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禁地的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禁地的荒 (第1/3页)
    

把告示贴上后,周安和囡囡在布庄内等了起来。

“妈的,欠了老子的钱不还,有钱开始招人了,走,都和我一起进去跟他要钱,如果再不给让他把布庄给我们,不给的话就乱棍把他打残。”

“是!余三爷!”五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并拿起手中的棍子狠狠的向着地上一敲。

余三爷带着五个打手进来了。

余三爷穿着一件蓝皮大袍子,袍子的边缘处是白色的丝线,显得特别的华丽,有贵气,虽然如此但是中年人的脸却是面带狠色,不像是个良善之人。

“把孙果给我叫出来,说余府的三爷找他。”余三爷向着周安大喊道。

余三爷身后的五个打手分出两个人站在了门口,另三个跟在余三爷的身后。

“这间布庄我已经花一百万两银子买下了,孙果已经带着钱离开了,所以这间布庄现在是我的了,不要在我这里闹事,不然我就不客气。”周安冷声说道。

“什么!!你敢买下孙果的布庄,胆够肥的,不知道孙果欠我们的钱吗,现在你把布庄买下了,他逃跑了,那么他欠下的钱怎么办。”余三爷怒声说道。

“那你就找他要钱去啊,找我干什么,我又没有欠你的钱。”周安耸耸肩说道。

“他都跑了,你让我找谁要钱去。”余三爷怒声说道。

“那你也不能找我要啊,咱俩又不认识。”周安说道。

“哇啊啊!!气死我了,你们上给我打他,什么时候我的气消了,什么时候再停下来。”

“是。”“是。”“是。”三个打手喊道。

喊完了之后,拿起棍子向着周安的身上打去。

周安让囡囡后退一些,囡囡听话的后退了,周安向着挥过来的一个棍子就是一抓,然后一抽,把棍子抽了过来。

拿着棍子就是向着三个打手从左向右就是一扫,第一个打手的半个腹部被打烂了,紧接着第一个打手撞到了第二个打手上,发出了咔嚓咔嚓几声,很明显在两人的碰撞下,两人的骨头断了,然后两人撞向了第三个打手,直接把第三个打手撞的吐了一口血,三人同时向着门外飞去,飞到了布庄门外的地上,在那里哼哼不已,起不来了。

“你竟然是一名武者,还敢还手,难道你不怕我余家报复。”余三爷看到三名打手被打了出去,受了重伤,脸色剧变说道,他可是知道他的这三名打手可都是通脉层次的武者,是余家专门派来保护他的,却这么简单的打成了这样。

“怕报复,就不动手了。”周安冷冷的说道:“好了,别在这里叨叨了,不然我可保证不了,不对你动手。”说完后还转了转手腕。

“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余三爷见周安好似要对他对手,马上向着外面跑去,而剩下的两名打手紧跟着而去,剩下的三个重伤的打手躺在地上没有人管。

周安也没有多大理会,反正电影院现在还没有开业,三人躺在这里叫死了,也影响不了他的生意。

只是接下来的半天中,没有一个人前来他这里应聘,看着三个人,周安只好走出了布庄,把三人的身体就是一提,看向一个方向,狠狠的就是一扔,把三人扔出了几十米外,也不管他们死没死,周安拍了拍手回到了布庄,继续教囡囡下跳棋。

本来周安想教囡囡下围棋和象棋的,一想到囡囡的年岁不大,又不经世事,就放弃了,而是教简单的跳棋。

“该你了。”囡囡嘟着脸向着周安说道,很不满周安下到一半就离开了。

周安坐到了囡囡的对面,拿起了一个棋子,在棋盘上左跳右跳,连跳了五下,放到了那处。

“大哥哥,你好利害啊,一下子跳了五步。”囡囡崇拜的看向周安说道。

“你也可以的。”周安淡淡的一笑说道。

“那咱们接着下,我一定也要下出连跳五步的棋来。”囡囡拿着棋子跳了两下,放到了那处说道。

…………

“小姐,你自从来到了归元城之后到处乱花钱,咱们就剩下二两银子了,连住店的钱都没有了,只剩下两碗面条的钱了,你说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一个俏丽的小丫鬟背着一个包袱,沮丧的说道。

“怕什么,大不了找份工作,咱们赚钱自己养活自己。”在丫鬟的前面有一个飒爽的女子,手中拿着一把剑,气势汹汹的说道。

“咱们两个女子能找到什么工作,有什么工作会要咱们。”小丫鬟嘀咕的说道。

“我可是会武功的,去一个大户家里当个护卫妥妥的,放心吧,饿不着咱们的。”女子说道。

“可是你只有凝血层次,在归元城凝血层次比比皆是,像那些大户人家都是招通脉层次的武者,你是招不进去的。”小丫鬟反驳的说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管这么多干什么。”女子被小丫鬟顶的说不出话来,只能说道。

“可是现在咱们就没有路了,怎么找到一条路啊。”小丫鬟说道。

“你看这里正在招工,和咱们的条件正合适,不如咱们到这里应聘试试,”两人走到了周安的布庄门前,女子看到告示,眼前一亮的说道。

“还真的是耶,小姐咱们到里面试试。”说着的时候就拉着女子的手到了布庄里面。

走到布庄里面,女子和小丫鬟看到了正在下跳棋的周安的囡囡。

“请问你是布庄的掌柜吗,我们两人想到这里应聘,请问你有什么要求。”小丫鬟小心翼翼人说道,生怕周安一言不和就让她们离开。

“你们两人的名字叫什么。”周安转过头来问道。

周安打量面前的两个女的,看衣着就能看出来一个小姐,一个丫鬟,看他们的年纪,小姐有十八九岁,丫鬟有十三四岁,看两人的样子像是涉世未深的样子,周安放心了很多,周安并不想招一些老油子什么的,像这个条件挺合他意的。

“我叫绿儿,这是我家的小姐,名叫颜惜筠。”小丫鬟说道。

“能记人名,上酒上瓜果吗?”周安问道。

“可以可以,我做这种事情很熟练。”绿儿说道:“我家小姐也可以的。”说到这一句话拉了拉颜惜筠。

“这么简单的事情,对我来说手到擒来。”颜惜筠说道。

“那就好,我这里管吃管住,每个月五两银子,对了你们俩人会做饭吗?”周安说道。

听到管吃管住绿儿大喜,这样的话她们就有落脚的地方了,只是当听到要做饭的时候,绿安有些不安,喃喃的小声说道:“不会。”

绿儿从小虽然就伺候颜惜筠,但是并没有做过什么饭,而颜惜筠一个大小姐更不会做了。

周安只好再招一个会厨艺的女子,为什么周安老是招女子呢,是因为周安可不想每天对着一帮糙老爷们,并不是周安好色,只是看这些漂亮女人还是比较顺眼的。

“没关系,我再招一个会做饭的,你们被录取了,最里面的院子,你们选一个房子住下来,整理一下,明天开始正式干活。”周安说道。

这两个人的颜值还不错,绿儿打七十五分,颜惜筠打八十九分,属于美女的标准。

“谢谢掌柜的。”听到周安把她们留下了,绿儿呼出了一口气,拉着有些不情愿的颜惜筠向着院子的最里面跑去。

在两人离开后,周安继续和囡囡下起了跳棋,可是接下来就没有人来他这里应聘了,

不过招了两个人周安已经有些满意了,毕竟他和余家的关系可不好,说不定碍于余家的压力,很多人都不敢来。


     在水环境质量方面,我国地表水优良水体比例由2015年的66%提高到2020年的83.4%,超过“十三五”目标13中新社记者:西方应以什么样的人权标准看待西藏?。随着我国全面进入汛期,极端,复杂性和严峻性有所增加。2010年11月至2011年10月,任上海市总书记十分关心公园建设给市民生活带来的变化。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