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再临废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再临废墟 (第1/3页)
    

洪七打开信件里面有一个令牌和一封信。

  洪七看了一眼书信上面大体写的是,我叫苏灿原先是一名天眼会的成员,在洪七入会之前就退伍了。

  后来经别人介绍有幸认识洪七,洪七感觉天眼会有内奸的时候集结了几个可信人,让其到华夏国各地发展人脉。

  最后组成一个新的秘密组织瘾七局,其中一个集结点就在观海市,而苏灿就是成员之一。

  在写这封信的之前,苏灿接到七局中的四局的邀请,说是有消息,要行动了。

  可当时洪七还在苏灿家里,苏灿怕有什么变故,所以才留下了这封信,如果洪七能看见这封信就证明苏灿可能遇难了。

  到时候洪七就拿着令牌到观海三路十号,哪里是最近的联络点。

  专管观海市地下联络的刀疤就在那里等着,到时候您就把令牌给他看一下,他就知道您来了。

  还有一件事我孙女苏宁儿,我不希望她知道这件事,求您保密。

  洪七大体看完书信后拿着信封里的令牌装进口袋。

  来到客厅,由于苏宁儿要工作所以上班了,只有陆遥在客厅里打着电话,洪七跟陆遥小声的说:“妈我出去一下。”

  陆遥没有听见,然后洪七碰了碰陆遥:“妈我出去一下。”还是小声的说。

  陆遥抬头看了一眼洪七,虽然没有听清楚但是也点了点头,不耐烦的说:“嗯嗯!”

  洪七看见陆遥同意后,没走几步就听见陆遥解释到:“不是跟你说的,侄女能来是好事呀!”

  洪七看了一眼陆遥,打开门走了出去。

  洪七刚出小区门就感觉有人跟着自己。

  由于学习了奇门遁甲,可以感受到周围的细微变化。

  为了不在市区引发恐慌所以,沿着小路,将一群人引到了,一个僻静的死胡同。

  洪七没有回头说:“行了,出来吧!”

  几个彪型大汉从胡同口走了出来,领头的说:“居然发现我们了。”

  洪七:“你们这体型这么明显,想不被发现也难呀!”

  领头的哈哈大笑起来:“那你还把我们引到死胡同。”

  洪七没有说话,嘴角微微上扬。

  而领头的接着说:“哈哈!是不是被吓傻了?”

  洪七终于开口说话:“是谁指使你们的?”

  其中一个小弟说:“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洪七定睛一看正是之前撞自己的货车司机。

  洪七:“怎么是你!”

  小弟:“你还记得我?”

  洪七:“别说之前的车祸也是有人指使。”

  小弟:“嘿嘿!你说的对,只不过你没有机会。”

  洪七:“有没有机会不是你说了算。”

  小弟:“我让你嚣张。”

  说罢拿着木棍冲了上去。

  来到洪七身边,一棍子打了下去。

  洪七轻轻一闪,本来打到洪七身上的木棍,打到了地上。

  在那个小弟惊讶之余,洪七抬起脚,“啪!”一脚踢到了小弟的肚子上。

  小弟大叫一声:“哎呦!”瘫倒在了地上。

  剩余两人看着倒在地上的小弟,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领头的人看着后退的小弟,一脚踢到其中一个人身上:“干什么那,上啊!”

  随着领头人一声令下,剩下的两名小弟也冲了上去。

  两人左右夹击,打的洪七连连败退,可是没有一棍子打到洪七。

  在两人将洪七打到角落的时候,洪七微微一笑,接住其中一人手里的棍子,夺了过去。

  一棍子将另一打倒在地。

  看着自己棍子被抢,小弟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洪七没给小弟逃跑的机会,一棍子将小弟打倒在地。

  小弟哎了一棍子晕了过去。

  领头的看见自己小弟被揍晕,咽了口水,小声说:“妈的!该死的王样,不是说对方是个爱哭的傻子么!这天妈哪里是傻子,这分明是杀神。”

  领头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洪七:“你别过来。”然后将没有拿棍子的手放进腰后,开始摸索手枪。

  洪七看透了对方的心思,笑了笑将手里的木棍一扔:“你只要告诉我是谁指使的你就行,我不会为难你的。”

  在洪七说话的功夫,领头的人摸到了手枪,嘴角扬起了得意的笑容,将手里的木棍一扔。

  掏出枪对着洪七:“嘿嘿,没想到吧!”

  洪七无所谓:“我给过你机会,可是你不珍惜呀!”

  说完离领头人越来越近。

  领头人警告:“你别再往前了,再往前我就开枪了。”

  洪七没有理会领头人继续向前走着。

  领头人:“这可是你自找的。”说完闭上眼睛,扣动扳机一气合成,“嘭”的一声,子弹飞了出去。

  洪七一个闪躲,直接来到了领头人面前。

  领头人睁开眼,准备看被自己打中的洪七时。

  洪七直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吓得领头人将手里的枪一扔,做到了地上。

  洪七:“怎么样现在可以说了吗?”

  领头人:“我是不会出卖旁友的。”

  洪七听完对方的话:“看了我要来电硬的,才能让你说出来是谁呀!”

  说完坐到了对方身上,刚要挥拳。

  对方就说:“你可知道我是谁。”

  洪七:“我管你是谁!”说完准备挥拳

  对方又说:“我哥可是刀疤疤爷,我是他亲弟弟朱权,你要是敢动我,你就完了你知道吗。”

  洪七停止了挥拳。

  看见洪七停下了动作,朱权大笑:“在观海市还没有人敢动手打我哪。”

  洪七起身笑了笑:“你哥是不是观海三路的刀疤。”

  朱权抖了抖衣服上的土,起身说:“怎么?怕了!”

  洪七:“我正好要找他,这样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

  我正好认识认识,这个疤爷。”

  朱权:“我看你这是自找死路,不过正好,我叫我哥直接带着几个兄弟将你干死。”

  说完掏出手机给疤爷打了电话,疤爷听到自己弟弟被打,当场发飙:“妈的,在观海市除了我以外,还没有人敢打我弟弟,豹头给我叫上几个兄弟一起去干死他。”

  这个时候一个身高一米八,瘦的跟猴子似的人出现在疤爷面前:“疤爷这还用您去么?我带着几个兄弟就能将对方打死。”

  疤爷:“你以为我想去么?要不是我妈让我保护好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弟我才懒得管他的死活拿,干啥啥不行,惹事第一名。

  这样你带着几个弟兄先去,我随后就到,到了之后先打我弟弟俩耳光替我出出气。”

  豹头答应了下来,心想:“这是你亲生弟弟吗!”想完带着弟兄朝死胡同赶去。

  洪七看着朱权打完电话得意洋洋,一巴掌打到了朱权的脸上。

  朱权一脸懵逼:“你干什么?”

  洪七:“你打电话都说我打了你,所以演戏演全套,当然要打你一顿了。”

  说完又一巴掌打到了朱权的脸上,由于两巴掌都打的左边脸,所以,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朱权捂着脸,委屈的蹲到了地上。

  洪七看着老实的朱权,笑了笑,坐在了其中一个晕倒的小弟身上。

  没过多长时间,豹头就带着兄弟来到了死胡同。

  朱权捂着脸看见豹头来了,起身向豹头靠去,回头还不忘嘲讽洪七:“你等着吧。”

  说完来到了豹头身边。

  豹头望着捂着脸的朱权问:“他打你哪了?”

  朱权委屈的挪开了手将肿成萝卜的左脸放到豹头眼前,:“你看都把我打成这样了。”

  朱权刚说完,啪的一声,豹头打到了朱权的右脸上:“这样就对称了。”

  朱权有点懵:“你干什么。”

  啪又一耳光,豹头:“这样才差不多,不过还有点小。”刚要抬手打第三下的时候。

  朱权已经从豹头眼前消失了。

  豹头放下手问坐在小弟身上的洪七:“是你打的么?”

  洪七反问:“你就是疤爷,怎么也没有疤呀!”

  豹头:“对服你还用我们疤爷我自己就能解决。”不得不说,豹头是疤爷手底下第一能打的人,不要看着人瘦,但是下手特别狠。

  说完就朝洪七冲去,速度之快,快如猎豹,几乎一瞬间来到了洪七的身变。

  洪七面对豹头的攻式,开始只能面前闪躲,在于豹头过来十几招后,洪七赶上了豹头的速度。

  也有可能是因为豹头的一阵猛攻体力开始下降。

  后来洪七跟上豹头的速度已经迎刃有余。

  在与其过了七十几招后,洪七开始反抗,一脚踢向豹头的肚子,豹头见势不妙,专攻为首,双手合十挡下洪七的一技,被洪七一脚踢开。

  体力不支的豹头跟手下的兄弟说:“一起上。”完事几十个小弟一拥而上,将洪七围住,准备开始车轮战。

  豹头在外面喘着粗气。

  看着被包围的洪七笑到:“哈哈,这下子没招了吗。”

  刚说完,一个黑影就被从人群中扔了出来。

  豹头定睛一看,居然是自己兄弟,紧着着一个一个的小弟被扔了出来。

  豹头惊讶到:“这他妈,还是人吗?”

  就在这个时候,在胡同口等了五分钟的刀疤说:“应该差不多了。”

  说完起身朝死胡同走去,身后还跟着几十号人。

  可刀疤一进死胡同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除了刚刚体力不支的豹头以外,自己的小弟一个个的都躺倒了地上。

  在刀疤惊讶之余,正好最后一个飞到了刀疤的脚下。

  


     这是中国在两个月内进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后经多次变动和修改,196评论?。熊丙奇说,如果高学历人才到传统低学历岗位上,工作内容的内涵和实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促进贵州创新创业和对外开放的宝贵资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