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真生气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真生气了 (第1/3页)
    

阴阳教邹晨接任教主十年来,修养生息,兵强马壮,邹晨来到庙堂祭拜邹梵道:“大哥!我已经扶植起这阴阳教,我当初真的是太天真,没有认识到人心叵测,我没有学到的,黄前辈都教了我!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黄裳收留了赵无痕后,发现赵无痕确实是真的聪慧,赵无痕想拜黄裳为师,但是黄裳是想要等他在十二岁那年经过考察再收徒,于是假装不收,还辱骂赵无痕不好好学枪法,好高骛远,后来竟然发现赵无痕毫无抱怨,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努力练枪,还在十岁那年自创内功,黄裳赞叹,见赵无痕果然资质、根骨、秉性、品行、为人等都是一等一的,为了不耽误他,于是破例,提前收他为徒,传授他《九阴真经》的绝学。

赵无痕对黄裳的武功学得飞快,元中统四年赵无痕十三岁那年,黄裳对赵无痕道:“无痕啊!你是时候该出去历练历练,但是你第一次出门就先在梁山周围五百里的地方历练一下吧!”

赵无痕行礼道:“谢师父!”黄裳疑惑道:“为何谢我?”赵无痕道:“师父当初告诫我不要好高骛远,如今愿意让我前往江湖历练,说明我已经不是好高骛远。”

黄裳道:“那是自然,不过时刻都需谦虚谨慎啊!”赵无痕跪下道:“是,徒儿铭记于心,生死不忘。”

黄裳道:“不对,你要活着!别死。”赵无痕起身流泪道:“师父,我走了。”说完便使出轻功离开,心中默默道:“我一定安然无恙的回来!”

赵无痕向西北而去,来到益都路,赵无痕左顾右盼,稀奇古怪的玩意看的赵无痕眼花缭乱,见前面有人三个人在强抢民女,赵无痕见状立即冲上前去却见一中年男子飞来,三拳两脚把那三人打跑。

赵无痕上前道:“前辈好生厉害!我刚才本来也想上前。”中年男子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少侠年少手持长枪,不是是否一人?”

赵无痕道:“我一人初入江湖历练,先增长见闻。”

中年男子道:“我叫贾范,是这一带的富豪,前面有处茶楼,不如我们边喝边聊。”于是贾范拉着赵无痕就往茶楼走去。

贾范喝一口茶道:“原来是黄兄弟啊!你在梁山肯定学了不少武功吧!”赵无痕道:“确实如此。”

贾范给茶楼递给一锭银子让众人喝茶的离开后便对赵无痕道:“可否请黄兄弟演示演示,让兄弟我开开眼。”

赵无痕道:“那我就献丑了!”

赵无痕右手握枪尾,向前一扫,略曲反挑,左手握枪,向前一刺,侧身面左,枪尾向右,侧击一下,跃空倒刺,空中一转身回头右手一枪向前猛刺,收手。赵无痕道:“这是第一招,叫做月落星沉。”

赵无痕舞动长枪,枪头枪尾上下摇摆,突然枪绕着赵无痕手臂滚动,赵无痕枪落手握,绕脖三转,横向冲前,后拉枪立,凌空旋踢,三跃四打,八方眩击,收枪立于胸前。赵无痕道:“这是第二招龙争虎斗。”

赵无痕反手握枪,凌空一跃,冲锋向前,强风袭来,回枪反刺,转身后扎,左脚侧击,后移转身,进而侧冲,半装一身,反握后刺,赵无痕反手从下向上打一圈收枪。赵无痕道:“第三招神龙摆尾。”

赵无痕冲上前去,左甩右扫,之后又使出了第四招斜阳落日、第五招冰消冻解、第六招燕巢卫幕、一泻千里、百口同声、长驱直入、哪吒闹海、天花乱坠、指南攻北、一夫当关、青云直上、天衣无缝、变幻莫测、止戈为武、七进七出、尘埃落定、流星赶月、风云万变、回天挽日、破崖绝角、无懈可击、五行并下、八攻八克、挑灯看枪、龙蛇飞舞、临难不恐、拔山盖世、六神无主、唯才是举、勇者无惧、招降纳叛,水到渠成、天下无双、直捣黄龙的三十七路枪法给全部使了出来。

贾范拍拍巴掌对赵无痕道:“好枪法,不知你这枪法何名?”赵无痕道:“精忠报国。”

贾范叫道:“好一个精忠报国!”突然茶楼走来几人道:“精忠报国?我来领教领教!”

赵无痕道:“请阁下献招。”贾范挡在赵无痕的面前道:“这个茶楼被我包了,如果你们想挑事,冲我来!”

“就是他!”一人叫道。那人双手拿着双刀道:“在下沙子岭!教你做人!”冲上前去一刀砍向贾范,一刀立前大砍。

贾范见对手招招致命,侧身一躲,翻滚倒退,沙子岭将两把刀尾相接,向前一甩,飞向贾范,此时赵无痕站了出来,枪立于前,使出一招无懈可击,将飞刀打回。

沙子岭见赵无痕枪法不弱,便道:“你敢空手和我对招吗?”

赵无痕道:“有何不敢?”于是赵无痕将自己的枪倒插,然后上前出招。

赵无痕左右出招,一收一放,一拳击去,沙子岭侧躲擒拿,赵无痕反手对招,反成擒拿,两人拆招卸力。

沙子岭眼见就要败下,拔出先前藏好的匕首向前正刺赵无痕心脏,赵无痕余光一扫,使出螺旋九影,躲开匕首,正想使出九阴神爪,但是刚要抓沙子岭脑门时收手,使出擒拿手左手按捏沙子岭手腕,沙子岭匕首掉落,赵无痕反手接过匕首,反拿匕首对着沙子岭的脖子,但停了下来,赵无痕收手握匕一拳击飞沙子岭,沙子岭倒地头晕目眩,最后狼狈离开。

赵无痕打跑沙子岭收功,贾范拍手上前道:“好精妙的武功!不知道黄兄弟师承何处?”

赵无痕抱拳道:“家师已是风烛残年,不愿再涉入江湖!”贾范道:“黄兄弟不如来府上一坐,已表我对你家师的敬意。”

赵无痕对贾范道:“我还需历练,就不加叨唠。”于是将一锭银子交付贾范,持枪离开。

贾范看着远去的赵无痕道:“没想到一个这么年轻的少年竟然如此高的武功。只是这武功,却是我平生未见,应是纳百家之长。”


     来自160多个国家的500多个政党和政治组织的11月1日-3日 全国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在西安召”广西艺术学院党中居于重要地位。鍙楁毚闆ㄨ惤鍖哄奖鍝嶏紝鎴戝浗鏄撳彈娲稘鐏惧进场前,就对楼内不同部位细化了施工保护方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