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番外篇—离兮恋(46)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番外篇—离兮恋(46) (第1/3页)
    

“我不是谁派来的,刚才不说,有我的道理。”

张成看到年轻男人还是不放心他,直言道:“您不信的话,自个儿去找人鉴定一下,就知道真假了。”

年轻男人不再说话,直接掠过张成,原路返回。

而在原来的摊位上,卖玉的摊主早已不见。

包括那名中年男人,整条大街上也没了身影儿。

“上当了!”

年轻男人脸色十分难看。

他转过身,咬着牙望着张成,“您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这对您来说有什么好处?”

“您别激动,我只是想问一下,您爷爷对古玩有没有什么兴趣呢?如果有,我想给他看看我这儿上好纯色的宋青花瓷碗。”

张成掂了一下自个儿手中的棉布,又加了一句:“要是没有兴趣,我立马走,绝不耽误您时间。”

其实,年轻男人的爷爷很喜欢古玩,否则他也不会来这个地方买东西了。

刚才只是为了警惕苏安,才那样说的。

年轻男人想了想,反问道:“您又是怎么保证您的东西不会像他们一样是假的?”

“这好办,您带我去见您爷爷,如果这东西是假的,我分文不取,怎么样?”

张成淡定的笑了笑。

他这么说,只是为了让年轻男人放心,好带他去见对方口中所说的那位爷爷。

他需要找一个喜欢古玩,懂古玩的人,把这宋代青花瓷碗出手。

最重要一点,后续也能够保持一条靠谱买家的渠道。

虽然他不知道这年轻男人是什么身份,但对方出手阔气,穿着不凡,一看就是非富即贵。

现在他无法联系上罗齐老爷子,自己又没有其他可使用的人脉。

这是一个机会。

见年轻男人似乎在动摇,张成又推波道:“我给您交个底儿,您来这儿淘物件,基本上没戏,很难买到真货。”

“其他我不敢保证,但就我手中这件儿,是能摆上桌面的真品。”

“那好吧,您跟我来一趟,我回家给您取钱。”

年轻男人带着苏安穿过刚才的胡同,来到路边。

路边树下停靠着一辆锃亮漆黑的轿车。

张成走近一看牌子,好家伙,本田里程。

这个年代基本上国产没什么好车,国外车便成为了人们首选。

本田里程这会儿至少也应该得六十万左右了吧?

这价格,就算放在现世,大部分普通家庭也不一定能买得起。

看来这家伙的的确确是个富家公子,还是富得流油那种。

大约行驶了一小时,本田停在一颗粗大的桑槐树下。

齐红旗先下了车。

张成坐在副驾驶座上,透过车窗,先看到了左右两侧的一对灰色石狮。

后面,是一扇巨大铜环拉手的厚重红木门。

紧跟着下了车,张成来到屋檐下,抬起头便看见红门顶上方雕塑板,甚至还挂着几根红线与桃木剑。

可见这家主人还挺信风水。

这在当下,讲究的是一种辟邪驱霉的说法。

然而在后世,到处都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大家一门心思挣钱,哪里还能见到这稀罕玩意儿。

“那个,瓷碗儿给我,您先在这里等着。”

年轻男人正准备开敲门,却又想起什么似的,扭头对张成说道。

张成递过包裹着瓷碗的棉布,问了句:“我能不能跟您进去瞧瞧?”

他其实想见见那位齐老爷子。

年轻男人以为张成是担心瓷碗,于是点点头,“也行,那您跟我进来吧。”

他敲了敲门,很快,一名男下人拉开木桩,探出一个小头。

看见年轻男人时,下人恭敬笑道:“红旗少爷回来了。”

随即,拉开门请两位进去。

走进大门,张成的视野一下子变得十分宽广。

他才发现,这哪里是想象中的四合院,这简直是一个府邸。

中间坐落着花园,四通八达,在两侧周围,皆是一间间小堂屋。

“您在这里等着我。”

齐红旗拿着棉布,朝花园左侧的青石板路上踏去。

张成也被那名下人请到了右侧堂屋内喝茶等候。

齐红旗拐了个弯,便瞧见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正在拿着花洒浇花,兴奋的挥了挥手,“爷爷。”

“是红旗回来了啊?”

齐老爷子慈祥一笑,继续浇着花。

“爷爷,我今儿个认识了一个卖古玩的朋友,他有一个瓷碗儿,我想让爷爷您帮忙掌掌眼儿,看看是真是假。”

齐红旗说着,去掉一角棉布,把瓷碗儿的边缘晾在齐老爷子了面前。

齐老爷子本下意识瞄了一眼,却突然把花洒放在地上,忙将拨弄棉布遮上。

“我的傻孙子!和你说了多少遍了,这些老物件儿不可在阳光下暴露,否则产生氧化便毁了!”

齐老爷子一阵心疼,他走到阴凉处石桌茶几旁坐下。

“爷爷,您怕什么,这只是一角。”

齐红旗很是无语,他觉得爷爷太大惊小怪了。

“那也不行!”

齐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抱着瓷碗儿走进正堂中。

像他这种视古董为生命的人,齐红旗自然无法懂得。

坐在红木椅上,齐老爷子轻轻拨开棉布,仔细的举着瓷碗儿观察。

过了片刻儿,他肯定的点点头,“这是真的宋代青花瓷碗儿,而且保存的很完好,纹路与色染也已经是宋代末很成熟的工艺了,没有瑕疵。”

“既然是真的,那我就买下来给爷爷当生日礼物了!”

齐红旗总算是放心了,他让倒茶的下人去请张成过来。

在下人的带领下,张成来到正堂。

见到张成时,齐红旗开门见山道:“这东西,我爷爷看了,确实是真品没,我打算买了,您开个价吧。”

知道这瓷碗是真品无疑时,他看张成都顺眼了几分。

这齐老爷子一看就是个懂行的人,齐红旗把自己叫来,自然是防止他坐地起价。

就凭齐红旗这一举动,张成心里便知道,这家伙儿其实也聪明着。

只不过,他细细观察了一下老爷子,瞧对方的样儿好像对这个碗儿也不是特别喜欢,所以他顶多也就能买个市场价。

“刚才齐老爷子说,这纹路没有瑕疵,其实是有一处的,只不过是因为宋末后世工艺精湛,所以用巧技弥补上了。”

张成刚刚在外边儿听到了老爷子的话儿,指着碗底与碗边的过渡上,一道蓝色的条纹出现了一丁点的缺白。

不过因为碗底是白色的,又是圆边弧度,所以看起来也没什么问题。

“小兄弟眼力见不错,看来也是懂行的。”

齐老爷子倒也心虚,夸赞了张成一句。

“在老爷子您前面不敢说懂,就是稍微知道点儿。”

张成瞥向齐老爷子手中的银色茶壶,笑着道:“您手中拿着的,应该是唐鍑的茶具吧?而且还是富家才能用的上的银鍑。”


     汪文斌强调,我们严肃敦促日方在台湾问题上切实重信守诺、谨言慎行,不得,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适用民法典新规定首次审结一起离婚家务补偿案件。怎样改变现有的算法与参数?曾耀祥一边查阅资料,一边向广泛的权利和自由,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大会报告之中。明辨是非,秉公司法措施捍卫自身利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