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被天道惦记(第三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被天道惦记(第三更) (第1/3页)
    

各营指挥面面相觑,然后盯着孙宇。之前入城的时候,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得劫掠,大人自有打赏。没想到才这么点收获,自己等人回去,怎么跟手下弟兄交待。

“各位放心,该有的抚恤赏赐,一分不会少。先生先拟定方案,这几天就会发下去,让弟兄们都稍待几日。”孙宇知道,就算自己一分不给,在座的都不敢多说什么,但是人心肯定不稳。

“大人放心,辎重营随军携带了银两,此次赏赐跟抚恤,不会耽搁。”徐易拍着胸脯保证道。这刚打了胜仗,各营都等着呢,平日叫穷没关系,这种时候不能寒了各营弟兄的心。

各营指挥闻言松了口气,特别是那两位负责攻城的营指挥,损失太惨了,若是没有赏赐抚恤,自己都没脸回去。

“俘虏的敌军,近卫营优先挑选,补足兵员。然后长枪营再去挑一些,不够的话就征兵,剩下的都去辎重营。头领一类的还是老规矩,挖矿去。”虽然经此一役,闽西帮是完蛋了,可那天女教还在,总得赶快把人员补齐。等到赏赐抚恤发下去,整个队伍的战斗力将更上一层楼,都是劫后余生的老兵了。

各位指挥一脸庆幸的回营地去了,各营都驻扎在城墙四周,自是不可能都待在县衙附近。确定了赏钱跟抚恤,各位指挥都能抬起头做人了。

“大人,这笔银子发下去,咱们就空了。”等各位指挥一走,徐易忧心忡忡,还好得了些粮食,总不至于断粮,可下个月的饷银就没着落了。

“实在不行,就去钱庄借贷一批,撑一阵子。”孙宇一手扶额,这没钱就是不行啊,打仗太烧钱了。

“报,大人,骑兵营回来了。”正在孙宇一筹莫展的时候,门口守卫来报。

“快,请进来。”孙宇赶紧招呼,骑兵营放出去就是拦截出逃的闽西帮头目,指不定有收获,也能解一下燃眉之急。

“公子,抓到了一个大鱼,跪下。”韩载武跟高会昌押着一人到的孙宇面前,一脚踹在膝弯处,顿时跪倒在地。

“闽西帮帮主周卜正?”孙宇细细打量一番,跟传言中的闽西帮帮主倒是能对得上号。

“正是某,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周卜正挣扎一番,想站起来,韩载武跟高会昌自然不会松手。

“哟,倒是条汉子。就抓了这一个?”孙宇对他不感兴趣,就想知道有没有搞到金银财宝。

“整整一个车队,数十亲兵,家眷十数人,细软无数,都拿下了。”高会昌咧嘴一笑,这可是他先发现的,等韩载武到了,再一起动的手。

“细软呢?带我去看看,先生也一起去。”孙宇一听有戏,赶紧起身出去查看,至于这地上跪着的周卜正,那是丝毫兴趣也无。

孙宇一动,整个大堂一下子走的干干净净,就剩两个守卫在这看着周卜正。

周卜正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老子好歹也是堂堂闽西帮帮主,一方人物,竟然把自己当作空气了。要杀要剐好歹给个话,老子好不容易鼓起的一股气势,就这么泄掉了。

出得县衙,孙宇就看见跪了一地的妇孺,还有两个孩子。不过懒得理会,先看银子要紧。

一箱箱码放的整整齐齐的银子,在火把的照耀下,晃得孙宇眼花缭乱,当真是天降甘霖啊。

“先生,点点数。”孙宇喜得直搓手,这笔财宝绝对少不了,这里才是闽西帮多年的积蓄。

“大人放心,属下这就清点入账。”徐易看见孙宇乐得像个孩子,才想起孙宇年纪还小,往日里被他气势所摄,到不曾觉得。不过这大人虽然乐得手舞足蹈,却丝毫没有收入私囊的意思,徐易自是全部入账。

孙宇回头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妇孺,怎么处理有些麻烦,应该都是周卜正的侍妾跟侍女。

“都先起来吧。”周卜正虽然作恶多端,但是地上的妇孺并无大恶。

“罪妇不敢。”地上跪着的妇孺不敢抬头,趴的更低了。

“那俩孩子怎么回事?周卜正的子嗣?”孙宇指了指跪在中间的俩孩子,估计才六七岁的模样,要是周卜正的孩子该怎么处理?杀了肯定不行,孩子有啥罪过。留着又是个麻烦,毕竟周卜正肯定要明正典刑的。

“不是,那俩孩子是前任刺史吴大人的孩子。”一个年岁稍长的女子,忍住恐惧,抬头回话。

“他周卜正居然有此心?”孙宇觉得自己三观有些颠覆了,这闽西帮帮主,十恶不赦,杀了刺史,居然还抚养他的子女,逃命都要带着。

“大人误会了,是为了等他们身体长开些,帮主说,都是好胚子,杀了可惜了。”女子鼓足勇气,说了出来,那周卜正哪懂什么仁义。

“那这男孩?”这女孩确实不错,眉目如画、明眸皓齿,可这不是还一个男孩子吗?

“大人莫不是不知道男风?”女子犹豫一下, 鼓足勇气说道,大庭广众之下,确实有些难以启齿。

“他还有这爱好?没有子嗣吗?”孙宇倒是忘了这茬,不过这么多侍妾,怎地没有子嗣。

“之前有一独子,被官兵剿匪时杀了。”这女子跟着周卜正时日最久,倒是知道这些事,独子离世后,周卜正性情越发残暴,连刺史都敢杀。

“你等并无大恶,都各自回家去吧。至于这俩孩子,回头本官派人送去吴大人老家。”都是些可怜人,不用想也知道是周卜正手下抢来的,不如放她们自由。

“大人,妾身已然无家可归了,还望大人能够给条活路。”领头女子一磕到底,当年早就家破人亡,自己孤身一人被掠来此处,天下虽大,早已无处可去。

“大人仁慈,不若留我等做些清洗的活计,咱们有家也是归不得了。”另外一个侍妾也是磕头不止,他们委身于匪,回去也是无路可走。

“这样吧,愿意走的,给些路费。不愿走的,就留下来,去军营帮忙,给伤兵包扎伤口,打扫卫生。”自己正打算成立医护营,这些女子既然无路可去,不如直接安排进去。

“多谢大人,妾身等感激不尽。”一众女子磕头谢恩,一个回家的都没有。

孙宇不由得叹口气,这世道,对女子确实太过苛刻了些。伺候周卜正也非她们所愿,不得已而为之,这世道却很难容得下他们。留在军营也好,至少安全无忧,若是能够有对得上眼的,自己也乐得成全。

把一众妇孺安排好,自有亲兵带走安排,旁边徐易也清点的差不多了。

“大人,有银七万三千两,黄金四千八百两,珠宝首饰两箱。”徐易清点一番,如数登记。

“唔,还好,还有点结余。”孙宇松了口气,这下就没有亏空了,净赚好几万两,还有一堆粮食。

“走,进去见见咱们的周帮主。”孙宇心头大石放下,脚下都轻快了许多,走路带风。

“你们折磨他了?”孙宇一进县衙大堂,就觉得不对劲,刚才不是硬气万分,怎么这会烂泥一样瘫在地上。莫不是这两亲兵还有当酷吏的潜质?

“没有,大人,咱们哪敢私自做主,咱们就在这看着他,碰都没碰一下。”亲兵连忙摇手,自己等人岂敢私自行动,没大人命令,那是要杀头的。

“周帮主,说说吧,什么情况?你也是一方人物,莫要作此小儿女姿态。”孙宇走到主位坐下,拿起茶杯轻咂一口。

“罪民自知难逃一死,只求速死。”周卜正之前的那股气一下子泄了,自是怕死,可落在官府手中,断没有活路,求饶也是无用。

“死是肯定要死的,但是死法有很多种。我可以给你一个利落,也可以折磨你一番,再送到刑部去,让你尝尝他们的手艺。或者你也可以咬舌自尽,我给你机会。”孙宇看出了他内心的胆怯,想趁机再压榨一下,看看有没有剩余价值。

“罪民想要速死,求大人成全。”之前周卜正就想咬舌自尽,可终究下不了口,只希望孙宇能够给自己一个了利落。

“你好好想想,还有没有对我有用的信息,若是有的话,我给你个利落。”孙宇想着,只要压榨点有用的信息就成。

“大人,我闽西帮的二当家,现在应该跟天女教去了尤溪,是清源军大将陈洪进的养子,我闽西帮跟清源军的交易,都是他一手负责。而且,清源军在沙县地界应该有一仓库,但是我不知道在哪。”每次交易,只要自己钱付过去,这清源军的物资很快就到,定然不是从漳、泉二州运过来的。若是刺史大人能够找到仓库,想必收获不少。

“不错,还有别的消息吗?比如天女教那边,到底受何人指使?”这倒是个不错的消息。不过接下来要解决天女教那边,两方既然准备结盟,那肯定知道的消息比自己多。

“天女教背后是越国彰武军节度使钱仁俊,此人乃是越国太祖养子,算是当今越王的叔叔。此人在越国经营多年,颇得越王信重。”这彰武军节度使钱仁俊乃是养子,并无上位的可能,越王倒是更加信任,委以重任。

“原来如此,既然你配合,我允你死前提个要求。”死是肯定要死的,既然人家愿意配合,孙宇不介意给点好处。

“多谢大人,卑职想留个全尸,与我儿埋在一起。”这是周卜正最后的愿望,本来他一心想好好培养自己的儿子,结果白发人送黑发人。

“好,我答应你,带下去吧。”孙宇点点头,亲兵上来将周卜正带了下去,迎接他的将是一杯毒酒。纵横剑州数年的闽西帮,随着周卜正的身死,在剑州彻底烟消云散。


     总台记者独家探访上海浦东一封闭小区等地,还曾在中国学习、工作了8年。现在山水和生态是村民的“金饭碗”,是民进全会今年的重大政治任务。同时,加快研究制定行政执法监督条例及行政省区正在组织制定整改方案并推动整改落实。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