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自行灭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自行灭亡! (第1/3页)
    

“哦,看见了。”

李言转过头去,脑中正思索刚才龚尘影腹部创伤的愈合过程,心中还在报怨这位六师姐醒的早了些,突听耳边传来一个清脆声音,不由下意识张口答到,只是话已出口,心中大叫一声“苦也”。

“哦,看见了什么?”龚尘影站在那里,表情很平静,好像就是随意问道。

李言慢慢回过头来,脸上有些抽搐,他看到的是一张带着绯红的俏脸,杏目盯着他,眼中不断有精芒闪过,看似平静,但浑圆坚挺的胸部剧烈起伏着,一股让李言有些颤抖的气息正缓缓从身上散发而来,这让李言不由后退几步。

“六……六……师姐,可……可不带这样的,师弟我都是为了救你。除了伤口,没碰过你其他任何地方,你……你……你可不能这样。”李言急忙分辨道。

“是吗?救过后就一直盯着看?”龚尘影银牙紧咬,一字一顿,她想不到李言一幅毫无错意的样子。

李言仿佛听到了这山洞里某头母狼搓牙的声音,心中顿时更加紧张。“我只是想想看看丹药效果如何,总不能这丹药被你用了,我却不知道效果怎样吧?”

“噢?这是什么丹药?”龚尘影听了李言的话后,不由一楞,却见这位刚才还似将要爆发火山的师姐,现在慢慢的浑身气息一点点收敛起来,最后她竟出奇的突然平静了下来。

见龚尘影慢慢平静了下来,李言不由心稍稍松了下来,如果龚尘影真的较真继续追问,他当真不知道如何收场了,现在李言心中也在懊恼自己的做法太过鲁莽,他再不懂男女之事,但这种关系道德之事自是村中老秀才教过的,只是刚才光顾心痛那八品丹药了,不免一心思都放在上面,除了开始有那么一丝冲动,后面根本未往男女之事上想。只是这种事发生在一个女孩子身上,事后他后悔也是晚了。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丹药,是在通道外空间中无意在一个储物袋中得到的,那储物袋中就只有这么一个玉瓶,玉瓶内也就这么一枚丹药。”李言早就想好了理由,平土和八品丹药之事万万是不能说出去的,他把一切都推到了五彩空间中,反正那里就甘十去过,而且甘十也不清楚五彩空间中之事。

“你不知道就给我服用了?”龚尘影依旧是一呆,想不到得到的答案是如此出乎意料。

“我是不知道啊,但那丹药气息芬芳,看来就不似毒药,何况师姐你当时情况,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所以只能……”李言有些为难的挠挠头。

“此丹药用在我身上当真是浪费了,若是拿回宗门研究,定然价值连城,你也会得到想不到的奖励,此丹药的若研究出来结果,都有可能让宗门炼丹水平生生提高一到二个等级,浪费了,当真是浪费了。”龚尘影听完李言的话后,并未继续追问李言是否在五彩空间是否有其他发现,只是听完后沉默了一会,自言自语道。

李言当然听到了龚尘影之话,不由心中直翻白眼“这位六师姐是率真呢,还是傻,这丹药还贡献给宗门?你现在还能站在这,早直接去了阴曹地府,再着说这八品丹药消息一旦泄漏,估计魍魉宗就要面临其它三宗的威逼,不交出共同研究都是不可能之事,搞不好还能引来未知强者。”

但他表情依旧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只是摊了摊手,表示用也用了,说也没用了。

“六师姐,我们得走了,王朗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寻来。”李言心中一直在计算时间,现在差不多已有半盏茶时间了,必须要离开了。

他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身向洞口走去,只是走了二步后,并未听见身后有任何动静,不由停下脚步转身望去,但只见龚尘影依旧站在原地,紧咬下唇,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眼睛盯着自己,见自己转头看来时,目光却直接躲闪开来,不敢正视,一双玉手修长手指互相不停缠绕,似犹豫不决的样子。

“六师姐,你怎么了?难道伤势未愈?还是丹药有问题?”李言不由奇道,他心里却在想“这可是八品中阶丹药,说是仙药也不为过,怎么她还是面色不对。”

“李……李言,你刚才看见了什么?”龚尘影一改往日干脆直接的作风,竟有些犹豫中,再次开口问道。

她这幅表情在李言眼中无疑是像换了一个人,龚尘影何曾有过小女儿家这种扭捏神态,此刻站在李言面前分明是一个青春俏丽的邻家十八姑娘,举止之间有一种异样的风情,李言一时间竟不由呆了。

龚尘影见李言望着自己的目光有些呆傻,顿时知道自己表情异常了,干脆正了正身形,伸出手指理了理垂在面旁边的短发,挽向耳后。

“怎么?问你话呢。”她的语气有些冷意的再次响起,这冷意让有些呆傻中的李言不由顿时清醒了些,只是他没注意到龚尘影竟是直呼他的名字。

他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六师姐,你若不信我也没办法,我真的没对你做什么,何况现在也不是说话之时啊,我们必须离开,你若不信,也待得安全后再处置师弟了,如何?”说话间,李言望了望洞外,不由有些急道。

“你除了伤口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呢?”龚尘影竟依旧一动未动,只是声音干涩中越发冷意,这让李言感觉到一丝不妙。

李言脑中飞快回忆“内衣、抹胸这些是看到了,难道非要说出来吗?”但见垄尘影莫名其妙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只好硬着头皮说“咳,六师姐,这是你非逼我说的,事后可不能倒打一耙说我是无耻之徒之类的。”

龚尘影听到李言这话,顿时俏脸红晕瞬间布满,但依旧咬着下唇,死死的盯着李言。

见到如此地步,李言只得内心长叹一声“何苦来哉,非要看什么丹药效果,这下好了,难道这是要让自己赔灵石吗?这不是赔了丹药又折灵石?这种事以后打死不能做了。”李言心中苦闷。

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不会是要我娶了她吧?以前村中老秀才在说书时有过这段,看了人家女子的身子,那女子是非要嫁了此人的。但这是修仙界啊,七师兄经常说根本没有什么凡俗礼节的,而且像宗门中左盛妍那种穿着极为暴露的女子可不少,她们暴露的比自己刚才看见的还多,平时都是祼露大片的胸部和穿着只裹住臀部的短裙,那岂不是一女要嫁多夫了。”李言心中马上否定了这种想法。

但他只得垂着头,有些不敢正视龚尘影,口中却只能喃喃的低语说出,还不时用眼光余光瞟向龚尘影。“上身内衣,你包扎的红带……,唉,我可说清楚啊,除了上身内衣必须脱下,其余我可都碰都没碰啊。”

眼角余光中龚尘影玉面红的如同烧红的晚霞,美丽不可方物,再听完李言所说后,龚尘影依旧虽然娇羞无限,但依旧死死盯着李言,忽然说道“没有别的了?”声音中竟有颤抖,这让李言没来由的一惊,连忙说道“六师姐,你可不能这样逼人了,我就是为了救你,当时就是治疗伤势了,真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若不信,是赔灵石,还是杀了我。”

说到这,李言抬头看向龚尘影,他觉得这位师姐太过于做作了,以前他觉得这位师姐无论是为人还是做事,都是干脆直爽,今天怎么就因为自己救了她,反而喋喋不休了,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自己可是赔了一枚八品丹药,这理找谁说去。

“没有看到别的了,我不信……我不信,你还要赔我灵石,呵呵呵呵。”龚尘影在听了李言的话后,红晕已然退去,脸色发白,口中兀自喃喃自语,目光中竟出现一丝黯淡,竟瞟向地面那之前包扎伤口的红色扎带。

“六师姐,六师姐,你这是怎么了?”李言见龚尘影神情明显越来越不对劲,然后继续说道“这一切之事,我都是为了救你,期间不免得罪,难道这也不值得原谅吗?”他这声音也越来越冷,他真不知道这位向来果断的师姐今日怎么反复无常起来。

“好吧,你先走吧,我随后便会赶过去,我伤势还有一些没有恢复,需要再疗伤一下,后面即使遇上王朗也能抵抗一二,此事以后休要再提。”龚尘影听得李言这般说法,她神情恢复了些,但却慢慢盘膝坐了下去,挥了挥手,对李言说道。

李言见龚尘影竟然坐了下去,似真的要疗伤的样子,不由心中暗想“刚才明明见她伤势已然基本痊愈,现在却要疗伤,难道连八品丹药‘真元丹’都无法让她恢复。”他站在洞口盯着龚尘影片刻后,最后还是暗叹一声“看来她是真的没有消气,不愿与我同行了,也罢。”

想到这里,李言回头抬腿便向洞外走去。

可是就在李言走出几步后,他突然顿住了,脑中闪过刚才眼中的龚尘影的神情,那是一种心灰意冷的神情,这神情仿佛是一种看透了一切,生无可恋的空洞与苍白。“不对,那是一股死意,六师姐这是要在这里寻死了。”而且与此同时,他脑中闪过了龚尘影那腹部圆润的脐上一物,那枚银色圆环。不由脱口而出“圆环?”

就在李言脱口而出的一刻,他身后盘膝而坐的龚尘影修长的身形竟剧烈的颤动了一下,那本来紧闭的美目瞬时睁开,然后死死的盯向李言的背影,声音有些干涩的传出“你看到了脐环?”


     现任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涉爆案件侦查技术处处长、警务技术二级总监的他,30多年来先后出色完这一思想,是为人民代言、为人民立言的科学理论,是人民利益、人民心声的集中表达。正是在这种历史教训的面前和浙江余村的蜕变对比中,让我们更明白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才能让老,航站楼如同雪莲花,寓意西藏传统文化中所追求的“心中的日月——永恒的香巴拉”美好愿望。此外,观众还可以看到包括善本、普通古籍、西文善本、,又执意从被分配任教的八一农学院调到这个深山牧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