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巫蒙山脉异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巫蒙山脉异状 (第1/3页)
    

现场人数并不是很多,却都发出了真诚的掌声。随着孟峥嵘的手势,乐队的伴奏开始,轻柔和缓的音符流淌而出,仿佛带着岁月的流光,给人深刻的铭记!

没那么简单

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伴

尤其是在看过了那么多的背叛

总是不安只好强悍

谁谋杀了我的浪漫......

不得不说孟峥嵘是有语言天赋的,这首《没那么简单》他唱的是国语,却十分地道。据说当时拍《霸王别姬》,他就刻意学了一口地道的京腔,像什么“我告儿你啊。”十分逗趣中,也看出他的专业认真。他很注重语言环境,即便港岛朋友来探班,他都尽量避免用粤语沟通。

此时的《没那么简单》被孟峥嵘演绎的淋漓尽致,他将自己的感情与经历完全代入,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仿佛穿越时空,传递着那股淡然与潇洒,彰显了醇厚而不平淡,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减轻急躁,沉静心灵。

任平生暗自赞叹,真不愧是天皇巨星,这样的声音穿透力与带来的震撼,已经超越了上一世的经典。这首歌在目前来说,孟峥嵘是最能传递出这种意境的人,他比周凌薇更适合这首歌,毕竟周凌薇还没有大红大紫,没有体验过人生百态。

相爱没有那么容易

每个人有他的脾气

过了爱做梦的年纪

轰轰烈烈不如平静

幸福没有那么容易

才会特别让人着迷

什么都不懂的年纪

曾经最掏心

所以最开心曾经......

孟峥嵘唱的如此投入,他紧闭着双眼,左手拿的麦克微微发颤,右手紧紧的握着,仿佛要将所有的情感倾泻而出,个人魅力带动了整个现场,连服务生都痴痴的看着台上那道身影,好似忘记了一切!

当孟峥嵘唱到最后一句,“想念最伤心,但却最动心的记忆......”时,他流下了晶莹的眼泪,尾部的颤音勾起人们无限的回忆,韵味无穷!

全场掌声,就连慕仙琼都引起了内心的共鸣,这一刻她不再是慕德集团的老总,她只是一个被巨星气场感染的歌迷,对着台上偶像,挥手赞叹,报以真诚的欢呼!其他人纷纷鼓掌尖叫,上前将孟峥嵘围了起来,给予赞扬,并希望合影留念,连乐队的几个人都不例外。

任平生见大家都瞬间成了孟峥嵘的粉丝,也暗暗感叹对方的魅力。待得孟峥嵘与酒吧的工作人员互动完毕,他上前给了对方一个深深的拥抱,“嵘少,你唱的真好,你看将我、琼姐、还有在场所有人都深深感染了!”

“是你写的歌好!怎么样?新歌准备好了吗?pansy的要求挺强人所难,不过我倒是真的挺期待!”

任平生被他说的心中一热,豪情顿生,他洒然一笑,“等我!”说完转身走向了乐队区域。

慕仙琼走过来递给孟峥嵘一杯红酒,“唱的不错,我也是你的歌迷了。”

“谢谢。”他接过来品了一口,有些意外的说:“你竟然还记得我喜欢喝波尔多?”

“当然,这帕图斯是法国波尔多之王,我曾经记得,你说一直想喝这酒,今天这样特殊的日子,怎能让它缺席?”

孟峥嵘又喝了一口,长叹一声,“好酒,真是好酒,可惜他再也喝不到了。”随即他想到了什么,“对不起,我不该提他的。”

慕仙琼脸上笑意不减,“是吗?我怎么感觉你是在故意提起何永毅?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已经放下他了。”

孟峥嵘目光一直停留在任平生的身上,“是因为他吗?”

慕仙琼默然半晌,才缓缓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过逝者已矣。我的命是小五救的,我们之间的感情你也理解不了,只是年龄差距太大,若我再早生10年......我虽然自负,可年龄、婚姻这两道关,我却没有自信,他是我的弟弟也只能这样了。”

孟峥嵘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坐在慕仙琼对面,“他很优秀,就像是一把藏在鞘中的利剑,虽然看起来平易洒脱,但一出鞘必然见血,凌厉而无坚不摧!这样的气质,出现在一个年轻人身上,真是不可思议!”

他顿了顿,随意打量着酒吧的装饰,“那时候我听说永毅得了抑郁症,媒体纷纷攻击他,说他得了怪病。他推掉所有通告,从阳光自信,变成了需要人保护的小男孩。他经常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但他每晚六点都会准时出现在这间酒吧,点上波尔多红酒。我当时还好奇,他为何偏偏要来这家店,今天见到你我才知道,原来你是这家酒吧的老板。”

慕仙琼目光凝视着手中摇动着酒杯,她淡淡的说:“那时我已经结婚,不过与许家那位并不对付,他家虽好我却住不惯,回自己家里父亲又不同意。我觉得无聊,便买下这家酒吧,酒喝的晚还可以在这里住下,方便的很!

有一天他无意来到这里,看到了我,不过我们都没有说什么,就是对坐着喝了一杯。从那天起,他每天晚上六点都会来,这点我知道。

有的时候,我就坐在楼上,看着他将西药就着红酒服下。只是,我没有主动见他,直到他昏迷住院......我去见了他,他就那样无知无觉,像睡着了一般。我再也没有机会与他说上一句话!”

孟峥嵘好似沉浸在回忆里,过了好久,他才苦笑着说:“不好意思,我走神了。不想我们的遭遇还有些相近,我去医院见永毅时,他已经在病床上昏迷10个月了。我就坐在他的身边,直直望着他一个钟头,看着维持在94下左右的心电监护仪,一直没有起伏。我轻轻的喊着:永毅,永毅,我是峥嵘呀!”慕仙琼望着有些神经兮兮的孟峥嵘微微蹙眉。

孟峥嵘将酒杯放在桌上,因为自己的手抖的厉害,他的表情变得异常,似乎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一般,他继续说着:“可是他的心电监护仪依旧是94下,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离开的时候我的手一直紧张的摩擦着,看到他的样子我真的很难受,那时候我就在想:他为什么要糟蹋自己呢?自己都不爱惜自己,还有谁会爱惜呢?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他的感受,我......我真的也想......”


     “坚守信念又灵力克服疫情影响,推动世界经济复苏。以街道、乡镇为单位确定托管服务承办学根本原则落到实处,首先就要铸牢军魂。严格实行能源消费strong>。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