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愚笨惊喜(加更求月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愚笨惊喜(加更求月票) (第1/3页)
    

  铜云已经知道了发生的事情,面容不善的看着林铮和使者们。

  林铮心念小朋,准备离去。感到前方一股强大的气势压迫而来。

  这气势如一头猛虎锁定住他,林铮没有必胜的把握。

  “就你小子擅闯使者院啊?”铜云面露狠色说道。

  林铮也是眉头皱起,看到对方的神色怕是难以善了了。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加入我圣会就原谅你这次的过错。”铜云话锋一转,扬起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林铮。

  他听说了林铮的实力,有引气境的修为。引气境已经不算是炮灰了,拉拢之后也能提升自己的实力。

  铜仙会看着在花语城管辖范围没有敌手,可内部的争斗也是不少。

  几天前铁洋镇旁边轻羽镇使者就来他手底下收贡,只是因为他和轻羽镇收贡统领不对付。

  “没兴趣。”林铮直接了当的拒绝了他。

  “我或许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铜云慢悠悠的说道。

  “什么要求?”林铮脚下立即停下。

  “呵呵。”铜云看到林铮反应,证实自己的猜想。对方要找的人对其一定很重要。

  “你可以去轻羽镇看看。”

  轻羽镇林铮还是第一次听说,他还要打听一番。

  “为什么放他走?”林铮走后,一个红衣使者不解达到问道。

  “铜雷太嚣张了,敢来我的地盘收贡,这小子会是一把好刀。”铜云看着铜梁受伤的手臂说道。

  “统领英明。”这使者也知道铜雷和轻羽镇统领铜雷关系不好,一记彩虹屁打出。

  林铮自然不会听信他一面之词,出了使者院在镇上不断打听轻语镇的消息。

  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夜里,林铮离开客栈,跳上房顶。

  他准备再探使者院,看看有没有什么猫腻。

  他俯身在使者院门头上方,窥视着下面达到一举一动。

  谁知这一下,还真有大发现。顺着昏暗的月光,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抓走小朋的铜放。

  铜放和一个红衣使者一起走到偏僻的角落,那里腥臭熏天,正是茅厕。

  两人走着有说有笑,红衣使者还谈论其今天林铮的事。

  铜放听的是哈哈大笑,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来使者院闹事。他抓的孩童不下数十人,没想到林铮所找的人正是他们。

  “那小子被统领放走了?”

  “是啊。”

  “这统领还是心善,冒犯圣会还让他走了,要我们都像他一个孩童也抓不到。”

  “那可不是,你们人抓其了没有?”红衣使者好奇问道。

  “抓齐了,说到抓刘家村那个小孩,还费了一番功夫。”

  “怎么了?快说说。”

  “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敢阻碍我和野哥抓人,最后被我们狠狠揍了一顿。要不是现在低调,我当时就了解了他。”铜放一边说,一边模仿林铮当时被他们围殴的惨状。

  林铮一路尾随,听到他们的话是冷笑连连。

  他现在已经确认了小朋还在他们手中,也不在隐藏。身形一动,如猎豹般窜出。

  手掌划破黑暗,在虚空出现。红衣使者感到疾风吹过,然后就是后脑一阵剧痛,昏厥在地。

  “谁?”铜放惊恐的喊道。

  红衣使者倒下的身体后出现一个人影,铜放看清之后,没了先前的慌张。不过他还是决定先发信号通知使者们。

  林铮又怎么给他这个机会,反手抓向其肩。铜放知道林铮有怪力,脚下连退,退了数步。

  可林铮进达到更快,还是抓住他肩膀。铜放低头就想脱身,肩上传来骨裂的响声。

  “啊,呜呜。。。”他声音刚响一半,就被林铮塞进一块破布,最终发出一连窜呜咽声。

  “我现在放开你,别喊,不然我立刻杀了你。”林铮威胁道。铜放头点的像小子啄米一样。

  林铮抽出破布,铜放在要吃人的目光下大口喘着粗气,最终没敢大喊。

  “小朋在哪里?”林铮确认对方没有通风报信的想法,才问道。

  “被野哥带走了。”

  “带我去找野哥。”

  “野哥,他,他不在使者院。”

  “他去了哪里?”

  “在城里。”

  “走,带我去。”林铮也不怕对方撒什么花招,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技巧就没了用处。

  铜放也不知道林铮几天不见变得这么厉害,他把这归功于一时大意。

  林铮提着他,一个纵越,跨过高墙,来到院外。

  “你野哥为何不和你们住在使者院?”铜放慢吞吞的走在前方,思考对策,身后传来林铮的声音。

  “野哥他是本地人,有自己的住处。”铜放回答道。

  两刻钟之后,两人来到一座高墙大院。大院大门紧闭,林铮示意铜放去敲门。为了防止对方变卦,他拿出一把匕首抵在对方腰间。

  “噔噔噔。。”

  一连串的敲门声之后,过了片刻,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门内一个老者揉着惺忪的睡眼说道:谁呀?

  待他看清来人,立刻吓了一跳,恭敬说道:先师来了,快请进。

  铜放也不是第一次来了,看门老者认识他。

  老人领着两人前进,林铮看到门口拴着一匹骡子。

  “野哥,他在吗?”铜放问道。

  “在,老爷亲戚来了,他今天多喝了几杯,一早睡去了。”

  “把他叫出来,我有要事相商。”铜放吩咐道。

  老者把两人招呼到大厅,点上蜡烛,应了声是,就退下了。

  “你怎么把这小子带来了?”片刻,铜野魁梧的身躯出现在门口。随后他看到林铮,脸色一变。

  “野哥,这小子来报仇来了。”铜放看到铜野,心中吃了一颗定心丸,开口说道。

  “小朋在哪里?”正主已经出现,林铮也不在意铜放了。

  “小兔崽子,你和谁说话呢?”铜野开口说道。

  “贡品我已经交过了,人呢?”

  “哈哈。你还真是天真,真以为交过贡品就会放人,做你春秋大梦去吧。”铜野放生说道。

  “看来你们是不打算告诉我了?”林铮眼中闪过危险寒光。

  铜放看着林铮的神情,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安。这丝不安很快被他抛诸脑后,一定是自己大意了。

  

  

  

  

  

  

  

  

  

  

 


     中新网8月31日电 据最高检微信公众号消息,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作用是印度,不理解人数占受访人数的31.2%;日本排在第三位,不理解人数占受访大学生的30.7%。李英(女,苗族) 贵州省遵义市汇川是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第一次正式提出。唯有如此,才能让粉丝与偶像之间有合适的互动、恰次揭露了澳大利亚在人权问题上的虚伪和双重标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