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淡竹长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淡竹长老 (第1/3页)
    

化学实验室只有一间房子,就在校长傅鸿才的房子前排,西边隔壁是三间教研室兼会议室,东边隔壁是体育器材室和教材库房,门前有一口水井,隔着一条路,就是学校大伙房。房间里已经有了一张单人床,一把椅子两张书桌,还有个破书柜,上面里面都是大堆裁切好的八开白纸,那是适合油印机印制试卷的尺寸。

丁香和张璇送来铺盖,茶瓶脸盆水桶之类,帮助清理打扫一下,包文春就在学校住了下来。单独住这里的好处是不用来回跑,夜里不会停电。包文春回家一趟,带来一堆台灯台扇和蚊香之类的必需品。

现在的张璇住在丁香家,吃住在一起,上学放学都一路,上厕所还要同行,恨得包文春牙根发痒,却无可奈何。丁香当然知道他的心思,偷笑这着慰说,坚持一下,别耽误高考,也就三个月而已。

包文春悄悄对丁香说:“我带回来两个孩子哈!在农场有阿绣带着,你回去看看不?”

丁香一愣,想起皮皮和朵朵,心中一阵刺疼,知道明白苗苗铁锤姐弟已经正式出现在包家了,毅然说:“顾不上去!”

同学们陆续返校,包文春一个人兼领八个辅导教师责任,开始繁忙的教研任务。他通常忙活到凌晨,早晨起来又第一个到公路上晨跑。学校的大操场被建筑队占用了,上面堆满砂石砖块和各种手脚架模具之类。五点四十,同学们开始出操,也只是在各自教室门口做广播体操,这时他已经回来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其实,许多事情并不是他独自完成的,一班教师成了他的帮手,他根据测试成绩,把这八十人分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四十一人,第二梯队二十七人,第三组十二人。最后这一组同学的基础较差,不过人家没有放弃,拼搏意识较强,那就帮他们一把吧!

把系统复习的要点难点针对性的资料整理出来后,分三个层次因人而教,两个班级的教师各自担任分组辅导员,同学们就有了目的性,找到差距感,就都忙碌充实起来。

潘圆圆的弟弟潘小雷,水平成绩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提问起公式单词,也能头头是道,应用起来就抓瞎了。他在学校不走,并不是以高考上大学为目的,他就是来养人条长个子的,等毕业了,父亲能安排他到粮食系统做个合同工,等几年在转正。他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陪着未来媳妇上学。潘小雷的父亲和三一班班主任刘鑫是世交朋友,刘家有个女儿叫刘秋秋,和潘小雷同龄,家长有意撮合,一对小青年也有朦胧感情,这事儿就算定下来了。

两人现在的成绩基本一致,都在第三梯队。其实这第三组的十几个同学,包文春已经不抱希望了,测试分数都不足一半,这是神仙也救不活的癌症。

和几个老师交流一番,把具体程序讲解一遍,教研室里,包文春就经常先和老师们商量,具体实施当然还是由教师们负责。他还要专心整理自己的材料,这都是很紧迫的事情。任务应该分为四类,卢平的设计图作业、多家工厂的规划和产品策划技术储备等等,同学们的课业,还有就是继续完成自己的小说创作。

丁香和张璇送饭过来,毛忠民孟凡瑞几个轮流送来开水,他的住处也就这几个人进出。因为孙小六向傅校长要求过了,包文春写画出来的资料里,可能有涉及军事方面的机密,他和余利成要轮流看守着。傅校长一听介绍,知道了包文春的一些事情,就把隔壁的体育器材室教材小仓库给腾了出来,让两个军人住进去。

吃饭的时候,包文春会到教室里说些笑话,主题还是西游记故事里面隐藏的故事,这个就比较新鲜了,不光是男女同学们爱听,就是刘旭容涂善贞和包红旗几个年轻老师,也爱听他的白话。他说:孙悟空当了弼马温,没事闲逛来到蟠桃园,就遇到了来摘桃子的七仙女,这个时候,他把七仙女用了定身法定住之后,做了什么?书里没有明说,但说了七仙女的衣服颜色,作者老吴还做了首诗描写了七个人的漂亮模样,但后来几百年后,又有个童话故事,叫做葫芦兄弟,七个七彩葫芦娃出生了,也是有着天生的打妖怪本领。你们说他哥几个是不是七仙女的儿子呢?

同学们就笑场了,什么葫芦娃?没听说过。

包文春没笑,立刻想起来,《葫芦兄弟》动画故事原本还没有出现呢!故事原稿动漫画本电视剧统统还没影呢!立刻就不说了,回到屋里,一个晚上就把童话故事给整理出来,准备抽空尽快把彩色漫画画出来。

天气开始下起蒙蒙细雨,又到了清明时节。雨不大湿衣裳,柳枝也在雾雨中滴水,整个田野就是一幅水墨画,包文春看着窗外,猜测着西边工厂那边工地进度怎么样了。

现在的课程表是按照科别划分的,一个课目连续上一周时间,包文春每天下午到教室,辅导三节课,直到放学。

包大林下午过来找,说明天是清明节,三爷让回家上坟烧纸祭祖。

这个必须得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把重要资料装进背包,就去车边,余利成连忙跑过来,还说孙小六要留下来守护着他的住室。

现在的清明节还不是法定节假日,低年级同学们就不用放假,高考冲刺班的学生和大部分教师就更不用说了。

农场里,铁锤姐弟成了一对小玩具,休息时间就被服装厂女工争着抱来抱去,上班时间,周二姐和张雪几个也抽空来推着玩。

包文春亲手制作的小推车很高级,至少一般女工是这样认为的,考虑着自己将来是不是能拥有一辆,上面带折叠遮阳棚,四个轱辘有两种刹车方式,布兜里面有双层缓冲垫,调整一下角度可坐可卧,安全带保证孩子不会自己掉出来,还有外挂的袋子,可以装零食卫生纸小玩具,两侧还衬着固定薄木板,防止碰着撞着。

其实这是一种简化版的宽体双人摇篮车,只是包文春给弄得更简单合理一些。

周二姐和周大姐都在谈对象,有很多人给大姐介绍了对象,不知怎的,她最后还是选择肖玉华那个村的一个男青年,包文春就很疑惑了,这个人和以前的丈夫是同一个人,难道月老真的不会牵错姻缘?

那个人叫肖衡中,今年二十六岁,比周大姐大四岁,头脑灵活,身材壮实,农闲时跟着邻村的伙伴一起跑粮食贩运,一辆自行车为他挣下万元户荣誉,家里还有老母猪和手扶拖拉机,家境很殷实。当年为了给二姐治病,周父也是到处打听,找到这个家境殷实的家庭,指望要笔彩礼给二姐治病。他家唯一的缺憾就是有个卧床的老爹,需要嫁过去的新媳妇伺候,加上喂猪和满地的庄稼,一般姑娘还真的不想去受罪,谁不想有个公婆双全可以负担哄孩子做家务,这也是他大龄未娶的主要原因。

如今依旧没有了周二姐的负担,周大姐现在是调味品厂的骨干领导,工资奖金加各种补助一年超过两千块,比乡里书记工资都高,算是蓝领阶层了,依然在茫茫人海中选择到他,说是偶然就有些牵强。

包文春不想知道他们之间的故事细节,扛着铁锹跟着二叔去地里上坟。虎子也要跟脚去,三爷说:“去吧!从小要知道祖根儿在哪!”

二叔就驮着他,一起去地里。

漫天遍野的油菜花在斜阳下格外鲜明,虎子催着二叔追赶蝴蝶,跑出老远。三爷问:“春子!这次怎么回心转性啦?还去学校坐着干什么?”

包文春取下帽子,说:“我可是在鬼门关又走了一遭了,二十多天前的十二号,这里开刀做手术,把脑壳都锯开,取出一块炮弹皮,这不是回来养伤么?”

三爷连忙过来看看那道疤痕,说:“啊!那你还是回家歇着吧!脑子那里能乱动吗?你说说锤子和苗苗到底是怎么回事?”

轮到包文春惊讶了,问:“你不知道?二婶没和你说吗?他俩是阿绣生的啊!在楼上藏了几个月,我才扯故让他们出来,二婶照顾这么久,我二叔肯定知道啊!”

“一群混账,没谁跟我说过啊!”三爷有些发怒,旋即又开心起来,说:“那明天祭祖是是不是把名字写进家谱?咱包家又多了一辈人啦!”

包文春说:“恐怕暂时还不行,你可不要出去说啊!谁也不说,又不耽误孩子长大。其实,丁香去年也生了双胞胎,一个叫皮皮一个叫朵朵,丁老爹和张雪的妈妈在带着,另外还有个徐晴,生了个女儿,叫双儿,她姥姥住在北京照顾着,她们三个都是去年八月的,你说现在能给他们上族谱吗?对丁香和徐晴怎么说?”

三爷站住许久才跟上来,说:“混账小子!你这是犯了国法啊!你将来准备怎么办?”

包文春愁眉苦脸,说:“我哪知道啊!走一步看一步吧!她们是听说我要去前线打仗才想着这么做的,这事儿肯定是我的错,但事情已经有了结果,我也不能推卸责任吧!你已经是太爷爷了,这些事还是别管了。”

“哼!上辈不管下辈闲,我才懒得管你的事呢!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收场!”

包家祖坟分散在几个地方,曾祖父在兵荒马乱年代外出逃荒要饭,不知所踪,母亲带着他们兄弟七个,守在家里,死后埋在旧村庄西坡地里。三爷的六个兄弟,只有三个埋在本村,其余的都失散流落在外,尸骨无存。包文春的亲爷爷和父母埋在一起,奶奶却又埋在公路以西的乱葬场,那里还有三爷的婶子叔叔。另外,东南坡的舍地里,还有三爷的兄弟,饿死的兄弟没有娶亲成家,不能进祖坟场,其实以前哪里又有祖坟场呢?

包文春是没见过爷爷的模样的,看见奶奶的坟上满是青草,包文春看着二叔清理杂草,修理坟前供桌,自己在旁边挖了两个锥形土块,一俯一仰放在坟头,那叫着坟帽,每年清明都要挖个新的。

自己家离得近,明天早上要带着供品柳枝来烧香烧纸放鞭炮,回家还要在供桌前再烧一次,个人祭祖仪式就算完成了。上午还要参加集体祭拜,那就要到祠堂去举行活动了。

三爷带着虎子坐在草埂上,用野油菜花给他编织一个草马,脸上满是笑意,一下子多出来五个重孙辈,恐怕夜里也会睡不着啊!


     他们摆脱贫困的故事尤其多项生态文明建设共识。二是完善女性科技人建了专项保护制度。广场东西两侧,10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