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坏消息和好消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坏消息和好消息! (第1/3页)
    

悠扬的雁叫声,唤去了韩延徽深邃的目光。

韩延徽缓缓昂起头来,清晰看到,一群群大雁,正排列成整齐的人字型队列,一路呼应,从云端掠过,向遥远的南方飞去。

韩延徽立即感觉到,大雁飞去的方向,正是自己的故乡幽州,雁阵很快就会从幽州的上空飞过。

如果自己能变作一只大雁,那该多好呀,很快就能飞回到家乡去,落在自家院落,轻叩柴扉,看望自己已经年迈的母亲啦。

可是,嗟无双飞翼,难为一翅归呀。

而此时,自己也只能像当年无可奈何的李陵,将思亲、思乡的点点冷泪,抛洒在这荒芜的望乡台上了。

自己出使契丹时,将老母托付给好友王德明照看,并对老母说,自己很快就会回转。

哪曾想,自己先是被扣留牧马,后又糊里糊涂成了阿保机幕僚,转眼间几年过去。

幽州战事频繁,几易城主,自己无法给老母捎信。

儿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老母的泪水恐怕已经流尽。

而自己同样无法知道老母的情况,老母身体安康否?

三更同入梦,两地谁想谁呀。

母亲思念儿子,要远甚儿子思念母亲呀,可怜老母了。

望着荒草连天,听着雁去声声,韩延徽心潮起伏,顺口吟道:

古台放眼处,

关山一线平。

雁贴寒云去,

曲水吟古今。

举酒悲夜长,

惆怅泪沾襟。

寸心自思量,

寥落叹余生。

秋风愈紧,站立高台,韩延徽感到寒意彻骨,不由得缩了下脖子,打了个冷颤。

韩延徽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该回家去看望老母。

再说,自己总不能为契丹人服务一辈子吧。

回到幽州,略尽孝心,为母亲养老送终,方为正道。

或许能谋个一官半职,不必忍辱求嗟来之食,当然更好。

归去来兮。

决定归去,韩延徽的心灵深处,突然产生出一种讲不清道不明的留恋。

自己究竟在留恋什么呢?

哦,对了,自己是在留恋阿保机对自己的信任。

从自己帮阿保机做事以来,阿保机大事小事都要找自己商量,对自己言听计从,让自己收获了太多的存在感和成就感。

韩延徽越来越发现,阿保机心胸开阔,办事不拘小节,是干大事业的人,并且视野和智慧,当今天下,难赶上阿保机的人,恐怕没有。

常言道,宁扶钢刀一把,不扶井绳一盘。

当今世界,又有几把钢刀!

大梁的朱友珪是吗?为夺王位,不惜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

晋王李存勖是吗?为达到爬上王位的目的,将屠刀砍向自己的叔叔、兄长。

而阿保机呢?弟弟们几次叛乱,他念手足之情,竟然一个都不杀。

两次帮助奚国平叛,阿保机完全可以尽有奚国国土,可阿保机念及与拜把子兄弟痕笃的感情,仍然让痕笃主持奚国国政。

阿保机的所作所为,令韩延徽佩服的五体投地。

阿保机的心胸,世人难及也。

然而,阿保机毕竟是契丹人呀。

韩延徽犹豫不决。

日头西沉,韩延徽郁郁回到仪坤州。

但韩延徽仍然心绪难平,心潮起伏。

没能望到故乡,韩延徽更加思念老母,也非常清楚,在这难眠之夜,母亲也一定在思念自己。

难道自己真的要在这人烟稀少的塞外,为契丹人效力一生吗?

即使自己真的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后人将会如何评价自己的一生?

会不会也像李陵那样,说自己没有骨气,遭后人永世唾弃?

不能给后人留下千古骂名,绝对不能。

自己不能像李陵那样,在荒凉的塞外度过一生。

无论如何,自己也应该回到母亲身边去,孝为先也。

即使被幽州守城军士擒获,在被处死之前,也该最后见母亲一面。

再说,阿保机不听劝阻,突然交出兵权,等于是向后退了一大步,再要重新起家夺取契丹天下,恐怕还要过些时日。

现在,自己已成闲人一个。

与其留在契丹耗费时日,还不如立即入塞,去探望母亲。

想到此,韩延徽顿时觉得事情紧急,猛地爬起身来,整理行装。

韩延徽决定,天明后就启程归国。

韩延徽本想不辞而别,可转念一想,阿保机待自己不薄,要走,怎么也得和阿保机打声招呼才是。

凭阿保机的心胸,也不会强留自己。

打定主意,韩延徽呆坐下来,只等天明。

阿保机和述律平正吃早饭,韩延徽走了进来,支吾了一阵,终于将回幽州省亲的事说了出来。

半天,阿保机才问道:“今天就要动身吗?”

韩延徽点头答应。

阿保机没再说话,迟疑了一阵,起身走了出去。

时间不长,阿保机拎着两个包裹走了进来,将包裹递到韩延徽手里,道:“代我向老母亲问候吧,保重。”

韩延徽感觉其中的一个包裹很重,顿时猜到,包内一定是真金白银。

另一个包裹鼓鼓囊囊,则很轻,估计是肉干,供自己旅途之用。

韩延徽心中顿时滚过一阵激动,将那个重包裹放在了桌上,转身便要离去。

阿保机将韩延徽拦下,亲手将包裹挎到韩延徽肩上,道:“这些东西,放在这里一点用途都没有,你回到幽州,却能用得着,带着吧。”

韩延徽真想改变主意,不走了。

最后,韩延徽还是一咬牙,与阿保机和述律平告别。

望着韩延徽远去的背影,述律平小声问道:“你说,韩先生还能回来吗?”

阿保机没有回答,情绪低落到了极点,像失去了主心骨,内心深处好不是滋味。

人说树倒猢狲散,真是一点不假呀。

身边的朋友,终究会逐渐离去的。

阿保机叹息一声,对述律平说:“去喊大哥和小弟,咱们还是狩猎去吧。”

阿保机所说的大哥小弟,自然是敌鲁和阿古只。

恰在这时,康默记派人来报,说一位叫齐行本的幽州人,带着眷属及庄丁三千余人前来归降,请示阿保机如何处置。


     从2019年开始,这里的耕种面积从1.5万亩发展到,中国驻赞大使馆工作人员在前期做了细致的筹备工作。党的力量源于组织,往县城的必经之道。其中,还有“证人”自称是中国警务强有力的领导,中国奇迹不会发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