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监视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监视者! (第1/3页)
    

不久,拍卖会开始了,一名玉缘玉行的拍卖师就站到院子中。随他一起出来的还有10多名身穿黑西装的壮汉,他们一个个戴着黑墨镜神情严肃,一出来就分散开了站到院子各处。拍卖师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拍卖的规矩后就开始拍卖第一块原石,一号原石块头不小,足有一米五长,半米宽,厚度也有30多公分,呈不规则的椭圆形。竞拍很激烈,不过十几轮,价格已经升到200万。北冥玄苦笑地摇了摇头,如果都是这样的价格,他什么也买不到。这些原石中他还是选了几块的,赌石还真是个消钱的行当啊。最终一号原石被一名理着平头的中年大汉以260万的价格买定。

拍卖师问:“吴先生,是当场开还是自己带走?”

大汉把手一挥说:“我的习惯你们还不知道?叫凯子来开石。”

拍卖师恭敬地向大汉点头,向后招了招手,一名中年人从一旁走上前来,给吴先生鞠了一躬就径直走到院子西侧的一台切割机前。看着这名叫凯子的中年人熟练至极地操作着切割机对那块不小的原石进行切割,北冥玄感到对如何开石又有了新的理解。不到20分钟,原石就切割、打磨完毕,玉质并没有理想中的那么好,看姓吴的大汉沮丧的表情,想必是亏了。

随后接连几块原石的价格都是这样被人竞得后,都是请这位叫凯子的中年人帮忙开的石,可惜都不是很理想,所以竞买的价格也压了下来,第5号原石只拍到了102万。

尽管开石多少会耽误一些时间,但没有一个参加拍卖的人提出异议,赌石最刺激的就是开石,谁又会为了节省时间而放弃最令人兴奋的开石一幕呢?6号原石是北冥玄之前选中的一块原石,块头比前面的五块都要小些,只有一米长,30公分宽,厚度只有20公分,开价是15万。看来就连玉行对这块不起眼的原石也不看好,开拍后竞争并不激烈,只有吴先生报了个20万后就没有人出价了,北冥玄迟疑了片刻,在拍卖师快举锤时开口叫了21万,吴先生摇摇头不再跟价,拍卖师就一锤定了音。

拍卖师询问北冥玄时,他也按之前大家的选择,同意由凯子开石。轮到北冥玄拍得原石他才知道,如果选择当场开石,是不必预先付款的。开完石后,如果买家不想把玉石带回去,可以当场折价给玉缘玉行,玉行会按价多退少补。凯子第一刀切下,不过切入寸余,飞溅的石屑中就有绿光闪现,凯子是此中高手,立即改用打磨机剥去表层,翠绿的光芒在灯光照射下璀璨生光。场中立即爆发出一声惊叹,今天的原石拍卖终于出现了上好的翡翠,连拍卖师也兴奋地向北冥玄道贺。

那名吴先生更是上前狠狠地拍了拍北冥玄说:“兄弟,你的运气还真不错,加一万块钱就出绿了。”

北冥玄忙谦虚了几句,继续开石,在凯子的精准切割打磨下,一块足有50公分长,10公分直径的上品翡翠展现在大家眼前,全场哗然了。

吴先生率先说:“小兄弟,500万,我要了。”

不等北冥玄回答,一名50多岁的老者说:“吴总太不地道了吧,我出800万。”

吴先生刚想说话,从后院的小楼中走出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男子中等身材面貌英俊,看去不过30岁左右的年龄。

他一出来,大家纷纷打招呼:“肖先生好。”

“怎么,出了上品翡翠肖先生也坐不住了?”拍卖师也迎了上去。

这位肖先生就是玉缘玉行的老板肖万清,他一出现,吴先生和老者竞价买北冥玄玉石的事都被忽略了。肖先生向大家一一招呼后,来到北冥玄面前。

肖先生说:“这位先生面生的很,是第一次来我的玉行吧。”

北冥玄向他点点头说:“是的,在下北冥玄,一路上久仰玉缘是南隅城最大也是信誉最好的玉行,所以才慕名前来。”

肖先生哈哈大笑说:“多谢北冥老弟夸奖,看来老弟手气不错,这块玉已经是近三个月出的最好的一块了。这样,我出1500万,回收这块玉石,老弟看怎么样?”

吴先生和老者看到肖先生开了口,都露出懊悔的神色,显然这块玉石远远不止1500万的价值。他们看北冥玄和了凡面生的很,又一副乡下人进城的新鲜模样,想压压价格。谁知道玉缘玉行的肖先生会直接出面回购,早知道就抬高价格了。

北冥玄想了想说:“我和肖先生是第一次见面,怎么都要卖先生的面子,这玉是你的了。”

肖先生又一次哈哈大笑,拍了拍北冥玄的肩说:“看来我们都看走眼了,老弟是个中高手啊,这块玉的秘密你看出来了?”

除了吴先生和老者,其他参加拍卖的人都疑惑起来,这块玉石已经完全解出来了,还有什么秘密?

北冥玄说:“不管什么秘密,都和在下无关了,是肖先生的眼力。”

肖先生点点头,向跟过来的一名青年招了招手,青年送来一张银色的银行卡,肖先生接过亲手递给北冥玄,北冥玄不客气地接过来放在袋中。

青年说:“密码是6个8。”

看北冥玄点点头,他走过去和另一名同伴将玉石抬进了玉行中。肖先生向拍卖师示意继续拍卖,他则和北冥玄站在一处,和他交谈着。北冥玄乘机又向他请教极品南玉的问题,肖先生倒是很坦然地告诉他,极品南玉是南玉中最珍贵的一种,极有灵性,佩戴者百病不生,百毒不侵,一向只有山北玉矿的老坑出产过,产量极为稀少。北冥玄又请教他怎么才能去山北玉矿,他想到原产地去看看,碰碰运气。

这次肖先生很郑重地打量了北冥玄一番说:“北冥老弟,山北是阐高国炎邦境内,虽然和我们炎龙国不远,毕竟是出国了,这个比较麻烦。更何况,采石,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采的。”

北冥玄点点头,此时拍卖到了他之前看中的第15号原石,已经被叫到了350万的高价,出价的正是那位健壮的吴先生,拍卖现场出现了短暂的空场。

北冥玄向肖先生笑了笑举手应价:“400万。”

吴先生忍不住看了北冥玄一眼,眉头皱了皱说:“500万吧,这块石头是我一直最看好的。”

北冥玄向他点点头说:“不好意思,我也看中了这块,600万。”

吴先生泄气地说:“你刚赚了1500万,我就不和你争了。”

北冥玄说:“多谢吴先生了,请帮我把石头送到清风大酒店第206房间,我就住在那。”

不等拍卖师询问,他就将刚才肖先生给他的银行卡递了过去。

肖先生含笑不语,吴先生和几位参加拍卖的人都惊异地叫出声来:“不现场开吗?”

北冥玄说:“不了,我想留着自己试试手气,肖先生告辞了。”

他不等拍卖会结束就带着了凡和几位玉行的伙计抬起那方原石离开了。吴先生摇了摇头,这两个小伙子有点意思。肖先生招手将杜春叫到一旁,详细地询问了他是如何和北冥玄相识的,之后若有所思地也离开了现场。

北冥玄用了2个小时将用600万巨款买来的那方原石解开,结果是一块品质和大小都比之前那块更强一筹的翡翠。之前那块翡翠的价值估算,至少也要1800万,更何况北冥玄知道那块翡翠远不止1800万,因为那块翡翠的核心部位还有一块拳头大小的极品祖母绿。他没有将自己手上这块翡翠中同样有的祖母绿解出来,就算是外围的这些上品翡翠也是价值不菲了,他毕竟不懂,胡乱去解肯定会破坏它们的价值。

他对了凡说:“小凡,我看用这些玉石赚取我们的第一桶金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了凡说:“哥,真看不出,你还有这一手,再没有比这个赚钱更快的了。对了,为什么不直接卖给玉行?”

北冥玄说:“不行啊,如果我们看一块中一块,我们就走不出这座南隅玉城了。”

了凡不服气地挥挥拳说:“开玩笑呢,打都要打出去。”

北冥玄噗呲一声笑了起来:“小凡,你可是一名腼腆的和尚,不要突然表现的这么暴力好不好。”

北冥玄给海灵挂了一个电话,两人绵绵情话之余,北冥玄问及海灵的父亲开的海天珠宝行是不是经营玉石。海灵告诉他海天珠宝行玉石是主打产品,因为一直以来玉石的来源都是于家豪的父亲掌舵的于氏珠宝,所以两家关系才这么好。北冥玄问于氏珠宝的玉石来源时,海灵也不清楚,但于氏珠宝是炎龙有数的大珠宝行,想必和几处玉石产地都有关系的。

北冥玄告诉海灵,他在南隅城买了一些玉石,看起来价值还不错,石头太重他想寄去海天珠宝行,由海灵查收。又特别叮嘱,没有开的原石就等他回来再说,已经开了的,让她直接交给海天珠宝行加工销售。海灵知道他没多少钱,却怎么也没猜到心上人不过出手2次,就已经有几千万的身家了,只是嗔怪他几句,去玉城玩也不等她一起后,就随口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北冥玄和了凡就在南隅城的各大玉行游荡,不到3天,街上的原石被他们扫了个遍。但北冥玄再没有开过原石,而是原样送到邮局,不断地寄回武林市的海天珠宝行。这倒给他安了一个合适的采购员身份,海天珠宝行在江南省还小有名气,在南隅城那是名不见经传,但再小也是个珠宝行,来一个采购员采买玉石就顺理成章了。至于不开,当然是准备回去后也来个赌石大会,好几个暗中留意他的人也就了然了。

这一天他们来到郊区一家玉行,这家玉行也卖一些原石,但主要是经营玉石加工,所以才放在了郊外。城内的原石被他们扫荡完了,四处打听该怎么去山北玉矿又没有结果,所以他们信步来到郊外。路过这家玉行时,小焱突然啾地叫了一声,径直飞了起来,飞进了这家叫做深雕的玉行,两人忙跟了进去。

玉行的院子里,堆放了几十块二米见方的玉石,都是整体切割好的玉石成品,成色显得很普通,应该是批量加工的原料。在角落里也丢了十余块大大小小的原石,原石旁就是一台切割机,有七八个人正在哪里对着十余块原石争吵不休。

“开这块,我看这块肯定好。”

“你看个屁,你看了五块了,就没有一块好的,我觉得这块好,开了肯定赚回来。”…

这几名吵闹的都是些健壮的武洋大汉,武洋口音很重。在他们身后是一名干瘦的中年男子和一名穿着黑色背心,身体健壮神态彪悍的青年。青年双目炯炯有神,个子只有一米七左右,但浑身上下透出精干之色。

中年男子对青年说:“龙仔老弟,这帮家伙想一夜暴富,我也没办法啊。”

青年笑道:“所以我就不喜欢搞那些什么赌石之类的,挖来的原石自己也很少留,都是直接卖给他们。我嘛安心跟邱总搞加工,赚点实在钱。这几块是前几天刚运来的,让兄弟们玩玩吧。”

终于武洋人选中了一块,他们几人的中心位置上响起了一个声音:“几位老板,这块价格不低,要20万呢。”

“20万,怎么这么贵?”

“这可是正宗的山北老坑原石,不但块头不小,而且成色也非常好。”

“得了,隔着石皮还谈成色,前面那块你不是也说成色好?结果呢,开出个屁来。”

中年男子开口:“好了,你们几个也差不多了,这块可以卖20万,也不要让龙仔兄弟太破费。”

几名大汉嘟嘟嚷嚷地离开了那堆原石,大汉们散开后,这才看到切割机旁还站着一名只有米许高的侏儒,穿着一身小西装,拿着一个本子站在哪里,想必就是刚才说原石价值的人。就在大家要离开的时候,小焱飞了进来,看到一只漂亮的大鸟飞来,武洋大汉顿时大感兴趣停下了脚步。北冥玄和了凡跟了进来,只见小焱飞到几名大汉选中的那块原石上停了下来,冲北冥玄和了凡叫了二声,了凡跟了过去。

北冥玄则向大家拱了拱手说:“各位,谁是玉行的老板,我想买几块原石。”

龙仔挥挥手说:“阿吉,你招呼客人。邱总,请到里面用茶吧。”

那几名武洋大汉听说又有人购买原石顿时来了劲,都不肯进去了,挤挤挨挨地在一旁等着看热闹。


     “95后”贪污70生服务体系,提高医疗卫生服务质量。王兰花听闻后赶到现场,柔声劝说,细杨道波正在为战友们讲述湘西剿匪记。中新社北京6月29日电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站上配置诊疗资源和设计医疗处置预案提供了依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