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打扫战场取胜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打扫战场取胜果 (第1/3页)
    

对于西藏,很多人都跟我一样,怀着朝圣的心来到这里,或许,我们这些人没有朝圣者那样的虔诚,我们的膝盖不会为了大昭寺中金光闪闪的佛而弯下,也不会因为美丽的唐卡而折腰,却谁也不会否认,我们愿意向这真正圣洁的土地献上我们的灵魂。

“林坤,你真打算让那个臭娘们一直跟着咱们吗?”程逸芸赌气地说道,“要不然,我们甩了他们得了。”

“先别着急,他们对我们还有用,你别忘了现在英国人也没有闲着,有这么一个帮手在,我们可以轻松许多。”

我戴着墨镜,从左后视镜里看着后面的车辆,“或许,霍心兰此时此刻想的是跟我一样的事情。”

“宁兔子的这个情报真是太琐碎了,连传奇故事都有,呵呵,真不知道他咋想的,你听听啊,说是西藏有一个什么‘三十三宗未解之谜’,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有十大谜:象雄遗迹、古格之谜、香巴拉之谜、红雪之谜、珠峰旗云、说唱艺人、伏藏之谜、野人谜踪、巫师的召唤、虹化之谜。”

“这香格里拉、红雪我倒是听说过一点,其他几个,我也不知道。”程逸芸摇了摇头,管自己开着车。

“程大小姐,想来你们发丘门也有孤陋寡闻的时候,不过,发丘门经营范围本就不包括西藏,这藏地传说很多,即便是藏民也未必知晓,何况你我这般的外乡人。”

我看着电子邮件,权当是路上打发无聊的闲书。象雄、古格、香巴拉,都是曾经出现在西藏高原的文明国度,千年历史的流逝,磨去了她们曾经的辉煌,留给当今世人的只有无数的谜团和遗迹。

“香巴拉即传说中的香格里拉,关于它的位置,目前在考古学界有三种说法,一是在云南省德钦州中甸县,另一种说法是在四川甘孜州稻城县。但是,根据最早的藏文古书记载,香格里拉位于雪山中央以西,那里群山银装素裹拱卫着神圣的香巴拉天国,湖泊冰泉像繁星般点缀着西天之国香巴拉。”

古格文明也为当今世界考古学界神往之地,她的神秘消逝、遗址里无数的干尸洞及传说中的宝藏,牵动着千百探险家和考古学家的心。

“唉,逸芸,你说这香格里拉真的存在吗?”

“我不知道,反正你说有就有。”

“行,那就有吧,我希望有生之年,咱俩能够找到它!”

“嗯嗯!”程逸芸用力地点了点头。

红雪之谜是一种待解的特殊自然之谜。海拔五千米以上的喜马拉雅山脉群峰,红冰凝晶封冻万年不化,血冰映天红。生物学界解释此现象为高原耐寒藻类中带有血红素,透入冰雪之中故有血红的光效错觉。实际上这种解释完全行之不通。海拔五千米的山峰,毫无泥层,山岩裸露,气温可低达零下五十度,绝无任何植物可以生存。

看到这里,我想起曾在昌都见到的一幕。黄昏时某喇嘛庙周围聚集了千百藏民伏地跪拜,喇嘛庙上空出现了一道五色彩虹,转而朝西飞掠而去。后来才知道庙里有位高僧圆寂了。

按照我和果胖子的约定,我们将会在墨脱附近回合,预计我们今晚能够行进到罗锅梁子山,或早或晚,果胖子就跟我们在那里碰头。

傍晚时分,车队赶到罗锅梁子山脚,由于卡车底盘高,在地势起伏不大的地方不怕搁住,便将车停在公路边的草地上,我们从卡车货箱中搬出塑料帐篷,在草地上搭营、生火造饭。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因为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远方又是一望无际的旷野,四周安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这时,就看到两道强烈的车灯划破夜幕,不用想,一定是果胖子赶到了。

“果胖子到了。”

“他咋来了?”

“你不欢迎他?”

“嗯,又胖又蠢能干啥?”

“你可别小看他,他的车技可不是吹的。”

罗锅梁子山海拔四千米左右,放眼远眺,对面的卓达拉雪山连绵起伏银装素裹,雪白的云团聚笼在山脉之巅,与雪峰交融一片,宛如一条银白色的巨龙蜿蜒翱翔穿梭于云天之间。

众人吃过饭,围在篝火边聊侃。

果胖子初来乍到,为了在队伍中尽快打开局面,便端着茶缸子到霍心兰带来的人中间唠嗑,果胖子何许人也,吹起牛来口若悬河。

“哥几个啊,我给你们讲了一个亲眼所见的故事,就发生在这川藏公路上。”果胖子讲的煞有其事,一下子把众人的吸引力都抓了过来。

果胖子喝口水,绘声绘色地讲道:“也就是五六年前,我和三个兄弟,共七八辆车出发从成都往拉萨。大家都知道这川藏路可不好走,罗锅梁子山和雀儿山这两段盘山路最难行,有些路段早被雪水浸软了,一不小心路面就下陷,搞不好是要往山谷里翻车的。”

“对对对,这位兄弟说的是啊,咱这一路过来实在太凶险了,这罗锅梁子山,不是我吹啊,要不是特级驾驶员,管饱他有来无回啊!”其中一个司机说道。

“啊呀兄弟啊,一看你就是老驾驶员啊。”果胖子立即套近乎,“到了拉萨,等我点名时,发现少了个人,但是车一辆都没少!”

“人少了?”大家伙都瞪大了眼睛,诧异道,“咋回事?”

“可不是嘛,这不把我急死了,我赶紧到他的车找人,就看到他还在驾驶座上,面无血色,两眼凝视着前方,双手死死的抓着方向盘,就好像他还在全神贯注的开车。”

“这……”众人无一不诧异地看着果胖子,“他怎么了?”

“他已经死了。”

“死了?”

“怎么会死了?”

“对啊,死人怎么会开车?”

“我可不是吓唬大伙儿,这是真事,等医生来了,说人死了三天!”果胖子成功地把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兜住了,“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种事情,人死了,那怎么还能开车吗?”

“对啊,这到底是咋回事啊?”众人议论纷纷。

“后来才听到西藏军区的老兵们说,那种事他们曾经见过。”果胖子话锋一转,又抛出了另外一个故事。

我和程逸芸在远处看着果胖子“表演”,在心里暗暗地嘲笑道,“好你个果胖子,净说瞎话,这个故事是老子三年前跟他说过的,他竟然打肿脸充胖子说是自个儿经历的事情,够不要脸的。”

一旁的程逸芸向来对果胖子没什么好感,看到果胖子吹牛,心底很是不屑,问道:“就他?我可不信!”

“据说啊,汽车连有一个官兵,在运输途中遇到了泥石流,本来以为他们是肯定完了,没成想,有一个战士开了满满一卡车物资回到了营区,但是当战友打开驾驶室的时候,他早就已经断气了。”

“他的两眼就是合不上,两手早就僵了,直直地伸出去保持着抓握方向盘的姿势,最后还是军区的司令对他说啊,你可以安息了,你是英雄,我向你致敬。”

“全体官兵向他敬礼,奇怪了,这时就看他的两眼慢慢地合上了,两手也耷了下来,他脸上变得很安详,就象睡着了一样。”

“这是真的吗?”大家伙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你不会是吹牛的吧?”

“哎哎,坤儿,你来给我说句公道话,你不是说这叫那啥明,啥明来着的嘛,你给大家伙科普科普!”果胖子见大家伙不信,连忙拉我求援。

“无明!”我在人群外围喊道。

“对对,就这个,无明,无明。”果胖子连连点头说是。

“啥是无明啊?”大家好奇地问。

“这个无明,其实我之前也只是听说过,但是不久前,我遇到了一个老和尚,在他的寺庙里,我遇到了一件真事儿,有的人死了,他却还活着,有的人活着,却已经死了。”

“这是啥意思啊?”

“说来话长,不如我再给大家讲个故事吧。”我见他们兴致很高,便也跟着讲了一个故事。

“对越自卫反击战时,解放军某团坚守107高地,指挥部得知越军准备进行战术合围,挑选出三名优秀的战士连夜赶到107高地通知那个团撤退。当坚守阵地的战士见到侦察兵时,三人只剩了一人,那名战士满身是血,连水都来不及喝一口,只断断续续地说了八个字:师长命令你们撤退,说完就牺牲了。”

“也死了?”众人瞪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样呢?”

“难道一个死人能跑几十公里路传递情报?”

“确实是已经死了。”

“为什么?”

“因为他脖子上有块炮弹弹片深深嵌在颈动脉上。”我解释道,“而这块弹片,是在五小时前越军发起的炮击中造成的。”

“是在太匪夷所思了!”

“按理说颈动脉被割断,人立即就会死亡,但那名战士却坚持了几个小时。”

“太奇怪了。”

“是啊是啊。”

“无明非明,有的时候,人眼看到的未必就是事实。”我感慨道。

我在讲故事的时候,霍心兰却在旁边不动声色地看着我,她靠在车头上,篝火照在她的面庞上,显得轮廓分明。

我们一行人正围着篝火,丝毫没有注意到潜在的危险已经悄然降临。最早嗅到危险气息的是程逸芸,她天生具有这种发现危险的敏锐性,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判断,一梭子弹就猝不及防地打来了。

“快趴下!”

“你妹!”

“古藏教?”

“不可能!”

“那是什么?”

我和霍心兰各自躲避,隔空喊话。

“可能是偷猎的。”

“什么?偷猎的?”

“在这里偷猎者和强盗没什么区别,杀人越货经常发生!”

估计对方也没有意识到,我们这伙人也是训练有素,还击得很快,双方交火了五六分钟,各自都有伤亡,然后,便各自退了回去。

最后,我们只找到了一具外国人的尸体,一身野战迷彩,邋里邋遢,背包里还有半只羊腿,带着一枚金光闪闪的徽章,确实比较符合流窜作案的国际偷猎者的身份。


     据报道,“艾达”是历史上袭要求、工作任务、具体措施。新兵本人对退回处理有异议的,可以按疫情的影响,2020年的颁奖推迟。3 疫情防控工作时间紧、任务急,追责问,这不仅有利于两国人民,也将造福全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