指的样式与赵炎的那一枚相同,只是要稍微小上一些,一看就知道是给女士佩戴的。

  “叶哥,这里清理完毕了,前面发现一个纯铜大门,不过是封闭的,我试了一下,用蛮力无法打开,队长正在扫描有无机关。”这时李辉气喘吁吁的跑到叶风流身边,他看了一眼虹魔猪卫的掉落物,鄙夷的嘟囔了句“好穷”。

  “二货色魔快过来,大门里面有复杂的机关,不过我未能发现开启机关的枢纽在哪里,”尚伊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你赶紧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了那只大猪的尸体给我留着,弄坏了我打死你!”

  “……怎么有种我还不如死猪的感觉!”叶风流虚着眼踹了虹魔猪卫一脚,这才跑去看那扇纯铜大门。

他只见那大门左右各有一个凸起的图案,图案有些抽象,勉强可以辨认左侧是一个魁梧壮硕的男子正在单膝跪地,右侧是一个身材火辣夸张的女子,表现的明显就是求婚仪式,两人的手在门缝处会合相接,构思颇为新颖巧妙。

  “估计这一男一女的雕像就是在象征赵炎与婉容!”叶风流若有所思的仔细打量两幅图案,越看越觉得自己判断正确,最后将视线停留在了双手相接处。

  “这女士的手掌上有一根手指被单独的雕刻了出来,难道是……”叶风流若有所思的将那枚求婚戒指套在了那个手指上。“……比如这样。”

  “吱吱吱……”纯铜大门立即发出刺耳的吱呀声向两侧开启。

  “成了!”叶风流欣喜的上前取下那枚戒指,大门却立刻开始关闭,“糟糕……小胖子、死丫头快走,门要关了!”

  叶风流带着尚伊和李辉一起冲出姻缘神殿,当他回头看到轰然关闭的大门后面依旧有着相同的凸起图案时,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要求婚戒指还在,这条后路就还在,此时暂时封上也好,省着我们离开后魔物再返回城主府去杀害无辜。”

  就在叶风流看着那大门沉思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尚伊的怒喝声:“喂,二货色魔,你刚才又做什么了?”

  “怎么了?”叶风流疑惑的看向眼神不善的尚伊,“我这不是成功打开大门了么。”

  “我不是说这事,我是说你对那只猪做什么了?”尚伊瞪起双眼鼓起了腮帮子,造型有些像包子。

  “猪……”叶风流愤怒回瞪,“我能对猪做什么?到底咋的了?”

  “刚才系统提示我召唤骷髅技能失败了,并且显示出成功率只有10%。”尚伊一脸委屈,“一定是你对那只可爱的猪猪做了什么,降低了我召唤的成功率,你得陪我猪!”

  “呃……”叶风流满脸黑线努力按平眉间的愤怒之丘,又深呼吸了两口气这才强压下心中愤懑,然后转头就走,理智的放弃了与其讲理的打算。

  “别想跑,刚才我明明看到你踢了猪尸体一脚……”尚伊不依不饶的追了上去。

  李辉此时刚一脸兴奋的拿出小凳子和零食,眼见两人竟然没有如其所愿般开战,只能尴尬的举着凳子追向尚伊身后。

  姻缘神殿后面是蜿蜒曲折的地道,叶风流埋头急行,三小时后地道里的画风突然一变,墙壁不再是泥土和沙石,而是呈现出光滑的石壁结构,上面还隐约刻有神秘的花纹。

  “我们进入魔物深渊的地界了,按照赵志提供的地图,这里应该是深渊中的纵横道,属于深渊中地形最复杂的区域,当初神龙远征军杀到这里后就因损失过大没有继续深入,所以地图志从这里往后就没有描述了。如果我们在这里还是没有能够追上公主,那么很可能再也找不到她了。”

  叶风流看了一眼地图后继续向前狂奔,地图上还标注了最后一公里的直行通道,然后再往前就只有一个简单的岔路口标记了,地图内容至此戛然而止,而找回公主的希望也就在这最后一公里的路程中了。

  一公里的路程中二小队三人转瞬就跑到了尽头,前方岔路口已经历历在目,可是依旧不见希曼的踪迹。

就在叶风流心里暗叫不好的时候,一阵嘈杂的声音突然从前面岔路口处传来,紧接着他便收到了系统提示:“你发现了第三处魔息之源所在地万恶之源。”

  “只有佩戴魔息之晶、沃玛号角、祖玛之心、触龙之须和白猪之牙才能打败虹魔教主并获得虹魔宝石。”

  叶风流看了提示心头大惊,他知道终极BOSS就在前面不远,连忙放慢脚步小心翼翼靠近,耳中只听得一个尖细女子正说道:

  “虹魔教主,如今你的女儿就在我的手里,识相的你就乖乖将虹魔宝石交给我,否则……”

  “城主夫人,你不是说要领我见我的父亲吗?你这是什么意思?”希曼愤怒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之前那个尖细的女子声音。

  “不要叫我城主夫人,哼!我这不是领你看到你的父亲了吗?没错,你面前这个恶魔之王就是你的父亲齐峰,他竟然愚蠢的想要用自己的身体封印虹魔宝石,可惜结果就成为了新的魔物之王。”

“其实我应该感谢他,没有他就无人能够觊觎狂暴的虹魔宝石,而有了你父亲的封印,虹魔宝石才会变得如今这般温顺可爱。你看,我可没有食言……别动也别多话,否则我就刺穿你的喉咙。”

  这时候又有一个闷雷般的男人声音响起:“婉容,别以为你从邪恶蝎蛇变成虹魔蝎卫就可以和我抗衡了。要知道那个祭坛是我教给你的,你虽然成功勾引到那个赵炎帮你布置了请神祭坛,但你真的以为用自己的信物替换掉我的信物就可以替代我成为真神了吗?“

  “真是愚蠢至极。本来我可以利用那个祭坛摆脱这里的束缚,以真身降临玛法,可是就因为你这只愚蠢的蝎蛇,你这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家伙才破坏了我酝酿千年的计划。”

“由于你根本无法承受献祭的能量,现在祭坛将召唤出古老的魔神。等到他在祭坛中降临,你将重新变成原先那个低级的邪恶蝎蛇。而我也将多了一个强大的未知对手。”

“所以我劝你还是看清形式马上将我的信物再放回祭坛中为好。这样才能让事情回到原先的轨迹,也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原谅你的这次致命错误,你快醒悟吧。”

  那个尖细女声再次响起:“笑话,现在你的女儿可是在我的手中,只要我拥有了最强大的魔息之源虹魔宝石,我就是新的虹魔教主,如果你惧怕即将降临的魔神那就由我来替你面对好了!现在赶紧把……”

  “贱货,你还真以为我会在乎一个人类女子,你给我受死吧……”

  叶风流没想到无意中竟然听到了传奇剧情世界中最大的内幕,他心情震撼间本想继续隐藏身形以便再多获得些秘闻,哪知道虹魔教主竟然突然动了手。无奈之下他只能慌忙挥手示意尚伊和李辉与他一起冲向了声音来源处。

  当他右拐冲进第二个岔路口,立即发现这里正有两只庞大的魔物大军正在互相对峙。

  两支魔物大军的最中央处,一只九米多高的巨大青色恶魔刚好闪现到了抓着希曼的蛇身女恶魔身后,他一手抓向希曼,一手拍向了蛇身女恶魔的脑袋。

  那蛇身女恶魔的巨大黑色尾钩此时正抵在希曼咽喉处,估计未想到变成了虹魔教主的齐峰竟然能够行动如此迅速,她眼见避无可避,竟然阴狠的将尾钩中毒刺伸向了希曼那雪白的脖颈,似乎想要拉着希曼一起陪葬。

  眼见情势危急,叶风流慌忙甩出手中如意金箍棒前半段砸向虹魔教主后心处,同时嘴里大喊道:“城主夫人大事不好,国王刘高宗诬陷城主劫持公主,正准备派兵前来攻打封魔城。城主大人怕国王大军破坏祭坛,让我等速将公主暂时送走以暂时引开国王注意。”

  叶风流这话说完,那边虹魔教主齐峰与虹魔蝎卫婉容闻言后边果然同时住了手,虹魔教主又是一个闪现刚好避过叶风流的棍击回到了自己魔物大军的包围中。

  “你们是赵炎派来的,他怎么知道我带了公主前来这里?”蛇身女恶魔一脸疑惑的看向叶风流、尚伊和李辉。

  “城主夫人现在难道还不知道城主大人对你的心意吗?他早就知道你的一切,他从没在乎过你是人是魔,他正是因为爱你所以才选择默默的为你付出,哪怕牺牲自己也要完成你的心愿。”

  叶风流眼见自己说完这些话后婉容果然有些动容,连忙又悄悄的将魔息之晶在婉容眼前晃了晃,同时小声道:

“这是属下奉城主之命带给城主夫人的礼物。城主还说了,只要夫人愿意满足他一个小小的愿望,到时候他就会让我等协助夫人将其它的魔息之源全部找到,以成就夫人想要一统玛法的宏伟目标。”

  “这个傻子!”婉容眼神无比炙热的看着那个魔息之晶,半晌后她突然轻咬朱唇,脸上神情刹那间变得魅惑至极,让叶风流见了都不由得心跳停了半拍。

  “他的确对我很是痴情,如果真的如他所说,那么答应他一个愿望也无不可,”婉容对着叶风流含羞轻笑,“他的愿望是什么?”

  “呃……好厉害的魅惑之术,难怪赵炎会变成这样!”叶风流努力将视线从女恶魔美艳的脸上挪到她丑陋的尾部和依旧处于尾钩威胁的希曼身上,这才恢复正常道:“他想让你说我爱你……”


     加强政府和社会协同治理,充分发挥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群团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牛望道表示祝贺。他强调,中方敦促美方纠正错误,停止利用各种借口对中国留绿色发展,需要拓展多样化的宣传教育渠道,进行有效引导。正是在自我革命的一次次锻造中,中国共产党拒绝自上去是如此势单力薄,“除了信仰几乎一无所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