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沉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沉陷 (第1/3页)
    

李馈故作嗔怒:“心雨,你个小丫头,怎么偷听我们说事?”

李心雨端出一碗汤,撒娇说道:“爹,女儿看您回来的晚,特意给您炖了一碗汤,才不是故意偷听。”

李馈边喝边夸:“好,好。还是女儿好,贴心小棉袄。”

第二天,狄侯爷与李馈再次进宫面见豫王姬文。李赫与卫起闲来无事,结伴去杜慷居喝酒。

酒菜上齐,两人开怀对饮。忽然,李赫看到对桌坐着那个姓任的矮个子和那个高个子,那两个人正在聊天。

高个子:“任兄,最近凯奉可有什么大动静?”

矮个子:“不瞒你说,还真有大事。听说豫王连日与姬侯爷、狄侯爷商谈,好像在谋划什么变法的事儿。”

高个子:“变法?啥玩意,闻所未闻。”

矮个子:“变法具体是啥,我也没打探到。不过我还听说,豫王打算委任一个丞相,专门主持变法。”

高个子:“豫国是要改天换日啊。只恨我一腔热血,却报国无门。”

李赫、卫起听罢,挪到对桌,对那两个人说:“拜见两位兄台。”

高矮二人赶紧起身回礼:“幸会、幸会。敢问两位尊姓大名?”

李赫:“在下李赫,这位就是卫起卫将军。”

高个子:“久仰二位大名。小人东方虎,这位是在下的朋友,叫任佐。”

四人坐定,对饮而谈。

李赫:“适才,我们无意间听到二位公子交谈,提到变法之事,请问任公子消息从何而来?”

任佐故作神秘:“小人别无所长,就是朋友多,自然消息灵通。至于消息来源,就不方便说了。”

东方虎拍拍任佐肩膀,对卫起、李赫说:“任兄祖居凯奉,遍识三教九流,没有他不知道的小道消息。”

李赫问任佐:“前些日子,我看见你们俩还带了两个朋友,也在杜慷居这里喝酒。他们是谁?可否引荐给我认识?”

任佐又是故作神秘:“李公子莫急,以后你自然会认识他们。”

卫起插话问道:“敢问任兄,我与李兄弟闲来无聊,凯奉可有什么好玩的去处,推荐推荐。”

任佐想了想:“听说今晚,姬尚姬大师要在自己府上设宴,届时有不少达官贵人出席,姬尚要与众人谈经论道。”

李赫与卫起互相打了个眼色。

酒局结束,李赫与卫起回到狄侯府。

俩人见过狄侯爷与李馈。狄侯爷:“今日,豫王殿下想要委任丞相,主持变法,问我和姬侯爷的意思。你们有何看法?”

卫起:“李馈大人熟知变法,自然是不二人选。”

狄侯爷点头:“老臣也是向陛下极力推荐李大人。”

李赫:“不知姬侯爷怎么讲?”

狄侯爷若有所思:“姬侯爷也主张李大人担任丞相,真是意外。”

李馈向狄侯爷行礼:“多谢侯爷知遇之恩,若下官有幸担此要职,一定赴汤蹈火,不负豫王与侯爷的重托。”

会毕。李赫与卫起离开狄侯府,结伴来到姬尚府邸,果然是车水马龙,贵族名流云集。李赫、卫起远远张望,只见来访之人,纷纷递上请柬,进了姬府。

李赫、卫起躲在街角幽静处,见迎面走来两个贵公子。李赫上前行礼:“请问二位公子,可是到姬府赴宴?”

其中一个贵公子:“正是。”

李赫:“请问赴宴的请柬,去哪里领?”

贵公子蔑笑:“请柬自然是姬尚大师专程派人送来,只有我等上层名流才有。你等市井小民,莫非也想附庸风雅?”说完,两个贵公子大笑起来。

李赫与卫起对视一笑。

李赫、卫起穿着刚才那两位贵公子的长服大袍,得意洋洋的走到姬尚府前,拜上请柬,大摇大摆走进姬尚府。

李赫悄悄问卫起:“卫大哥,我们是不是把那两个小子绑得太紧了?”

卫起:“没事,死不了。我已经用布条把他们两个的嘴堵上,深更半夜的别人发现不了。”

街角小巷中。那两个贵公子被扒的精光,双手双脚用粗麻绳捆着,扣在竹筐底下。

李赫、卫起进了大堂,只见宾朋满座,人声鼎沸。他俩担心穿帮,默默的找了个后排的座位坐下。

忽然,众人齐刷刷起身行礼,原来是姬尚大师到了。姬尚在主位坐定,而田泽、李克两位大师也在两旁落座。姬尚示意众人坐下,酒宴开始。

酒过三巡,姬尚示意众人安静:“先师在时,曾经以“仁”教诲我辈。老朽以为,博览群书,坚守信念,虚心请教,关注时事,仁就在这其中。不知诸位有何高见?”

众人纷纷发言,有虚头巴脑说的不着边际的,有巧言令色拍姬尚马屁的。众人说个没完,李赫不耐烦了,起身朗道:“在下以为,所谓仁,就是关爱他人,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李赫一席话掷地有声,顿时,众人安静下来。姬尚不禁侧目:“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公子高见,敢问大名?”

李赫作揖:“小人李赫,拜见姬大师。”

姬尚:“真是后生可畏,公子一席话,让老朽受益匪浅。”

宴会上,三位大师继续与众人论道。李赫坐下,洋洋得意对旁边说:“卫大哥,我刚才说的可好?”没人回应。李赫连忙扭头一看,卫起不知何时离开大堂,也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李赫担心卫起出事,赶紧悄悄溜出大堂李赫在姬尚府中找了半天,都不见卫起人影。李赫心里正犯嘀咕,忽然听到卫起压低嗓门唤他:“李贤弟,我在这里。”

李赫四下一看,原来卫起趴在墙头上,正往后院张望。李赫借着栏杆纵身一跃,也上了墙,趴在卫起身边:“卫大哥,你上墙来干嘛?”

卫起:“嘘,小声点。我听说姬尚有个女儿,名叫姬月,长得可漂亮了。你看,那边书房,看书的那个姑娘就是。”说着,卫起手指往前一指。

李赫顺势看去,果然书房内有个姑娘在看书。那姑娘风姿绰约,又不失大家闺秀的气度。

李赫咽了咽口水:“卫大哥,你在这里偷看美女,被嫂夫人知道,那还了得。”

卫起不禁抿嘴:“提她干啥,真扫兴。碰不能碰,看看总行吧。”

突然,高墙那边闪出一队护卫,指着李赫、卫起两人怒喝:“墙上两个毛贼,哪里来的?”

李赫、卫起大惊,麻溜下了墙,向庭院方向抱头鼠窜。情急之下,李赫躲在假山的石头缝里。护卫逐渐围拢过来,李赫又急又怕,扭头一看,卫起正一头钻进灌木丛中,却露了半截屁股在外面。

李赫冲着灌木丛大喊:“毛贼在这!”

护卫们循声向灌木丛扑去,李赫趁着这一刹那的间隙,夺门逃出姬府。

大街上,李赫一路鼠窜,护卫们在后面一路追赶。不知不觉,李赫竟跑到了李馈府院外。李赫往身后一望,追兵还隔了好一段距离。李赫来不及多想,借着墙根一跃,翻过墙头,跳进庭院。不料,李赫刚刚落地,竟踩到一块青苔板,脚底一滑,几个踉跄,随后跪倒在地。

李赫猛地发现,鼻子前面竟站着一位女子。


     当时,兰考正经历着历史上最严重的自然灾害,其中最骚扰外国记者是正当行为吗? 。”这是总书记和她打招。“我们经常告诉外乡人,在贺兰山脚,节水节肥价格好,收益显现出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